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轮遭遇疫情风暴
2020-02-09 16:14

邮轮遭遇疫情风暴

虎嗅注:1 月 21 日,一艘游轮从深圳蛇口驶出,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它本应承载的是路程中的欢笑。但疫情改变了这一切,随着确诊患者在船上被发现,整艘游轮进入了隔离状态,飘荡在浩瀚的海面上。


本文来自公众号“界面新闻(wowjiemian)”,作者:郑萃颖、杨霞 ,编辑 :沈霄戈。


这不是邮轮业第一次遭受病毒打击。然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规模前所未有,停航给邮轮公司带来直接经济损失上亿元。而邮轮游的复苏,会比其他行业更缓慢。


1月21日,“歌诗达·威尼斯号”邮轮从深圳蛇口离港驶出,徐芳芳和母亲对第一次邮轮旅行的期待,因武汉肺炎疫情消息而变得有点忐忑。


登船排队时,她们掏出家里抽屉翻出来的棉口罩戴上,现场戴口罩的旅客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甚至当时还有朋友羡慕她“运气好,要在海上躲过疫情了”。


侥幸之旅


徐芳芳花17美金买wifi套餐出了问题,重新购买后信号也时好时坏,没有网络也就失去了外界消息。


直到23日,她看到了武汉封城的新闻,但这似乎没有影响船上的氛围。倒计时party、泳池party、舞会party……母女俩愉快地度过了一半行程,还和其他乘客在越南岘港和下龙湾集体出游。


24号,船上工作人员开始佩戴口罩。


25日,她感觉船上气氛骤变,邮轮餐厅门口摆出了免洗洗手液。下午,邮轮广播告知全体乘客要集中听“下船说明”:下船时需要接受检疫,下船时间会延迟。


26日凌晨,她从朋友发来的消息得知,“船上有不少湖北籍旅客,靠岸后如发现确诊案例,说不定会被海上隔离。”


26日早上,邮轮如期靠岸,所有旅客接受邮轮员工上门测量体温、登记。徐芳芳母女闭门不出,一边和岸上朋友们交流信息、查阅报道,一边紧张地等待邮轮广播通知。


所幸,该邮轮上采样的4例发热病例和9例曾发热病例样本,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检测结果均为阴性。船上有148名旅客需要安排进行集中隔离和医学观察。


船上广播通知每人可以领取一个口罩,可徐芳芳去晚了,看到现场拥挤的人群,吓得赶紧又退回房间。快下船前,她才从工作人员那儿又要到口罩。


26日晚上7点多,母女二人准备下船,船方通知按着行李牌颜色分批次下船。但轮到她们的时候却发现,下船出口什么颜色行李标签都有,有人发生了争吵,有两名工作人员在阻止一名试图插队的乘客。


“这是我第一次坐邮轮,船上有那么多全员聚集场所,但凡我们那艘邮轮有一个确诊病人,我们就都惨了”。如今徐芳芳看到多个邮轮疫情新闻,心里有点后怕。


紧急叫停


并不是所有疫情爆发前出航的邮轮都侥幸躲过一劫。


1月19日22:00,“星梦邮轮-世界梦号”邮轮由广州南沙码头出发,邮轮将途径越南芽庄和岘港,24日返回南沙码头。船上逾1800名乘客,其中约1600人为香港居民。


1月20日当地时间16:19,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驶出横滨港,包括船员在内,船上3700多人,大约一半乘客是日本人,其余客人来自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


邮轮驶出后,船上集体度假生活就开始了。乘客们按照船上的娱乐节目时间表,去看电影、观演出、逛珠宝店,去酒吧、泳池、桑拿,然后一日三顿在餐厅集中用餐,偶尔去甲板上呼吸海风,但更多时候在船舱内同呼吸。


1月20日晚,钟南山首次公开肯定,新型冠状病毒存在“人传人”现象。中国文旅部决定,24日起停止国内旅行团和机加酒服务,27日停止所有出境旅游团。


24日,地中海辉煌号邮轮停靠在上海吴淞口,准备带团上船的领队杨红发现港口停了几辆救护车,后得知上一批乘客里有两人发热,需要做乘客健康测试。


原定邮轮上午11点放空,但新客人登船时间等到了下午3点。邮轮公司临时决定,客人在码头现场可选择免费退订,杨红的团队中有四成客人放弃了这段行程。


24日前后,出售邮轮产品的旅游公司处在焦灼状态下。


一位邮轮业者告诉界面新闻,两艘25日准备起航的邮轮紧急停航。


歌诗达是第一个宣布取消春节期间所有航次的邮轮公司。其他邮轮公司也陆续一个一个班期地发布暂停在中国内地运,并推出了面向全部乘客的无损退订政策。


“停航的损失非常大。”上述从业者称。尽管邮轮公司采取了紧急措施,但坏消息还是接踵而来。


1月25日,“钻石公主号”邮轮一名八十多岁的香港乘客在香港下船,1月30日开始发烧,2月1日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据日本媒体报道,2月3日邮轮返回横滨,全船人员接受健康状况调查,集体隔离14天。截至2月8日确认,“钻石公主号”豪华邮轮上共已被检测出63名患者。


2月3日,广东疾控发布通知称,省疾控最新接报的数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曾乘坐上述编号“WD05200119”的“星梦邮轮-世界梦号”邮轮。目前星梦邮轮方面接到有广东政府有关部门通报的确诊人数共3例。


邮轮上疫情的出现,引起全球警戒。


当地时间1月30日,因为一名中国乘客被发现发烧,一艘意大利邮轮上的6000多名乘客被要求暂时禁止在罗马奇维塔韦基亚港下船,所幸检测表明是虚惊一场,乘客为普通感冒。


近日,日本政府拒绝了一艘原计划7日抵达冲绳县的邮轮入境,因为该“威士特丹号”邮轮此前发现了疑似感染新冠病毒乘客。该船2月1日从中国香港出发,停靠台湾南部高雄后,被拒绝进入北部的基隆港。日本政府已要求该邮轮返回中国香港,并计划让船上的日本籍游客乘飞机回国。


截至今日,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人数突破三万人,日本确诊人数为全球第二。


2020年1月30日,代表全球60家成员的国际邮轮协会(CLIA)发布声明,认为游客的安全和健康是协会成员的第一要务,暂停从中国大陆出发的船员往来,禁止过去14天内从中国大陆出发或者途径中国大陆的任何个人登船,包括乘客和船员。



被击中的软肋


适合全家休闲出游,船上娱乐项目也是越来越丰富、新奇,邮轮游一直是受人欢迎的旅行产品。


然而,疫情暴发,戳到了邮轮的软肋。


“作为大型聚集型的旅游产品,人员数量多,来源多样,船上人员流动性强,聚集度高,封闭性强,使得邮轮作为人群聚集的海上载体,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防控难度较大。”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教授、上海国际邮轮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叶欣梁告诉界面新闻。


中远海运高级船长,首席培训师胡月祥对界面新闻介绍,现代船舶和邮轮都是高度密闭的场所,邮轮上的每一个舱室设计都是密闭的,仅在门上安装了方便开启、有百叶窗结构的逃生孔。舱室内部的通风由中央空调调节,而空调的循环功能分为外部循环和内部循环两种。


他解释说,外循环系统,空气是通过连接在外的吸风口吸进海洋上的空气后,再调节舱室内的温度,空气新鲜,卫生,但需要消耗更多能源;内循环系统是通过内部的空气循环系统达到调节温度的目的,但会增加病毒传播风险。如果船上发生疫情,应当开启外循环系统。


这并不是邮轮第一次遭受病毒打击,历年时有发生的诺如病毒和流感情况。


2015年5月,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扩散到韩国,前往韩国的邮轮纷纷调整航线,有的将目的地港口调整为日本,即便抵达仁川港的邮轮也因担心感染MERS,取消了下船观光安排。


不过国际邮轮协会也表示,在监管乘客和船员的健康状况方面,邮轮业是装备最完善和经验最丰富的行业之一。


“邮轮公司会根据情况采取预防措施,在登船前对乘客和船员进行被动和主动筛查。此外,船舶必须配备全天候的医疗设施、船上和岸边医疗专业人员,以便在生病时提供医疗服务并防止疾病传播。”国际邮轮协会称。


 一位在邮轮上经历过隔离的乘客向界面新闻叙述,自己在邮轮上曾因为拉肚子,报给医务处,邮轮安排她带上行李前往单独的房间隔离24至48小时,期间不得出门,可打电话给送餐部订餐。


重挫复苏难


然而,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规模前所未有, 处于潜伏期患者可能没有任何症状,更增加邮轮防疫的难度。邮轮公司不得不作出全面停航的断腕之举。


2015年,韩国邮轮业受到MERS影响。据韩国海洋水产部长官当时预计,全年利用邮轮访韩的外国游客数较2014年(105万人次)减少22万人次,造成的经济损失将达到2576亿韩元。


经历了2015年MERS的中国邮轮业从业者告诉界面新闻,MERS只是暂停了一个邮轮目的地,而新冠状病毒肺炎的影响,是抹去了整个客源地--日益增长、基数庞大的中国市场。


行业自媒体“港口圈”引用了克拉克森、罗兰贝格等管理咨询机构的分析指出,“2020 年开年不利,当前共计 8 艘邮轮(合计 25,456 床位)取消原定 1 月底 2月初中国母港出港船期,占全球邮轮运力的 4.1%。 ”。



2019年国际邮轮协会的行业报告显示,全球邮轮的运力部署中,中国占比4.9%,亚洲(除中国市场)占比4.3%;而全球邮轮客源亚太地区占比5.7%。


上海国际邮轮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叶欣梁告诉界面新闻,某些邮轮公司因为取消航次直接损失在7-10亿元左右,小型邮轮公司的损失也在5000万元左右,而为邮轮公司和港口配套的其他供应商、企业等,相关损失初步预计在10亿元左右。


“更为严重的是,本次疫情事件影响邮轮公司对中国市场战略和邮轮布局,对未来发展较为不利。”他说。


按照2019年各家邮轮公司的原定计划,MSC地中海邮轮打算将旗下最新旗舰邮轮“地中海荣耀号(MSC Bellissima)”在2020年的6月投放到中国首航。皇家加勒比邮轮也打算在2020年派遣3艘邮轮入华,还新增了奥运主题航线和长航线。歌诗达邮轮则计划安排一艘专门针对中国市场设计的新船,在2020年底抵达中国。


“如果国际邮轮协会宣布亚太地区全部暂停,需要更多的邮轮公司进行配合,而对于中国和亚太地区的邮轮业务将是严重打击。”叶欣梁分析说。


据此前上海国际航运研究所的数据,中国是全球第二大邮轮市场,仅次于美国,到2030年则可能成为最大的邮轮市场。


“我们的四艘邮轮都在港口待命” ,歌诗达邮轮集团亚洲总裁马睿哲说。目前歌诗达邮轮已经暂停了2020年1月25日至2月29日期间从中国母港发出的30个航次,并对被取消行程游客提供全额船票和船务费退款或免费改签航次服务。“我们会利用这一时机优化产品及船上服务。一旦疫情缓解,旅游行业复苏,我们期待以最好的姿态重新赢得消费者的信任。”


他还强调,无论是以中国为母港运营的航线还是海外航线,歌诗达邮轮都采取了严格的健康预防措施和流程。


“疫情结束后一般会迎来行业回弹期,但邮轮由于自身特殊性,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渡过此次难关。“叶欣梁说。“疫情过后,邮轮业一方面需要加强邮轮安全的宣传,降低游客对邮轮安全的担忧;另一方面,则应对本次疫情防控措施进行全方位的总结,在此基础上完善应对此类疫情的应急响应机制。”


他举例说,比如针对此前防控中的薄弱环节,升级港口的相关查验设备,持续优化“港区联防联控机制”。建立健全邮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预案,形成“总预案+海关处置流程+邮轮港预案+邮轮公司预案的防控体系”。


皇家加勒比邮轮回复界面新闻,鉴于此次疫情发展态势,将再次提高邮轮上消毒标准,更严格、严谨遵循国际卫生标准。而暂停2月中国母港运营航次和推出各项退改签政策后,大部分游客选择改签了后续的航次,“这说明广大消费者对邮轮旅行的热爱和对乘坐皇家加勒比邮轮出行的认可”。


载有3700多人的“钻石公主号”目前还在日本横滨港旁集中隔离。“邮轮隔离,对外界影响将大大减少。但对邮轮上旅客心理情绪来说是挑战。”胡月祥说。


目前“钻石公主号”隔离乘客发放了口罩、橡胶手套,配备了温度计每天检测,每日配送餐食,增加了电影储备以度过海上隔离的两周。乘客们接受媒体采访纷纷表示,他们希望能早日平安回家。


 (文中 徐芳芳、杨红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