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宜昌的防疫观察:我说出门戴口罩,大人笑我怕死
2020-02-03 15:00

来自宜昌的防疫观察:我说出门戴口罩,大人笑我怕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潮(ID:njunewtide),南大学子家乡防疫纪实,南大新传“未来编辑部”出品,作者:周熙宜


在这里,我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见证者。我的生活已经成了这一事件的一部分。我住在这里,和所有的一切在一起。——S.A.Alexievich


我家住湖北宜昌,距离武汉320公里。截至1月28日,湖北宜昌确诊新型肺炎51例,死亡1例。


我在南京读书,1月14日中午从南京返回湖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像一场没有剧透猜不到结局的电影,我们都是群演。


14日傍晚我在武汉站下车,乘地铁先去外婆家。那时候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地铁还像平日一样拥挤,没几个人戴口罩,一切都很平常。


外婆家在武汉汉阳,到家后次日,我约在武汉的高中同学出去玩,我们去了光谷,那里如往常一样热闹,高校陆续放假,街上没有关于疫情的标语,也没有看到相关的新闻。


我在武汉停留了4天,1月18日,我从汉口火车站乘动车返回宜昌,那时的汉口站人山人海,但是没见到什么人戴口罩。回到宜昌之后一切如常,丝毫没有暴风雨要来临的前兆。



直到1月21日上午,当朋友圈和好友动态里全都是钟南山院士前往武汉的消息,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上网查信息,意识到事情不简单,我跟家人说这件事,他们当时都认为我大惊小怪,说我太年轻了,没见过大风大浪。我说出门要戴口罩,大人们笑我怕死。


到了下午,外婆给我妈打电话,说武汉的口罩已经买不到了,要我妈在宜昌买了之后寄到武汉去,这时大人们才开始关注这件事,但依然没有引起重视,晚上照样去超市置办年货,我几次劝他们戴口罩,他们不予理睬。此时宜昌步行街上的人依旧很多,除了有些女生可能是怕冷戴上了口罩外,绝大多数人都没戴口罩。


1月22日是分水岭,人们对疫情的交流剧增,朋友圈和好友动态里全是疫情消息,与此同时,湖北省领导观看演出的消息也被播了出来,人们的心态明显变得浮躁,对于政府的质疑也越来越多,比如为什么19号武汉还要举行万家宴?武汉的物资是否充足?湖北省在这次抗击疫情中的举措是否得当及时?


1月23日武汉封城,凌晨1点,我妈接到了单位电话;凌晨3点,我爸也接到单位电话,严令不准出宜昌境,直到此时,他们才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出门开始戴口罩,谢绝走亲访友,并准备囤积物资。


继武汉封城后,黄冈、鄂州于第二天上午封城,下午咸宁、仙桃封城,到了除夕夜,整个湖北省除了神农架林区之外,所有的城市全部封闭,一个5600万人口的中部大省,封省了。



我爸是警察,1月23日凌晨接到电话后开始针对公共卫生事件2级响应进行部署,但那时候大家意见好像不太一致,有些叔叔伯伯觉得小题大做,认为疫情主战场在武汉,宜昌并不是重灾区;还有一些人觉得湖北省政府简直是晕了头,这么严重的事情居然还只是2级响应。


最初宜昌2级响应的时候,公安行动基本由值班人员负责,主要的活动就是在路口设卡,对鄂A牌照的车辆进行抽查,对拒绝配合检查的人采取强制措施。


到了1月24日,也就是农历大年三十,湖北省进入公共卫生事件1级响应,宜昌宣布封城。除夕之夜,我爸没有回家,宜昌全部警察取消休假,从各地返回工作岗位,连夜展开防疫部署。


今年过年,我们家没有人看春晚,多年来第一次没有团圆。一家人被分隔在宜昌、武汉、黄冈、鄂州四地,为了抗击疫情,宜昌的医护人员、公安干警全都停止休假返回工作岗位。



1月25日,大年初一,我醒来的时候,父亲已去上班,中午也没有回家吃饭,直到晚上才穿着反光背心回到家中,我问他为什么不换身衣服,他说“要时刻准备战斗,年轻人都被部署到了医院,路上就只好由我们这些老家伙顶上去”。


除了人员极度疲劳,公安车辆调度也非常紧张,各个路卡需要配备警车,还有大批警车用于给运送应急物资的车辆开路。


我家所在的宜昌夷陵区,地势西北高东南低,西北山区平均海拔将近两千米,气温比城区低十度左右,一到冬季就经常大雪封山。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穿着反光背心去工作。


我家靠近公路,平常总能听到昼夜不息的汽车轰鸣声,但是这两天马路上异常安静,听得最清楚的,就是警车和救护车刺耳的警报声。


自1月25日封城之后,除了每天仍要上班的父亲外,家里其他人基本没有出过门,只是爷爷偶尔会在傍晚戴上口罩在小区里散散步,透透气。小区各个出口都已关闭,只留下临近超市的大门供人通行,门口有手持测温仪的医护人员对往来的路人进行检测,除了每天清晨有一些家庭主妇会出门购买生活物资外,大多时候街道上都冷冷清清。


1月28日,宜昌封城第四天,也许是习惯了如今的状态,从朋友圈中的交流可以看出,大家对疫情的恐慌比前几天小了不少,更多表现出的是久居在家的无聊与烦躁,开始设想着疫情何时能够结束,期盼着生活能够早日恢复正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潮(ID:njunewtide),作者:周熙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