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的神秘疫病为何如此肆虐?
2020-02-13 15:03

尼日利亚的神秘疫病为何如此肆虐?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原标题:《非洲神秘病毒来袭,怎么办?》,作者:深眸,题图来自:Alucardion / Shutterstock.com


据国内外多家媒体报道,西非国家尼日利亚近日爆发神秘的致命疾病。


尼日利亚算是国内新闻热度最高的西非国家了


石油、博科圣地、疫情是较常见的关键词


这种疾病的神秘之处在于,它既非西非国家曾经出现的埃博拉或拉沙热,也不是折磨东亚地区的SARS或新冠病毒,死亡率却相当高。所有患者均出现头痛、腹泻、呕吐等相同症状,被感染的上百人中又有多人在患病后两天内就死亡。


尼日利亚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官方账号的置顶仍是正在检查(图片来自twitter / NCDC)


疫病在尼日利亚横行霸道,对整个非洲的公共卫生体系都构成了严峻挑战。而当地官员怀疑,是用于捕鱼的化学物质导致了疾病的发生。


捕鱼和疾病,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两者是如何构成联系的?


巨大的需求和落后的捕鱼业


尼日利亚在非洲具有多个第一的身份:它是非洲第一人口大国,达1.9亿;也是第一大经济体,天然气资源储量居非洲首位,石油处第二位,2018年GDP总量超过南非的3663亿美元,达到3973亿;同时,它的互联网用户达到1亿,在非洲排名第一。


尼日利亚的GDP已经超过南非一大截不过由于人口是南非的三倍,人均只有南非½不到(图片来自wikipedia)


虽然该国具有地区大国潜质,经济潜力巨大,并在近年来成为维护非洲稳定的重要力量,但问题也在光辉的背面等待着它。


把海上石油平台印在货币上,也是非常准确了(最新一套货币不是这样了)(图片来自:vkilikov/ shutterstock.com)


众多问题中最根本的一项,是这个国家的经济结构单一,油气收入占总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是当仁不让的支柱产业。但除了油气行业以外,尼日利亚服务于民生和非石油行业的基础设施十分落后,电力供应紧张,劳动生产率低下,配套供应能力差。作为软实力的教育也十分落后,文盲率接近40%,转换产业结构任重而道远。


出口创汇不靠这个,靠啥呢(图片来自@Alexander Simoes, Cesar Hidalgo, et. al. See OEC)


就是在这样一个国家,人口增长率却达到了2.7%。在极低的经济水平下如何让这些百姓都有工作,都吃饱饭,是个难题。


尼日利亚虽然GDP总量非洲第一但产业结构上,农业的比例仍然很大,工业则不足而农业部门吸纳了70%左右的劳动力让大部分人提高收入,很难(非洲部分国家三大产业占GDP比例比较)


如果人口增长比经济增长快有些人就要饿肚子(图片来自Flickr / Temi KOGBE)


这对矛盾就清晰地反映在捕鱼行业上。


理论上来看,尼日利亚河流众多,红树林沼泽和小溪密布,海岸线就长达853公里,并与大西洋接壤,本该渔业发达,鱼类出口贸易繁盛。但实际的情况是,尼日利亚是继中国、美国和日本之后的世界第四大鱼类进口国。


几内亚湾的石油资源和渔业资源都相当丰富而海上开采石油的技术难度很高所以更多是欧美公司开发,非洲国家再从中分得收入(几内亚湾沿岸石油资源分布)


原因在于尽管该国拥有丰富鱼类资源,但由于非石油工业部门落后,根本没有技术去进行大规模捕鱼,工业捕捞仅占4%。鱼类的生产和加工可以说基本依赖手工捕捞和水产养殖。而就算是手工捕捞,多数尼日利亚企业也无法负担所需要的船只和设备,少部分企业就算有,也只能达到水下50米以上的技术高度。


这样的装备,恐怕只能捕一些跑的慢的鱼(图片来自Agbebiyi Adekunle Sunday / Shutterstock.com)


但尼日利亚每年鱼类需求量达到330万吨,国内的产量仅为三分之一,无奈之下只能用石油换鱼,坐拥渔业资源而不会开发。


当然,政府也在努力改善现状,但短时间内弥补非石油工业的落后是不可能的。于是政府便鼓励私人捕鱼业的发展,意图通过上亿的人口优势来短期内实现鱼类产品的自给自足。


渔船与油轮(图片来自:Alucardion / Shutterstock.com)


2020年年初,尼日利亚农业部长就宣称将不断降低渔业的私人开发门槛,计划在2022年努力停止鱼类的进口。


政府还大力支持民间捕鱼文化的传播。该国西北部的阿贡古镇(阿尔贡古),每年2月都要举行传统的捕鱼节。参加活动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3千多名捕鱼界高手,男人和孩子们身背鱼篓来到河里(还有人划着独木舟),把鱼群驱赶到水浅的滩涂。人们争先恐后去捕鱼,谁捕的鱼个头大,数量多,就可以获得免费去麦加朝觐的门票和一辆摩托车。


阿贡古镇在尼日利亚西北部的内陆地区当地的渔业文化其实是河流渔业节日最早动机也并非为促进渔业发展(图片来自:twitter@ausa iterature)


虽然政府鼓励民间捕鱼的意图没错,但忽视了民众捕鱼的手段。很多民众为了捕捉到体积大的鱼,便使用了危险化学品,比如杀虫剂,在快速捕鱼的同时也污染了水资源。当前的神秘疾病有可能是民众饮用了含有杀虫剂的水,或者吃了携带杀虫剂的鱼所导致的。


尼日利亚的严重传染病


实际上,尼日利亚存在的传染病远不止当前的神秘疾病,埃博拉病毒、疟疾、伤寒、霍乱、黄热病、拉沙病、艾滋病等疾病长期肆虐本就多灾多难的尼日利亚。


埃博拉传向人类(并且全部是在非洲爆发)可能也和吃野味如吃蝙蝠有关(西非当地所谓“丛林肉”)(图片来自:wikipedia@Wikiseal)


在该国的历史上,2005年底感染艾滋病毒的人群就高达290万,2013年达到340万,其中仅仅不到50万人得到治疗;2010年的霍乱夺走了700多尼日利亚人的生命;常年存在的疟疾死亡率达到40%,每年高达30万人死亡。这就是该国预期寿命不足55岁的一个重要原因。


还被北边的邻居尼日尔反超了(图片来自:google.com)


而发源于尼日利亚的拉沙病是该国最为严重的传染病,最终致死的患者通常在患病14天内死亡。


1969年,人们将在尼日利亚东北地区拉沙镇发现的病毒称为拉沙病毒,主要通过直接接触病毒老鼠的尿液、粪便以及被老鼠污染的水源感染。这和中国发生的新冠病毒传播路径部分相似,不同的是水源是拉沙病毒得以迅速传播的关键途径。


3D版拉沙热病毒(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teryna Kon )


拉沙病毒的天然寄主(图片来自Wikipedia / Kelly, et al )


仅2019年1月这短短31天,尼日利亚就有2700多人被确诊或被疑似为患拉沙病,临床表现为发热、寒颤和咽炎。但由于尼日利亚人口分布极不均衡,南部沿海地带和三角洲地区的面积虽然仅占国土面积的20%,却聚集着全国近一半的人口,使人际传播的速度大为加快。在整个西非地区,因该病每年死亡的人数高达2500人,尼日利亚几乎占到90%。


巨量人口涌向拉各斯等少数大城市但这些“都市”缺乏产业吸纳这么多人口同时市政各方面难以跟上如果出现大规模人传人疫情,后果难以想象(图片来自:Santos Akhilele Aburime / Shutterstock.com)


堂堂非洲“第一大国”,尼日利亚为何对疾病的防控如此不力呢?仅需观察该国的医疗条件就会发现原因。


尼日利亚医疗卫生条件很差,经常面临缺医少药的问题,绝大多数的医疗器械和实验室产品依赖国外进口,本国只能生产少量的注射器和医用针头。


“无菌环境”?(图片来自Wikipedia / Tunde Sheriffdeen, Bello)


另据世卫组织的数据,尼日利亚全国的自来水覆盖率仅58%,卫生设备覆盖率仅31%;全国将近两亿的人口,却只有3万名医生和10万张病床,医患的人数比例达到1:4500。同时尼日利亚的贫富差距极为严重,约1.5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2元人民币,每户年均的医疗健康或健身费用支出仅为600元人民币。


还有很多家庭通过买限量的水维持生活(图片来自Wikipedia /Akinrinade Habeeb omobolaji )


条件更差的只能就地取水哪怕他们知道,河水可能已经被污染了(图片来自Fabian Plock / Shutterstock.com)


更糟糕的是,该国1.9亿人中有95%没有参加任何健康保险计划,再加上药品走私十分严重,很多人吃了伪劣药品而致死。


这样的医疗条件根本无法提供民众战胜传染病的物质基础,整个国家的繁荣在病原体面前,可谓不堪一击。


疾病的扩散和尼日利亚民众


虽然目前尼日利亚的神秘疾病还处于初级阶段,影响范围有限,感染人数也相对较少,但根据以往的疾病在尼日利亚的发展,向他国蔓延的可能性很大。


前边说到,该国国内的医疗条件很差,这就导致大量有经济基础的民众前往他国治病。


2015年,每月前往印度和欧美国家治病的尼日利亚民众就超过5千人。2016年6月,甚至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都前往英国治病(其实他患的只是一个耳部感染),多位政府领导人又要前往英国看望总统,个中三公消费难以想象。


本国医疗保健条件堪忧,总统也只能飞英国就医(图片来自:wikipedia@Bayo Omoboriowo)


据统计,尼日利亚人民每年花费在国外医院治病的费用高达3亿美元,从国外学医归来的尼日利亚人也因不满国内医疗条件的落后而选择去他国工作,或者从事利润丰厚的石油行业。这不仅削弱政府的威望,更造成该国大量的资金外流和人才外流,也使患病者能够将疾病更快的传播到他国。


而对于一般人民群众,最实用的还是普及基础卫生知识但面对糟糕的物质条件,知识往往是有心无力的(图片来自:wikipedia /President's Malaria Initiative)


另外,该国特殊的族群特点也使疾病的对外传播更为迅速。


尼日利亚拥有两百多个部族,豪萨—富拉尼人、约鲁巴人和伊格博人,是其国内最主要的三大族群。而这三个族群在尼日尔和乍得也广泛分布,具有十分突出的跨国境背景。很多不知自己患病的尼日利亚人去邻国走亲戚、逛景点,就会将这些疾病带到当地。


三个大族能和睦相处就不错要想很好的统筹协调,还是有点难度


所以,几乎每次尼日利亚发生大规模传染病,都会在整个西非地区引起混乱。


还有一个常见的原因是,该国民众的防范意识落后,政府宣传和应对措施很不到位。这点从以往尼日利亚的疾病传播中就可以看到。


阿布贾(首都)医科大学医院的隔离病房(图片来自twitter / Fmohnigeria)


由于尼日利亚族群冲突和恐怖主义袭击情况严重,政府对很多偏远地区并无完全的控制能力。再加上该国交通设施和基层管理的落后,无法像中国一样实行全面的隔离手段。1月29日,一些尼日利亚网民和个别当地媒体就要求政府重视这场神秘疾病,但直到2月7日,该国政府的卫生部和疾控中心才最终重视和行动起来。


对尼日利亚民众来说,像拉沙病毒这样的不明疾病,他们早已司空见惯。再加上大多数尼日利亚民众生活艰难,即使政府宣传戴口罩,很多人也没有意识或金钱去戴。另外,勤洗手更是需要大量用洁净水,而这本应是用来饮用的宝贵资源。


一个很多人还无法饱腹,基础设施都不完善的国家戴口罩确实是比较奢侈的(图片来自:Ajibola Fasola / Shutterstock.com)


如此看来,无论那里的疾病最终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不必感到奇怪。


参考资料: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尼日利亚计划在2022年停止鱼类进口》,2020年2月7日,http://tzswj.mofcom.gov.cn/article/i/jyjl/k/202002/20200202934431. Shtml。

2. https://news.fx168.com/politics/other/2002/3612307.shtml.

3. https://www.pulse.ng/news/local/15-die-as-strange-disease-hits-benue-state/lmbfzve.

4. https://www.dailytrust.com.ng/lassa-fever-why-diseases-spread-fast-in-nigeria.html.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深眸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