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采访日本朋友,聊了聊他们眼中的中国与日本
2020-02-16 10:23

我采访日本朋友,聊了聊他们眼中的中国与日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傅鼎,摄影:傅鼎、审稿:嘟嘟、排版:斯凯勒,采访视频:傅鼎


2014~2018年,我在日本大阪先后做本科交换生和硕士生。这四年里,感受到了日本国内很多有趣的中国元素。


我的硕士导师堤教授研习“少林寺拳法”30年,在学术大会后也会和同好者切磋。


有一次我给日本高中生教汉语,学生送我一包肉干,这是孔子时候开始的“束脩”之礼。



日本的中小学,古汉语是必修课,还有很多年轻人喜欢书法。


日本各大书店,到处能看到陈舜臣、司马辽太郎、北方谦三等作家写的中国历史小说。翻开书卷,迎面而来的是李白与晁衡的跨国友谊、王玄策的天竺热风、郑成功的东海大浪……


书店里的《妖猫传》原著:

梦枕貘的《沙门空海,唐国鬼宴》


奈良三笠山。

晁衡三笠山之歌:天の原,ふりさけみれば、春日なる。三笠の山に、いでし月かも。(翘首望东天,神驰奈良边。三笠山顶上,想又皎月圆。)


长崎平户,郑成功诞生石。


八九十年代以来,日本NHK和中国联合摄制了《丝绸之路》纪录片,很多日本国民都有深深的丝绸之路情节:佛教,沿着丝绸之路传到中国和日本;长安和洛阳更是京都、奈良的模板。以至于每次到西安旅行或出差,都能遇到日本旅行者。


画家平山郁夫笔下的敦煌


还有铁道迷比较熟悉的NHK《中国铁道大纪行》,关口知宏在中日建交35周年时,乘坐普通铁路走遍中国36000公里(这是当年不走重复路能行驶的最长线路)


在旅途画册中,他写了这样的话:“眼帘里有人,就有无缘触及的景致;眼帘里有景致,就有难得一见的人;正如这倒映在池水中的峨眉群山。”


细想一下,这不正是向那首《峨眉山月歌》(“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致敬吗?



2015年初,当时中日政治关系的改善还尚未可期。那时我即将结束一年交换留学,于是采访了几位日本朋友,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作为普通日本人,他们是如何看待中国与日本的。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HSK事务局)


记得2013年8月在尼泊尔的安娜普尔纳徒步,遇到一个日本人。刚聊了没几句,他得知我是浙江人,一想就说:“就是勾践卧薪尝胆这个地方!”接着就把“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是哪几个背了出来。


下面出场的第一位是秋田,他本科时学的是法律和法语,在法国交换留学时,喜欢上旅行和历史,自己学了俄语,有丝绸之路情结,就去了中亚旅行。


后来,又喜欢中国,就学了汉语,并通过了HSK 6级(汉语水平考试),来到南昌做日语老师。回到日本后,自己在法律咨询的工作外,又办了中文补习班,平时也会登山、玩皮划艇、去健身房。


有一次秋田来浙江临海,我带他去龙兴寺,他说“我们日本的寺院也是这个样式的,我爸爸是爱知县一座寺庙的住持。这次来到台州,是拜访天台宗的祖庭啊!”因为父亲是寺院主持,退休后他会继承寺院。所以,平时也在学鸠摩罗什翻译的《佛说阿弥陀经》,学习梵文,永远探索新的世界。


浙江临海 龙兴寺;日本奈良 唐招提寺


1. 秋田:日语/汉语教师 


你好,我叫秋田。这里是日本的冲绳料理店。我现在在中国的江西省南昌市当日语老师。在这个寒假,我回到了久违的日本。中国人特别热情。有一次,我坐巴士时没有一元硬币,不知道该怎么办,旁边的人就塞给我一元硬币,这样的事情在日本很少见。真是热情啊!


秋田


2. 堀川:大学老师 


我叫堀川,在大阪大学外国语学部日语专业,教日本语学。说起对于东亚未来的建议,这个显然与美国有很大关系。日本在很长时间都是追随,从属于美国的姿态。


实际上,日本历史上对于欧美有一种向往,向往还很强烈,想模仿美国,模仿西方人。中国和韩国也有很多人抱着对西方的向往,渴望西化。这是真是件挺遗憾的事情。21世纪,这个世界不再是以美国为中心,地球绕着美国转了。


东亚的民族,也就是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一道携起手来吧,成为世界的领导者,去改变这个世界。因此,我们就不应该再彼此争执,而是一起联手,去创造21世纪的价值。希望我们能够成为这样的一代人。中国、韩国的各位,还有日本人,一起携手,去改变由西方主导的19、20世纪的世界吧。那么,在每周的课堂上,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一起学习,就是非常重要的、也很开心的课程。


堀川


说到中国、韩国与日本的关系,说到底,对于二战的战争责任问题是无法回避的。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负的战争责任,如果不坦诚地对中国与韩国说清楚的话,中国、韩国与日本关系的改善就无从谈起。


基于这一点,日本的政府,日本的首相,对这一问题不说清楚是非常不好的,作为日本人的一员,我是这么想的。也有日本人会想,“到底中国和韩国要追究日本的战争责任到什么时候为止啊?”。我的观点是,“已经够了,已经够了,战争责任的话题可以到此为止了”,当中国和韩国说出这句话之前,日本必须要一直反思战争责任才行。


当然,要每一个日本人都能够这么做并不容易。我也托学生的福,把今天的话翻译成汉语,能够有机会与中国的各位交流我的一点想法。作为一个普通的日本人,认为日本应该好好地说清楚战争责任,如果不这样,中国、韩国与日本的关系改善是不可能的。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京都舞鹤)


3. 水光:留学生会馆管理人 


我姓水光,今年73岁。中国北宋的诗人苏轼,诗作中经常出现“水光”这个词。“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水光的意思是,河面闪闪发光,这样漂亮的样子。


京都有一条河流,高濑川,我祖上在那里生活。从角仓了以这一代开始,有了“水光”这个姓。所以,这和苏轼的作品里出现的“水光”,意思是一样的。从去年3月份开始,我开始了这份工作,担任大阪大学留学生会馆的管理人。


我从学生时代开始,就非常关心世界和平。我在大学的法学部专攻国际法。当时,在和各国学生一起举办的国际学生会议中,经常组织一些能够促进互相理解和友谊的活动。所以,我现在在这样的大阪大学留学生会馆,和150位非常棒的学生一起,也照顾着150位学生的生活。


水光(左)


果然啊,在这儿,大家都是非常友好的,彼此讨厌之类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就算国家之间有矛盾,学生之间也完全不会这样,我觉得这是非常理想——从世界和平的观点来说——是非常好的地方。


然后,如果可能,有些涉及政治方面的话,我一直希望日本与近邻的国家中国、韩国间关系越来越好。在欧洲,大家都知道,欧亚大陆的西部,有EU,也就是欧盟。可能的话,在欧亚大陆的东部,日本、中国、韩国一道,也组成AU、亚洲联盟该多好,我一直这么想着。


我在夏普工作的时候,最后的海外工作地是中国的北京。当时我作为夏普首任中国总代表,在北京工作。日本在很久以前就和中国有着友好的关系。古代日本向中国一次又一次派出了遣隋使、遣唐使。佛教,还有汉字我们拿来用,吸收了中国的很多文化。而且彼此本身就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所以日本和中国一定要关系更好一些啊。关系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就我个人而言,在中国工作的时候,也交了很多朋友。对于国家和国家之间,彼此反感对方的国家,这样的人的确存在。不过对于国民之间,不用这样,大家彼此友好相处。那我心里就宽慰些了。


最后,说起我和中国的深厚的关系,我的二儿子和中国人结婚了。他在本田汽车公司工作,本田在广州开设工厂的时候,任命他去广州赴任。他在那里工作了五年,努力学习汉语,最终追到了在广州的投资银行工作的女孩,也就是现在的妻子。现在他们住在东京,有两个可爱的儿子,我的两个孙子,真是太可爱了。我内心也非常盼望日本和中国能够关系更好啊!以上。


4.大谷:学生 


我叫大谷,京都大学工学部四年级,今年四月开始在本部的信息学研究科,念硕士。这里是平安神宫。今年暑假想去中国旅行一个月啊。因为我在中国有好多朋友,想去很多地方。


关于中国嘛,中国菜很好吃,我好喜欢。我喜欢的菜有很多,要是选三个的话,第三是上海的生煎包,太好吃了,我想吃那个。第二是杭州的东坡肉,东坡肉我真是难以抗拒,想吃!第一就是麻婆豆腐,我吃了成都的麻婆豆腐后,虽然绝对会肚子痛,可还是想吃啊!以上。


大谷


5. 半泽:学生 


我叫半泽。在京都大学的文学部念大四。我的专业是日本古代史。去北京做过交换生,关于中国和日本古代的交流。最近我回日本了。在中国的一年,我去过很多地方。


前些日子我去过宁夏,因为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属羊,所以我想去宁夏吃很好吃的羊肉。那时,我搭乘火车,同车厢里有个中国人,跟我聊了很多话题。比如中日之间的印象,或者历史,正好我的专业是历史,他就给我看中国历史的电影。到了银川后,我逛了街回到青年旅舍,旅舍里很多中国人在等我,他们请我吃饭。


半泽


第二天,我想去西夏王陵,但是我只有一个人,所以在公交车上,我找到新的旅伴,然后一起去景点。他教我很多东西,关于中国人的文化,还和我说中国上班族的生活。到了西夏王陵,他替我付了门票。我太感动了,因为我们才刚认识。他有礼貌,很绅士。然后我们又去贺兰山看壁画,他还给了我奶茶,还有很多的礼物。


我问他,为什么你那么好?他说,他也是在上大学时,上班族帮助了他,然后我是外国人,所以欢迎我,如果你回日本以后见到别的中国人,或者其他外国人的话,你也帮助他们吧。我太感动了。我在中国的经历,大部分是这样子。所以,我现在有对他好的印象,对中国也是。未来,我还想做这样的交流。谢谢!


崎岖路,长情在 


(长崎)


长崎县位于日本本土最西端,九州岛西部的山海之间,是东亚海上贸易的重要据点。长崎北部的平户,与中国更是渊源深厚。


长崎平户


明朝末年,郑芝龙拥有极大海上武装势力,纵横东南亚,开创海上霸业,垄断东方贸易航线,荷兰与英国殖民者都无可奈何。他发迹于平户,娶了当地女子田川松,生下了郑成功……


我来到郑成功纪念馆时,馆长松本先生说日本人非常尊敬他,当地每年都会举办郑成功祭,他驱逐荷兰殖民者,是东亚的英雄。


6. 松本:郑成功纪念馆馆长


松本


郑成功出生是在1624年,这里有当时他父亲郑芝龙带来的妈祖像,还有竹柏树,作为纪念。很遗憾郑成功在39岁英年早逝,他从荷兰人手中解放了台湾,至今还作为台湾的“始祖”(开台圣王),每年的四月二十九日作为复台纪念日,举办纪念郑成功的活动。我差不多有二十次,有幸参加过那个典礼。如此伟大的人物,能够在平户诞生、成长,仅仅这些我就感到很满足。那么,请中国大陆的各位,中国台湾的各位,还有我们日本人,好好相处,携手并肩而行,谢谢!


7. 川崎:医护工作者、书法爱好者 


我叫川崎。出生在九州熊本县阿苏山下。我现在在医院工作,心想着再换个工作试试,虽然在医院也是帮助生病的人,不过我更想照顾生活上难以自理的人们,四月份开始想换这样的工作,那就朝着这个方向加油吧。


还有就是我一直在练习书法,我经常要参加展览会,今年六月、八月,还有十二月。要创作出很多作品。这些要和去年的不太一样,我想创作出另一风格的作品看看,好好干吧。


川崎


关于中国,国际关系方面我不是很关心。个人方面,我和很多中国人交了朋友。第一次遇到中国人的时候,我们聊了很多,因为自己练习书法,对中国的文化也很感兴趣。中国的文化学了好多,也从中国朋友那儿知道了很多。现在呢,可以自己选择做自己想做的事啊。


同气连枝,共盼春来 


(富山)


8. 佐佐木:英语老师 


你好,各位中国朋友大家好,我叫佐佐木。我来自大阪南边的和歌山县,平常往返于大阪大学丰中校区,大约单程坐车要3小时。36年里,我在和歌山做英语老师,到了六十岁的时候,我退休了。退休后,我来到大阪大学丰中校区的研究生院,开始学习人文地理学。


佐佐木


我年轻的时候啊,当时日本田中首相和中国周总理握手,日中恢复了邦交。那个瞬间,我至今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刻的感动,我至今难以忘怀。在那之后,日本和中国也缔结了和平条约。那个时候日本和中国的关系非常好。可是后来日本和中国的关系却一度变糟了。


不过即便如此,从国民的层面来说,自己想法还是可以自由地去做的嘛。国家之间即使关系不太好,国民之间还是可以好好相处啊,我想是这样的吧,哈哈。今后呢,对日本来说,中国是个很重要的国家,对中国来说日本也是个重要国家,两国的贸易有很重的份额。那么我希望呢,不光是国民之间,国家层面也能够好好相处啊。以上。


富山 雨晴海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傅鼎,摄影:傅鼎、审稿:嘟嘟、排版:斯凯勒,采访视频:傅鼎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7
点赞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