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晚会,卫视为什么输给了B站?
2020-01-11 09:28

跨年晚会,卫视为什么输给了B站?

文 | 符琼尹 编辑 | 何润萱


热闹的跨年夜已过去10天,备受好评的B站跨年晚会的播放量却还在持续增长。截至毒眸发稿前,其播放量已破7534万,比1月2日的播放量高出了两倍有余。这档跨年晚会,真如许多媒体所言,“吊打”了卫视?以收视体量和热搜数据来评价,这样的说法其实还有些言过其实——


从收视体量来看,B站跨年晚会同时在线观看的人数达到了8203万,截至2020年1月2日,B站跨年晚会在其平台播放量为3,674万。而据酷云数据显示,首播期间央视跨年晚会在CCTV-1的总触达人数达1.94亿人,湖南卫视达2.03亿人,北京、浙江、江苏也都在9000万人以上,人数上均高于B站。截至1月2日,湖南卫视跨年晚会的云合数据有效播放量为4470万,也高于B站。




从热搜数据来看,据FUNJI(微博@FUNJI欢集)统计,截至2020年1月1日晚18:00,共有69条跨年夜晚会相关话题登上热搜,四大地方卫视晚会相关热搜中,湖南卫视共占31条,东方卫视共17条,江苏卫视共11条,北京卫视共3条。毒眸在云合热搜神器上统计发现,B站跨年夜晚会相关热搜共4条,可见在热搜数量上并不能与卫视抗衡。





但是从口碑上来看,B站确实完成了吊打。今年B站跨年晚会的豆瓣评分为9.1分,而卫视跨年晚会中最高分是江苏卫视的7.3分。高口碑还吸引了源源不断前往“补课”的观众,如今其弹幕量已突破256万,不少媒体将其评价为“最懂年轻人的晚会”。


如今的观众或许已经很难一下子回忆起来了:跨年晚会在2005年被湖南卫视首创时,本也是一档为年轻人准备的狂欢。


2016,网生时代的分水岭


2005年,借着超女的火爆,湖南卫视确定了和超女一致的市场地位,即以80后、90后为主收视群的方向,并以“05超女”为核心举办了首届“跨年演唱会”。此后各大卫视也开始筹备起了跨年晚会,并都把重点放在了“年轻人”及“演唱会”上。


2005年跨年演唱会宣传海报


跨年晚会的品牌就这样建立了起来。每年的12月31日,观众都能看到这一年来这些卫视上播出的大热剧集的演员、选秀节目的人气选手、当家的主持人。在2005年之后的10年里,各大卫视之间的差异化竞争还较为明显——


湖南卫视与天娱艺人绑定,每年都有超女快男助阵,同时还有何炅带领的快乐家族和汪涵带领的天天兄弟;江苏卫视则专注做演唱会,在舞台的舞美设计和“真唱”上下功夫,《非诚勿扰》走红的那几年还会在跨年晚会中围绕节目做文章;浙江卫视则是2013、2014年以《中国好声音》的选手为主力,2015、2016年以“跑男家族”为主力。


浙江卫视浙江卫视“奔跑吧2016”跨年演唱会


不难看出,各个卫视跨年晚会差异化的内容,建立在卫视的王牌内容及有独家合作的艺人的基础之上,但互联网对传统卫视的影响已经日益明显,网络开始向卫视输出内容。一个标志性时间便是,2015年12月31日,李宇春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上演唱了在B站发布和走红的《普通的DISCO》。而随着天娱艺人的陆续解约,卫视与明星的绑定似乎也越来越弱。


普通的DISCO我们普通的摇~


于是,2016年12月31日对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来说,也成了一个分水岭。这一年开始,卫视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艺人资源的控制,天娱传媒旗下艺人张杰出现在北京卫视,而连续11年在湖南卫视跨年的李宇春去了江苏卫视。“跨媒介竞争已经打破了传统艺人资源的平台壁垒,高度市场化的制播分离让明星在不同平台间的流动也变得更加自然。”谈及此现象的原因时,自媒体“媒玩”这样总结。


2016年12月31日李宇春去了江苏


当艺人资源和独家内容的话语权在减弱,卫视便只能在“热度”上竞争,“2019-2020跨年晚会”上就有诸多例子:刷屏的“神曲”一定要有,今年三个卫视都演唱了《野狼Disco》;有热度的明星不能少,于是诸多明星如吴亦凡、邓紫棋等同时出现在两场跨年演唱会上;经典金曲每年都要重播怀旧,李诞在“2018年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上的吐槽在今年依然适用——他对着庾澄庆、SHE、林俊杰等表演嘉宾开玩笑:“听到这些歌,以为我跨的是2005年……你们都是我小学时候的偶像。”




网友如是说。


如何“绅士”地打广告


卫视在争夺明星的同时,还要兼顾着水涨船高的制作费:据媒体报道,2011年的元旦前夜,16家电视台制作跨年晚会的总花费就已超过2亿人民币,其中江苏卫视制作成本达3000万元,湖南卫视和深圳卫视分别投入2000多万。而“2012-2013年跨年演唱会”,湖南卫视仅刘德华一人就需支付其 200 万元的演出费,普通歌手的出场费也达30 万元。到了“2017-2018年跨年演唱会”,据媒体报道,卫视一场大规模跨年晚会办下来,成本在7000万左右基本属于常规操作。


激烈的价格战加上同质化的明星资源配置,也让跨年晚会的广告露出时长增多。以刚刚过去的跨年晚会为例,就出现主持人口播时间甚至长于明星表演时间的情况,同时部分卫视的镜头还会切到演播室,让明星带着品牌一起出镜。


江苏卫视会换场到舞台下方,为品牌进行露出


在套路和商业的夹击之下,各大卫视跨年晚会的面孔就这样越来越模糊。而这,就愈发衬得B站“最美的夜晚”的独特。


在内容编排上,B站跨年晚会另辟蹊径,以交响乐为主线串起了整个晚会,并没有固守“演唱会”这一卫视跨年的常见形式。据导演宫鹏透露,四十几个节目里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交响乐节目。诸多让年轻人热血沸腾的桥段就这样通过交响乐演绎了出来——


第一篇章“日落”开场的《欢迎回到艾泽拉斯》,第二篇章“月升”中出现了《权力的游戏》主题曲《Game Of Thrones Main Tittles》,第三篇章“星繁”的开场则是乐手们集体带着巫师帽,与理查德·克莱德曼共同演奏了《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主题曲《海德薇变奏曲》……


《海德薇变奏曲》现场


在交响乐这条主线上,B站还做出了有趣的跨界混搭。卫视的跨界混搭很多时候是让明星做不擅长的事儿,比如让唱(五)功(音)一(不)般(全)的演员唱歌,B战的跨界则是把彼此擅长的东西融合,如虚拟偶像洛天依和在B站上颇有名气的民乐大师方锦龙合作了《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以及几位UP主一起演奏了《数码宝贝》经典BGM《Butter-FLy》,和《名侦探柯南》经典曲目等。


洛天依与方锦龙合作《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甚至在观众都深恶痛绝的主持人口播广告环节,B站都显得可爱许多。首先是主持人选取上,就有B站的“网红”朱广权。其次,两位主持人仅担任报幕、串场的工作,口播的广告也不多,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内容上,并不会让广告显得喧宾夺主。


更关键的是,B站有卫视们曾经有但如今已经丢失了的内容属性优势。这是一场个性十足的晚会:参演嘉宾上,有B站人气颇高的UP主们;就算是请来流量吴亦凡,其演唱的《大碗宽面》也有着在B站鬼畜区生长出来的基因;在红歌环节,也考虑到了《亮剑》在B站的人气,请来了“云飞兄”的扮演者张光北,与军乐合唱团共同演唱《亮剑》主题曲《中国军魂》;连镜头一扫而过的观众,都出现了“朴实无华”的B站UP主朱一旦。


看朱广权老师把旦总给乐的‍


B站跨年晚会总导演宫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策划阶段,团队确定的方向便是打造一台属于B站的晚会、年轻人喜欢看的晚会,依托于B站的文化属性,要围绕共情点和共鸣点。“在这台晚会里,导演变成了规划者,对B站文化做一个梳理。”


其实,卫视并非没有考虑过更广泛观众的需求,B站今年玩的卫视也并非没有玩过。有虚拟偶像:“2017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虚拟偶像洛天依、乐正绫就和演员马可共同演唱;有动漫组曲:“2020年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薛之谦就唱起了动漫组曲;有交响乐团:“2018年北京卫视跨年冰雪盛典”,交响乐团演奏了《欢乐颂》;在2010年到2015年,湖南卫视还会邀请韩国偶像团体前来跨年,如Super Junior、BIGBANG等。只是当整体内容编排都趋于同质化,卫视的“个性化”越来越减弱,少量的创新节目并不能改变整体的气质。


薛之谦演唱《灌篮高手》经典曲目《好想大声告诉你》‍


不少媒体就评价道:“B站跨年晚会给卫视上了一课。”其实,有个性的内容从来就不会被观众放弃,比如2012-2013年的跨年晚会,江西卫视整合了《家庭幽默录像》这档颇受欢迎的节目,按搞笑程度排名播出,还加了明星整蛊的环节,最终“家庭幽默欢乐夜”在跨年当天获得收视率第八的成绩。深圳卫视也从2016-2017年跨年开始,与罗振宇合作举办《时间的朋友》的“思想跨年”,如今也已持续合作到第四年。


在毒眸看来,B站今年的成功,可能不只给卫视上了一课,其他的视频平台或许也会受启发,开始准备自己的晚会了。一位电视台的导演告诉毒眸,视频平台未来也可能会准备自己的晚会。“就像综艺节目一样,有团队,有广告商,有平台,为什么不做呢?”这意味着,自综艺、剧集以后,视频平台也开始向“晚会”这一卫视的自留地发起挑战了。


虽然卫视们已经尝到了危机感,但是对于观众们来说,以B站为代表的平台们显然在提供一出好戏,且才刚刚开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