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能离开武汉的人
2020-01-25 14:01

那些不能离开武汉的人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虎嗅获授权转载


1. 爸爸不再买狗肉


我从没想过要逃出去,这个时候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没有被感染,就不给全国人民添堵了”,许昕悦说,“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32岁的许昕悦老家在武汉硚口区。11月底,她裸辞了北京的工作,回到武汉老家休息。


往年许昕悦的妈妈都会在过年前,去离家5公里左右的华南海鲜市场备年货。但今年因为许昕悦说想吃点别的,妈妈就去了另外一个市场。“现在想想,幸好当时没去”。


“我的朋友们在武汉吃野味是很普遍的”,许昕悦的爸爸一直有吃狗肉的习惯,常常是几个男人聚会时的必点菜品。在疫情没爆发以前,许昕悦的爸爸还在考虑今年要加哪些野味在年夜饭的菜单上。


许昕悦的一位朋友在1月初被确诊感染新型肺炎。“因为确诊的早,还住进医院了,但医院那时候就没有床位了,一直睡在走廊”。


然而,从1月12日到16日连续5天,武汉报告没有新增病例。“我们都以为疫情被控制住了,大家都该吃吃,该玩玩”,许昕悦说。


1月17日24时,武汉累计报告新型肺炎感染的肺炎病例62例,已治愈出院19例,在治重症8例,死亡2例。疫情数字陡然攀升。


那天之后,许昕悦的爸爸才第一次戴上了口罩,取消了年前和朋友吃狗肉喝酒的聚餐。


封城以后,许昕悦一家马上盘算了一下之前置办的年货,应该够吃到初七。“但据说封城以后,大家都出门去抢食物了”。


在她所在的硚口区,外卖商家基本已经关门歇业,附近超市的生活物资货架被疯抢一空。“我猜测过段时间,大型超市都要关门了,几乎每一家都在囤食物”。


1月24日南国西汇沃尔玛门口,空无一人


凶猛的疫情搅乱了所有武汉人的过年计划。1月23日晚,央视网发微博号召尽量取消家庭聚会。受疫情影响 春晚分会场取消直播以录制形式进行。


但许昕悦说服不了对春节聚会期待很高的父母。1月22日,他们全家还是去酒店吃了一顿年夜饭。但“酒店很冷清,往年这个时候应该每桌都是满的,估计大家都退了”。


最后,许昕悦一家还是戴着口罩,硬着头皮吃下了这顿“很不是滋味的”年夜饭。


吃饭前大家都戴着口罩


原本许昕悦还定了1月22日从武汉去西安的高铁票,打算和丈夫在西安团聚,一起吃年夜饭。但临近出发时间,武汉的病例越来越多,紧接着西安也宣布了有新型肺炎病例。


她打算减少出行的频次,改了直接回北京的机票,“当时我还跟我先生说,咱们都少折腾几趟,直接回北京呆着”。没想到,刚改完机票,武汉就宣布封城,紧接着1月23日晚,武汉机场宣布紧急关闭。


为了能够春节相聚,她还是打算去武汉站碰碰运气,结果武汉站门口站满了武警。


1月23日,武汉火车站南1进站口


这是许昕悦和丈夫结婚五年来,第一次分开过年。


但情况还比他们想象的更糟糕一些。许昕悦的先生在美国工作,每年过节会回来续办一次工作签证。今年定在2月6日面签,但目前北京已宣布26例确诊病例、武汉495例、陕西3例,“估计今年的面签也黄了”,许昕悦的先生说道。


许昕悦被困在武汉无法出去,他则滞留在西安并且面临着无法回到美国工作的尴尬情况。“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希望两个人都健康就好”,许昕悦说。


对于接下来的春节假期,许昕悦打算就在家宅着玩王者荣耀。她说,现在王者峡谷流传着一个梗:


“尽量不要打野,因为不能吃野味。如果要打野,就选兰陵王,因为只有他戴了口罩”。


2. 戴着口罩睡觉


1月初,看到武汉有不明原因肺炎的时候,卢晓莹曾有一闪而过的念头,“该不会又跟非典一样吧?”


“本想着观望一下情况,结果到17号都没有病例的消息了,除了泰国日本就零星一点感染,武汉的病例也不多,就觉得没那么严重”。


卢晓莹在北京工作,1月12日带着两岁的孩子返回武汉探亲。“当时不觉得武汉有什么问题,疫情也没有扩展的趋势”, 卢晓莹说,飞机上就一个人戴了口罩,机场几乎没人戴。


结果1月20日,曾参与非典的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证实了人传人的情况,并说“现在能不到武汉去就不去”。


卢晓莹慌了,紧接着就是懊悔。卢晓莹经历过非典,那一年她还在北京上大学,“那时候的情况是每个人去不同的宿舍、教室都受限制,每天监测体温,人心惶惶”。


非典时期她还是个学生,但17年后她已经成为人母,“长大了知道害怕了,有了生命里不顾一切也要保护的人”,让她对于这件事情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现在在她的坚持下,全家五口都不出门了。


卢晓莹每日给家人测体温,甚至一度有些神经过敏,一点咳嗽都担心是不是自己被传染了。只要发生过干咳,晚上陪孩子睡觉就戴着口罩。


卢晓莹还要求所有人不得不出门的时候,回来都必须第一时间洗手洗脸、喷消毒液在衣服上,不然不能碰孩子。


但最让卢晓莹崩溃的是,哪怕封城,了许多不专业的媒体还在宣传一些非科学的防疫办法。


有的媒体发布了某些中药药方可以预防新型肺炎,还有媒体为了规劝当地人自我隔离,用的理由是在家“多喝鸡汤,喝到发汗,体温升高有利于抗病毒”。


“这都是些什么歪门邪道,为了这些事儿我每天还要花很多功夫和爹妈争论”。


1月23日,卢晓莹一大早起来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马上盘算了家里的年货、孩子的尿不湿和奶粉,大概还够撑个两周,年后就悬了。但还好京东等电商平台上还能买到,如果当天下单,大概三天内能收到。


但“最怕的就是未知,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于是卢晓莹还是赶到了附近的超市抢购。


在去的路上,她发现这天戴口罩的人是以往的好几倍,“除了极个别年长的人,基本都戴了,但就算戴口罩的好像也没戴对,不是N95,不是医用口罩,是那种棉质的保暖口罩。”


火腿肠被哄抢一空



蔬菜和肉已经都被买光了


超市的物价比她想象的要好一些,“没有翻倍那么严重,就是过年正常的价格”。


但货架上的肉菜却很紧张。她也不打算挑拣,“有的吃就算不错了,谁知道封城要封多久啊”。


平时的超市人满为患,封城后只开了一个人工结账窗口


回到武昌区的某小区的家里,卢晓莹听到外面已经开始用社区喇叭循环广播,提示大家注意个人卫生,勤洗手少出门。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禁,只能在家守着孩子,看情况到年后也很难解禁,不知道能不能在加办公”。


3. “封城可以,但还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1月5日,赵正铎的媳妇抱怨最近容易累,浑身无力,去了一趟医院发现都是人,就买了点感冒药在家吃着。


过了两天,症状没有减轻,反而开始发烧,每天傍晚烧到39度,吃退烧药也降不下去,还出现了咳嗽,咳不出痰的情况。


赵正铎联想到新闻上说的不明原因肺炎,觉得情况可能不太好。就带她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检查,排了3个小时的队,终于拍上了X线,结果显示右下肺间质性肺炎。


发热门诊外挤满了等待看病的人


医生只给开了左氧氯沙星,让她每天来医院输液。


输液并没有让她退烧,反而人日渐消瘦,食欲也非常不好。赵正铎请假在家照顾媳妇,并让父母赶快把孩子接走。


他和媳妇回忆,应该是被岳父岳母给传染的。1月2日,岳父发烧,媳妇陪去医院看过一次病,当时双方也都没戴口罩。


现在岳父、岳母都还在持续发烧,结果他媳妇也倒下了,赵正铎才觉得这个病应该就是那个不明原因肺炎。


“医生给我们测过甲乙流感、支原体肺炎还有各种,但全都是阴性,那时候还没有测试过新型肺炎病毒,但一定没跑了”。


据武汉市卫健委12日通报,2020年1月11日24时,累计报告新型肺炎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有一例是赵正铎的岳母。


一直到封城信息刊出时,赵正铎都只能在家守着媳妇,除了岳母被收治住院,其他人都只能在家自我隔离。


“现在医院根本不接收了,因为没有床位”,在被中南医院拒收后,赵正铎只能自己在家照顾媳妇,“我根本顾不上封不封城,我只在乎封了以后还有没有新的医生来武汉救我们”。


“这个病最可怕的就是会聚集传播,而且生病了以后几乎没有自理能力,一定需要有人能够在旁边照顾饮食”, 赵正铎妻子最严重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只能躺着,坐起来就喘,并且只能喝流食,大小便也需要有人帮忙扶着。


赵正铎需要自己下楼买菜,做饭,用料理机打烂给媳妇一勺勺喂。“在家照顾的时候都戴着口罩,喂完饭我也会洗手,她睡一屋,我睡一屋,我怕传染给我我再倒下,就没人照顾她了”。


但赵正铎还是发烧了。1月23日封城这一天,赵正铎发烧到38度,但所幸媳妇的情况反而开始转好,不再发烧了。


尽管赵正铎的媳妇有恢复的迹象,但身体状况依然很差,仅是不发烧而已,下床还是喘,做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打算扛到我撑不住的那天,其他的我只能听天由命了”。


4. 有人逃离,有人留守,有人逆行


截止到1月24日下午15:00,新型肺炎在全国确诊已经883例,疑似1073例,治愈35例,死亡26例。


但实际上,还有许多和赵正铎一样的病例目前不能被确诊。


因为医疗资源有限,他们不得不留在家中自行隔离,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只能携带着病毒,下楼买菜,去医院取药,成为流动的传染者。


为了尽可能减少传染者出现在除了医院以外的公共区域,1月23日封城后,武汉市也关闭了市内公共交通、出租车、网约车等一系列交通手段。



也许对于许昕悦、卢晓莹这样的健康人群,这种做法是安全的,有保障的。


但除了新型病毒患者,还有那些需要日常透析的肾病患者、需要长期去医院取药的慢性病患者等,应该怎么办呢?


封城只是阻断疫情的第一步。补充必要的口罩、防护镜、消毒液、防护服等医疗资源,尽快建造出“小汤山模式”的大型集中式医院,是紧接着需要去做的事情。



上海市卫健委已在23日发文,决定组派医疗队赴湖北援助新冠肺炎救治工作。从全市市级医院、部分区属医院和承担传染病救治任务的专科医院中,组建3批医疗队,每批次135人。


上海首批医护人员已赴武汉支援救治工作



曾奉命组队赴小汤山抗击非典的南方医院,也表达了“若有战,召必回”的心声,近千名医护人员放弃休假准备随时回到工作岗位。



河南省胸科医院医生孙玉梅和郑向阳一起来到医院办公室,向单位递交了一份“请战书”,自愿要求前往武汉,驰援抗击新型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一线。


在疫情的洪流下,无论是普通百姓、病患还是医生,都是微小的个人,但他们又组成了足以能够和疫情奋力对抗的团队。


不再接触野味、为保护孩子多一层口罩的保障、再或者是为了多拯救一个病患而盖的请战书指印,每一个微小的动作,又会让更多的人离疾病的困扰远一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