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农业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2020-02-03 09:39

澳大利亚农业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斯文的樊学长,封面来自:东方IC


约4万年前人类就已经登陆澳大利亚,但由于长期保持狩猎采集的生产方式,对自然环境的影响较小。同时,这种经济模式所能养活的人口也不多。以至于在殖民时代之前,这里是世界上“最原始”的一块大陆(南极除外)


在澳大利亚北部的土著民至今还有一些人保持这种生活方式

(土著民演示钻木取火图片来自:shutterstock@ChameleonsEye)▼


直到1788年英国船队登陆澳大利亚植物学湾,为澳大利亚带来了第一批欧洲移民,随着新移民的不断加入,澳大利亚作为英国殖民地被逐渐开发。


植物学湾北面就是澳大利亚第一大城市-悉尼,澳洲东南海岸不乏良港

但作为最早登陆地,悉尼的先发优势很大

图片来自:wikipedia@Cnes - Spot Image)▼


目前澳大利亚是世界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大麦,小麦,羊毛,牛肉,羊肉常常排名国际市场份额前三,澳大利亚的农业对于世界粮食安全与农产品价格稳定起着重要的作用。


矿产在澳大利亚出口中占有压倒性的比例

矿产之外,第二大类就是农产品了

(2017年澳大利亚出口,图片来自:wikipedia@OEC)▼


但是这片最干旱的大陆农业条件其实并不稳定,容易受到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的影响,技术的进步最终成为了保障澳大利亚农业的主要手段,并为世界输出源源不断的农产品。


澳大利亚干燥原野上的老旧拖拉机

这里真的很适合大农场和公路片儿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lan Benge)▼


地广人稀的农业大国


因澳大利亚开发较晚,地理上距离宗主国较远,一直保持着地广人稀的状态。如今澳大利亚的人口密度仅为每平方千米3.2人,比俄罗斯还低,远低于世界平均的每平方千米52人。


澳大利亚以7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

只需要养活一个上海市的人口....▼


也正因如此,这个国家的人均耕地面积高达1.93公顷,位居世界第一,成为了它农产品出口大国的基础。


然而总体来说,澳大利亚的气候较为干旱,环境承载力较差,广大领土中相当比例处于热带沙漠气候或热带草原气候,土壤肥力也不足,对于种植业又是一个坏消息。


虽然国土辽阔,但实际可用的土地不多

人口和农业都集中在东南部

(澳大利亚2460万人口,悉尼和墨尔本就占了1000万)

(底图来自:shutterstock@Anton Shahrai )▼


水资源则是限制澳大利亚农业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对于澳大利亚农民来说,农业区也主要以水资源的丰沛程度划分,大致分为三个区域:高降雨带,麦羊混合带和粗放牧羊牧牛区。


降水量较高的温带地区主要集中在大陆东南和西南沿海,年降雨量在800毫米以上,也被称为牛羊与经济作物混合带。


北部半个大陆的气候以热带草原和热带沙漠为主

农牧业开发还是在温带较为适宜,东南沿海是首选

(底图来自:shutterstock@Anton Shahrai ,参考澳洲联邦气象局)▼



东南与西南部更靠近内陆的地区,拥有较多平坦肥沃的土地以及地表径流,年降水量200-650毫米,是小麦的主产区,谷物与畜牧业互为补充,保证土壤肥力并依靠合理规划农牧的轮替达到土地利用效率的最大化。


澳大利亚南部的辽阔大农村(阿德莱德附近)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bmphotographer)▼


粗放牧牛区和牧羊区因降水量仅在250毫米左右,且蒸发量大,不适合进行耕作,只适合放牧,却占到澳大利亚农业用地的90%。


不够种庄稼的地方,种草还是可以的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tephenallen75)▼


墨累-达令河是澳大利亚唯一发育完整的水系,其水源多来自东部降水较多的丘陵地带,但是其全年径流量也仅有塔里木河的60%,澳大利亚干旱缺水的程度可见一斑。


然而墨累-达令盆地却成为了最重要的粮食主产区,流域占全澳灌溉土地的三分之二,农业总产值的三分之一。


墨累-达令河的水源基本在东部丘陵山地

而由于墨累-达令蒸发量巨大

很多支流甚至经常出现断流的状况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ridOcean)▼


而根据自然条件和产权的不同,澳大利亚的农场作为农业的经营主体也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小型农场通常占地500公顷以下,占比67.6%,中型农场500-25000公顷占比30.8%,大型农场25000公顷以上占比1.6%。


类似美国的大农场,必须要有机械化的生产方式

一个家庭才能管理如此规模的土地

(图片来自:google map)▼


将这些或湿润或干旱的土地利用起来变为农田和牧场的主要是家庭农场。他们以家庭为单位,有的是单个家庭独有,有的合伙经营,整体上机械化程度较高。


不可或缺的狗和拖拉机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Iryna Dobrovynska)▼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8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农业的规模化和产业化趋势。在1980年时,澳大利亚全国的农场主与家庭帮工有25.4万,农场雇佣工人12.4万,超半数的农场都是自家经营的,到2013年时,农场主人数13.4万,农场雇佣工人18.6万。自耕农越来越少,农业的工业化却很明显。


快速收甘蔗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Johan Larson)▼


粮仓肉铺鱼塘林场


如今世界人口超76亿,且还在增长,预计到2100年将达到112亿,人均日卡路里消耗也在提升,这些都意味着对于农产品需求量的不断增长。然而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能实现农产品自给,一些国家在经济比较优势下扮演农产品出口国的角色,在国际分工中就很重要了。


美国的出口结构中农产品也颇为重要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粮食出口国)

(2017年美国出口,图片来自:wikipedia@OEC)▼


澳大利亚作为世界上重要的农产品出口国,在做出贡献的同时获利颇丰。


农作物,牲畜,渔获,木材都是澳大利亚重要的出口产品,四项总出口额在近年波动在500亿澳元左右的水平。其中牲畜赶超农作物在近年来成为出口额最高的农产品,出口额在250亿澳元上下波动,并在 2019-2020财年超过农业总出口额的一半。


一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商品牛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drilopes)▼


澳大利亚农产品出口目的地排名前九的国家和地区是中国,日本,美国,欧盟,中东北非,韩国,印度尼西亚,越南,新西兰。从金额上看澳大利亚主要为经济水平较好的国家提供牛羊肉、奶制品、海产、红酒;经济较差的则主要从澳洲进口小麦、燕麦作为口粮。


又一船小麦从澳大利亚起航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lf Manciagli)▼


其中人口众多的中国进口量超越其他国家一个量级成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农业合作伙伴。羊毛与牛肉是中国进口澳洲农产品中金额最大的,在中国近期解禁日本牛肉进口前,市场上的和牛如果不来自走私或造假,则多半来自澳洲。


这几天憋在家自己做菜已经变成素食动物了

非常想念铜锅涮肉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Tian yiwei)▼


除了羊毛与牛肉,中国乳制品、海产和木材的进口量也特别巨大,双方的进出口额在近十年都有较快增长,特别是2015年《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签订后。二者农产品互补性较强,是重要的贸易伙伴。


如此深厚的商业关系,却迟迟未能转化为密切的政治关系,确实也让人颇费一番思量。


靠花钱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核心问题

(美国军舰访问澳大利亚-悉尼)

(图片来自:wikipedia@MC1 Daniel Barker/U.S. Navy)▼


气候变化会毁灭澳大利亚粮仓吗


其实世界粮仓也有自己的烦恼。


2019年,澳大利亚的持续干旱和大火为农业生产带来了不利影响,农业出口额较上一年减少6.9%,农作物出口则减少11.9%。澳大利亚农业部对于2020年农业产值的预估也变得颇为保守。


好渴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Darryl j Smith)▼


自1950年以来,澳大利亚平均温度上升了大约1度,而最近几十年也出现了冬季降水减少的趋势,尤其是在澳大利亚西南部和东南部。 然而西南与东南部的地中海气候主要依靠冬季降水,同时这些地区也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牛羊与经济作物混合带或绵羊与小麦混合经营带,如果少雨的情况进一步加剧恐怕会对澳大利亚农业产生更多不利影响。


澳大利亚2018年7月-2019年7月降水和往期平均比较

除了昆士兰州中北部,基本全国降水减少

(图片来自:澳大利亚联邦气象局-BOM)▼


澳大利亚2018年7月-2019年7月径流和往期平均比较

大部分地区径流量减少

(图片来自:澳大利亚联邦气象局-BOM)▼


ABARES(澳大利亚农业资源经济局)所做的研究预测这些变化会导致农场利润平均减少约22%,专门种植农作物的农场受影响利润可能减少35%,大概每年70900美元。以草场喂食的肉牛养殖行业所受冲击相对较小,但更多的牛场用的是谷饲法,如今谷物产量下降,也一定会影响饲料价格,这对于澳大利亚农牧业又不是一个好消息。


牛肉也是靠植物转化来的

如果以用水量为标准

单位重量牛肉的用水量是小麦的数十倍之多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Hypervision Creative)▼


澳大利亚确实很怕干旱。这里本就是世界上除南极外最干旱的大陆,且降水极不均衡,不同年份降水也不均衡,内陆地区蒸发量大,导致澳大利亚甚至缺少地表径流。如果这点降水都不能保证,那广阔的土地确实也只能是荒地。


越往内陆走,农场对地下水的依赖就越大

澳洲大陆大规模开发不过两百多年

仍然是资源丰饶的大陆,但也开始面临各种危机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totajla)▼


就比如刚才提到过的墨累-达令河,近年来河流径流量就因气候变化呈现出下降趋势。根据目前的全球气候模式预测,到2030年墨累-达令河的平均地表径流会比2018年减少11%,北方减少9%,南方减少13%,沿岸种植业必然亏损严重。


航拍梅宁迪附近的达令河沿岸

离河岸较远的地方还是相当干旱的

(新南威尔士州-梅宁迪)

(图片来自:wikipedia@Tim J Keegan)▼


再加上澳大利亚政府严格限制对于宝贵的地下水的利用,这对于集约化农业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


2019年澳大利亚全面下挫的农业出口量即可以说明问题。该国农作物出口金额直接下降了40亿澳元。而火灾对于林业的影响大概会体现在2020年的出口量上,不知道纸张价格会不会有所波动。


澳大利亚的树本来就不多

木材出口其实是有配额的

这一场大火下来,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过来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John Crux)▼


当然,作为经济靠天吃饭的典型,面对气候变化,澳大利亚也并没有听天由命。


ABARES对于澳洲农业进行了长期的研究,并建立了自己的农场预测模型,可以帮助农民判断干旱带来的影响,提前做出决策应对,规避风险。研究还发现农民对逐渐严重的干旱产生了自己的应对方案。


澳大利亚政府对于水资源的管理较为严格,不允许私自建坝,打井灌溉,农业用地拥有自己的用水配额,如果一家农场用完了自己的配额,就得去买别人的。澳洲有地下水1320亿立方米,各州针对地下水保护有自己的措施,促进节约使用地下水,目前已利用的地表水和地下水不到200亿立方米。


干旱季节的墨累河沿岸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米尔杜拉附近)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Hypervision Creative)▼


但是因为澳洲的农业用水占到六成,一些农业区存在土地盐碱化,地表水质恶化的问题,随着干旱的加剧,这些问题会变得更亟待解决。大火可以算作干旱引发的一个具体事故,不知道澳大利亚政府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方案,不过,如果方案仅仅停留在射杀那些耗水量大的骆驼,恐怕骆驼们就白死了。


参考文献:

史逸林 澳大利亚和俄罗斯农业比较研究 世界地理研究

2018年清华大学赴墨累-达令河流域考察团 澳大利亚墨累-达令河流域水文气候变化的影响与适应对策 自然杂志

澳大利亚农业,渔业和林业部门的主要指标 澳大利亚农业部https://www.agriculture.gov.au/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斯文的樊学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