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入职5个月,我被裁了
2020-01-11 09:41

毕业入职5个月,我被裁了

Photo by Naomi August on Unsplash,题图与正文无关。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作者:王苏琪


一毕业便进入互联网大厂的应届生,以为自己拿到超级都市的入场券,憧憬着光明的未来,全然不知寒冬悄然而至。22岁的女孩唐小璇在秋招时拿下心仪互联网公司的offer,辛劳数月通过转正答辩,却在不久后遭遇辞退。


故事时间:2019年


故事地点:上海



离圣诞还有些日子,公司门口张灯结彩,立着一颗挂满星星的圣诞树。我正在工位上忙碌,忽然接到人事张蕊的消息:“有时间吗?我们聊聊。”


我揣着几分紧张,跟着她进了旁边的小会议室。随后,另一个人事也进来了。张蕊率先开口:“我之前听说你会写文章……平时还有什么爱好吗?”


我斟酌着词句,心里竖起三分警惕。寒暄几句,她们切入了正题:“爱好广泛对公司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公司最近有一定的人员变动。虽然很不舍,但年会上,老板也说起过公司的271法则(前20%是优秀员工,中间70%是普通员工,后10%是落后员工),我们是要末位淘汰的。副总希望你在元旦之前离职。”


说出这话时,张蕊露出尴尬和无奈的笑。三天前公司年会,她还笑盈盈地夸我裙子好看。没想到才过了几天,谈话的内容已经天翻地覆。


往前倒半年,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天的场景。


2018年秋招,我被宣讲会上所说的丰厚福利吸引,拿到offer后,就和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签下了三方协议。2019年3月实习,准备7月初正式入职。


我被分配到广告部门的海外应用组,导师是一名资深产品经理,30岁出头,对我的要求很高。实习半个月的时候,她带我出外勤去了一趟陆家嘴,参加谷歌的产品出海活动。


过去在影视剧里才能看到的,上海最繁荣的地段,终于被我亲眼目睹。从环球金融中心66层的宴会大厅朝下望去,我好像看见未来风生水起的职场生活。


当初签offer时,公司给了一个工资区间,说正式入职后工资根据实习期表现定,所以大家实习期都拼命表现,一般八点后才下班走人。


每天,我们都在猜转正后能拿多少钱,以为起码有8k,而我觉得我的项目组好,学校又是211,说不定可以拿到9k。


工作不易,福利待遇却足以弥补辛劳。首先,公司为实习生安排了8人间住宿,加班有补贴,晚上10点后打车可以报销,周末在公司待满三小时,也能拿到加班费。


三八妇女节的时候,老板给每个女员工都发了200元红包,连实习生也有份。公司给女员工放了半天假,组织我们去泡温泉。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泡室内温泉,穿着日式浴衣,走在暖和的木地板上,我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心底的喜悦抵达峰值。


图 | 温泉浴所


两周后,公司组织新员工春游团建,老员工带我们去滴水湖自助烧烤。又过了一周,项目组内去看了一场电影。那段日子,公司每月都有生日会,节日有礼品卡和红包,办公室里每天都有水果,我吃到了之前从来没吃过的西梅。


有些瞬间,我隐约感觉,在这座超级都市的扎根之路,已经迈下了第一步。



7月初,我正式入职。本以为辛苦工作就一定能拿到高工资,没想到入职后,公司给每个人的薪酬都是区间内最低。


公司整体的福利也被削减,周末的最低加班时长变成4小时,在末班地铁停运后打车才可以报销,水果零食也变成了两三天一次。


公司号称扁平化管理,没有明显的分工和阶级,很多人在项目组之间来回转岗。最初,我应聘的是测试工程师,公司安排的岗位却是运营,而我的工作不光是运营,测试、产品助理……可以说除了敲代码和管钱,什么都要做。这样一来,很多工作变成了虎头蛇尾,半路终止。


原本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是朝九晚六,实际上到了六点,公司一片安静,灯光下,大家仍然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脑屏幕。大部分人的下班时间都在七点半之后,我自然也不例外。


有段时间为了赶一个项目,我几乎每天都是八点以后下班,单程通勤时间50分钟,到家之后,早就过了九点。


搬离实习生的宿舍后,为了省钱,我和同事合租了一间老房子。便宜,有各种各样的毛病。厨房在楼道里,马桶没有盖,满是发黑的污垢,洗手间的门也坏了一扇。即便如此,我们仍然想把生活过得好一点。


我买了刷子和洁厕灵,把马桶刷得干干净净;又跟室友一起,用电线把坏掉的推拉门和好的那扇捆在一起,防止它倒下来。公司园区的食堂太贵,我们买好各种厨具,每天做好饭带去公司,甚至还买了一个便宜的小烤箱。


有一个周五,我下班后心血来潮,去超市买了黄油、低筋面粉和芝士,忙到半夜,看着教程做出了几块仙豆糕。


时间一晃到了9月,公司安排应届生的转正答辩。不巧的是,我被安排在最后一个。答辩前两天,同期入职的一个研究生忽然在微信上找我,第一句话就是:“我裸辞了,明天就开始找工作。”


我惊讶地问起原因,他语气忿忿不平:“我周末来公司打卡,结果被张蕊约谈,说加班费是给加班的人,不是给划水的人。那行,老子不干了!”


我心里羡慕,却不敢跟着这么横。他学历更高,也有人脉帮忙介绍面试机会;部门不同,简历也更拿得出手。而我没这么厚的底子,只能牢牢抓住眼前这根浮木。


整个9月,时不时就能听到哪个应届生答辩没过,被辞退或者被延期的消息,大家人心惶惶。有个男生,本科是学电子商务的,原本应聘的是市场部,最终被调去做安卓开发,他学了三个月,进展缓慢,被理所当然地淘汰了。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转正,连着两周辗转难眠,烦躁不堪。由于害怕被末位淘汰,我在公司待的时间越来越长,答辩PPT也改了好多遍。偶尔在下班的路上,抬头看着月亮,我会在心里祈祷:我真的很想留在这座城市,请让我好运吧。


最终,转正答辩顺利通过。我作为一个新人,正式步入了职场大军。那天晚上回家途中,路边有人开着小卡车卖榴莲,每斤比超市里便宜几块,我和室友一咬牙拼了一个,回去后在饭桌旁吃完了它。


室友说:“自从老王(她的导师)跳槽之后,我就成了我们组唯一的产品,还得同时负责项目的进度。我一个应届生,根本就没有经验,每次做不好就要被说能力不行。”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有导师在,我倒是不用担心独挑大梁;然而公司资源有限,我的第一款产品只分了一个开发人员给我,很多功能无法实现,数据也不理想。每周周会上组长都会提,希望我能想想办法,可我想到的办法,根本无法实现。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她说:“没事,只要一个月有这么一次开心的时候,我还是能撑下去。”


我咬了一口榴莲,拍拍她的肩膀,说:“咱们肯定会越过越好。”


图 | 出租屋的厕所



10月底,我在微博上领养了一只猫,取名奶糖。从此,照顾好奶糖,成为我心头沉甸甸的责任。我甚至考虑等年后加薪,就换一间贵点、好点的房子,让奶糖也舒服些。


生活的转折往往猝不及防。人事提出辞退这件事之后,我瞬间一片混乱,在微博没少看过赔偿攻略,但从未想过,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我身上。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根据《劳动法》规定,公司如果要辞退我,应该提前一个月通知……”


张蕊飞快打断了我:“是,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你,所以公司愿意给你N+1的工资补偿。”


我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但我知道,必须尽快终止这场对话,回去再查查资料。我想了一会儿,提出公司应该再把之前说好的年底双薪支付给我,果然被她们拒绝,于是我提出,既然暂时无法达成统一,那就过两天再谈。


下班后,我去询问新媒体写作时认识的一个律师,她说明天帮我问问同事。第二天午休,我跑到公司楼下的园区湖边,给律师姐姐打了个电话。


她说:“下次跟人事谈话一定要手机录音,并且咬死了你不是过错方,他们是非法辞退。如果公司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他们该赔偿你N+1个月的工资;如果按非法辞退,他们应该赔偿你2N个月的工资。你入职已经满半年的话,怎么算都应该至少赔你两个月工资。”


我把这段话牢牢记在心里。电话挂断后,我在湖边站了一会儿,那天上海特别冷,风里还带着一点毛毛细雨。


我回到办公室,身边的同事吃完饭,已经趴在桌上睡了,而我毫无困意,反复在心里揣摩着说辞,等待第二次谈话。


接下来,我度过了工作中最难熬的两天。离职已成定局,组长不再给我分配新的工作任务。我将之前做过的东西打包上传到网盘后,便无事可做,但害怕被公司抓住错处,我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开应用商店浏览别人的产品。


圣诞节过后,两位人事再次找到我,问我考虑得怎么样。我把心里演练过无数遍的说辞讲出来,张蕊笑了:“你可能误会了什么吧。你的入职时间是7月2号,到现在还没满6个月呢,这个N,我们只能给你按0.5算。”


我没料到还有这一出,顿时愣在原地,忽然明白,他们为什么希望我元旦前走人,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差,公司不但不用为我缴纳一月份的五险一金,还能少赔我半个月的工资。


“不过呢,考虑到确实快过年了,加上你们应届生过渡比较困难,公司还是很照顾你们的。”张蕊说:“上次说的年底双薪,经过协商,决定多给你半个月工资。”


我猜到,这就是公司打一棒给个甜枣的做法,目的就是让我快点走人。随后,她们拿出一份协商解除劳动关系的协议,上面详细写着赔偿金额、工资结算截止日期以及五险一金缴纳截止日期,而最后一条,则是让我承诺放弃一切追诉和劳动仲裁的权利。我不确定这份协议中是否有陷阱,便提出第二天再签字。


之前,公司已经陆陆续续有应届生被辞退,当初校招进来的40人,如今只剩20个出头。当晚,我在微信上询问几个之前被辞的同事,协议是否有问题,顺便得知了他们的近况。


大部分应届生被辞退后没有再找到工作。实习期和我关系不错的小宋,原本是应聘产品的,却被调去做了技术开发,同样没能度过试用期。


我曾在朋友圈刷到一条小宋发布的转租消息,问过后,才知道她写代码能力不够,产品又没有工作经验,离开公司后迟迟找不到工作,房租都交不起了,不得已,只好将房间转租出去,搬去和上海的闺蜜挤一挤。


同样,11月被辞的小樊也在上海找了大半个月工作。由于她内部转岗经历混乱,只有一家月薪6k还单休的公司愿意聘请她做运营。于是她先回了家,打算年后再来上海。


小樊的父母之前跟亲戚夸下海口,说她在上海找到了好工作。如今她被辞退,父母觉得丢人,不许她在家待着,小樊只能暂住在姑姑家。


我心有戚戚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樊得知我被辞退,非常惊讶:“公司连211毕业的也不要吗?”


我苦笑:“毕业之后,区区一个211能顶什么用?公司今年解散了好几个项目组,形势惨淡,辞退应届生恐怕是成本最低的了。”


图 | 奶糖



第二天,确认条款没有问题,我在协议书上签了名。交接完手里的工作,当天下午就收拾东西离开了公司。


离开前,导师找我谈话,告诉我公司平台有限,留下不一定是好事,走也不一定是坏事。她说:“我教你的东西你牢牢记着,以后不管做什么都是能用上的。”随后,张蕊又找到我,发给我一份简历模板和面试注意事项,还亲自教我简历上最重要的几个部分应该怎么写。


我说了好几遍谢谢。还是那间小会议室,灯光淌在她的脸上。张蕊说:“去年,你们是我一个一个招进来的,现在又要我一个一个把你们送走,我心里真的挺难过的。但这是公司的决定,我也没办法。”


我点头表示理解。之前网易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在市场大潮中,无人百分百安全,我很清楚这一点,但总觉得只要足够努力,厄运就不会降临。显然,事实并非如此。


我的桌面上摆了很多东西:挂耳咖啡,红茶包,绿茶,代餐粉和膳食纤维粉,水杯、餐具、抱枕和小毯子,还有一盆绿植。收拾东西的时候,旁边关系还不错的同事不时看我几眼,我找她要了两个袋子装东西,她压低声音问我:“这么快就走吗?”


我小声回答:“是啊,公司希望我元旦前就办完手续。”


退掉大大小小的公司群,拎着大包小包离开公司,在钉钉上完成最后一次打卡。再打开时,我的账号已经被踢出了公司团队。


以前看电视剧,那些被公司辞退的员工抱着箱子走在大街上,总显得很凄凉。等事情落到自己头上,我才发现,心里更多的只有茫然。


我按照人事的指点写好简历,投了几家待遇还不错的公司,但一条面试通知都没收到。我心知肚明,年末本就不好找工作,再加上我作为应届生,工作经验不足,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


公司通知我离职时,春运回家的票早就买好,如今也没法再提前走。好在我写过一些新媒体文章,这下便干脆缩在家里,安安心心写稿赚取房租。


不用早起上班,再加上写文章的灵感总是在深夜迸发,我的作息被完全打乱。每天凌晨四五点睡,中午十二点才起床。比起之前那些繁琐而无效的工作,写作能带给我一丝成就感。接连一周全职写作后,我重新思考起自己未来的方向。


以前,我总觉得“北漂”“沪漂”这样的词很遥远,真正做过一段时间的“沪漂”后,才明白异乡漂泊的种种不易。也怪我运气不好,正赶上公司的下滑期。


某天晚上,我和高中舍友视频聊天。她在家乡一家国企做财务,年底繁忙,但平时闲得要命,生活很安逸。她劝我:“家里生活成本这么低,要不你回家租个房子全职写作好了。”


我早就考虑过这条路,但心里总有几分不甘。这样急匆匆地从上海逃离,总有种还没打仗就认输的挫败感。我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年后再来上海找工作试试,三四月份不是应聘季吗?”


她说:“这样也好。”


挂断视频后,我去洗漱,奶糖跳上桌面,在键盘上踩来踩去,文档中留下了一长串乱七八糟的字符。我叼着牙刷抱它上床,把那些乱码一一删掉。人生里也有只跳来跳去的猫,忽然留下一串乱码。我无法删掉它们,只能向下续写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口述:唐小璇,撰文:王苏琪,编辑:李一伦。*根据当事人口述撰写,张蕊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