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张数据图告诉你,抗“疫”也能打好经济战
2020-02-04 16:05

10张数据图告诉你,抗“疫”也能打好经济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中欧商业评论(ID:ceibs-cbr),作者:曹欣蓓


经济的长期发展趋势并不会被改变。


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迅速爆发,新增确诊和疑似病例数量不断增长,到春节假期延长,全国各地陆续出台延迟复工政策,这个春节注定不同寻常。


在家闭门不出的日子里,人们开始想念起了过往平淡的生活。曾经日复一日的上班上学,以及偶尔的吐槽抱怨,都在漫长的“宅生活”中变得弥足珍贵,而花呗、房贷和信用卡账单每月按时的出现,也提醒着人们在保重健康之余,生活还要继续。


如果说健康安全是民生之首,那么充足的就业与收入则是民生之源。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究竟几何?我们不赞同盲目扩大影响或是一味散播恐慌,而是主张对标历史数据,进行客观分析



01、PHEIC下的企稳回升


2020年1月31日,WHO宣布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这项针对于疾病而非国家或地区的发布,却一度引发了对经济的恐慌,即使世卫组织申明不赞成甚至反对对中国采取旅行或贸易禁令,依然阻止不了对未来经济的忧虑。


小知识


自《国际卫生条例(2005)》生效以来,世界卫生组织一共宣布了六次,分别为:


① 2009年的H1N1流感(墨西哥和美国受影响)


② 2014年的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疫情(阿富汗、喀麦隆、赤道几内亚、埃塞俄比亚、以色列、尼日利亚、巴基斯坦、索马里和叙利亚等多国受到影响)


③ 2014年的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


④ 2015-2016年的塞卡(兹卡/寨卡)病毒疫情(巴西等国家受影响)


⑤ 2018年-2019年的刚果基伍埃博拉出血热爆发;


⑥ 2020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从另外五次PHEIC疫情而言,阿富汗、西非等国家并不具备比较性,我们选取了同为金砖国家(BRICS)的巴西,以及曾在2009年受H1N1流感影响的美国进行对标。


2016年2月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寨卡病毒及其引发的神经系统病变”构成PHEIC,但是根据世界银行数据,从2010年起,巴西GDP增速最滑铁卢的并不是因寨卡被笼罩巨大阴霾的2016年,而是2015年。



2015年,巴西政局动荡,前景悲观,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在以微弱优势战胜社会民主党候选人内韦斯成功连任后,却未能实现在竞选过程中“将致力于减少贫困人口,并让巴西经济重回正轨”的宣言。


当年巴西国内生产总值(GDP)下跌3.8%,经济收缩幅度是1990年以来最严重的程度,工业产出倒退6.2%,第四季矿业产值减少6.6%,服务业产值全年倒退2.7%,拖垮整体经济。


因此2016年2月PHEIC的冲击,对巴西无疑是在开局雪上加霜。而巴西2016年8月本被万众瞩目的奥运会,也因疫情曾一度疫情蔓延到了65个国家和地区,被来自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0名医生、科学家和研究员向世卫组织联名发出公开信,呼吁里约奥运会延期、取消或另选举办地。


但也就是在2016年,巴西出台了一系列操作,除了提振实体经济以外,政府积极驱蚊,还推出了携带致死基因的蚊子等各项高科技手段,尝试以蚊治蚊,虽然直到2016年11月,世卫组织才宣布兹卡疫情结束,但在8月,巴西依然如期召开了奥运会,且在奥运会期间,没有一位运动员被感染。


再来看巴西的2016年,虽然有PHEIC的阴云笼罩,但其GDP在奥运的带动下,反而实现了企稳回升。并且从趋势而言,在2015和2016两年GDP的下降,其实并没有影响长期的增势,在此后的几年中,巴西GDP依然保持着不断增长,PHEIC一事的影响远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下面再来看美国,2009年3月底,甲型H1N1流感(即“猪流感”)开始在墨西哥、美国加州和德州大流行,2009年4月25日,世卫总干事陈冯富珍宣布把这次疫情定位为PHEIC。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在2009年,美国的GDP确实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但到了2010年,GDP已然企稳回升。而如果我们回顾此次PHEIC结束的时间,我们可以发现直到2010年8月,世界卫生组织在其紧急咨询委员会15名独立科学家发出建议后,才宣布H1N1甲型流感大流行已经结束。



那么,2009年美国GDP的回落,全部都是因为PHEIC引起的吗?要知道,在那段时间,美国乃至世界还经历着另一件重大事项——金融危机。虽然早在2007年4月,美国第二大次级房贷公司就暴露了次级抵押债券的风险,但随着此后美联储不断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美国股市也得以在高位维持。


直到2008年8月,美国房贷两大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股价暴跌,持有“两房”债券的金融机构大面积亏损,这份表面的平静就再也维持不住。


次贷危机的爆发导致资金链断裂,银行不断破产,国际债务飙升,2008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为负增长;银行倒闭数超过了前5 年的总和;失业率达到16年来最高点,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没有PHEIC,2009年蔓延至全球的金融危机本就会极大拖累美国GDP增长。而在2010年,随着金融危机的过去,即使H1N1甲型流感直到10月才确认结束,美国经济已然在当年回升,且并未影响长期的增长趋势。


总体而言,我们可以看到短期内,PHEIC会对经济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其影响程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且并不会更改长期的增长趋势。因为长期的经济衰退属于结构性衰退,而因为突发事件等因素形成的只属于短期暂时的衰退。


02、不同产业恢复期不同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在从2002年11月到2003年7月的抗非典战役中,对于经济影响较大的是2003年第二季度,那一段时间也是非典疫情不断扩散的时期,但随着三季度的来临,非典疫情逐渐稳定,GDP重回增长轨道,且对于经济长期的增长趋势依然没有改变。



从产业层面而言,2003年第二季度各产业都出现了一定的下滑,但是从后期恢复增速上,我们可以看到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在三季度迅速企稳回升,而第三产业则经历了更长的缓和周期。



这一点从各产业贡献率当季值上也可见端倪。虽然各产业板块都受到了影响,但若是以百分比考量贡献率,当对各产业的影响程度相同时,一二三产业的贡献率将维持相对均衡的态势,只是随着中国的产业结构调整而缓步变化。但根据统计局数据,在非典疫情爆发后,第三产业对于GDP贡献率持续低迷,经历了更长的恢复期。



从非典的传播途径上,我们也可以理解背后原因。非典可通过飞沫传播,因此即使随着疫情逐渐退去,对于批发零售、住宿餐饮、旅游等需要面对面接触的行业而言,人们依然抱着“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会面”的心态,需求的降低导致了行业需要更长的时间恢复,而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则可以在复工后,得到更快捷的发展。



与过去不同的是,非典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在第二季度,尤其是4-5月,但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则是在第一季度,一季度面临春节长假,员工纷纷返乡,再加上天气寒冷,本身就是一产和二产的淡季,而对于三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旅游等行业而言,春节长假本该是旺季,因此较之于非典时期,本次新型冠状病毒会对恢复期较长的第三产业带来更大的冲击和影响。


03、需要关注蛋类价格


在第一产业方面,在2003年非典期间,受到疫情的影响,包括鸡蛋在内的新鲜菜肉由于产区购销不畅,再加上物流供应链饲料难以衔接等问题,出现了相当数量的滞销,从而导致菜价上扬,这在短期内都不可避免。


对于此次疫情而言,短期供给的不足仍然会存在,但较之于春节后,春节期间对于肉类的消费需求更高,且随着全国各地延迟复工,学校及公司食堂、餐饮企业对于肉类需求也随之降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供给不足的压力。



倒是湖北禽蛋产量2018年高达171.53万吨,位居全国第六,疫情的爆发将会对于未来鸡蛋价格产生影响,且随着湖南禽流感再起,进一步加重对鸡蛋供应的压力。同时,禽肉作为猪肉的替代品,如果禽流感态势未得以遏制,将会放大肉类供给不足的负面影响。


突如其来的疫情带来的是蔬菜鸡蛋和肉类供给的短期供给减少,即下图中供给曲线从“短期供给1”移至“短期供给2”,供给曲线的移动使得产量从Y1下降至Y2,从而导致价格短期内上升,会让人们在春节期间感觉菜场中可以买到的菜不多,且价格又不便宜,但这并不影响供需水平的长期均衡。


随着疫情的结束,物价和产量将进一步回到均衡,并且在有了非典前车之鉴的情况下,在春节菜价上涨后,各地及时出台了政策保证供应量,有助于进一步维稳价格。



04、要重视对产业链的影响


在第二产业方面,根据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即使在非典影响最为严重的2003年第二季度,工业增加值绝对值受到的影响也相当有限,只是增速出现了下滑,且在二季度后迅速提振。这是由于工厂本就备有一定的库存,再加上工业企业机械化程度较高,影响本就不如更需要面对面接触的第三产业。并且对于相当数量的工厂而言,即使在春节期间,也会存在着员工轮岗值班,从而削弱了疫情的影响。



比起考量疫情对于单一工业企业的短期影响,更需要关注的是在复工后,是否能保证产业链上下游的充足供应。武汉市的三大支柱产业包括光电子信息、汽车及零部件和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企业本就因为疫情纷纷加班加点,在此可以不列入讨论。



对于光电子信息行业而言,武汉的“光谷”在全国光通信制造领域拥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但包括长江存储、华星光电、天马微电子、京东方等工厂本就有相当的规模,众多项目已进入了量产,影响有限。


对于汽车及零部件行业,武汉拥有东风乘用车、东风本田等整车企业,并吸引了大量汽车零部件企业集聚,持续停产会对产业链产生一定的影响,并且,如果停工的时间过长,企业则必然要面临资金链紧张甚至破裂的问题。


05、疫情结束后,线下观影需求有望缓步复苏


在第三产业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以及住宿和餐饮业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且在2013年第二季度尤为明显。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下,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外出与接触,人们自发减少了公共交通出行以及外出旅游度假,给原该处于旺季的民航、铁路以及餐饮住宿业带来了打击。


根据商务部数据,2019年除夕至正月初六(2月4日至10日),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10,050亿元,但2020年同期大多数人选择了足不出户,将呈现显著下滑。



文娱行业则是一派冰火两重天,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娱乐需求自线下转至线上。往年,春节档具有极高的吸金能力,票房往往占到了全年票房的近10%,而此次受到疫情影响,1月23日以《熊出没》为开端,原定春节档上映的七部影片接连撤档,多地影院宣布休业,大年初一票房仅181万,全国院线排片跌至不到1,500场,对电影行业产生相当的冲击。


线上游戏则成为了重要的娱乐项目。《王者荣耀》大年三十单日流水约20亿,创下历史新高;头部重度游戏《完美世界》iOS游戏畅销榜从30-40名上升至最高第7名;棋牌类休闲游戏也在春节期间广受欢迎,头部棋牌类游戏下载量峰值较疫情发酵前都上涨200%以上,线上娱乐行业一片繁荣。


对于线下电影业而言,此次因为疫情的衰退属于因预料以外的事件,导致总需求的临时减少,即下图中需求曲线由“总需求1”左移至“总需求2”,产量也因此从Y1减少至Y2(多地影院休业,排片量大幅下跌),但是从长期而言,电影院在观影体验上依然有着线上无法媲美的优势,对于线下观影而言,线上观影并非同质化的替代,更多是出于疫情期间的无奈选择,因此在疫情结束后,线下观影需求会缓步复苏。



06、贸易环境不同以往


从进出口方面而言,非典期间对于进出口的影响有限,仅2003年4月影响较大,出口和进口同比增长分别为33.3%和34.4%,略低于3月34.7%和44.8%的比值。2003年全年,受出口退税及人民币汇率随同美元下挫推动,中国贸易总额达到8,510亿美元,创历史最高纪录。这主要是因为2003年国际贸易活跃,再加上彼时中国仍处于刚刚加入WTO不久的红利期之中,因此削弱了疫情的冲击。



与2003年不同的是,如今逆全球化趋势愈发显著,宏观经济环境不同以往,对于出口的影响会更大。并且在PHEIC撤销前,中国出口的货物可能会面临额外的检疫,从而降低效率并提高出口成本,并且其他国家对中国部分产品的需求将会降低。


但另一方面,如今中国经济结构发生变化,经济增长由出口拉动转向内需驱动,对于贸易的依赖性远不如2003年那么高。此外,延迟复工所导致的供给减少,也会促使内需溢出增大。因此即使短期内对出口影响较2003年更大,但对于整体经济的影响还是在有限范围。但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过长,导致全球边际需求不断下降,则会加重负面影响。


07、结语


根据美国经济学家及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默顿·索洛所建立的经济增长模型,对经济总体的增长贡献要素包括了由劳动、资本和技术进步三者,索洛发现经济增长的路径是稳定的,长期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技术进步。


小知识


索洛模型关注四个变量:产出Y、资本K、劳动L,以及知识或劳动的有效性A。


生产函数:Y(t)=F(K(t),A(t)L(t))式中t表示时间。AL被称为有效劳动。以劳动力增加的形式引入的技术进步被称为劳动增进型技术进步,或者被称为哈罗德中性技术进步


疫情会对经济有影响吗?短期之内当然有,疫情的爆发虽然突如其来,但并不阻止中国长期经济结构调整和技术发展的步伐。


中国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曾表示:如果疫情在2月份得到控制,经济活动会重新焕发,二季度经济增速反弹。疫情对2020年全年中国经济会有影响,但影响不会太大。粗略估计,疫情大概会拉低全年GDP增速0.1到0.2个百分点。


这次疫情期间,我们也看到了新的增长点,无论是对于远程办公的迫切需求,或是伴随“宅经济”的兴起,线上游戏、知识付费、在线教育等行业迎来了新一波增长。疫情虽然令人揪心,但往往也伴随着机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中欧商业评论(ID:ceibs-cbr),作者:曹欣蓓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