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现在你还能进来吗?
2020-01-31 18:01

湖北,现在你还能进来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托格


近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仍在持续,各地不得不下达一些交通封锁措施来避免疫情的扩散。其中以疫源地湖北省最为严格,包括省城武汉在内的各当地城市都已经选择了不同程度的自我封锁措施,有的甚至精确到区县。


而在湖北之外,它的邻省大多也纷纷关闭了进出鄂的通道。


现在湖北交通到底怎么样?


湖北在哪里?


武汉,居于中原腹地的中央地区。


它所在的湖北省,正如当地人常常讲的一句话“去中国任何一个省份,中间最多只需要跨越两个”一样,是九省通衢的枢纽要冲。


而到了高铁时代,武汉的陆路枢纽地位更是加强了

(下图仅作示意,包含了已开通、在建、规划中线路。灰色虚线为尚未找到参考规划路线)▼



直观上很多人会觉得这话有些夸张,比如湖北去往较远的新疆、西藏、台湾、港澳琼、东北,真的只需要跨两省份吗?


但翻开地图就会发现,湖北去往新疆只需经过陕西和甘肃,去往西藏只需经过重庆/陕西和四川,去往台湾只需经过江西和福建,去往港澳琼只需经过湖南和广东,去往东三省只需经过陕西和内蒙古(虽然并不是直线)


确实只需要跨过两个省级行政区即可▼



湖北与6个省级行政单位相毗邻,版图的形状较长扁,省直辖行政单位又多达17个,因此省下辖单位也具有一定的对外交通属性。有11个省直辖单位与其他省份相接,仅有6个属于湖北腹中,分别是武汉、鄂州、荆门、仙桃、潜江、天门(注意:仙潜天三地均为县级市)


湖北省内不与外省相邻的

武汉、鄂州、荆门、仙桃、潜江、天门▼



湖北的对外交通便利性是显而易见的。这在促进经济运转的同时,却也在灾害到来时让它变成了病毒散播的温床。在这样一个通衢省份及时采取适度的交通管控,应该说有利于尽早平息疫情。


管控措施有什么进展?


目前,湖北省17个直辖行政单位中,均已发现确诊新型肺炎患者(最后一片净土神农架林区已于1月27日失守)所有地区均已采取不同程度的交通管控措施。


当前确诊数字

湖北3500+,武汉占了1900+

(由于确诊人数实时变动,下图仅作参考)▼



铁路方面,停运数百对旅客列车,关闭几十处站点。


水运方面,全省长江客运(游轮与普通客运)和两岸间的轮渡均已暂停或禁止在疫区停靠并落客。


轨交方面,湖北全省唯一拥有地铁的城市武汉已宣布暂停运营。


1月23日10时起,武汉轨道交通停运

(来自:微博@武汉地铁运营)▼



航空方面,湖北省目前一共有七个开通民用航空服务的机场: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宜昌三峡机场、荆州沙市机场、襄阳刘集机场、恩施许家坪机场、十堰武当山机场、神农架红坪机场。


湖北七个民用机场,离武汉近的全都去武汉坐飞机……▼



其中除了神农架机场外,全部暂停运输飞行任务,取消所有始发、到达客运航班。但其实神农架机场的班次只有发往武汉天河机场的支线航班,武汉机场的停运也意味着神农架机场不得不事实上停运。


其实就是全都停了▼



公路方面,各地公交均采取不同程度的管控措施,省际、市际、县际、域内(含镇际、村际等农村客运)等长途客运班车大多已停运。


在武汉地区,则将进一步阻断“武汉三镇”(武昌、汉口、汉阳)之间的公共交通。如果施行,实际上就是暂时封闭汉江与长江两岸之间的通道,当地已在行动中,目前已封闭两座长江隧道


武汉核心的三镇五区

如果封闭多座汉江和长江大桥

相当于把武汉分作三座城市来紧急隔离▼



总的来说,公共交通方面全省各地均已采取不同规模的管控措施。普通人目前如果想出门,基本无法依靠公共交通,只能靠自己的双脚、自家的交通工具以及各种共享车辆出行。这一点,则离不开公路。


然而,即使依靠自控交通工具,在疫情蔓延期间也不是随意的想去哪就能去哪,许多公路也多处于封闭状态。

 

湖北高速公路


疫情爆发前的湖北,除神农架林区外所有省直行政单位,均已开通高速公路,在目前中国国家高速公路网“71118”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湖北省与六省市相毗邻,若以基本处于中央地区的省会武汉(实际更偏向东部)为参照点,这些国家高速大多是武汉乃至于湖北省对外交通的重要通道,也是其他省份相互之间来往的交通要道。没有了湖北,众多高速公路干线都将受到不小的影响


以湖北为中心,顺时针方向来观察:


湖北与河南交界的通道,自西往东,依次是G59呼北高速、G55二广高速、G0421许广高速、G4京港澳高速、G45大广高速。呼北为鄂西山区跨丹江越岭路段,二广为南阳盆地平原路段,许广、京港澳、大广为桐柏山—鸡公山—大别山连片山区越岭路段。


湖北与河南之间的五条高速:

呼北高速、二广高速、许广高速、京港澳高速、大广高速▼



除了京港澳是首都放射线和许广为首都放射线的并行线外,剩下几条通道都是中国高速网中的南北纵线,承担着中国南北交通运输动脉的重要任务


与河南交界的通道之中,呼北与二广主要为途经湖北境内的过路性质,主要经行鄂西与鄂中地区,与武汉的联系较弱;京港澳、许广、大广与武汉联系较强,为武汉北上进京、南下去大湾区的通道。其中最为重要的当然是G4京港澳,许广和大广为进京方向辅助通道,充当并行线,在主线G4遇到拥堵的情况之际,可以绕行此二方向。


重点还在于武汉周边的公路网

将三条南北线紧密连在一起

共同加强南北大通道上武汉这个枢纽的地位▼



而目前,五条鄂豫省界通道受疫情和大雾影响,均处于管制和部分管制状态。


湖北与安徽交界的通道,从北向南,依次是G42沪蓉高速、G4221沪武高速、G50沪渝高速。几乎都是沿长江走向翻越大别山脉的越岭路段,与著名的G318国道(号称“中国人的景观大道”)几乎平行。


这三条通道都是国家高速网的东西横线。其中的沪武为沪蓉的并行线,同样承担着中国东西交通运输的重要任务。


湖北与安徽之间的三条高速:

沪蓉高速、沪武高速、沪渝高速▼



可以说与安徽交界的所有通道,均与武汉的联系非常强,其中的沪武高速(沪鄂高速)虽然在编号四位数命名上不占优势,但它却是武汉前往上海的直达通道。而另两条高速也有各自的优势,其中沪蓉为直达合肥与南京的通道,沪渝为直达杭州的通道。


目前,三条鄂皖省界通道均处于管制和部分管制状态。


湖北与江西交界的通道,自东往西,依次是G70福银高速、G56杭瑞高速、G45大广高速。几乎都是翻越幕阜山脉的越岭路段,福银还要在省界处跨越长江。


湖北与江西之间的三条高速:

福银高速、杭瑞高速、大广高速▼



大广为南北纵线;杭瑞为东西横线;福银虽然在国高网为东西横线,但是福州—银川一线几乎与经纬线呈45°夹角,实际是东南—西北方向的重要交通通道,与几乎与经纬线平行的其他纵横线高速不同,它更偏向于另一类“斜向”高速。


与江西交界的通道之中,福银和大广与武汉的联系较强。福银为武汉通往南昌、福州的重要通道,大广为武汉前往珠三角地区(尤其是深圳)的辅助通道。杭瑞为东西横线,与武汉关系并不密切,由武汉经此去往其他地区,大多处于绕行状态。但是此线由于离武汉较近,在交通管制以及堵车之时仍可作为一条武汉东南方向的备用通道。


目前,三条鄂赣省界通道均处于管制及部分管制状态。


湖北与湖南交界的通道,自东往西,依次是G0422武深高速、G56杭瑞高速、G4京港澳高速、G0421许广高速、鄂S88岳宜高速—湘S05华常高速、G55二广高速、G6911安来高速。武深为幕阜山脉的越岭路段,安来为武陵山区的越岭路段,其余均为长江中下游平原路段,且许广要跨越长江。


湖北与湖南之间的七条高速:

武深高速、杭瑞高速、京港澳高速、许广高速、岳宜高速、二广高速、安来高速▼



武深、许广为京港澳的并行线与二广同为南北通道,杭瑞为东西通道,安来为G69银百高速的联络线,可联络多条东西横向通道,岳宜—华常的性质则可充当众多国家高速之间的联络线。


与湖南交界的通道可谓众多,安来为联络线性质且与武汉较远,并不密切;武汉途经二广、杭瑞、岳宜—华常到达相关地区较其他线路绕远,也并不密切,其中的二广、杭瑞以过境为主。京港澳、武深、许广与武汉联系非常密切,京港澳为武汉前往长沙、广州的直达通道,武深为武汉前往深圳的直达通道,许广为武汉前往长沙、珠三角地区的辅助通道。


目前,七条鄂湘省界通道均处于管制及部分管制状态。


湖北与重庆交界的通道,从南向北,依次是G5511张南高速、G50沪渝高速、G5012恩广高速、G42沪蓉高速。均为武陵山—七曜山—巫山—大巴山连片山区,大致沿长江走向的越岭路段,且省市交界处均位于恩施州境内。


湖北与重庆之间的四条高速:

张南高速、沪渝高速、恩广高速、沪蓉高速▼



张南与恩广分别是二广与沪渝的联络线,这两条线路几乎并行,均为东南—西北走向的通道,充当西南地区稠密公路网的联络线。


但与重庆交界的所有通道,均与武汉的联系较强。张南为直达重庆南部的通道,沪渝为直达重庆主城区的通道,沪蓉为直达成都的通道,经行恩广去往各地都较为绕远,但其西南地区联络线的性质很强,为武汉去往川渝地区的辅助通道。


目前,四条鄂渝省市界通道均处于管制及部分管制状态。


湖北与陕西交界的通道,由南向北,依次是G4213麻安高速、G7011十天高速、G70福银高速。均为穿越大巴山—武当山的鄂西北山地之中的越岭路段。其中麻安与十天大致要穿越战国秦楚长城,且省界均位于十堰市境内。


湖北与陕西之间的三条高速:

麻安高速、十天高速、福银高速▼



与福银相似,这两条几乎并行的线路,麻安与十天分别为沪蓉与福银的联络线,均为偏东南—西北走向的通道,充当中部—西北地区较稀疏公路网的联络线作用。


与陕西交界的所有通道,均与武汉的联系较强,麻安与十天共为直达兰州的通道,福银为直达西安、银川的通道,都是武汉前往西北地区重要的通道。


目前,三条鄂陕省界通道均处于管制及部分管制状态。


高速公路的情况大抵如此。目前湖北省界处的其他普通公路中的国道、省道、县道、通村公路等等的管制状态,均与其相似。


随着疫情进展,目前看来不仅是湖北,全国交通运输网络也面临着众多管控措施。虽然小型客车免费通行收费公路延长至2月2日,但是由于众多的高速公路处于管控情形,人民也不愿出门,这个政策或许更应被视为春节假期延长的配套措施,而非福利。


从湖北一省的情况也能够看出,我们习以为常的现代交通与生活,在病魔面前是多么脆弱,平凡的日子又是多么值得珍惜。


愿武汉、愿湖北、愿中国,早日战胜病魔,让川流不息的交通生命线再次涌动起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托格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