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影视宣传营销公司
2020-02-05 11:05

疫情中的影视宣传营销公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作者:乔苗儿,原文标题:《调查|疫情中的影视宣传营销公司:每天3-10万运营成本,3个月不开工有倒闭风险》


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席卷全国,电影春节档、情人节两大票仓重点档期相继搁浅。与电影业的首当其冲不同,剧集领域的冲击来得稍晚,阵痛却有可能更剧烈,绵延更久。



1月26日,《大江大河2》《谢谢你医生》剧组宣布暂停拍摄,1月27日《有翡》《传家》剧组宣布暂停拍摄,在此期间,横店、象山等影视基地相继关闭,1月31日中广联合会电视剧制片委员会、演员委员会联合发布通知,疫情防控期间,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暂停影视剧拍摄工作。


除了剧组一线,同样受到巨大冲击的还有宣传营销公司。剧组停拍,意味着宣传营销公司服务的项目暂停、延期;疫情发展牵动人心,广电总局部署全国卫视加强疫情防控宣传和舆论引导,减少娱乐性节目。在大的舆论环境中,剧集营销宣传力度明显变小,也不敢制造声量占据高位,避免占用过多公共资源。



因此,即便到了复工的日子,宣传营销公司的从业者们仍旧面对无工可开的窘境。疫情冲击下,作为个体的影视宣传营销公司的困境、从业者的困境,才从“潜伏期”暴露出来。复工首日,新剧观察采访了数位宣传营销公司的负责人、宣传人员,试图从他们的讲述中复原当下营销宣传面临的矛盾和困境。


成本支出和公司责任之间的矛盾


“业务端受到的冲击现在还不太好预估。我们的人数和体量大一些,成本压力很大,每个月成本支出在100万出头,每天睁眼就是3万多。”一家在北京、上海均设有办公地点的营销公司A宣传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北京推迟到2月3日复工措施发布前,A公司已经通知全体员工,复工的日期延后至2月10日,在此期间安排比较详细的复工步骤,例如按需到岗、按需待岗、排查假期动向以及实时关注员工的体温。对于设计、制作等对设备有特殊需求的岗位,仍旧需要员工到岗完成,其余人员主要采取线上办公的方式。


拍摄停止,剧集减产、顺延,宣传营销公司服务的项目相对减少,收入降低,但是维持公司正常运转的开支却是固定不变的,入不敷出是眼下最大的问题。以A公司为例,目前只有一个项目正在推动,其他的项目都处于待播阶段,有少量工作要做,同时尽量压缩损耗。即便如此,出于对员工的保护,A公司人力和财务联合做薪酬计划,不做裁退。


同样的矛盾也在公司B出现。B公司维持正常运营的成本每月在30万左右,“都着急,没生意,还要付工资和房租。”B公司负责人说,他们公司服务的原定于2月1日开播的综艺、2月15日开播的剧两个项目都延期了,还有两个在拍的项目,剧组已经停拍,宣传工作也相应暂停。“整个服务期都延长了,原来可能2月初执行完就能结尾款,接下面的项目,现在整个2月肯定就没进项了。”同样本着对员工负责的态度,即便公司面临着巨大的人员成本支出,B公司也在尽全力保障员工的薪资待遇,不做裁退。“我们现在也在跟进员工的回京时间,我很早就和员工说10号上班,目前在家办公。现在还在观望,如果疫情没有缓解,可能还要往后延。越是小公司越要注意,企业这个时候还是要多关心一些。”B公司负责人说。


相比较于结构简单、机制灵活的中小型公司,大型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稍强,但其现金流型公司的本质属性不变。影视行业大面积停摆,收入大幅缩水,仅员工工资一项支出已经达到月均数百万,大公司的日子同样难捱。



在采访一线宣传人员时,记者从C处得知,C的同事已经处于停薪待岗的状态,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一些中小型的版权公司,疫情期间不方便见面,往往采取的都是电话通知员工的方式,员工本身则将其默认为离职的信号。


关于停薪待岗是否合法的问题,记者也查阅了相关的资料,根据劳动部《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二条显示“非因劳动者原因造成单位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用人单位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若劳动者提供了正常劳动,则支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得低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若劳动者没有提供正常劳动,应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新冠疫情带来的停工显然与劳动者无关,但其中还涉及到社保的缴纳、最低生活保障发放的问题,以及企业和员工之间的协商问题,有遇到相似情形的员工必要时仍需寻求专业的法律援助,在此非专业的媒体无法做过多解释。


唯有一点可以确定,悬在宣传营销公司头上的“达摩克斯之剑”,随时可能落下,长达月余甚至数月的停工,极有可能拖垮大量的中小型公司,也会有数万宣传从业者面临失业的风险。


公众对待疫情新闻和娱乐新闻之间的矛盾


全民聚焦新冠疫情的半个多月,打开微博的热搜,鲜见娱乐相关的热搜话题。公众打开微博,最先关注的是每天新增确认、疑似、死亡、治愈的病例,从大年三十开始,微博笼罩在一片阴霾的氛围里,公众的心理压力与日俱增。有网友说“现在无比怀念闲来无事刷热搜看明星结婚离婚出轨生子的日子,那才是盛世太平国泰民安。”


营销宣传工作人员的困境也来源于此。已经上线播出的剧目,宣传的度非常难以把握:热度占据高位,在共度时艰的环境中格格不入,适得其反;常规的宣传在此时又会淹没在对疫情的关注当中,无声无息。宣传D告诉记者,即便是正常播出的剧目,宣传方面干脆采取不发声的低调处理;原本需要竞标的大体量剧集,通稿等物料也有发布,但由于特殊时期、项目上的突然、预算少等综合因素,稿件都是直接由片方的工作人员完成。


通常情况下,剧集的营销规划中有热点事件营销,会与当时的社会热点话题相关,通过剧集的影响力引导观众关注某一热点话题,引发讨论或者共情,同时能够拉动剧集的关注和热度。在举国关注的新冠疫情面前,即便是希望能够通过剧集作品鼓舞士气,共克时艰,其中的尺度也非常难以把握。



武汉火神山、雷神山两处医院的施工现场直播,一度吸引1000多万网友在线收看,同时网友们脑洞大开给挖掘机起了各种各样的名字,姜思达连续发微博怒怼“低幼”“拟人化”,严肃议题如何引发公众关注的方式被推到风口浪尖。红极一时,以粉圈女孩身份说出的“为阿中哥哥打call”也在日前出现了反噬效果,到底是“亲民还是弱智”,当社会话题上升到国家公器的高度,其严肃性也确不能通过过度娱乐化的方式呈现。


一方面是疫情的严峻、公众对于疫情的关注、总局减少娱乐性节目的规划,另外一方面是宅家超过10天的人们着实要“憋疯了”,需要高质量的影视作品打发时间,两者的矛盾仍旧很尖锐。舆情集中在疫情方面越久,对于宣传营销公司越不利。“随着疫情被控制,可能一两个月得到缓和,但现金流业务的公司,一两个月足以拖垮很多。”A公司负责人说。


影视行业源头上的困境—何时回归正轨


影视行业的寒冬期并不是从2020年初的这场新冠疫情开始。行业不景气,制片公司受到冲击最大,“钱不好找了”。制片公司会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筹集资金,行业整体下行,风险增大,银行不愿将钱款贷给影视公司,即便是放贷,也要看到白纸黑字的发行合同,更有甚者,需要不动产进行抵押。记者在此前的采访中得知,有制片人为了筹集项目款,向银行贷款未果,以抵押自己房产的方式筹措贷款。影视行业账面上的钱缩水,能给到宣传营销的资金更是少了又少,所以即便是现在仍在勉力开工的营销公司,都要面临预算压缩、回款周期变长的困境。




今年的疫情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原本年前的款项年后可以结,现在制作方已经大面积停工,出现现金流的断裂,宣传营销公司自然会受到波及。“结算会遇到问题,但是合同在履行,所以要服务下去。我们的项目大部分来源于头部公司比较大体量的剧集,客户比较信任我们,只能说特殊时期,互相理解吧。我们市场部也在和客户沟通,尽量找到解决的办法。”A公司负责人说。


从新冠疫情爆发算起,宣传营销公司已经进入了生死存亡的“倒计时”。“一般公司正常账面上的资金能够维持两到三个月的日常运转,有钱的话也投入到新项目当中,不会放太多钱在账上。”B公司负责人说。现在疫情已经持续了半个月,如果两个月内影视行业仍然不能正常运转,刨掉零散的宣传团队,即便是已经成规模的、现有的宣传营销公司,将有超过半数面临灭顶之灾,撑不过这个春天。


结语


用并不乐观的行业调研复工,目的不在于唱衰,而是希望通过矛盾和困境寻找出路。


出路就是回归正轨。除了国家政策、资金对于疫情冲击的影视行业的帮扶,还需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疫情爆发以来,记者注意到微博上数个影视方向的KOL已经在发布大量的疫情有关短视频、文字微博,承担社会责任是影视行业优先级的义务,毫无疑问。同时,对于宣传营销公司或者从业者,这些个体的本职工作是为剧集内容服务,是通过自己的头脑风暴发掘剧集亮点,吸引观众看剧,这是责任。


期待各司其职,回归正轨的一天,希望宣传营销公司都能撑下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作者:乔苗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