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东三旗村安铁门封村,外地返京租户先去宾馆隔离
2020-01-31 21:56

北京东三旗村安铁门封村,外地返京租户先去宾馆隔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ID: ChinaEconomicWeekly),记者:陈惟杉


随着返京潮来临,北京的疫情防控形势变得更为严峻。特别是一些外来人员租住集中区,已在采取更为严格的防控措施。但与此同时,外来人员返京后的日常生活也需要有基本保障,就像各级政府所说的那样“隔绝疫情不是隔绝真情”。


但在实际操作中,要真正做到这种兼顾和平衡,难度不小。


1月30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走访了北京市外来人口较为集中的地区之一:昌平区北七家镇东三旗村以及相关的几个村。


东三旗村的胡同口都安上了铁栅栏门


东三旗村,与地铁5号线天通苑北站仅有一街之隔,紧邻天通苑北交通枢纽的地理位置,是不少外地来京人员的落脚点。


回南路将东三旗村分为南北两部分,因此回南路更多地被当地人称为“中心街”。1月30日上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中心街西侧入口,看到村委会张贴的“重要通知”:此路段只允许车辆穿行,禁止在道路两侧停放滞留,所有进入人员请自觉遵守配合登记。


1月30日上午,“中心街”两侧的大多数店铺已经停业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惟杉 | 摄


这只是东三旗村委会“为进一步防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传播”所采取的众多措施之一。


除了在“中心街”为村庄的南北两部分各保留了一个出入口,进入东三旗村的其他通道均被封堵,一则张贴于上锁铁栅栏门的通知写道:所有人员及车辆可以由中心街南北口通行,其他出入口暂时关闭。


这则“通知”的落款为“东三旗村村民委员会”,时间为2020年1月29日。



1月30日,多条进入东三旗村的通道已被封闭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惟杉 | 摄


一位驻守在村庄出入口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村庄外围的铁栅栏门是昨天(1月29日)安装的,只剩下两条胡同没有用铁栅栏门封锁,今天(1月30日)上午正在加紧安装。”


1月30日上午,人们正在加紧安装铁栅栏门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惟杉 | 摄


这背后是东三旗村面临的防控压力,如前述“通知”所言:东三旗村返京人员众多,监管难度较大。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东三旗村的居民已有两三万人。一位当地房东告诉记者,他一人便经营两栋公寓楼,租户数量在100户左右,“今年春节有四五十户没离开北京。”


“通知”明确要求,居住在东三旗村的流动人员要随身携带身份证和门禁卡,测好体温,进村时工作人员要进行核对、登记。


1月30日,初六,这是往常7天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当众多居住在东三旗村的返京人员来到位于“中心街”仅剩的两个出入口时却发现,自己没法进村,哪怕不来自主疫区湖北,哪怕体温正常。可以说他们连测量体温的机会都没有。


返京人员“禁止入内”?


“刚从外地回来?那进不了村!”


1月30日上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东三旗村村口看到,当听到一位准备进村的人说是“刚刚返京”,驻守在出入口的工作人员马上从此人手中拿回水银体温计,重新插入瓶中,用酒精浸泡。“暂时都先不让回来了,先去宾馆住14天,让宾馆出具证明。”


这位工作人员随即指责试图带人进入村庄的房东,“你让人回来了,你就给他掏宾馆钱!”


房东反驳说:“之前已经通知他别回来了,他自己非要回来,你也没办法。”


那么,东三旗村何时做出春节返乡人员回到北京后禁止入村的决定?房东又是在什么时间通知的租户?毕竟前述落款日期为1月29日的“通知”对此只字未提。


上述工作人员称,自己在1月30日早上刚刚接到通知,外地抵京人员,不管你是哪个省的,都不让进村,先在宾馆自行隔离14天;春节期间未离京人士可以正常出入东三旗村,但每次进村都要测量体温。他承认,给可以出入东三旗村人员的证件都还在制作中。


但他称,前几天就让房东告诉租户,春节后先不要回来,等通知,看什么时候疫情减轻再回来。


而有村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1月28日,即加装铁栅栏门的前一天,人们还可以正常出入东三旗村,“但确诊人数不是一天天在增加嘛”。


1月30日上午,从外地返回东三旗村的人员共有四五十人,他们均被要求“先去宾馆自我隔离14天”。


“我刚才碰到房东,问为什么不让我进村,他说自己也是今天(1月30日)吃完早饭才知道的,也就俩小时前。”一位已在东三旗村居住两年的租客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自己此前并未收到外地抵京人员不让进村的通知。


1月30日,在网络上流传的一份“通知”显示,与东三旗村同属北七家镇的北七家村,亦禁止外地来京租户进入小区,这项措施从1月30日上午8点开始采取。


而记者在“中心街”上看到多份落款日期为1月25日的“北七家镇人民政府致村(居)民朋友的一封信”,其中提到,“从湖北及其他疫情发生地区回京的人员,应当按照要求居家观察14日……”


“之前说的是外地返京人员必须做好登记,测量体温后就可以进村,但现在又不让进村了。” 30日上午,一位租客边从铁栅栏门的缝隙中接过房东递来的电脑边对记者说,“我的电脑之前还在房间里,只好让房东帮忙拿。我都不是从湖北来的,家在内蒙古,没有几例确诊病例。”


“有村民帮着把守,你别想混进去。”按照前述东三旗村工作人员的说法,“湖北来的人肯定不让进,直接打电话,会有人接走。”


对于多数刚刚返回东三旗村的居民来说,他们急需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1月30日上午,返回东三旗村的租客有四五十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惟杉 |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位于东三旗村西侧的东三旗宾馆,宾馆老板告诉记者,“在这里住14天,每天体温正常,我们就出具证明。”


“100多元的房间配备公共卫生间,有独立卫生间的房间每天168元。”他告诉记者,宾馆近日原本已经不接受新的房客入住,“房间都闲着,不想赚这份钱,今天刚接到村里通知,外地返京人员不让进村,需要住到宾馆进行隔离。”


而一位在宾馆门前徘徊良久的西三旗村租客告诉记者,他决定还是去朝阳区的亲戚家暂住,“宾馆人杂,不安全。”


北京疫情防控形势严峻,返京人流是不确定因素


截至1月30日24时,北京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32例,其中外地来京人员11例。


“病毒感染发生扩散的风险加大。”这是1月29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在介绍北京市疫情有哪些特点和发展趋势时做出的判断。


而当天对外发布的《中共北京市委办公厅 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则直言: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形势严峻。


这份通知还称,“春节后返京大人流即将到来,防疫工作到了紧要关头”,并将社区(村)防控称为“关键环节”。


由此不难看出返京人员较多的社区(村)防控工作的重要性。


1月30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社区(村)防控工作方案(试行)》对外发布,这份工作方案就是为了指导社区(村)科学有序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记者注意到,其中提出对返(来)京人员进行分类管控,对于“到京前14日内离开湖北地区或者有过湖北地区人员接触史的到京人员”,社区(村)“要监督此类人员接受居家医学观察,不得外出,并为其提供基本生活保障”。而对于“其他疫情高发地区来(返)京人员”,社区(村)要督促其“主动自行隔离14天,外出时佩戴口罩”。


在北京,面临“返京人员众多,监管难度较大”情况的村庄不只东三旗村一个,与东三旗村相距不远的位于昌平区东小口镇的半截塔村也有众多外地来京人员。


“村里大概有两万名外地来京人员,这两天陆续有两千人返京,往年这时候早就回来了。”1月30日,半截塔村村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里面没有从湖北抵京人员,那边的人出不来。”


“原本村子有7个出入口,现在只保留了4个。”他告诉记者,“进村需要测量体温,进行登记。”


“返京人员需要居家自行隔离,每日汇报体温以及有无疑似症状。”据他介绍,从大年初一开始就通知租户尽量在正月十五后再回来,“提前回来也是被隔离,还不如在家待着。”


那么,对于居家隔离的人员会不会采取措施限制其出行?这位半截塔村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都是有胳膊有腿的人,就提醒他们别出去瞎转悠,这也是保护自己。”


在1月29日国家卫健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询问社区应该采取限制人员流动的措施吗?


北京市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回答说,为了更好的隔绝疫情,必要时适当地控制人流,对防范疫情的传染是很有必要的。但他同时强调,“隔绝疫情不是隔绝真情。”


返京人流已至,北京7000余个社区(村)的防控工作无疑将面对挑战。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并没有在社区间形成传播。”1月30日,北京市卫健委主任雷海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外防输入,内防扩散。防控还是要群专结合,坚持社区防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ID: ChinaEconomicWeekly),记者:陈惟杉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8
点赞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