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眉大眼的B站也出年度影视榜单了
2020-01-18 18:20

浓眉大眼的B站也出年度影视榜单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吴喋喋,编辑:何润萱,头图来自:图虫创意。


“浓眉大眼”的B站也出影视榜单了。


乍看之下有些跨界,但这个看起来调性和优爱腾不太一样的平台,其实早已用另外的方式深度参与到了影视作品传播链条里,并且释放出了独特的能量。



在大概二十年前,为影视作品角色创作同人小说、剪辑同人视频、反复观看主流评价不高、收视率平平的作品的内地“剧迷”曾被视作一类亚文化群体。典型的例子是“顾惜朝”的粉丝们——在主流观众群里没什么热度的古装剧《逆水寒》中,钟汉良扮演的反派男二号顾惜朝因美貌的外形、漂亮的打戏身段和“玉面修罗”的炫酷人设切中了年轻剧迷的审美,一举成为“天涯四美”之首,在亚文化圈层收获了不少死忠粉。


(顾惜朝至今在B站仍有不少视频)


而毒眸观察到,随着Z世代成为重要的娱产品消费者,喜欢发着弹幕表达好恶、看完剧接着看二创视频、甚至喜欢自己动手剪视频,“用爱发电”的观剧/观影群体也越发壮大,成为了不可忽视的一片市场。他们所喜爱的作品也更多样化了:从《复仇者联盟》到《哈利·波特》,从《陈情令》到《庆余年》,从《情深深雨濛濛》到《武林外传》……


而完成这一观看方式的主阵地正是B站。


毫无疑问,B站影视区用户发出的声音正在被更多人听见:1月6日,B站UP主“逆转的桥”在影视分区发布了一支“现代版庆余年”剪辑视频,播放量迅速突破百万并成为了一周内分区排名第一的视频。第二天,它又冲上了微博热搜,获得2.7亿阅读和21万讨论度,使得电视剧《庆余年》收官后再一次引爆了话题。


这是一支《庆余年》现代商战AU同人作品。“AU”,同人术语,指平行宇宙(alternative universe)或者更改了原著背景人物设定的同人作品(alternate reality)。视频中范闲和《庆余年》世界观里的主要角色集体穿越到了现代,衣着光鲜、西装革履地在商场上勾心斗角,十分“带感”。


在不少年轻观众的观剧链条里,B站影视区已经变得不可或缺:他们不再满足于仅仅观看正片本身,还要看B站“剪刀手”们的二次创作、看脑洞大开的同人衍生,或者只是为了在弹幕密集的B站上重温高能片段,和同好们一起发出“AWSL(啊我死了)”的极致赞美。


也正是在这样一个节点,B站影视区首次推出了年度榜单,而这份统计了B站影视区观众的观看、弹幕、投稿视频等高参与度观看行为所呈现出的榜单数据,无论对影视行业的创作还是宣发来说,都极具参考意义。


圈层与爆款齐飞


这是B站第一次推出数据维度上的电影和电视榜单,榜单基于站内用户投稿数量、稿均播放量、弹幕数量以及总播放量等维度,排出十大年度热门电影、剧集、角色和演员。毒眸留意到,这份基于B站影视分区用户生成的榜单与主流影视榜单既有共通之处,也有不小的差异。


电影方面,在其他大数据年度盘点中都榜上有名的高票房话题电影同样受到了B站用户的喜爱,比如《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我和我的祖国》、《少年的你》等。



但稍显不一致的是,在B站影视区可以看见佳片与烂片齐飞的场面:打开中国科幻电影大门的《流浪地球》与“把科幻大门又关上了”的《上海堡垒》在投稿数、播放量以及弹幕数量等各项数据上均表现优异,双双霸榜。


对此,B站主站运营中心总经理刘智向毒眸表示:“这只是一个热度榜,并非审美趣味榜,一个人喜欢一部作品,会去看它的相关视频,但是如果讨厌一部作品,也会去看它的相关视频。”在主流评价中,《上海堡垒》票房惨淡、口碑奇差,豆瓣22万人打分2.9(满分10分),但正因为它烂得槽点满满,反而变成了B站UP主们进行二次创作的沃土,《上海堡垒》获得了2000+视频投稿量,并以超过34000点击的稿均播放量成为排名第二的年度热门电影、总弹幕量也排在所有电影中的第三名。



B站也在考虑用另外的评价体系来体现用户审美和作品口碑。“如果今年的榜单受到认可度比较高,明年会考虑开设关于作品喜好程度的投票活动,投票行为相对来说更加能够作为审美的判断参考”,刘智对毒眸说道,未来B站影视区是否开设作品评分系统也还在考虑当中。


另一个与内地观众整体观影情况稍有差异的是,无论什么类型的动画电影在B站都能找到足够多的受众,比如爆款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二创播放量在B站排名第一,被说是无功无过的《天气之子》也能拥有较高的稿均播放量,成为B站年度热门电影,《白蛇:缘起》和《罗小黑战纪》等口碑国产动画电影凭借站内的高播放量跻身B站十大年度动画电影。



此外,外语电影在B站受欢迎程度也较市场整体水平更高,华语电影和外语电影上榜电影播放量不分伯仲,外语电影榜单上漫威、DC和迪士尼表现最佳,集中体现了年轻用户的趣味。


电视剧榜单和演员榜单则呈现出一定的“饭圈”属性,人气流量演员和他们的作品大受欢迎,年轻男演员数据表现远超年轻女演员,市面上多位当红明星进入B站演员榜前列,如肖战、王一博、朱一龙、李现、张若昀等——B站用户主体由年轻的Z世代受众构成,这一年龄段的用户自然不乏追星群体。


毒眸还注意到,电视剧榜单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某种圈层属性,比如B站用户钟爱一些受众定位年轻的国产剧:匪我思存小说《东宫》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王倦编剧的中小成本悬疑题材古装剧《大宋少年志》、吴倩主演的《我只喜欢你》等在全网热度不高的剧集均靠着UP主热情产出而形成的巨大投稿量进榜“十大年度焦点剧集”——根据云合数据显示,这些剧集均未进入2019年上新连续剧有效播放TOP20。



上述几部剧集或是在平台播出时成绩不理想,或是宣发经费有限传播不力,但依靠着诸如在B站踊跃投稿的UP主这样的“自来水”剧迷们形成了口碑发酵也获得了不错的后续排播:《东宫》即将上星湖南卫视,成功实现由网到台;曾在湖南卫视播出过的《大宋少年志》,官方微博近日宣布即将二轮播出。



演员榜则可以看到,当红流量与国民演员均能在B站获得喜爱。


从投稿量和弹幕数的维度来看,上榜的的主要是当红年轻演员,而且透出了B站用户一定程度上的“颜控”属性,外表俊美的演员拥有最多的投稿量和弹幕数,在小生中不算顶级流量但是以影视造型绝美而闻名的罗云熙是B站“天菜”,无论投稿量、弹幕数还是总播放两都进入了前十名。


而从稿均播放量来看,上榜的则主要是沈腾,范伟,黄磊,徐峥,雷佳音,周星驰,贾玲,周迅,林依晨这种路人盘强大的演员。



角色榜单也依然体现了年轻受众趣味的两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当下喜欢的角色,比如漫威超级英雄们霸榜了2019年度电影角色榜,相较之下内地近年电影IP开发缺乏延续性,很难为角色成长做到前期积累,因此很难凭借单体电影爆出年度人气角色;但体量庞大的连续剧就不存在这一问题,《陈情令》、《东宫》的主角和他们的CP称霸了年度剧集角色榜和年度影视剧CP榜。



另一个维度则是Z世代的“童年回忆”:历年角色榜单前十名中,《武林外传》中的白展堂、佟湘玉,《甄嬛传》的甄嬛、《爱情公寓》的胡一菲、曾小贤均进入前十名。


做影视榜单,谁给B站的勇气?


核心用户并非影视观众的平台竞相推出影视类榜单似乎成为了一种趋势:2019年11月,虎扑影视娱乐版块上线了影视评分系统、2019年12月,知乎推出“知乎小蓝星推荐2019电影榜”,选出年度电影和年度演员。此类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与影视话题无关,但通过推出影视类评价系统或者榜单,能够显著地为平台获得曝光度和流量,因为影视作品与明星艺人是最大众化的谈资之一。


如今定位为PUGV社区的B站也首度推出自己的影视类榜单,理由也很充分。


首先B站影视区的影响力已经不容忽视。作为一个PUGV社区,B站自身产品逻辑决定了用户会自发产出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用户在评价内容,传播内容时有更多的主动权。刘智对毒眸表示:“目前娱乐(包含影视、明星、综艺、音乐等)是B站的第二大内容品类,影视类内容是重要组成部分。”


大众印象中从二次元亚文化中走出来的B站,其实早已吸纳了不同圈层的Z世代用户,影视内容作为一项横跨不同圈层的大众娱乐内容,成为了不同圈层用户都会关注到的“最大公约数”。2019年B站百大UP主获奖名单中,也涌现了多位影视类UP:“电影最TOP”、“刘老师说电影”、“木鱼水心”、“小片片说大片”。既然B站用户需要消费影视和影视衍生内容,影视榜单作为一种可视化的数据也就有其存在的理由。


(电影UP主优秀作品)


影视区的影响力还体现在B站影视区“影视杂谈”版块——该版块的头部UP主们也成为了一种观剧观影风向标,他们制作的安利、吐槽、排雷视频往往也有几十甚至百万播放量,正在成为观众选择观看剧集时的重要参考。


B站助推影视口碑发酵的成功案例可以追溯到2015年的动画电影《大圣归来》。这部动画电影首映日当天排片仅有7.25%,不及同档期的《小时代4》和《栀子花开》排片率的零头。但这部电影的相关视频在上映前夕就已经在B站积累了超过400万播放量,为上映后的口碑逆袭打下了基础,无数网友成为了影片的“自来水”,UP主产出视频,用户贡献弹幕和播放量,上映4天后,《大圣归来》排片率上升到了13.12%。


站内UP主的优质二创会让影视剧讨论度攀高,《大侦探皮卡丘》是另一个显著例子。去年5月8日,一则超级“无聊”的皮卡丘洗脑循环跳舞视频在B站爆火,获得1500w+播放,42.6w转发并最终引爆全网,引发模仿皮卡丘舞蹈热潮,衍生出大量二创,给片方吸引了大量潜在票房贡献者。



‍事实上B站影视区已经成为影视行业宣发中环节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许多S级影视项目均会在营销阶段布局B站,比如《流浪地球》和《陈情令》官方账号均入驻了B站,肖战到B站“扫楼”宣传的采访视频播放量超300万,上线当天同时段在线人数达到了3万;去年《攀登者》与B站合作的主创见面会上,吴京把“哔哩哔哩”说成“呷哺呷哺”的乌龙成为热议话题,登顶微博热搜,话题阅读量超7亿——在站内,见面会视频也播放了超300万次,并在评论区衍生出“呷哺呷哺,干锅”(戏仿B站slogan“哔哩哔哩,干杯”)的新梗。



另一方面,推出影视榜单这件事也反应了B站一贯的特点:不断拓宽自己的边界。就在前不久,B站董事长陈睿刚刚接受了《晚点》的采访,他提到,自己要做的事是“通过产品设计让B站变成一个弹性最大的社区”。


而根据最新一季的财报,B站的月活是1.279亿,同比增幅达到38%,但此前曾有券商预测,在月活达到2亿之前,B站的商业能力会受到掣肘,用影视内容继续刺激月活增加或者留存增加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通过榜单让行业看到影视区的影响力,也符合B站未来长期的诉求。


对于B站来说,另一个可能的更宏大的愿景是,增加新的货币化能力。目前的流媒体货币化能力基本集中在付费和广告上,B站在过去因为游戏收入占比过高一直被诟病,现在虽然降到一半,但在前两者上仍然不占便宜。如果影视营销继续成长,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能够成为B站的另一张牌。


在过去,B站一直被认为是圈地自萌,但刚刚过去的跨年晚会正证明了这可能是一种偏见——作为中国年轻人聚集最多的平台之一,它的风向也代表着互联网未来的主流方向。B站用户热爱的,往往也能成为大众的热爱,通过建立一项榜单去透视这种热爱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