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前,中国足球往事
2020-01-24 13:07

十七年前,中国足球往事

近日来,危机愈演愈烈,无论是在微博亦或者朋友圈,放眼望去你能看到的九成内容都与之相关,娱乐、体育还是其他内容都只能靠边站。


影视业已经提前开始哭天抹泪,最近几日狂泻的影视股已经预示着贺岁档很可能血本无归,果然,包括中国女排电影《夺冠》在内的7部贺岁档大片均宣布改档止损,上演了一场娱乐产业的百亿大撤退。



如此阴云下,体育也很难独善其身。


女足奥运赛确定改到南京举行,超级杯传言将取消,东京奥运会拳击项目亚洲区资格赛暂缓举行,赛事新的时间和地点将待确定后另行通知。


田协发布了相关通知,要求各赛事组委会牵头成立工作组,制定应急预案,其中表示,4月30日前的赛事,要客观评估风险,通过易地、推迟、取消等方式,最大限度的降低风险隐患。



即将开始的中超,正在进行的CBA,都有可能被迫中断。据悉,体育总局已经要求各个协会上报最近几个月要进行的比赛,各协会和比赛都有相关预案,据多方消息,不排除赛事全面暂停的可能性。


回望十七年前,很多血和泪的历史都给我们留下了教训,而在当时,体育是如何应对的,又给我们留下了哪些回忆呢?



把时钟拨回2003年,笔者作为一名北京本地的中学生,我们在1月底的期末考试中被无预警通知疏散回家。自那以后北京的中小学就全部停课,学生改以「空中课堂」的方式学习。


不过,相信大多数和我一样的同龄人都没有感受到太多,当时的网络和社交媒体对于中国人来说还太过遥远,除了电视新闻和报纸,了解外界的方式少得可怜。


《南方都市报》还是记录下了源起地广州发生的一切——


2003年2月,春节依然是一片祥和,但在2月8日,一条短信以惊人的速度在广州传播。很快,白醋、板蓝根、罗红霉素、抗病毒冲剂纷纷炒至高价,甚至脱销。


不过,在当时,除了广州之外,全国大部分地区还沉浸在过年的欢乐祥和中。很快,2月12日中国队迎来了五星巴西,这是双方在世界杯后再一次的碰面,更是新任主帅阿里-汉执教国足的首次亮相,对于一个球迷来说,没有比吃饭睡觉看球的放假日子来的更舒服。


更不用说,这一次,巴西队包括罗纳尔多、里瓦尔多、小罗、卡福等过去只能在电视机前看到的巨星首次来华,更让羊城球迷陷入疯狂,近6万张球票早早销售一空。


2002,五星巴西


2月12日晚,广州奥林匹克中心,这场中巴大战如期举行。数名海外球员悉数归队出战足见国足的重视。


来看看这份首发名单你还有多少印象吧——上年度甲A联赛最佳门将刘云飞,刚从英超埃弗顿返回的李玮锋出任队长,搭档是如今依然活跃在足坛的郑智,杨璞和魏新分别在左右两边路;如今担任国足主帅的李铁与肇俊哲联袂后腰,效力于英超曼城的孙继海出现在左边路,而占据右路的是如今鲁能主帅李霄鹏,还没有「大帝化」的李毅游弋在锋线,后来入狱的祁宏则出任前腰。



当然,没有让球迷失望的是,巴西队也尽遣主力出战。不过大牌们表现的有些意兴阑珊,在罗纳尔多等人懒洋洋的踱步中,比赛以0:0收场。


但巨星的号召力实在太大,第二天,广州几乎所有报纸的头版都用了球迷戴着大口罩挥旗鼓劲的照片。


娱乐这次成为了背景板——随后而来的罗大佑就没那么幸运了,以致他在之后面对记者「演唱会惨淡收场是否证明影响力减退」的提问时,愤然吐出了一句国骂。



哦对了,这次罗纳尔多羊城之行,还被中国企业家江佩珍成功套路。江佩珍仅花了30万美元,就让罗纳尔多拍了一组照片,成功「代言」金嗓子喉宝,金嗓子喉宝也通过大罗招牌的微笑自此扬名华夏。

这又是一段传奇传说,咱们暂且按下不表。



不过,这波沸腾只是回光返照。4月11日,北京被重新定为疫区,也波及到了体育界。


虽然中国足球为之投入了无数人力物力,但是5月1日的传真函和5月3日的会议决定——2003年女足世界杯被迫转移到美国举办。时任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表示:「这是悲伤的一天。」


没有了主场的加持,老迈的铿锵玫瑰倒下了。孙雯、范运杰、刘英等人的最后一届世界杯,中国队1/4决赛上就输给了并不强大的加拿大队,黄金一代就此谢幕。



但还好比赛的举办权得以保留,并在2007年重新归属于中国。


谁能想到,17年过去了,哪怕是曾有机会主场作战,女足再也没有在2003年八强的成绩上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同样在2003,东亚四强赛延期了,国家队、国奥队集训搁置了,奥运12强赛延期,大连实德与阿尔艾因的亚冠半决赛第二回合也被顺延。


阿尔艾因时任主帅表示:「人的生命比足球更重要,一个人可以喜欢足球,但他肯定更爱家庭和生命。」



当年是甲A联赛的最后一年,足协希望比赛可以在2003年打完,但这一切变得非常仓促。


经过一系列的研究和讨论,比赛最终从5月7日推迟,7月2日,甲A联赛在中断83天后重新恢复。恢复后的首轮比赛为不幸去世的患者和殉职的医护人员举行了默哀仪式。


本就因为要给国奥让路的末代甲A,被腰斩为四段,重新恢复后联赛的赛历进行了重新排列,各队经历了多轮的一周双赛,仅7月一个月内就进行了7轮联赛。



最终,联赛于11月30日落下帷幕。而在最后一轮中,不少北方球队的主场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


很多比赛上座率十分惨淡,「完成任务」的痕迹很重。不过也有一些主场在恢复后上座率突然提升,被憋闷了许久的球迷重返球场后突然发现,有甲A看还是很幸福的。


同样看着甲A仍然兴奋不已的我时隔多年才得知,那一年的甲A,澳彩开盘,假球赌球泛滥,夺冠和保级都成为了一幕幕的闹剧。


末代甲A的最后余晖


2003年的夏天,皇马来了。


事实上,社会秩序恢复之后,各类商品销售普遍回升。与5月份比较,6月份同比增长幅度提高较大的商品有很多,排名最靠前的是服装和金银珠宝,第二名就是体育、娱乐用品类,足足提升了19.3个百分点——在信心恢复、经济复苏的过程里,不只有金银成为硬通货,体育娱乐也成为了大家消费的重点,必须要提及的,就是中国龙之队与皇马的那场商业赛。


中国商业赛事在多年的低潮后,那个7月和8月被「银河战舰」重新点燃,万人空巷追星的场面彷佛一场四大天王的演唱会。



8月1日凌晨两点,北京饭店门口汇集了四千多名球迷,他们守候在这里,等待着偶像们的到来。


贝克汉姆、齐达内、罗纳尔多、菲戈、劳尔、卡洛斯等一批球星在2003年7月底抵达中国,并且在北京与由国脚们组成的「中国龙之队」进行了比赛。


这场「皇马中国行」注定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在那个中国体育商业化刚刚起步的年代,「银河战舰」到访中国,引起全世界轰动。



那场比赛不仅一举奠定了皇马在中国足球历史的地位,更成为那年中国向世界展示自己形象的绝佳窗口。


据报道,弗洛伦蒂诺缔造的超豪华阵容拿到了200万欧元的出场费,折合20万人民币1分钟。而且在云南红塔基地集训一周,又让皇马轻松带走70万欧元,很少有商业赛连训练都如此热门——《体坛周报》保守估计,皇马当夏亚洲行的收益已经达到了910万美元。



10天时间,皇马让中国人见识了「什么是国际巨星」。


皇马2003年的中国行无疑是成功的,从商业运作的角度来看,而从影响力来看,皇马的这次访华为欧洲俱乐部中国行翻开了新的一页。这股商业赛的热浪从此席卷全国,直到2011年鸟巢意大利超级杯米兰德比那一晚的巅峰。



2003年,对于中国来说,有着无数难以忘怀的记忆,「延期」成为那一年里的关键词。


而在体育的舞台上,中国足球的两场球赛,也成为了年度回忆里的一大符号。


那一年,我们英勇的逼平了巴西,我们与银河战舰来了一场较量,第一场比赛成为美好回忆,而第二场比赛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国家形象与民族信心。


那一年,距离参加世界杯刚刚过去一年,而17年过去,我们却再没摸到过世界杯的门把手。


17年后,改变不只有足球,这一次,体育赛事也迎来了新的难题。奥运年逢此大变,这一次,究竟我们可以如何战而胜之,足球乃至体育又会在这场战役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呢?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