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疫情之下的返京旅程
2020-02-03 21:44

镜头:疫情之下的返京旅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ID:ChinaEconomicWeekly),作者:周琦、王新景、王宁、崔晓萌、侯隽、黄健、王雨菲、贾璇、宋杰,题图来自:记者拍摄照片


节后返程高峰来临,疫情防控工作面临严峻考验。《中国经济周刊》员工近期从山西、河南、安徽、重庆等地回京上班,继续投入疫情报道工作。


他们在一路上看到,无论是飞机还是高铁,都进一步加强了春运返程途中的防控工作。而且,随着疫情信息的进一步公开以及媒体的大量宣传,公众格外加强了自身的防护意识,普遍佩戴口罩出行。


时间:2月2日

行程:山西平陆县—北京


特殊时刻,咬了咬牙,花二等座近3倍的票价买了张商务座的票,本想着“地广人稀”,却不料本次列车商务座满员!商务座赠送的盒饭,有好几个人都没要,估计不想在车上吃,防护意识棒棒哒!


为火车站人员密集场所自制的“防护服”:口罩+护目镜+一次性帽子+雨衣+手套+鞋套


平陆县城高速路口,工作人员测量体温并登记。


运城北站,为所有进站旅客测量体温。


高铁列车上,乘务员佩戴双层手套为旅客服务。


所有进京旅客都要填写信息登记表。


时间:2月2日

行程:河南平顶山—北京 


我的老家在你们口中的疫情防控“硬核”地区河南,这个春节硬是一天门都没有出。好不容易回京了,真好啊,又被单位通知在家自行隔离。


高铁站没有了往日春运返程的热闹。


站内电视荧屏和滚屏持续播放防疫知识。


列车员为乘客检测体温。


时间:2月2日

行程:山西运城—北京


选择乘坐飞机返程,总觉得旅途时间越短越好。一路坐得肝颤,飞机餐也没要。



运城机场空空荡荡,安检口也几乎没有人排队。


一位“硬核”乘客头戴泳帽。


所有上机乘客都需要接受体温检测。


所有乘客都需要填写信息登记表。


时间:2月2日

行程:山西晋中—北京


从太原南站乘高铁回北京,在进太原时车辆排队1小时,接受检查。高铁一路上,我一口水都没喝,因为不敢去厕所。幸运的是,北京西站人不多,3分钟就出站了。


显得格外空荡的太原南站。


乘客接受体温检测。


北京西站人不多,3分钟就出站了。


回到了阔别一个春节的北京家中,没想到迎接我的是关闭的大铁门。


时间:1月31日

行程:河南驻马店—北京


河南驻马店西站,客流量还不如平时多,更不要说是跟昔日春运返程高峰相比了。所有武汉始发或终到的列车均停开。



车站液晶屏上显示,所有武汉始发或终到的列车均停开。


时间:1月30日

行程:安徽合肥—北京


尽管老家与北京相距千余公里,但也选择自驾车往返了,1月30日从安徽启程回京,在进京检查站堵了3个多小时,一直到31日凌晨1点多才通过。



老家空荡荡的街道,绝大部分店铺都暂停了营业。饭店6折出售半成品。


途中服务区专门设置了湖北车辆停放处。


进京检查站排队查验车辆及测体温,3个多小时才通过。


时间:1月28日

行程:泰国清迈—北京


春节期间,与家人前往泰国旅游。受疫情影响,出境游的游客更加谨慎,国内机场几乎全部旅客都佩戴了口罩,清迈机场大部分旅客也都有防护措施,乘务人员全部佩戴口罩。



时间:1月23日

行程:重庆—北京


大年二十九从重庆回京,当时重庆还没有确诊案例,但机场地勤和机组人员都佩戴了口罩。有旅客在旅途中不停刷新网购平台,抢购口罩、消毒液等产品,但这些产品已经全面脱销。


1月23日,重庆飞武汉的多个航班取消。


在候机时,乘客们非常关注疫情相关新闻。


旅途中也不忘抢购口罩


在北京的超市,不少人一买都是一购物车,买完速速装车后就离开了,基本上没有人闲逛商场。


商场里的导购机器人也做起“科普员”,逢人就说“记得戴口罩哦”。


2月2日,北京下了一场雪。早晨,小区里停放的车辆被人写上了“武汉加油”!


时间:2月2日

地点:上海


这个春节,我没有离开上海。2月2日,当我来到上海普陀区清涧新村第四居民区清竹坊小区,看到居委干部正在挨家挨户上门排摸来(返)沪人员信息工作以及引导居民进行口罩预约登记工作。


上海市普陀区清涧新村第四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徐玮达(穿黄马甲者)正在做口罩预约登记解释沟通工作。他对记者说,对来(返)沪人员的排摸工作从大年初一就开始了,逐步扩大范围到现在的挨家挨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ID:ChinaEconomicWeekly),作者:周琦、王新景、王宁、崔晓萌、侯隽、黄健、王雨菲、贾璇、宋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