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英国正式脱欧
2020-01-31 21:19

明天,英国正式脱欧

本文来自公众号:英伦投资客(ID:buylondon),作者:William


再过几个小时,英国就正式脱欧了。


这回是真的脱了。


在走完之前的一系列流程后,英国将于格林威治时间2020年1月31日23点,北京时间2月1日上午7点,在法律上正式脱欧。


从而彻底结束47年的欧盟成员国身份。


对此,《每日快报》刊出今日头版标题:是的,我们做到了。


《每日邮报》则在头版写道,这是属于英国的崭新黎明。



《卫报》:英国这个小岛,离开了欧盟大家庭。



《独立报》则在头版配上欧盟的旗帜,象征英国将于今天正式离开。



持续了1317天的脱欧,终于结束了。


在此期间,英国经历了3任首相,2次大选,3次脱欧延期期限延迟,3次脱欧协议被否决。


今天脱欧后,直到2020年12月31日,英国将处于脱欧过渡期。


在此期间,英国将继续执行欧盟的规则,但不参与欧盟的决定。


过渡期的目的是要保证脱欧顺利进行,双方也将利用这段时间继续谈判未来的关系,特别是备受瞩目的英欧自由贸易协议。



本周三(2020年1月29日),欧洲议会举行了历史性的投票。


全体议会以621票赞成,49票反对,13票弃权,表决通过了英国脱欧协议。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动情地说:“我们会永远爱你们,我们永远不会离开。尽管你们离开了欧盟,但你们仍是欧洲的一部分。”


在投票结束后,欧洲全体议员手拉手合唱“友谊天长地久”,以此来表达对英国的不舍。


唱着《友谊地久天长》,欧洲议会“送走”英国


当大家正挥泪道别时,最开心的莫过于英国脱欧党党魁、欧洲议会议员法拉奇。


他在欧洲议会情绪激动地作了最后一次演讲:“再也不会被欺凌,再也不会有伏思达(Guy Verhofstadt,欧盟脱欧谈判代表之一)。”


"我们知道你们会怀念我,也知道你们会禁止我挥米字旗,但我还是要在这里挥舞国旗向你们道别。”


“我们期待在未来以主权国家的身份与你们再次共事,一切都结束了。”


法拉奇最后一刻”挑衅“欧盟


说完脱欧的结尾,我们接下来再简单回顾一下,这个故事是怎么开始的。


1. “政治赌徒”卡梅伦


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始于一位年轻首相的政治豪赌。


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这位有着皇室血统的牛津毕业生,在政坛征途中一路顺风顺水,极少尝到败绩。


卡梅伦依靠出众的个人魅力,以及鲜明的政治主张,一改以往党派不求变革、因循守旧的形象,成为了保守党的救世主。


2010年,年仅43岁的卡梅伦在英国大选中,击败了戈登·布朗领导的工党政府,成为英国200年来最年轻的首相。



或许是仕途上的一帆风顺,卡梅伦为了赢得苏格兰民众的支持而选择剑走偏锋,并于2014年同意苏格兰独立公投。


所幸,理智的苏格兰选民最终在公投中选择留在英国,而卡梅伦也第一次尝到了全民公投的甜头。


以国家利益为代价,来作为自己政治赌博的筹码,赢了第一次,就会想用第二次。



2014年9月,英国民众对欧盟的失望和不满达到了历史顶点,反欧洲一体化的右倾趋势愈演愈烈。


在保守党疑欧派的煽风点火下,卡梅伦为了政治利益再次孤注一掷,承诺在大选后推动英国脱欧公投来回馈选民的支持。


卡梅伦打的政治算盘可以说是一石三鸟,一方面可以挽救保守党一蹶不振的支持率,另一方面可以弥补因脱欧而日渐分裂的保守党。


更重要的是,卡梅伦可以将公投的结果作为与欧盟的谈判筹码,让欧盟作出更大的让步,从而为英国争取更有利的成员国条件。



2015年5月,英国大选中保守党大获全胜,赢下议会过半数席位,卡梅伦成功连任首相之位。


胜利来得如此简单,冲昏了卡梅伦的头脑。


当时的卡梅伦认为,只需要在欧债危机与难民危机的影响扩大之前举行公投,那么脱欧公投的结果应该会是大多数人选择留欧。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脱欧公投之前接连发生的欧洲恐怖袭击,引发了英国民众对中东难民的恐慌情绪,民意也开始逐渐往脱欧倾斜。


2016年2月,从欧盟谈判归来的卡梅伦收获颇丰,成功为英国争取了许多有利条件,保证了英国在欧盟的特殊地位。


作为交换,卡梅伦承诺英国将会继续留在欧盟,并开始在国内为留欧造势。



2016年6月23日,英国脱欧表决正式开始,投票结果最终以52:48通过,这一次卡梅伦赌输了。


他从未料到,脱欧在英国收获到那么多的支持,更没想到还有像卡明斯这样的人在从中作梗,让300万“被遗忘”的选民最终成为左右脱欧公投结果的关键。


最终,脱欧公投成了终结卡梅伦政治生涯的最后一根稻草。



英国脱欧公投次日,卡梅伦宣布辞职,哼唱着小调回到了首相府,将因为自己的政治豪赌而创下的英国二战以来最大的烂摊子,就这样随意地丢给了接任者。



卡梅伦辞职后,保守党党魁之争随即展开。


当时一度被认为最有希望接任首相的鲍里斯·约翰逊,却遭到了同为“脱欧三剑客”的盟友 — 迈克·戈夫的背叛。


在意识到大势已去之后,鲍里斯宣布退出竞选,将党魁之位拱手让给了后来居上的内政大臣特蕾莎·梅,也就是我们后来所熟知的梅姨。



2. “留欧铁娘子” 特蕾莎·梅


2017年3月28日,梅姨通过欧盟《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启动脱欧程序。


作为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首相,梅姨也希望塑造像撒切尔夫人一样的铁娘子形象。


然而,英国脱欧不是一份容易的差事,更不用说还要领导一个因脱欧问题而严重分裂的保守党。


身为留欧派的梅姨,在保守党内如履薄冰,艰难地在脱欧派和留欧派之间取得平衡,生怕脱欧协议会在党派内制造更大的裂痕。



2017年6月9日,梅姨为了确保脱欧协议能够顺利通过议会,试图通过触发提前大选来扩大席位优势。


令人没想到的是,大选前夕伦敦发生恐怖袭击,而政府公关失败导致保守党支持率再次下跌。


最终,保守党议员席位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到议会半数以下而出现了悬浮议会,导致梅姨不得不与北爱尔兰联盟民主统一党(DUP)组成联合政府。


此次提前大选的失败,也为之后三年脱欧僵局埋下了伏笔。



2018年7月,保守党内部的矛盾终于爆发了出来,硬脱欧派戴维斯辞去脱欧大臣之位,并开始了一波脱欧派大臣的辞职潮。


之后,梅姨亲自披挂上阵来进行脱欧谈判,并迅速推出了自己主导的脱欧方案。



尽管梅姨一直叫嚣着“无协议脱欧也比坏的协议脱欧要好”,但支持留欧的她一直在关税问题上打擦边球。


2018年11月13日,特蕾莎·梅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草案,然而这个方案被批评为丧权辱国,招到以雅各布·里斯-莫格为首的疑欧派的猛烈批评。



事实上,梅的脱欧方案之所以被疑欧派反对,最主要是因为北爱尔兰的边境问题。


梅姨推出的北爱边境保障条款(backstop),虽然解决了脱欧后北爱与爱尔兰的边境问题,但也导致英国脱欧后仍然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联盟里,变成了BRINO(Brexit-in-name-only)


换言之,英国交了一大笔脱欧分手费,但关税自主权仍然由他人掌控,得不偿失。



2019年1月15日 — 2019年3月29日,英国下议院先后连续三次否决脱欧协议草案,梅姨被迫向欧盟申请延迟脱欧至2019年10月31日。


2017年提前大选的失利,最终还让梅姨吞下了亲手种下的苦果。



就在梅姨手足无措之时,她试图通过联手工党党魁科尔宾来挽救脱欧协议。


科尔宾一直在要求的"二次公投"和"关税同盟",梅姨基本都都答应了。


不过,由于讨好工党议员的意图太过于明显,政府内阁随即出现集体叛变,纷纷要求梅姨马上下台。



2019年5月24日,时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全英国人民的注视下正式宣布辞去首相之位,泪洒唐宁街。


事实证明,将脱欧的任务交到了支持留欧的人手中,结果自然会是左右为难、不上不下。


脱欧的烂摊子,又继续扔给了下任首相。



3. “脱欧首相”鲍里斯


脱欧这颗烫手的山芋,最终还是交给了亲自烤的人手上。


面对彻底失望的选民,鲍里斯抓住了机会,以退为进,在“退出政坛”的一年后重新宣布加入保守党的党魁的斗争中。


2019年7月23日,在经历多轮淘汰赛后,鲍里斯一路顺风顺水,以绝对优势击败对手杰里米·亨特成功登基首相之位。



初登相位的鲍里斯,在首相府门前的就职演讲中,声称自己将会带来“丘吉尔式”的胜利,让英国在10月31日如期脱欧。



新保守党政府组建后不久,鲍里斯马上以“无协议脱欧”来要挟欧盟在脱欧协议上作出让步,否则大家两败俱伤。


鲍里斯强硬的态度,让民心尽失的保守党在支持率上马上反超工党,扭转了此前的颓势。


欧盟认为,防止爱尔兰岛上出现硬边界的保障条款,是脱欧协议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但鲍里斯坚持认为,保障条款是欧盟绑架英国的阴谋。



尽管双方都不愿意作出妥协,但是欧盟最后还是同意重新谈判脱欧协议,前提是英国方面要拿出类似保障条款的替代方案。



2019年10月17日,当所有人认为英国即将无协议脱欧之时,上台不到三个月的鲍里斯以“闪电般”的速度与欧盟达成新脱欧协议,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回到英国的鲍里斯趁热打铁,在7天内成功将《脱欧协议法案》带入立法程序,通过二读投票,完成了梅姨三年都没达到的成就。



然而,反对党居多的议会没有就此罢休,半路杀出的修正案让鲍里斯突然哑火,导致英国不得不向欧盟要求第三次延迟脱欧,至2020年1月31日。


而鲍里斯此前一直在喊的10月31日“不脱欧,毋宁死”、“宁愿死在沟里也不延迟脱欧”,一时间成为了各大反对派的笑柄。



在意识到脱欧协议法案无法在10月31日前通过后,失去了议会多数席位的鲍里斯,宣布发动提前大选。


在与反对党经过多次拉锯战后,议会终于同意把2019年12月12日定为大选日期。



从新脱欧协议中可以看出,鲍里斯与梅姨当时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大体上相差不大(鲍里斯“牺牲”了北爱,换来了英国本土离开欧盟关税同盟)


但两人之所以有不同的结局,主要是由于鲍里斯考虑到了保守党内硬脱欧派的底线,而梅姨却全力依赖于北爱尔兰民族统一党(DUP)通过协议,甚至最后还去找工党科尔宾谈合作。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英国,能否优先保证政党利益,才是党魁生存下去的关键。



2019年12月12日,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拿下365席,不但远超326席的过半数席位,还坐拥80席巨大优势。


鲍里斯压倒性优势取胜,是自1987年撒切尔夫人胜选以来,保守党取得的最大胜利。


借此一役,鲍里斯获得了更大的权力,从而可以按自己的方式实现脱欧,英国也由此进入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鲍时代”。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赢下大选的鲍里斯,在英国下议院可以呼风唤雨、无人能挡。


2019年12月20日,鲍里斯将《脱欧协议法案》提交到英国议会,并以358对234票的优势顺利通过了二读投票,为支持自己的选民送上圣诞大礼。



2020年1月23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签字御准了《脱欧协议法案》,在英国国内正式走完了脱欧最后一个流程。



4. 脱欧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始


尽管英国从法律意义上脱欧了,但与欧盟未来关系的谈判并非一朝一夕。


事实上,英国和欧盟未来贸易关系的谈判,比脱欧程序谈判更加艰巨、复杂。


目前,英国政府希望与欧盟谈判一份加拿大式的协议,从而免除双方之间贸易中98%的商品关税。


不过,加拿大协议谈判前后耗时七年,英国要在过渡期内短短的11个月内敲定新贸易协议难如登天。


更棘手的是,鲍里斯在贸易谈判上还要“先美后欧” — 2月份先赴美国与特朗普会面,最早要到3月份才开始与欧盟进行谈判。



虽然脱欧过渡期可延长最多两年,但是鲍里斯早已承诺不会延期,而且延期决定最晚要在2020年7月1日提出,时间非常紧迫。


面对潜在的无协议脱欧的风险,鲍里斯大方承认今年有可能不会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并以此来威胁欧盟作出更多让步。



不过,尽管延期已遭脱欧法案否定,但鲍里斯目前掌握议会立法大权,完全可以像之前推迟脱欧期限一样出尔反尔,最终又“被逼无奈”地延长过渡期。


所以,鲍里斯目前的策略,就是早日与其它国家达成贸易协议,并且在拿到主动权之后再跟欧盟谈判,为英国在欧盟的贸易上争取更多的利益。



英伦投资客写在最后


再长的旅途,也会有终点。


三年前的那场脱欧公投,一度导致英国政坛陷入瘫痪,而现在,危机终于开始走向终结。


但终结不意味着彻底结束,现在摆在鲍里斯面前的,是艰难的英欧贸易谈判,这又会是一条新的起跑线。


脱欧不代表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只不过这次,英国民众对鲍里斯会更有信心。



本文来自公众号:英伦投资客(ID:buylondon),作者:William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