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火车会被病毒传染吗?
2020-02-16 07:55

坐火车会被病毒传染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冷夜寒星,制图:孙绿,校稿:猫斯图,编辑:养乐多


2月中旬,不少人结束了这个史上最长的春假开始步入工作岗位。铁路运输是每年春运的主力军,今年的特殊情况中也不例外。


然而一些担忧的声音也在出现:狭小、密闭的火车车厢,会不会成为病毒滋生的温床?会不会进一步加重病毒的交叉感染呢?今天的文章将带你一起探讨坐火车会被疾病传染吗?


确实狭小密闭(图片@杔格)


行多有病住无粮,万里还乡未到乡


说到火车传播疫病这一话题,很多人脑海中首先想到了一部著名的灾难电影,上映于1976年的《卡桑德拉大桥》。影片讲述了逃亡的恐怖分子将致命的鼠疫杆菌传播到列车上,国际警局意图摧毁列车,而车上的乘客们联合起来突破封锁的故事。


真严阵以待,这个片子大家可以找来看看(图片来自:《卡桑德拉大桥》)



影片中,狭小封闭的火车车厢,让鼠疫杆菌得以迅速传播,险些酿成一场巨大的生化灾难。这并非危言耸听,特别是没有空调通风系统的老绿皮火车(目前全国铁路包括Z、T、K开头的空调列车在内的普速车都已陆续刷为绿色车体,故对原没有空调系统的列车简称为“老绿皮火车”),极容易给呼吸系统的传染疾病造成相对封闭的传染空间。早年肺结核的防控便是铁路防疫部门长期坚持的一项重要工作。


老绿皮(实际上往往是站满了人)(图片@金子涵 / 图虫创意)


对于旅客来说,定员达118人普速硬座车厢,人流不仅密集,而且上下车的流动人员众多,加上入厕、饮水等车内活动,使得接触到的人员更多,确实具有一定的暴露风险。


而对于长期接待往返旅客,在车上服务时间可达数天的长途列车的乘务员们来说,暴露风险则更高。在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就已出现多名乘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甚至造成整个班族隔离,列车停运的现象。


不光是乘务员,编制外的员工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也容易受到病毒感染(图片@杔格)


在过去的火车上,还有一种昆虫充当着疾病传播的中间媒介,这就是跳蚤。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Jiri Prochazka)


即使是今天,在火车的卧铺车厢中,旅客被跳蚤咬到的情况仍有发生。跳蚤的出现并不一定是列车车厢的卫生问题,在长途列车中,如果不是从起点坐到终点,这个铺位将会售给多个不同的旅客,而这一铺位的寝具(床单、被单和枕套)只能到终点站才能更换,列车上没有空间储备这么多寝具来实现“一客一换”,而硬座桌椅的座套等亦是如此。


火车卧铺,里面的床并不只有你一个人睡过(图片@图虫·创意)


因此无论列车卫生收拾得多么干净,跳蚤仍然会被乘客带入车厢。作为病原体媒介生物的跳蚤,可以传播多种重要传染病,包括绦虫病、鼠疫、肾综合征出血热、地方性斑疹伤寒和巴尔通体病等,具有很高的危险性。


跳蚤病的临床表现


老式列车上常常显得肮脏的洗手间便池和垃圾箱也是一个高危区域。但就目前中国铁路旅客列车的为卫生保洁情况来看,火车上的洗手间便池和垃圾箱疾病传播的风险,不会高于其他公共场合的这些设施。


春雨断桥人不度,小舟撑出柳阴来


面对上文提到的疾病传播风险,正在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中国铁路追求的不光是速度,还有旅客乘坐时“由内到外”的安全。面对当下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我们不必过度恐慌,因为近20年来,我们列车上疾病预防的“软硬件”也更加先进了。


首先是列车的通风换气条件的不断改善。


开窗通风和车厢连接处进风是传统的无空调的老绿皮火车所采用的空气流通方式。但是随着中国铁路几次大提速的进行,开窗通风无法满足列车高速行驶对车辆气密性的要求。同时列车高速行驶时,如若开窗极易发生旅客掉落、或隧道气流冲击车内等危险情况。


里面人过多的时候,如果连开窗通风都没有就太难受了(图片来自:solofugue / 图虫创意)


取代老绿皮车火车的,是以车厢依靠空调送风、车厢连接处依靠进风实现空气流通的新空调车体。


尽管车体封闭,但是空调送风系统实现了车内空气流通。目前全国铁路普速列车,Z字头的直达火车、T开头特快列车和K开头的快速火车均使用新空调车体,只不过因为全国铁路200公里/小时以下时速的列车均要求刷绿色涂装,所以现在空调列车也成了“绿皮车”。


(图片来自:一個圈 / 图虫创意)


对于一般旅客而言,坐在拥有强大空调系统的车厢里,感染呼吸系统疾病的风险比从前的老绿皮车降低了很多。随着高速动车的投入运营,其更为强大的空调新风系统,为大家带来了更加安全、健康和舒适的乘车环境。


随着高铁铁路动车组的投入运营,不少人担忧高铁为了高速行驶,追求更为严格的气密性标准,其车内空气在薄弱的空调下是否更加糟糕?


看似是更封闭了,其实未必(图片@图虫·创意)


其实不然,以和谐号CRH3-380、CRH1和CRH5动车组为例,为了增大高速运行的空调机组内部的导流空间,在设计生产时,压缩机尺寸被缩小,并采用环保的R407C制冷剂。同时车体通风系统,设计了自然通风系统和强迫通风系统,从而实现了更加高效的通风。


CRH5(图片@和谐电3C-0869 / 图虫创意)


不过无论是高铁还是普速空调列车,一旦因线路故障等原因停车,列车空调就会失去电力,所以夏季列车会因故障停车而造成车厢闷热、旅客汗流浃背。但这并非空调排风系统的问题,而是偶发的列车整体故障的一个反应,不必过度恐慌。


就算是风扇,线路故障也无法运转(图片来自:起飞的轩子 / 图虫创意)


除了空调送风系统的不断改善,火车车厢中还有一处变化,有利于我们疾病的防控,这便是火车卫生间便盆的集便方式。


老式的绿皮火车和较早的空调火车大多采用直排式的方式,向火车轨道直接排出旅客的排泄物。这样的排泄方式不仅污染轨道,排泄物在便盆中还不易彻底排净,时常挂壁,给一些通过粪口传播的疾病提供了传播条件。


更尴尬的是,如果在你入厕时,火车恰好进出隧道,便盆的直排口会灌入强大的气流,使排泄物飞溅至入厕者的身上。而火车在停站时,如若乘务员忘记锁闭列车厕所,入厕者的排泄物又会对车站股道内作业的上水工人和列检员造成污染。


面对这种问题,新造的列车都采用了与飞机相似的真空集便系统,不仅解决了过去直排式厕盆带来的种种问题,还令厕盆的清理效果大为改善。


另外,高速动车组列车运营初期,由于处于国外技术的引进消化阶段,许多动车组都是座便器,这让很多乘客有了担忧和顾虑。而中国铁路也迅速跟进,一方面,在这类车体提供一次性马桶垫,另一方面在后续生产的新一代动车中,安装设置了坐便蹲便两种便盆,使得高铁的卫生状况进一步得到了提高。


遇风尽是同舟客,肯把秦人视越人


由此我们不难发现,从硬件条件来看,火车出行疾病感染风险并不会比其他的公交出行方式更大。


然而面对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蔓延的严峻形势,为了尽量减少接触传播的机会,各部门也在积极实施一系列政策。


首先是1月底,全国各个铁路集团有限公司陆续停运了管内的大部分使用老式绿皮车体的短途列车。这就从根本上禁绝了一批疾病传播风险较高的交通运输工具。


其次是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免收退票费,在2020年2月5日24时前已购车票的旅客,均可享受这一优惠政策。由于当前疫情仍处在爆发期,教育、餐饮、旅游等行业的具体复工时间仍不能明确,加之之前多次假期的延长,使得大部分旅客不得不改变出行计划。而按照原有的退票政策,旅客需要付出最高达票面价值20%的退票手续款,这一政策实施后,使得广大旅客在出行安排上有了更大的灵活性,客观上有利于避免在春运期间大规模“扎堆”出行。


积分票也能退(图片@12306)


最后是考虑实施隔号售票来实现旅客的分隔而座。目前全国铁路旅客日发送量远远低于同期,因此在春运的返程运输中,铁路部门正在逐步考虑实施隔号(座位号)售票,将客座率控制在50%左右,来实现旅客分隔而坐,来降低疫情传播的风险。


隔号售票(来自@铁路客票计划管理系统)


不过,因前期一些票已经预售,要做到隔一个座位完全分散,还是具有一定难度。届时,铁路部门将通过列车工作人员,现场引导大家分散就座,避免聚集。


其实不搞隔作,客座率也未必能到50%(图片@杔格)


防疫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需要各方鼎力相助,需要个人做出权利让渡,更需要企业勇于承担。此次“隔号售票”虽然会使铁路部门减少部分收入,但却体现了其社会责任和担当,赢得了社会赞誉。


当然,要完全杜绝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最好的办法还是坚守在家,分散办公,等待疫情终点的到来。


如果你无奈必须要出远门谋生,那么请做好自我保护工作,听从列车和车站管理人员的指挥,按照防疫要求配合检查、落座等。


愿大家都能有一个平安健康的开工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冷夜寒星,制图:孙绿,校稿:猫斯图,编辑:养乐多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