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笼罩下,春节不回家的人
2020-01-25 09:45

疫情笼罩下,春节不回家的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几何小姐姐(ID:jihexj),作者:婷婷的勇敢世界,编辑:熊腿腿,头图:央视新闻


除夕早上,苏州女孩莉莉起床的时候,她爸妈已经都因为疫情去单位上班了。在一线工作的父母春节期间一天都没休息,出门前,爸爸还特地说今天晚上不回家了。


莉莉记忆中,父母总是早出晚归。对她来说,今年春节,依然是个放了假回了家,依然是一个人的春节。


2020年的除夕,注定是个将被写进历史的除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实时地图,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这一天,全国新冠肺炎已经确诊894例,疑似1076例,而且报告数字还在持续更新。除了西藏,其余省市都有了感染者。


根据国家卫健委大年初一(1月25日)早上发布的最新统计,截至1月24日24时,卫生健康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287例,其中重症237例,死亡41例(湖北省39例、河北省1例、黑龙江1例)。已治愈出院38例。2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1965例。



同一天,湖北、北京、上海同时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武汉过江隧道零点封锁。武汉周边9个县市已封城。北京新发地已暂停湖北农产品进入市场,北京欢乐谷停止开放。广东省影院春节假期将暂停营业。此前,春节档电影,故宫参观,大型庙会,体育赛事等活动也都全部喊停了。


河南姑娘陈小姐说,她的军官先生除夕当天就要返回部队了。为初一初二的防疫值班做准备。浙江姑娘AmyOgata说自己也不回老家了,因为在浙江乡镇做基层的干部的家人昨天开会通知全员加班,春节期间还增加了轮流值班。


01. 留守武汉:想过封城之前离开


2020年1月23日,5点54分。还没起床的微博网友“酸奶”接到了主管的电话,语气很慌张:“你快点起床,赶快收拾东西回家。不用上班放假了!10点要封城了,你快走,不然回不去了!10点就出不去了,快走!”


临时改机票


瞬间清醒。马上改签机票,最近的航班在10:35,果断改了。不断弹出的疫情消息之外也有朋友的留言:你还在睡觉,你再不走就回不去了。截图是凌晨发布的封城消息。


叫车叫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有一个来自东北的网约车司机接到了“酸奶”赶往机场的订单。司机大哥住在奶糖家附近,6点多醒了发现司机群里很多人讨论:现在正是订单密集的好时候。


他已经决定不回家了,但是犹豫了一会还是打开了接单软件。想着既然自己回不去,送一下别人,至少别人有回去的希望啊。


回不去家的司机大哥


几天前,东北的社区给他打电话,通知要回去的话得登记,接受观察。他因此放弃了回家的想法。现在武汉的情况,他也觉得不回去比较好。万一不小心携带病毒了,伤害自己也连累家人。


出车前,他用白酒把车里细细的抹了一遍,消毒。几分钟后奶糖上车的时候,还能闻到很冲的酒精味儿。快到机场的时候,司机大哥跟“酸奶”说,“小姑娘,虽然赶在封城前出城了,但是我希望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可能没法走。”


办理登机,托运,过安检。一切都没有问题,然而候机的时候,同航班的乘客突然开始躁动,纷纷说航班取消了。抬头一看,看着显示屏上的“正在值机”变成了“取消”。往回走准备去取行李的时候“酸奶”给家里打了电话告知回不去了。挂完电话眼泪就开始流,内心却松了一口气:其实不回去才是对家人对其他人的负责。


一群没走成的人


和“酸奶”一样留在武汉的“包先森是好好先生”给自己买了7箱各种口味的泡面。年三十这天他一个人在武汉吃泡面过年。他说自己选择自我隔离,既避免自己感染,也避免感染家人朋友。他希望武汉加油!


微博网友“何处不一样的我”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一直哭。武汉是她毕业至今一直工作的城市,第一次不能回家有些委屈。她委屈自己在这里也没有做错什么,没有吃野味,第一时间买了口罩。和父母一年都没有见到几次面,很想他们。


网络上对湖北和武汉的讨论令她崩溃。她希望人们在社交网络上能对武汉人民多点善意:“全国一起对抗的是病毒,又不是武汉平民。”


微博网友ANQI 似乎早早意识到了留守武汉的孤独和敏感。她马上给自己的留守武汉的朋友寄了礼物:口罩红衣服红袜子。朋友在武汉工作,因为疫情她早早就决定留在武汉不回家了。“不想她觉得被抛弃了”。


02. 北京过年:不回家的产科医生


在北京工作的产科医生凯丝,前几天好不容易抢到了回家的票。然而从抢到票的欣喜到退票的失落,这中间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心情。


她是职业医生,毕业于国内顶尖医学院在知名医院工作。今年春节值班她排在初七,也因此有了一个星期假期。她说当医生这些年,节假日观念都很淡,平时太忙了。春节最想见的当然是家人。然而一切都随着疫情的到来而改变了。


想保护家人免受感染


疫情发布的当天凯丝就退票了。她是医生,高频出门诊,接触的人比普通人多很多。医院里菌群复杂,她担心自己把潜在的风险带回家。她家里姥姥姥爷90多岁了,不能有任何的风险和闪失。“有一种保护家里人的方式,就是不回家去见他们。”


几个月前出事的陶勇医生和杨文医生都是凯斯以前的师兄师姐。他们是一个医院学习和毕业的。在过去的几个月,眼看着熟人重伤和失去生命,凯斯提起这些直言难过,非常难过。


当年自己报考医学院,家里人是反对过的。但是自己坚持要做医生。“至亲因病离开的人比较多”,她希望自己可以救死扶伤。


当初为了理想


产科是一个特别见证人性的地方。不仅每天面对怕疼要求剖的,选日子选时辰要求剖的,到护士站索要一次性筷子拖鞋餐巾纸未果还不算,以此为理由投诉的…凯斯说,我们的一些患者对于医院的概念还停留在菜市场的层面, 我有钱我买菜你就得给我。


有天出门诊有个患者非要插队开药被拒绝了,患者暴跳如雷地说要投诉凯斯,还不停地嚷嚷"我是xx人,不是外地人,你凭什么对我这样!


槽点无法一一细数,因为他们太忙。值班一晚上要接无数个急诊电话,几分钟一个,或者几十秒就来一个也有可能。产科医生的工作笔记,有时候读起来很像袖珍小说:“孕8周时夫妻双方离异,行药流+清宫术“。


见过太多傻姑娘


她和她的同事们之前帮助过的一个姑娘,服用大量药品后意识已模糊,拨打她电话最近通话里备注为“老公”的人,最后这个人告诉急诊医生说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昨日值班又遇见一个傻姑娘,吃紧急避孕药然后宫外孕破裂大出血,还切了一侧输卵管。做手术的时候,凯斯注意到他给她的签字栏关系里写的还是“朋友”。


凯斯他们科特别多单身姑娘。今年春节,科里隔壁市的同事也不回家了。年夜饭,非常时期,都不回家的人决定凑一起过年。


03. 时刻在线:不回家的互联网人


互联网人最强的职业技能是在哪都不耽误干活。内网 VPN+线上协作平台+聊天软件(或视频会议),可以解决工作中80%的需求。对于他们来说,放假也就是换个地方上网。


家里人很失落


这两天发消息给互联网公司的x老师,每次都秒回。一问,春节没回去。本来他已经买好了回家的机票。从北京飞武汉,武汉再飞安徽。三天前官方第一次公布疫情的时候,他就退票了。


互联网从业多年,太熟悉信息传播的路径和速度,职业敏感判断这个疫情并不简单。这是x老师第一次不回家过年。家里面母亲嘴上支持不回家,心里肯定很失落。他说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出来。


值班同事很忙


在他们公司的内部工作群里,春节值班团队最为繁忙。因为肺炎疫情的爆发,春节团队几乎保持了24小时在线的工作状态。


工作群里是刷刷翻页的沟通纪录,每一条最新的动态消息,都会被扔进工作组。消息非常繁杂,除了官方消息,还需要对一些有价值的新闻点进行监控。


为了核实新闻的真实性。编辑们需要通过一切熟人关系,想方设法的去联系专家和当事人,去核实新闻是否是真实的。一个广为传播的武汉临时医院建设的视频,就是通过他们团队运营的一个同事,辗转通过同学,找到中建的人核实确认为真后全网首发的。


互联网节奏


互联网人有时候对自己的快节奏浑然不觉。但是他们身边的人常常对比强烈。刚放假的小丸子穿越半个城市去找互联网公司加班的哥哥,路上还被测了体温。


见面的时间特别短,在小丸子眼中哥哥就是平时键盘敲的飞快的,连吃个饭都是匆匆的。兄妹匆匆见面又匆匆告别,临走拿走了哥哥的两个口罩。“他们公司发的,外面买不到了”。


前几天有人观察北京轨道交通西二旗站出来的人,好像85%都戴着口罩。人们很好奇:是不是互联网公司的人信息量大,安全意识更强?有人在下面评论里破了案:互联网公司发口罩。


和安排好的春节值班不一样,设计师里欧是除夕这天早上被电话催起来加班的。活儿来的又快又急。他有些崩溃。


他说自己由衷的希望以后新闻联播春节报道在岗工人的时候不要老是只说公职人员,服务人员,过年始终在岗的互联网民工也是春节加班的一部分,需要多一点关注。“本质上我们跟所有过年在岗的工人是一样的,没什么稀罕,不该被遗忘,更不该被鼓励。”


不可能不加班


互联网公司的节奏,不可能不加班。前几年是bat轮流撒上春晚撒红包,今年是快手。其它互联网企业也一样在自己的平台上推出各式红包活动,金额同样数以亿计。


这些跟春晚红包相关的互联网公司技术、产品、运营的团队,都无法放假。除了红包,还有各大电商平台经营口罩的产业链上下游,都在加班。


04. 祈福疫区:希望这场灾难尽快过去


武汉人说,一切好像在看电影。只是突然间主角变成了自己,变成了这座城市。街道空的让人觉得陌生。


武汉网友“琼蹉跎”说,自己家里人多是基层公务员和义务工作者,疫情从开始到现在没人想过哪怕离开岗位一天。母亲连续加班后发烧了,把自己隔离在家里卧室;父亲春节每天坚持到岗,没想过要出门给任何人添乱。


上海教师“雨滴”不回家了,为了规避风险。因为再开学,作为班主任的她要迎接的,是一群十几岁的孩子。上海网友“不要糖”也临时退票不回北方了。“口罩脱销,长期熬夜,觉得未必扛得住十小时动车的密集人口”,在北方医疗系统正加班的母亲非常支持,给她寄了口罩。


在深圳的湖北人小Si在春节前夕,接到了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访谈是否回湖北/湖北是否有亲戚来?她说放心,“我退票不回家了,家里也没有亲戚出来”。


北京医生sunny是非典亲历者。她说这几天,好像记忆一下子被拉回到03年了:那年她还是个新手医生,天天在门诊披着大衣帮患者测体温,那时候觉得时间好漫长SARS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后来还是咬着牙扛过去了。


她希望这次,我们也能很快度过难关。


截至目前,还有财新、新京报、三联生活周刊等多家媒体的记者,主动留在了封城后的武汉疫区。今天我们能看到的关于疫区的第一手报道,都是来自于他们的贡献。昨天在朋友圈看到他们发帖求助口罩和防护服的消息,也不知道现在他们拿到支援了没?


希望这场灾难尽快过去。


也希望在这场战役过后,我们能记住的是:冲在第一线的医护工作者和武警官兵,几周就分离出病毒的科学家,加班加点的防疫部门,科技向善的互联网企业,敢说真话的专家,为防疫物资加班加点的制造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业、快递从业者,努力见证历史、纪录真实的记录者。还有,能为被封城的武汉人说句公道话的普通人。


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几何小姐姐(ID:jihexj),作者:婷婷的勇敢世界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