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 任正非谈人才管理
Pro会员2020-01-17 18:17

第一篇 | 任正非谈人才管理

文章所属专栏 任正非的生存哲学

价值创造关系着企业的生死存亡。

 

这本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但是很多的创业者和管理者并没有真正理解,以至于在企业经营中,经常会出现“为了赚钱而伤害客户利益”的短视行为。

 

短视者之所以短视,根源是认知偏差。其实,在价值创造中存在一个悖论:越是从利己的动机出发,越是达不到利己的目的;相反,越是从利他的动机出发,反而会活得更好。

 

这个价值创造中的悖论,目前已经被博弈论和其他学科的研究者多次重复证实。

 

华为总裁任正非,在企业的管理实践中,早就深谙此道。在2001年的时候,他就明确提出“客户是华为存在的唯一理由”的论断,并作为一种指导思想,落实到了华为的人力资源管理和组织建设中。

 

华为的价值创造,主要包含以下三方面内容:

 

首先,是以客户为中心。把客户确立为中心,就意味着老板、股东等其他要素就不再是中心,组织和员工的行为都要围绕着客户展开。

 

进入华为公司,员工只需要想着如何满足客户需求、如何为客户创造价值就行了,不需要看老板脸色,也不需要顾虑主管是否会满意,只要顾客满意就够了。

 

在2002年的一次会议上,任正非就曾对员工说:“你们的眼睛要盯着客户。客户认同你好,你回来生气了,就可以到我办公室来踢我两脚。你要是每天看着我不看着客户,哪怕你捧得我很舒服,我还是要把你踢出去,因为你是从公司吸取利益,而不是奉献。”

 

其次,要尽心,而不是尽力。什么是尽心?尽心就是想方设法。最初开拓农村市场的时候,由于农村地区老鼠多,经常会钻进机柜将电线咬断,客户的网络联接因此中断。当时,在华的跨国企业对此不屑一顾,他们认为老鼠咬电线是客户的责任,客户要自己解决。而华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给客户的设备外增加了防鼠网。这就是尽心,想客户之所想,急客户之所急。不是给客户交付完设备就完了,还要让客户把设备用起来,并协助排除其他障碍。

 

什么是不尽心呢?在任正非看来,不尽心并不只是偷懒,还包括看上去很努力的形式主义。比方去做洗白煤炭这种事情,看上去很尽力,实际上没有价值,这就是不尽心。比方为了加班而加班,不增加价值还浪费公司资源。比方机关干部为了显示个人权威,该协调的不协调,前线要9发炮弹,后方却只给6发炮弹,导致城墙只被打掉一半,攻城部队血流成河,这都是不尽心的表现。

 

第三,要艰苦奋斗,有狼性精神。从创业时起,华为的员工,就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1991年,华为研发程控交换机时,50多个员工,吃、住、工作都在深圳宝安县蚝业村工业大厦的三楼。当时任正非把整层楼分隔为单板、电源、总测、准备四个工段,外加库房和厨房。挨墙排开十几张单人床,剩下的就打地铺,泡沫板上加床垫,这就是当时所有员工的住所。

 

华为早期的员工以此为家,经常忙的连外面下雨都不知道。今天年轻的华为人,已经很难想象创业前辈们经历了怎样的艰苦岁月。当时楼里没有空凋,只有电扇,员工在机器的高温下挥汗如雨的干。累了抽根烟,病了吃点药,实在困的受不了就趴桌子上或者去地铺上睡一会,醒来接着干。这也形成了华为影响深远的“床垫文化”。直到今天,任正非仍然要求华为员工,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学习“床垫文化”。

 

华为另一个有名的文化是狼性文化,外界对它有很多误解。华为的狼性,其实就是敏锐的嗅觉,善于发现机会;不屈不挠的进攻精神;以及团队协作。正是凭借狼性文化,华为才在一个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等巨头雄踞的通信市场里,杀出了一条血路,并后来居上地站在了浪潮之巅。其实,华为并不是只有狼性,与狼性文化想对应的,就是高于业界的薪酬和福利待遇。

本文是虎嗅 《任正非的生存哲学》 付费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