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和最坏的:疫情将会如何发展?
2020-02-01 12:53

最好的和最坏的:疫情将会如何发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原文作者:Dyani Lewis


最新进展


北京时间1月31日13:00——专家讨论接下来的疫情发展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不断上升,专家正在根据之前的流行病案例和已知信息,讨论可能出现的最好场景和最坏场景。1月30日,中国的确诊病例数增至9692例。根据一种模型的预测,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让3000万武汉居住人口中的3.9万人受到感染。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病毒学家Ian Mackay说:“看起来,这种病毒似乎已经在中国肆虐开来,传播范围太广,速度太快,很难真正得到控制。”


一个重大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是否会在群体中持续传播。如果防控举措失败,它就有一定概率发展成地方性流行。和流感一样,这可能意味着随着病毒的传播,每年都会造成死亡病例。现在已经有好几例无症状感染者,如果这类隐形病例普遍存在,控制疫情的难度就会增大,病毒也更有可能发展为地方性流行。


以下为相关讨论内容,原文作者:Dyani Lewis


自从2019年12月,武汉出现具有致命性的新型冠状病毒以来,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官方卫生机构都在抓紧时间,设法遏制它的扩散。新型冠状病毒会导致呼吸道疾病,已造成上万人感染。目前的死亡人数为213人(注:数据截至英文稿发稿时,非最新数据),且每日仍在增加。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该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意味着此次事件会对多个国家和地区构成威胁,需要国际社会协调应对。


虽然这种新型病毒的关键细节和传播方式依然是未知数,但专家正在依据之前的流行病案例和已知信息,预测可能出现的最好场景和最坏场景。


中国官方机构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扩散,采取了一系列防控举措。来源:Kevin Frayer/Getty


1. 新型冠状病毒将会感染多少人?


中国政府已经封锁了此次疫情的中心城市,研究人员与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同行共享数据的速度也很快。尽管如此,确诊人数依旧在不断增加,前一天累计已超过了9000例,且多数在中国。根据此前某项预测,这种病毒可能会让3000万武汉居住人口中的3.9万人受到感染(此为模型预测场景之一,非武汉实际人口)。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病毒学家Ian Mackay说:“看起来,这种病毒似乎已经在中国肆虐开来,传播范围太广,速度太快,很难真正得到控制。”


在最好的场景下,随着防控举措逐渐起效,受感染人数会有所下降,香港大学流行病学家Ben Cowling说道。不过,进行隔离和大量使用口罩的做法究竟是否有效,现在来说还太早。他说,这种病毒的潜伏期最长14天,比大部分现有防控举措的实施时间都要长。


根据另一个预测模型[1],最坏的场景是,武汉可能会有大约19万人受到感染。科学家对中国以外的新出现疫情尤其关注。这种病毒已经在越南、日本、德国和美国发生了局部的小范围传播,但官方机构很快就隔离了受感染人群。截至1月30日,中国境外的通报病例数不超过100例。


2. 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是很顽固,难以消灭?


如果一种病毒能在一个群体中持续传播,就可以称之为地方性流行。在许多国家,水痘和流感都是地方性流行病,但接种疫苗和让感染患者居家隔离的做法有助于控制疫情。


一个重大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是否顽固而难以消灭。如果防控措施失败,它就有很大的几率发展成地方性流行。和流感一样,这可能意味着随着病毒的传播,每年都会造成死亡病例,直到有疫苗为止。如果这种病毒可以通过无症状的受感染者传播,遏制它的难度就会更大,这也增加了这种病毒发展为地方性流行的可能性。


现在已经出现好几例无症状感染者,但尚不清楚这类无症状或轻症病例是否普遍存在,以及这种情况是否具有传染性,传染程度如何。“我们现在面对的这个病毒可能会长期存在,或永远存在。”Mackay说。


无症状病例的出现,让新型冠状病毒有别于与它亲缘关系接近、引起了SARS的冠状病毒。2002-2003年,SARS病毒在全球范围内暴发。但是,SARS病毒通常在感染者症状较重,需要住院时才会发生传播。一旦医院中的疫情得到了控制,SARS就能得到控制。已无证据显示SARS病毒依然在人类中传播了,Mackay说。


如果防控举措有效果,传播速度就会慢下来,每个受感染者不会传染超过一个人,现在的疫情也会逐渐消失,Cowling说。


3. 新型冠状病毒会变异吗?


一些研究人员担心,新型冠状病毒在不断传播的过程中发生变异,导致传播速度更快,或是让年轻群体更易感染。到目前为止,这种病毒已经导致了严重的疾病和死亡,但主要集中在老年群体,特别是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病这类基础疾病的人。迄今通报的最年轻死亡病例是一名无已知基础疾病的36岁武汉男性。


美国加州斯克利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传染病研究员Kristian Andersen不太担心新型冠状病毒的毒力会进一步增强。他说,病毒不断变异是它们生命周期的一部分,但这些变异一般不会增强病毒的毒力,也不会造成更加严重的疾病。他说:“在我的印象中,没有疫情病原体出现过例外。”


Andersen表示,病毒从一个动物宿主跑到另一个物种体内(可能也是新型冠状病毒最初感染人类的方式),这个过程中会出现一种选择压力——提高病毒在新宿主体内的存活率。但是,即便有的话,也几乎不会对人类疾病或病毒的传播力产生任何影响。他还说,大部分变异并不利于病毒生存,或毫无影响。2018年的一项研究分析了灵长目动物细胞中的SARS病毒[2],发现2003年疫情中一直存在的一种病毒变异可能让病毒的毒力越来越小了。


MacKay说,研究人员已经公开分享了新型冠状病毒毒株的几十个基因序列,在疫情发展的同时,不断公布的序列信息将揭示病毒的遗传变化。“除非病毒的序列发生了改变,否则它们的行为是不会改变的,这就需要我们观察病毒的不断变化。”他说。


4. 新型冠状病毒将会感染多少人?


一种病毒的致死率,即受感染人群的死亡比例,是很难在疫情发展中进行统计的,因为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在不断更新。截至目前,近1万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中,有213例死亡,即死亡率为2%-3%;相较于SARS约10%的致死率,这个比例要低得多。英国利兹大学的病毒学家Mark Harris向位于伦敦的科学媒介中心(Science Media Centre)表示,随着更多轻症和无症状病例的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已知死亡率可能会下降。


目前还没有针对这种病毒的有效药物。据信,有两种抗艾滋病病毒药物可以靶向一种帮助冠状病毒复制的蛋白,目前正在接受治疗效果检测。科学家还发现了靶向这一功能的其他现有药物,多个国际研究组织也在开发针对性疫苗。


死亡率还取决于中国的卫生系统将如何应对大量确诊病例。给患者打点滴,上呼吸机,可以确保他们的免疫系统在抵抗病毒时能获得充足的液体和氧气。中国正在武汉加紧建设两家医院,专门收治受感染患者。但是,一旦病毒扩散到世界上资源欠缺的地方,比如非洲的低收入国家,它们的卫生系统可能难以承受这种压力,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传染病专家Sanjaya Senanayake表示。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宣布此次武汉疫情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的同时,称他最担心这场疫情会扩散至卫生系统脆弱的其他国家和地区。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在全世界传播,死亡人数可能会大量增加。目前的致死率是2%-3%,虽然不如SARS,但对于传染性疾病来说也相当高了,悉尼大学的全球卫生安全专家Adam Kamradt-Scott说道。1918年大流感,也被称为西班牙大流感,感染了约5亿人,占到了当时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超过2.5%的感染人口死去——估计约有5000万人。


Kamradt-Scott认为,中国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应该不会严重至此,因为它感染和致死的主要对象不是健康的年轻人。


参考文献:

1. Read, J. M., Bridgen, J. R. E., Cummings, D. A. T., Ho, A. & Jewell, C. P. Preprint at medRxiv https://doi.org/10.1101/2020.01.23.20018549 (2020). 

2. Muth, D. et al. Sci. Rep. 8, 15177 (2018).


原文以Coronavirus outbreak: what’s next?为标题发表在2020年1月31日的《自然》新闻解读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原文作者:Dyani Lewi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