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互联网
2020-01-14 10:39

光复互联网

本文来自公众号:量子学派(ID:quantumschool),作者:十七进制,题图来自电影《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


1. 互联网,应该感谢他


大部分人知道乔布斯、扎克伯格、贝佐斯、马云、马化腾……


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 ), 而他才是WEB真正的教父。



有了他,我们才有了现在的互联网;


有了他,这些互联网巨头才能掌控亿万用户。


1990年12月25日,Tim Berners-Lee利用万维网实现了HTTP客户端与服务器的第一次通讯,构建了一个可以真正使用的商用WEB网络。


32年来,万维网改变世界,最终演变成为现在互联网……


他被评为20世纪时代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他获得了计算机科学的最高荣誉“图灵奖”。


他被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颁发大英帝国爵级司令勋章。


他被誉为“数字时代”的马丁路德金。


今天的互联网世界能够延伸到每一个角落,与Tim Berners-Lee免费发布源代码有很大关系,他的无私使Web成为一个免费、开放、自由、共享的平台。


他放弃成为亿万富翁,连接了整个世界。


2. “万维网之父”的反击


然而,现在的互联网,已经不是Tim Berners-Lee眼中的互联网。


它不再开放,被Facebook,Google,AWS这些巨头切割为“信息孤岛”;


它不再自由,被各种传统世界的强力机构直接垄断;


近年来频繁发生数据泄露丑闻让李有些遗憾地说:“万维网的初衷遭到了破坏”。


2012年,FB对近70万用户进行了秘密心理实验。


2016年,微软的个人用户邮件被执行“秘密搜查令”。


2019年,Google和YouTube因隐私问题被罚1.36亿美元和3400万美元。



互联网本来是想带来一个“更美好和联系更紧密的世界”,但今天的互联网已经完全背离了它的“去中心化”初衷,Tim Berners-Lee眼中微含泪水:“互联网已经演变成一个导致不公平和分裂的引擎,它被强大的力量所支配,任由其摆布。


因此,这位本来可以功成身退的“万维网之父”开始他的人生反击。


性格随和的Tim Berners-Lee决定开发Web3.0(Solid),该项目的原则是“通过数据赋予个人权力”,这是下一代网络(去中心化互联网)的核心理念,其中数据由拥有者双向控制。


❶恢复互联网平衡,让巨头不能再为所欲为;


❷还权于人,让每个人拥有自己的隐私数据;


❸造就货币,将互联网与区块链技术结合起来。


这个恢宏而伟大的计划,正在静悄悄进行。即便他是万维网的“创世者”,但这也是一场九死一生的战役,汲取“万维网”营养的对手已经长大……


3. 理想主义的沦落?


互联网真的发展到了这样可怕的地步?


它最初的理想主义已经彻底沦落?


万维网的“创世者”Tim Berners-Lee是不是小题大作?


先讲两个发生在身边的小故事:一个是搜索引擎的故事,一个是社交媒体的故事。


我们也可以看作是WEB1.0和WEB2.0的普通案例。


魏则西的故事:


一名叫做“魏则西”的学生因病离世后——这名学生曾使用百度搜索癌症的治疗方法,引发了一连串对于搜索结果竞价排名的批评。


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了。WEB1.0最初我们认为“百家争鸣”的时代来临了,最终发现连“保命”信息都可能是假的。


“妇联网”的故事:


携程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发生初期,一个地方妇联机构的介入,竟然可以让WEB2.0世界“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只要搞定了一个中心节点,整个互联网变成了“妇联网”。


这样的互联网,比曾经没有互联网的任何时代都要高度垄断。


超级规模的互联网公司已经没有机构可以制衡,长尾效应已经失效。



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叠加效应”,现在大型社交网站决定了用户看到什么、甚至决定了他们怎么思考、怎么行动。


Tim Berners-Lee强调道:“最可怕的,很多人可能都没有意识到,我们已失去了最开始的互联网精神。”


这也是他在年过60岁后,还要出来“光复互联网”的原因。


4. “www网站”与互联网原教旨主义的遗忘


最初的互联网是去中心化的,每个人都可以去构建自己的“数据库”。


现在没有几个创业者愿意去做一个www网站了。


就算是做了一个www网站,上面也只是挂一个二维码。


而这个二维码,把自己从“去中心化”的原教旨主义世界引向“中心化”世界的WEB2.0,它在向自己的用户呼唤:来吧,和我们一起走向这个已经被控制的 “母体世界”。


最开始的互联网创业者都有“数据库”情结,因为那是属于自己的据点。



今天,大部分创业者抛弃了自己的阵地,更喜欢在用户登录时直接导入微信、QQ、微博、支付宝的开放接口,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服务没有办法吸引用户注册,从一开始,这些创业者就抛弃了理想。


为什么这样说,我们说一下www建站的基本流程,和现在的平台型创业有什么不一样:


❶购买域名


❷购买服务器


❸将域名解析到服务器


❹写代码,或者引用wordpress开源代码


❺配置网站的设置,让代码跑起来


❻管理后台,分发账号


❼设计图片


❽添加内容


❾发布内容


大多数互联网创业者只用到了7、8、9三条。


就算是自己建网站,也仍然难以摆脱中心化命运,域名和服务器现在都被巨头“云垄断”。www根节点是仅余的一点互联网原教旨主义,但仍然命运堪忧。


在互联网世界,很少有企业有能力、有信心去挑战现有“巨头”。


5. 巨头垄断的互联网:用户即“囚徒”


互联网企业从一诞生就面向全世界,它的竞争也是全球性的竞争。


全球化,这是互联网的特质。


一旦获得了先发优势,同样也会形成前所未有的垄断。


因为数据在企业手里,用户别无选择,最终沦为“囚徒”,这就是现在互联网发展的必然结果。


企业拥有一切话语权和解释权,用户没有任何机会。


更可怕的是,在这个世界,没有第三方裁判。


❶苹果如果下架某APP,这就是断了对方性命,IPhone是一个闭环体系,所以即使是“今日头条”这样的企业也必须低首称臣。一家企业拥有如此权力,这是蒂姆·伯纳斯·李永远都没有想到的。


❷Facebook如果封杀了你的个人账号,你几乎与朋友失去了联系,你就是一个没有戴上电子镣铐的现代“囚徒”。


❸Google如果删掉了你的邮箱账号,你可能再也看不到李子柒的中国视频了。


❹微信如果把你账号给删了,你还得厚着脸皮注册个小号把朋友加回来。



这些互联网企业都成了大数据行业的寡头垄断(包括被称为FANG的Facebook、Amazon、Netflix和Google),扎克伯格、盖茨、贝索斯等人已经成为未来世界的数据大亨。


数据是现代世界驱动的燃料,这也是互联网巨头财富增长的源泉。


荒谬的是,用户自己所创造的数据,却成了这个巨头的财产。


2016年,Google和Facebook占了美国数字广告收入增长的75%。


2017年,它们占了美国数字广告支出总额的63%以上。


2018年,Google和Facebook在全球数字广告支出中的比例达到72%。


问问自己,离得开微信吗?你是不是甘心情愿成为“囚徒”?


或者说,现在大部分人类都成了互联网世界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


6. 权力垄断的互联网:连接的“幻象”


除了互联网巨头的“数据垄断”,公权力也已经开始控制互联网。


2019年12月23日,俄罗斯宣布成功切断了与全球互联网的连接,“俄罗斯网络”(RuNet) 能够在不接入全球 DNS 系统和外部互联网的情况下都能无间断正常运行。互联网流量在俄内部重新路由,将有效使 RuNet 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部网之一。


除了俄罗斯,伊朗在一个月前已经封锁互联网。


2019年11月16日,伊朗政府切断与国外的互联网联系,国内的手机网络也停止提供服务,只能打电话不能上网。伊朗政府表示,只有在确保互联网不会被滥用的情况下,才会解除对互联网的封锁。


这也是为什么美伊关系紧张时,世界上最大的帝国主义国家,跟世界上最大的政教合一的神权共和国,在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网络平台上,使用标准汉语进行外交缠斗。



其实不仅仅是俄罗斯和伊朗,2019年12月13日,印度继续关闭阿萨姆邦和梅加拉亚邦互联网,声称此举是为了控制一项具有争议性且影响广泛的新公民条例的抗议。印度是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市场,拥有6.5亿互联网用户,而阿萨姆邦和梅加拉亚邦拥有3200万用户。


就算是互联网的诞生地的美国,公权力也一直试图控制互联网。


2013年6月6日,《卫报》和《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FBI)于2007年启动了一个代号为“棱镜”的秘密监控项目,直接进入美国网络公司的中心服务器里挖掘数据、收集情报,包括微软、雅虎、谷歌、苹果等在内的9家国际网络巨头皆参与其中。


这种权力中心和商业公司的合作,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动不动就被关,这还是互联网吗?


“互联网”只是一种“幻象”,互联网随时都可能变成“互怜网”。


7. 如果这一代互联网人老去?


作为互联网最早的一代人,我们见识过互联网的蛮荒时代,知道互联网原本的样子。


但如果再过50年,Tim Berners-Lee已经死去,我们这一代也已经不在呢?


连互联网本来的样子都不知道,如何谈“光复互联网”。



如果互联网这样发展下去,你有了孙子,他生活在苹果构架的一个APP场景之中,吃饭、理发、上学、医疗、坐车、买房、打老婆、搞婚外情……衣食住行什么都有,这是一个能满足他所有需求的世界,唯一他不知道的是,他生活在一个互联网公司构建的虚拟场景之中。他根本不知道,APP之外还有APP,局域网之外还有互联网。他们将生于苹果,并且死于苹果,苹果将是人终生的坟墓。


我们这一代人还有反思的机会,但到了下一代,可能连这种反思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们一出生就沉浸在一个互联网“缸中大脑”里面,在算法推荐中度过“充实的一生”,在“信息茧房”里幸福一辈子。



就算未来有一个NEO出现,当未来人类面临红蓝药丸选择时,会选择继续在矩阵中过完娱乐的一生,还是归依举步维艰互联网的原始之城?就算这些互联网公司随时可以将你格式化,只怕大部分人仍然愿意服从它们,这就是人类的悲剧,我们正在给自己制造囚笼。


按照现在的路径走下去,人类的未来是什么?


8. “万维网之父”能“光复互联网”吗?


2019年12月,波士顿的冬天并不寒冷,但Tim Berners-Lee感觉到了冷意。


他推出Solid的项目已经有一年了,一切似乎波澜不惊。


像往常一样,Tim Berners-Lee坐在他破旧的笔记本电脑前,重新思考这一年来的发展。


一年前,他决定利用他的名声以及掌握的互联网技术,从集中网络中获利的势力手中夺回权力,让每一个互联网的私人用户,重新掌握自己应该有的数据管理权,但他规划的这一切,似乎并没有得到太多人的反应,针对Facebook、谷歌、亚马逊的战争是长期而艰巨的。


要光复互联网,就要扭转两代人形成的生活方式,这简直在“反人类”。


我们已经习惯了“即时行乐”,很难再去“深度学习”。


他们已经习惯了“作茧自缚”,很难打破自己的舒适区。


Tim Berners-Lee推出的万维网让用户变得太懒,他造就了互联网的伟大,但这种伟大正在阻碍他自己的计划。


但Tim Berners-Lee仍然相信Solid将会与开发者、黑客产生共鸣,这些人对企业和政府控制互联网非常担忧。他说:“开发人员一直都有革命精神。”绕过政府间谍或企业霸主可能是Solid的吸引力,但更大的吸引力将是对黑客更有吸引力的东西——自由。


Tim Berners-Lee可能高估现代人类了,32年前的人类可以共同创建互联网,但今天到哪里去寻找这样独立、坚强、勇敢、热爱自由的用户呢?


虽然他是“万维网之父”,但要想“光复互联网”,很难。


本文来自公众号:量子学派(ID:quantumschool),作者:十七进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9
点赞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