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求援!湖北求援!全球医疗物资抢购96小时
2020-01-29 20:27

武汉求援!湖北求援!全球医疗物资抢购96小时

题图拍摄者:赖鑫琳、沈阳,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网(ID:eeojjgcw),作者:高若瀛、陈伊凡、张雅楠


在这场跨越国界的物资抢购中,除了个人,企业和机构援驰的力度更大、调动的资源也更广。


全球的医疗救援物资,正在被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汇聚到中国湖北省。


赖鑫琳、沈阳 摄


1月23日上午10点,距离中国的阴历新年还有14个小时,武汉封城。直到这个三镇鼎立、总面积相当于4个深圳市的城市,宣布暂停运营市内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时关闭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许多人才真正意识到:疫情控制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24小时


听到武汉封城的消息,正在美国实验室工作读博的李向阳,很快要到了部门仓储的电话,了解到还有存货,他和另外三个伙伴开始“东凑一些、西找一些”购买医疗物资。让李向阳焦急的背后,是国内医疗物资缺口正在井喷式上涨。


23日,湖北省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湖北省儿童医疗中心、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等8家医院,在23日相继发出公告,向社会各界各界征集捐赠护目镜、N95口罩、外科口罩、一次性医用口罩、医用帽、防护服、手术衣、防冲击眼罩、防护面罩等防护物资。


其中,仅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一所收治发热病人的定点医院,每天就要消耗医用N95防护口罩3000个,防护服2000个,防护面罩2000个,护目镜1000个,医院库存随时面临断货的可能。


吴博皓的小姨和姨父就是武汉医院的医护工作者。还在美国哈佛读博的他,第一时间知道了当地物资紧缺的情况。但国内物资同样稀缺,吴博皓觉得海外或许有可能筹集。一传十十传百,人们很快聚拢起来。吴博皓所在的团队,快速联系到当地一位拥有仓库、愿意提供物流渠道的华人,他们可以用更低的价格和速度,把购买的医疗物资运送到仓库。


同样在物流线上紧张作业的还有易东。2019年,四川人易东被外派到武汉,如今是武汉苏宁物流公司总经理。封城后,易东调度出了湖北仓储里的所有物资,包括医用防护用品、民生用品、电器等提供给医院。尽管苏宁有自己的供应链和物流,可以在全国找到匹配的资源,但物资陆续要从合肥、南京运送过来,现在范围也已经扩大到全国。从早上发出紧急调配指令到23日晚上,易东需要的物资已经全部到位,开始配送。


2020年的除夕夜,和时间赛跑的人,一时间在海内外行动起来。坐标位于广州深圳市的汤肖婉,也是其中一员。


作为一个4岁孩子的母亲,汤肖婉心里“害怕极了”,但她觉得必须要做些什么。联系了在朋友圈发武汉物资求助信息的朋友,知道对方能联系到当地的医院资源,汤肖婉开始召集身边珠宝圈的人士募资购买医疗物资。他们的策略很简单:春节期间很多企业放假,国内物资不够,他们想尽办法从海外代购。除夕当晚,汤肖婉的团队开始了第一批物资采购:从日本直接采购口罩邮寄回国。


在这场跨越国界的物资抢购中,除了个人,企业和机构援驰的力度更大、调动的资源也更广。


绿地集团在董事长张玉良的组织下成立了协调小组,发动了旗下贸易港集团的全球商品和供应链资源,全力采购防疫物资,首批完成了50万件防疫口罩、2万件隔离服的采购任务,并于26日晚将50万件防疫口罩空运至武汉,按政府要求,分运至武汉市洪山区、江汉区和市红十字会。与此同时,在美国、加拿大等地继续采购,相应物资正在陆续运抵国内。


与绿地一样,向武汉增援医疗物资的还有奥园集团,截至目前,奥园集团共在全球采购了49.58万只口罩。


明确了捐献物资的大方向后,奥园集团通过供应商在全球寻找物资,除夕从缅甸采购的近200件约25000只N95口罩,于27日抵达武汉,并连夜发放至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妇产医院等医院。


28日上午,奥园的武汉团队把N95口罩分别送至武汉第九医院、中南医院、真爱妇产医院等机构;下午,则把当天接收到的医疗物资全部运抵广东援汉医疗队驻地捐赠,他们对口疫情严重的汉口医院。


云锋基金也在除夕当天启动全球采购任务,其中一个项目小组通过投资生态网络找到一家位于美国的公司,通过其在华分公司迅速送来了首批10000件口罩。因这家公司一直保持和国内的贸易往来,物资得以迅速在成都清关。此外,云锋基金还在美国、加拿大、日本、欧洲等国家,计划寻找50万件包括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水在内的医疗物资。圆通、菜鸟物流作为其投后企业,也能保障后续物资快速使用绿色通道。


赖鑫琳、沈阳 摄


同一时间,复星集团也启动了全球调配医疗物资计划,第一批医疗防护装备在除夕当天下午已经对接到位,还将包括在英国、德国、葡萄牙、日本、印度等地采购超过5万套防护服和超过20万个医用口罩。


48小时


从除夕当晚下订单到发货不到两天,汤肖婉的焦虑却如影随形。


尽管在25日,中通、申通、韵达、圆通、百世、德邦等中国主要快递物流企业、阿里巴巴集团旗下菜鸟物流平台以及AirCity国际物流集团、辛克物流、丹马士物流、4PX递四方、宏远物流、斑马物流等物流企业联合发布公告,正式开通国内及全球绿色通道,免费从海内外各地为武汉地区运输社会捐赠的救援物资。


但该绿色通道只面向各地政府、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公益组织、商业机构和医疗用品生产企业开放。像汤肖婉这样的民间自发组织筹集的物资,并不能享受绿色通道的优惠。


而海外代购,物流时间长是不可回避的问题。集资捐助群的群友不停在催单号和确认到货时间,一天要回复七八次同样的问题。汤肖婉的团队被催得急了,就有人提出建议在国内找物资。团队随之暂停了海外代购,全部人寻找国内市场。


但更大的问题来了:供应商要么提供不了资质,要么价格奇高无比,一次性外科口罩有些三批的报价5-6元,正常批发价格在1元以内。好不容易确定了两批护目镜和一次性口罩,资质产品价格都合适,对方也可以发货。但发货后,对方却迟迟没能给出单号。


在第二批、第三批国内采购时,又会重蹈此前各种问题的覆辙。汤肖婉的团队决定还是走海外代购这条路。但此前第一批在日本的物资,第一天还能买到,第二天药房也都空了,团队开始转战韩国和德国。


此时,两个难题也困扰着远在海外的吴博皓。首先是信息透明度的问题,需要核实哪些才是真实信息;其次是海关,例如是否可以走绿色通道,是否有到武汉的航班,是否需要申报主体等。资金不足也超出吴博皓团队筹集资金的能力范畴。最初,他们对接了黄冈市的黄州总医院,黄冈市人民政府指挥部下了批文,报上来的防护服数量远超过他们能够买到的数量。


“一点一点”找货的李向阳,正被货源所扰。口罩已经很难买到了,他们通过各种方式筹集到了一批。李向阳只能在各个群里挨个和朋友聊,用“采买+认领”的方式,可以认领半件或者一件(内含25个一次性防护服),再将所有信息汇总。很快,李向阳他们筹集到了一批防护服,大概能供一个科室运转一到两周。


在武汉封城而后的48小时,李向阳的整个周末,除了筹集资金,就是在催防护服的生产厂家发货。李向阳觉得现在全世界的产能都非常短缺,他们虽然只是几个人的小组,财力有限,但胜在灵活,可以到处找货源,即便顶着高价也没关系。虽然杯水车薪,但聊胜于无。


伦敦时间1月26日,在英国牛津大学工作的闫蒲,在朋友圈发了一则号召捐赠的消息,称在过去三天里,她和小伙伴们,同样在牛津大学工作学习的王霄和缪友萍研究了符合中国医疗标准的欧洲产防护服,找到了相对而言最快捷的物流和清关路径,完成了和荆门市中医医院医学装备科的对接。


此前,他们先是联系到杜邦医用防护服的英国授权经销商,通过购买平台现有库存,寄往定点医院。但很多防护服不是医用标准,闫蒲买了杜邦官方手册中符合国家医用标准的产品,官方指南介绍,该防护服之前在埃博拉防疫等时候使用过。


96小时


随着疫情升级,更多企业在涌入海外物资的采购大潮。


公开媒体信息显示:25日凌晨,卓尔控股确定了从菲律宾马尼拉、柬埔寨金边的采购计划并锁定货源,开始组织从生产厂家装运。从东南亚采购的1万件防护服,已在26日就通过民航客机运抵武汉。美的启动全球采购平台,发挥海外渠道优势,24小时协助采购紧急医疗物资空运国内。火币集团在日本、韩国、美国、土耳其等国的办公机构进行全球范围采购。百时美施贵宝在美国总部支持协作下,在海外筹划采购急需医疗防护物。珀莱雅设立1500万慈善公益资金,组织海外团队从欧洲各国采购前线急需医疗防护物资。


此前已启动全球调配医疗物资计划的复星集团,在28日凌晨,从德国ASATEX公司采购的5万套GB19082-2009规格的防护服,已搭乘从德国法兰克福的LH8404航班抵达上海浦东机场。其中部分防护服将直接运往武汉,预计于28日晚上抵达。从印度采购的10万只霍尼韦尔N95型号口罩,也将在同日晚些时分抵达浦东机场。来自葡萄牙的1万多只口罩和来自日本的1900多件防护服、900多个口罩等物资也已运抵上海,正在向疫区转运。


这是复星在全球紧急采购、调拨的第一批疫区急需医疗物资,也是首批抵达上海的海外调配物资。据了解,这次物资调运得到外交部、驻德国、印度等国使馆、上海市有关部门以及德国海关等部门的支持。


赖鑫琳、沈阳 摄


驻德、印使馆在得知复星调配的物资需要进行“非商业用途”认证后,立即提供支持及海关等部门发出照会,敦促他们在周末单独开辟窗口,对复星调配出口的医疗物资给予分别向德国和印度的外交部快速通关。


而李向阳的团队也在物流方面有了可喜进展。起初,李向阳选择的运输方式类似海外电商,能够最快送达一线,甚至是黄冈、孝感这些疫情较为严重的地方。


如今,他们找到了在美国的华人快递公司,后者和国内的顺丰有合作,答应给他们免费运输。李向阳此前在几个群里发了信息,他随后被拉进了一个做美国和加拿大物资的群,从中也结识了合适的武汉负责人。截止记者发稿,李向阳说此前如果要海关免税,必须要经过红十字会,现在他们接到消息,救灾物资个人对接也可以免税了。


28日中国海关总署要求,各直属海关要按照特事特办的原则,对专门用于疫情防控治疗的进口药品、消毒物品、防护用品、医疗器械等,包括通过各类运输方式进口、旅客携带和通过邮寄快递方式进境的疫情物资,做到即到即提,实现疫情物资通关“零延时”。特殊情况可先登记放行,再补办相关手续,属于疫情捐赠物资的,补办减免税手续。


过去三天,只睡了12个小时的吴博皓也有了好运气:国内一家企业给他们提供了采买帮助和资金。物流方面,他们也和南航取得了联系。南航每天有从纽约发往广州的航班。一旦拿到物资,南航会将物资运送到广州清关,由顺丰和武汉当地人转运到武汉天河机场,再由黄冈市政府派人进行运输,直接运送至黄州总医院。


27日还在为物流发愁的闫蒲,28日已经在海南航空、天天物流和荆门蓝天救援队的配合下,将第一批货物(医用防护服和医用鞋套)从伦敦运往长沙,再运送至荆门中医院。准备阶段,志愿者核心团队的同学有朋友负责荆门地区的协调。除了荆门医院,身边其他志愿组织的采购部门以及国内一线城市医院也急需海外购买渠道。


闫蒲说,因为海外采购其实是有延迟的,从众筹到送到估算是需要至少4-5个工作日,所以前期通过地方医院了解当地防护装备需求,以及了解英国经销商的库存情况对他们成功购买物资很重要。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力量,涌入全球物资采购潮,全球采购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已经给武汉送达50万口罩、部分防护服的绿地集团,此前在国内主要通过绿地贸易港、G-super商超体系筹措的物资,国外主要采购自美国和加拿大。绿地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已经不是钱的问题,国外的库存也有限。


李向阳说,海外捐赠最关键的就是这一个月,过了这个时间,他们做这些工作的意义可能也不大了,倒不如捐钱来得划算。中国是世界工厂,最大的产能还是在国内。李向阳说他们会在本周内尽可能打通第一批货的路径,后续做事就会方便很多。


汤肖婉的团队在坚持集资采购了96小时后,看到有消息说民间组织不允许募捐款项,因为担心集资捐助的合法性问题,决定停止集资,把已经筹来的10多万现金采购完,就只做协助医院采购、找货源的工作。目前,汤肖婉团队已经采购了21000个一次性口罩、2070个护目镜,而捐助的对象也从武汉市周边的医院转向了乡镇医院。


闫蒲也觉得,根据目前的最新疫情公布信息,荆门是湖北继武汉、黄冈、孝感后最严重的市区,医疗防护物资非常匮乏,他们希望能够及时关注并缓解基层医院的防护物资短缺情况。下一步,他们将和其他海外志愿团体共享联系荆门医院、联系英国供应商、寻找物流绿色通道的信息,争取大家合力将海外物资送到需要的定点医院。


汤肖婉28日告诉记者,他们的医院核实小组26日核实到的信息是:很多乡镇医院医生仍在“裸奔”。对方发过来的照片,工作中的医生连口罩都没有,“很多医生给我们核实小组的人员打电话都带哭腔。”但这几天通过政府调拨以及各界人士的捐助,情况已有所好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网(ID:eeojjgcw),作者:高若瀛、陈伊凡、张雅楠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