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忠祥离世背后:春晚主持人的35年轮回
2020-01-17 09:12

赵忠祥离世背后:春晚主持人的35年轮回

文章来自公众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作者:荣易、关关,题图来自:《2009年央视春晚》。


“春天到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随着湿润季节的来临,干涸的大地上,下起了瓢泼大雨,万物开始躁动....” 这是赵忠祥在《动物世界》里的经典台词,也是留给国人最经典的声音之一。


今晨,赵忠祥因病去世,享年78岁。年轻一代的观众对他的印象大部分是基于这部纪录片,而在上一辈人的记忆中,他的形象更多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里那个权威又和蔼的春晚主持人。



作为国内初代主持中的领军人物,赵忠祥这个名字一度和倪萍一起,与春晚紧紧绑定,伴随不少老观众走过了80、90年代,他主持的第一台春晚,便诞生了《难忘今宵》这首年年传唱的曲子,而他主持的最后一届春晚,正是2000年的千禧年跨世纪晚会。


如今20年已过,这位央视的首位男播音员因病逝去,而曾接棒他的,以朱军、张泽群、李咏为代表的二代男主持人,或是溘然长逝,或是退居二线,也已然消失在春晚的主舞台上。


而据不久前的消息,即将在七天后举行的2020年春晚,三代主持人中仅保留了尼格买提和鲁豫,其他则引入了新人和演员。


春晚三十年,主持人从业余混搭走向专业、再由专业走向名嘴化、流量化,画成了一个圈。


01 “我十分想见赵忠祥”,“倪萍就是我的梦中情人”


1983年的首届春晚开播前,41岁的赵忠祥压根不知道台里准备了这个。他在新闻直播间被领导拽走,只知道是“台里有个活动预告,需要帮忙”。那会儿他的记忆力也不是盖的,四五分钟的演讲稿,看了两三遍,就直接开录了。


他念的那段话,正是春晚的开幕致辞。于是后来历史上第一届春晚的第一句话,便是由当年41岁,一身中山装的赵忠祥念出。



那会儿还是80年代,电视机还不是家庭的必需品,广大观众的娱乐生活并不丰富。连电视节目都处于刚刚起步阶段。


而第一届春晚便汇聚了相声大师侯宝林、郭全宝、马季、姜昆、侯耀文,影视明星斯琴高娃、刘晓庆、严顺开,歌唱演员李谷一、胡松华、郑绪岚等观众喜闻乐见的明星,表演的节目更是由观众电话到演播室点播。


喜庆的节点,大众选择的节目,让这档演职人员不到70人,现场观众仅有200名的晚会一炮而红,成为了直到如今的年夜饭伴侣。


而从1984年的第二届春晚开始,赵忠祥就正式以主持人的身份站上了舞台,那时与他同台的皆是相声演员、影视歌手等更具国民度的明星,只有赵忠祥,以专业的主持人活跃在春晚舞台上。甚至在1990年的春晚,只有赵忠祥一个人主持,当时的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鹏亲临春晚现场,见证着春晚正从一台电视联欢会升级为国家意识形态层面的象征。那年之后,春晚主持人阵容越来越庞大,春晚也无意间成了时代的风向标。


1991,加入中央电视台仅31天的倪萍凭借着强大的主持功力首次加入了春晚主持人的队伍,春晚开始形成以赵忠祥和倪萍两个人为核心的专业主持群,他们以亲民的形象、朴实的语言和高辨识度的声音面向观众,成为第一代大众心中的专业晚会主持人。无论是二人教科书级别的开场白,还是在春晚零点计时的倒数,都是老一辈观众的经典回忆。



在互联网还未盛行的时代,赵忠祥和倪萍就是当时的国民偶像。


1999年赵本山、宋丹丹表演的经典小品《昨天 今天 明天》中,“我十分想见赵忠祥”、“倪萍是我的梦中情人”两句金句,便足以佐证他们当时的影响力。


也正是在90年代,程前、杨澜、周涛、朱军等人陆续加入主持队伍。在赵、倪二人的带领下,主持群中的周涛和朱军成为了新世纪春晚的主力军。


2000年,赵忠祥和倪萍最后一次同台主持央视春晚。时年,赵忠祥已58岁临近退休,舞台不得不移交给后辈。他曾说:“我是和这个时代一块儿,通过中央电视台这个屏幕,跟大家一道成长起来的。”2004年,倪萍最后一次站上春晚舞台,同年辞去了央视主持人的职务。

  

2004春晚


至此,春晚第一代核心主持人开始淡出舞台。


02 当春晚和民意造就央视主持人的“众神时代” 


00年代是春晚最后的巅峰时代,在消费主义和娱乐精神兴起的时代背景下,大量的创作型歌手、经典影视作品相继涌现。节目内容变得更为百花齐放,既要总结一整年的流行,又要开启新一年的风潮。这也对主持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相比之前朱军、周涛的宏大风格,春晚也亟需更年轻、更有活力的新面孔。


于是,自2005年董卿加入后,春晚基本固定为以周涛、朱军、董卿、张泽群、李咏五人为核心,每年陆续加入了文清、刘芳菲、任鲁豫、朱迅、欧阳夏丹等人做“新鲜血液”。



2005年春晚


那时,赵丽蓉、赵本山、黄宏、郭冬临的小品之余,电视机前的观众会和主持人一起猜谜、对对联;在《爱情36技》、《青花瓷》、《吉祥三宝》的歌声下,观众也可以在主持人的指引下通过发送短信来投票自己最喜欢的春晚节目,在这样的互动中,电视观众们加深着与电视那头的情感联系,对这几位核心主持人的认知度也逐年提高。


这段时期也被网友誉为央视主持人的“众神时代”。


而步入了2012年,恰逢“春晚三十年”,由春晚新人哈文执导,不仅是舞美、节目等有创新,主持人也打破了以往固定的格局,春晚主持人也进入了第三代,在人选上开始考虑迎合观众的喜好。那几年,不论是卫视还是央视,各类综艺节目开始盛行,一些极具个人魅力的主持人也开始走进大家视野并被大家喜爱和认可。


毕福剑主持《星光大道》


龙年春晚,毕福剑、撒贝宁、李思思等三人正式加入主持群。其中,毕福剑和撒贝宁已经是央视的老主持人了,是综艺节目主持的翘楚,观众呼声也一直很高。之前未曾被选上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位名嘴的长相及突出的个人脱口秀风格,并不太适合春晚“高大上”的调性。


当年春晚改革创新的方向是"以情动人",要和观众进行情感上的互动,产生共鸣,做到“真、亲、小、精”。其中,"亲"即亲切感,拉近春晚与观众的距离,春晚的主题要接地气、接人气、接时代气息,关照百姓的喜好,让百姓第一时间产生认同感。主持人的话语形态要亲切自然,绝不居高临下、有优越感和距离感。


由于春晚的基调很大程度和主持人风格有关,毕福剑和撒贝宁的加入,也让晚会变得更加活泼,幽默。比如由小品里脱胎出的“毕姥爷梗”就被主持人在串词中多次点到,尝试与观众建立起共通的情感联系。


当时年仅26岁的李思思则是央视年轻主持人的代表,她在2012年到2019年间主持了七届春晚,中间仅缺席一次,也是历届春晚主持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2012年春晚


也正是在2012年后,春晚主持人阵容便成为每年除夕前的热点,因为这往代表着当年民意的选择。


在以往的电视时代,人们可能还会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语言类节目或某个明星身上,和家人、朋友分享下彼此的看法。可在移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横屏、竖屏加大了人们观察的触及面,主持人的一举一动也不可避免地会成为热点话题,诸如#董卿口红色号#、#李思思荧光口红#、 #李思思眉毛#、#张泽群胖了#等,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同步登上热搜榜,大众不再是通过主持人一个个环节的引导而注意他,而是更关注有趣的细节。



2020年春晚重回混搭主持,35年一轮回


2015年至2019年,移动互联网发展地风生水起,人们的除夕娱乐选择也越来越丰富,“除夕看春晚”已不是墨守成规的年俗。这期间,春晚开始高度拥抱和升级互联网玩法,陆续与网络平台牵手直播,与微信、支付宝、百度等互联网APP展开“红包合作”,尝试唤回那些已对电视陌生的年轻人。


“网感”在时代环境的推动下,成为了新时期春晚必不可少的基因。尼格买提、康辉、任鲁豫等央视新生代男主持也在这时先后加入主持群。


如果说以前还是组合排列式的熟脸,那2020年则极具突破性地进行了大换血,只留下了尼格买提和任鲁豫两个有过春晚主持经验的熟脸,将“专业+流量”的配置贯彻到底。


 其中的佟丽娅,作为观众缘上佳的影视明星之一,此番跨界还是令人意外。尹颂和张舒越则是来自央视今年的破圈节目《主持人大赛》中的新人,其中,张舒越仅23岁,破了当年李思思作为春晚最小主持人的记录。此举意将《主持人大赛》积攒的年轻流量导入到传统IP春晚的舞台上,进一步提升春晚整体的年轻气质。


 尹颂、张舒越


春晚三十年,主持人从业余混搭走向专业、再由专业走向名嘴化、流量化。35年的变化中恰好走完了一个圈。


今早,倪萍发文悼念赵忠祥:“前几天,我们一群主持人相聚,徐晶、敬一丹、李瑞英、李修平、水均益、白岩松、徐俐、王宁、金龟子、纳森、贺红梅、鞠萍、鲁健……大家一致由衷地说:‘赵老师之后,主持人里再不会有第二个宗师!’赵老师走了,欣慰的是我们这群人都在他生前去病房看过他了。虽然病床上的赵老师已经不能说话,但他一定知道的。”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二,再过九天就是鼠年春节,也意味着新的一轮属相周期即将开始运转,新一代人的春晚主持人记忆,正在与时代成长,共同酝酿。


文章来自公众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作者:荣易、关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