我们不是失眠,只是晚睡强迫症
2020-01-10 16:04

我们不是失眠,只是晚睡强迫症

题图来自:图虫,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明治(ID: china30s),作者:径幽


所有人都知道熬夜多多少少会影响健康,但仍有一大批人,不管有没有事,总要到深夜才肯入睡。《2019年中国熬夜晚睡年轻人白皮书》显示,习惯使然而熬夜人群超三分之一。


不同于许多人是因加班而“被迫熬夜”,这群人的显著特征是“知夜晚而不睡”。他们多为15到35岁的年轻人,或多或少有着学业或工作的压力,而熬夜带来的爽感则补偿着他们白天时缺少的一些感觉。


三明治采访了四位“晚睡强迫症”的“患者”,他们选择熬夜的原因不同,身处的状态不同,但一样的是,他们都享受着深夜带来的宁静。他们谈了谈自己熬夜的日常,对待熬夜的态度,以及主动选择熬夜背后的原因。


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我们有一个QQ群

凌晨两三点开始聊天


关辉 深圳 20岁 工厂工人


我从十四五岁,也就是初二、初三的时候就开始熬夜,到现在大概有七年了。那时候十二点、一点就叫熬夜了,后来才慢慢是两点之后才睡。


2013、2014的时候,我百度搜索了一下“晚睡强迫症”这个关键词,第一条就给我推荐了一个QQ群,我就加入了。现在可能搜不到了,以前是有这个功能的。


群主是一个北漂中年,他每天工作都到很晚,便想着召集一些有类似晚睡经历的朋友。加了群之后,我遇见了一群和我一样很晚睡觉的朋友。群里的朋友有时候晚上不想睡觉,就会到群里“口嗨”一下。


以前群里是很热闹的,2014、2015年的时候最“鼎盛”。群员有三四百人,年纪最大应该是群主,他大概四十多岁了,最小的就是我这种十几岁的,大部分是上班族,二十来岁。


我们一天晚上就能聊上千条消息,稍微过几分钟点开,就能看到99+。晚上两三点的时候经常有人还没睡,在群里发消息,其他的人就觉得,既然都没事儿,那就一起聊聊天,解解闷。我们什么都聊,没有女生在线的时候还会“开开车”,有女生的话就聊聊工作和生活。他们觉得白天的自己都太虚伪了,晚上熬夜时才是真实属于自己的时间。


后来群里的大家也许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或是投身于工作,或是学业繁忙,近两年开始陆陆续续退群了,现在只剩八十人不到了,平时也没什么人说话。


我初中成绩不好,没有上高中,读的是职业学校,十七岁就出来工作了。熬夜比较厉害也是从这几年工作才开始的。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小型的包装厂,包装小孩子的书和玩具那些,干了两个月还挺开心。后来就一直在我自己家的五金厂。我上下班时间非常固定,夜班是下午五六点上班,凌晨五六点下班;白班是凌晨五六点上班,晚上五六点下班。


我每天晚上下了班吃个饭,回家洗个澡,偶尔会去网吧打一会儿游戏,那里比较有气氛,和自己在家打游戏不一样,环境很重要。回到家之后先检查一遍别人给我发的消息,回复完之后我会躺在床上闭会眼睛。只是象征性的,因为那时候睡不着。过半个小时,我会起来看一会儿书,跟朋友们在手机上聊聊天,就这样到凌晨。


我一般循环看两本书,一本叫《草原上的小木屋》,一本是《海底两万里》。这两本书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陪伴我,对我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我每天睡觉时间由网络好坏决定,有时两点,有时三点,四点也不一定。我觉得只有孤独的人才熬夜,有女朋友的话我早就睡觉了。也许到了某个阶段,我也会像后来群里消失的那些朋友一样,因为生活、因为工作不熬夜了。但我不想改变什么,我现在只有这点快乐了。


熬夜工作那阵子

我妈都说我“油腻”


万篱 西安 22岁 国企职员


从上大学开始,我就有了熬夜的习惯,一点左右睡觉。但熬夜最狠的,还是今年五到七月份,我大学毕业做第一份工作的时候。


那时候我在我们当地一家省级媒体做全媒体编辑,负责每天的早新闻推送。通常是前一天晚上六点开始收集一天的新闻,定时第二天早上6点推送,一般情况下一个晚上都在撰写内容和排版。


我不用坐班,只需要一台电脑我就可以在家工作。每晚我都工作到十一点多,编辑好了发给我的带教老师预览,然后洗澡上床。躺在床上就想刷手机放松一下,但是越看越兴奋,每天凌晨两三点才能放下手机。但是那时候还是处于兴奋状态,哪怕不看手机也睡不着,要过很久很久才能睡。睡不着的时候我就会乱想,像过电影一样,但是都是想一些不好的事情,不是让我开心的事情。


即使后来睡着了,感觉也是一直紧绷着,因为不久之后的早晨六点微信会推送出去,我得检查有没有出差错。哪怕没有定闹钟,我到那个点也会自然醒一下看看微信有没有人因为我犯了错而找我。确认没问题后我才能稍微睡个放松的觉,到中午再起床。那段时间我每天只吃两顿饭,而且都是点外卖。


“一整晚没睡,凌晨五点多拍下的天空”


到了下午,状态还是晕的。即使睡了很久,精神也不会觉得饱满,睡起来依然觉得很累,觉得没有休息好。那段时间比较荒废,也没心思学习了,下午刷刷手机就过去了。


我们周末也工作,不间断,只有周日不用发早新闻。也只有那时候我才可以稍微放松下,睡的也会比平时早一些,一点多就睡了。到了工作的时候,继续“打回原形”。


每天就这样,周而复始。其实即使是那种状态,我也没有太大抵触感,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那段时间我身体其实没有感觉不舒服,只是我自己心里觉得这样的状态不太健康。因为睡得很晚,我脱发很严重,家里满地头发,每次洗头一掉一把,我感觉我的头发只剩原来的一半了。而且皮肤上也可以看出来,我不停长痘,皮肤也变得粗糙,一直冒油。我妈有次来看我,都说我看起来“油腻”。


我这份工作从五月底签三方开始干到了七月中旬,直到家人帮我安排了一份国企采购员的工作。虽然是我完全没接触过的领域,相当于从零开始,但生活变得规律多了,每天早八点开始上班,下午五点下班,中午也会有休息时间。现在我基本晚上十一点多就睡了,也不会睡不着。我觉得,如果我想着第二天早上就要去上班就不会失眠,而之前总觉得第二天又不用坐班,白天也没工作,那熬夜也没关系。


以前熬夜是一种惯性,有一种“强迫症”的感觉在里面,每晚都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其实我是不开心的。以前我刷微博、刷“鹅组”能刷很久,但前几天我看到有人骂我喜欢的歌手毛不易,气得我十点半就睡了。


我永远是宿舍里睡得最晚的那一个


小爽 上海 23岁 媒体实习生


据我爸说,我从生下来就在不停地熬夜,但我自己有印象的时候是在初中,经常熬夜甚至是通宵追言情小说,到了大学就更严重了。


大学我基本是自己养活自己,生活费都是自己接单写稿赚来的。可是我拖延症特别严重,白天基本不干活,全部推到晚上来干。比如第二天早上十点要交稿,我前一天晚上十一点才开始赶稿子,有时候会通宵。可能是我对周边环境要求比较高,只有在晚上所有人都睡了之后,我才能有那样一个环境来写东西。


如果没有稿子要写的话,在学校的时候就不太会通宵,不过也会看剧看电影到凌晨一两点,在家的话就是肆无忌惮地追美剧追电影了。有的美剧喜欢在每一集最后放一个“钩子”,让我情不自禁看下一集。等到把正在看的一集关掉时,发现自己忘了时间,已经是早上四点半了。我经常刷剧和看小说的时候放不下,必须要一口气看完,追求即时的快感,有时候甚至能通宵追完一整季美剧。


放假的时候更是经常熬夜,一周里面会通宵两到三天。前年的暑假,我甚至因为熬夜熬得太严重进了医院。那次熬夜的时候,突然开始非常大口地喘气,感觉心脏上有东西压着,或者是喘不上气到要哭出来的程度。


我去了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什么事,只是熬夜熬太多导致身体素质下降,就象征性地给我开了一些药。后来我没喝,只是尽量调整了睡觉时间,就慢慢好了一些。但是我感觉我的病根依然在,现在熬到一两点还可以,到了三点之后的话,整个人就不太行了,开始胸闷气短,像老年人一样。


“熬夜睡不着写下的碎碎念”


大学我住的是六人间,上下铺的那种。我们整个宿舍都睡得特别早,学校十一点统一熄灯,有的室友每天十点就睡了。我永远是睡得最晚的那一个,跟大家作息特别不一致。有时候我玩到晚上十点半,推门回来,灯已经关了,大家全都睡了。


我在宿舍熬夜写东西或者看书的时候会支起一个床桌,开一个小夜灯,有时候室友会觉得光线太亮了,让我调小一点,或者是觉得我敲键盘声音有点响,半梦半醒着都会跟我说“你还睡不睡觉”,语气不算太愉快。为了尽量不影响她们,我后来开灯都会把灯的亮度调到最小,或者把灯遮起来,让光线照射的区域达到最小。


其实我熬夜写稿的时候还挺痛苦的。身体已经有些不适了,觉得反胃和头晕,但是稿子又必须要在固定时间交出来。那种就不只是熬夜了,又要熬夜又要动脑。周围大家都睡了,只有你一个人坐在那里“咔咔”敲字,脖子和手都不舒服,那时候就会在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写完”,每一次熬夜之后都会问自己为什么要熬夜,是一种复杂的情绪。


有时候因为第二天太累就直接翘课了,老师查得不严也能让同学帮忙答个“到”,大学时期我翘课还是挺严重的。


我一直想努力改掉这个习惯,甚至有段时间特别浮夸。每晚十点就把手机交给我的好朋友,她住对面宿舍,然后我回宿舍看书或者听MP3,听听歌或者听听英语。MP3也是我为了这个事儿特意买的,现在觉得自己脑子抽了。


那段时间我真的是晚上十点半就睡了,但是觉得好无聊,只坚持了三天,又故态复萌。我一直在制定早睡计划,但从没有真正实现过。经常是制定计划的第一天特别想睡又睡不着,第二天可以做到,但到第三天又回到以前的状态。


大学谈男朋友的时候也会叫他监督我,但他的监督其实挺没效果的。到十点半的时候,他会提醒你“不聊了,该睡了”,结果到了第二天,我告诉他又熬夜了,他就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还有“今天一定要早睡”这种说了跟没说一样的话,没什么“威慑性”。


可以说我一直处于一个长期熬夜的状态,只是熬得早和晚的区别,不到那种时间就像觉得时间被浪费了一样。


熬夜是我离婚后的一种排解方式


Leo 厦门 31岁 贸易行业管理层


我的工作不需要我按时打卡,可以相对任性和放纵些。我每周基本有三到四天都是两三点以后睡。睡眠时间其实不太够,工作忙的时候早上八点半到九点就得起来,不忙的时候中午自然醒。


我熬夜的时候大多是在打游戏、聊天、看书,偶尔为了做方案,因为晚上效率高。这种不良的作息习惯,算起来,是从离婚后一个人独自生活开始。


离婚对我来讲,是人生一个比较重要的转折点。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在一个用忙碌麻痹自己的一个状态,不去想这件事情。最忙的时候一年飞了七十五趟,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路上。我的感情需要寄托,熬夜是我的排解方式。


我不是那种报复性熬夜,给自己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服自己。我熬夜一半在书桌前度过,一半躺在床上。


熬夜日常


书桌前多是熬夜做方案,那时候效率会特别高。我会把房间大部分的灯都关掉,唯一亮的只有电脑屏幕。接着边带着耳机听歌,边抽烟,基本上一坐就是两到四个小时。夜深人静,听伤感的歌比较多一些。


如果是躺在床上,我基本都在看手机。有时候看微信读书里的电子书,有时候打游戏。最近一次熬夜就通宵打了游戏,从晚上十一点打到了早上六七点。我打游戏有个习惯,会边开语音边玩,不会开游戏里面的声音。那天我就是和两个朋友开着语音一起打游戏,他们也经常熬夜。那个通宵我抽了整整一包烟,十分钟一根,抽完就不抽了。


其实第二天我有事需要去公司,不过熬完夜我是不会开车上班的,我知道自己精神集中不了,就打车去了。但熬夜不会影响我正常的工作,哪怕前一天通宵了,第二天只要一进入到工作状态,我整个人就精神了起来,只是中间的时间会觉得有些疲惫。这样的情况我就会提早结束当天的工作,然后补一会儿觉。


我只是自己不想睡,不是因为失眠才熬夜。我的睡眠质量很高,就算偶尔失眠,自己心里也清楚只是不想睡。


很多时候我熬夜也没有在做具体的事情。我喜欢看一部电影叫《海上钢琴师》,从二十二岁到现在三十一岁我看了有六遍。


电影里的主角1900每次在碰到一些事的时候,就会把自己关在船舱底下。幼年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把自己关在船舱底下,恋爱不顺的时候,还是在船舱底下。对我来讲,我熬夜时和他那个状态是一样的。不是单纯地发呆,只是在处理和调整自己心里一些矛盾或是冲突,或者说是打不开的结。


熬到一两点的时候,有时也会点一些夜宵。可能喝汤,也可能点我们厦门的沙茶面。我口味比较重,不会点的太清淡,但也不会点烧烤这一类的东西,那个时间点吃会觉得不舒服。


我并没有想改掉这个习惯,我觉得不用改,只要一进入恋爱状态,自然就会早睡。而且我的身体很好,头发依然非常浓密,除了笑的时候鱼尾纹会暴露一下年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明治(ID: china30s),作者:径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