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期间,他如何拍出8.2分的《水月洞天》?
2020-02-16 11:35

非典期间,他如何拍出8.2分的《水月洞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第一导演(ID:diyidy),题图来自水月洞天剧照


采访、撰文 | 空山


如果一个导演入行足够久,足够勤勉,那他的作品能碰上2次大规模传染性疾病。

 

李达超就是如此。

 

17年前,他第一次做电视剧导演,拍摄《水月洞天》,碰上了非典。


这是“童年神剧制造厂”周易影视推出的巅峰之作,当年“席卷各地电视台黄金档、一次次创下影视剧收视奇迹!”(《北京日报》)


至今在豆瓣有8.2分的好成绩,超过2万人打分。



那时候李达超已入行十几年,演员身份出道,逐渐转到幕后。在《精武英雄》里做过“银幕外格斗第一人”周比利的替身,跟李连杰对打。去过好莱坞拍《黑客帝国》,教基努·里维斯打拳。

 

至高荣誉是凭借《十月围城》,斩获香港金像奖的最佳动作设计。


17年后,他第一次当电影导演,正打算去东北开机,又碰上了新冠肺炎。

 

上一次,他咬牙拍完了,不然蔡少芬也不会嫁给张晋——两人因合作《水月洞天》定下情缘。


张晋、蔡少芬、杨俊毅、于波在《水月洞天》剧组

 

这一次,他打了个飞的去了英国。

 

“停工是应该的。在一个大的疫情之下,这些都不是事。你说,钱不就是钱吗?”

 

一个导演的两次选择,反映的是两次疫情的种种不同

 

今时今日,影院停业,剧组停拍,封闭式管理的横店复工不得,全国形势严峻,影视行业在寒冬之后,又结结实实捱了致命一锤。

 

那17年前,非典肆虐的时候。影视行业是怎样的?为什么剧组能够开工,为什么李达超和制片方周易影视能拍出8.2分的《水月洞天》?


第一导演(ID:diyidy)远程采访了身在伦敦的李达超,隔着8个小时的时差,我们回忆了那段危机中的黄金岁月。

 

有些事情是相似的,有很多已经截然不同。


01

非典期间,影视行业可建组、可拍摄、可转移


《水月洞天》和续集《灵镜传奇》能拍摄完成,建立在一个大背景之上。

 

2003年的非典疫情,全球确诊8096例,死亡774人。死亡病例主要集中于香港(299例)、北京(147例+)和广东(56例+)

 

单纯从这组数字看,非典的严重性弱于新冠肺炎。

 

当时防疫抗疫措施的实行和时间,也和今时今日有极大的不同

 

2002年12月15日报告首次病例,2003年2月下旬疫情进入爆发期,3月蔓延至东南亚及欧美,4月达到顶峰。

 

4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加坡、中国台湾地区、加拿大多伦多、越南河内及疫情始爆发地区的中国广东省、山西省及香港列为疫区。5月开始,疫情减缓(后来部分人士猜测是天气转暖)

 

国内大规模的抗疫在4月下旬才开始

 

4月22日,才叫停国内5月份的体育比赛。4月24日,北京中小学才开始停课。

 

就在4月6日的时候,疫情严重的广州市,还出现了市委带领两万名群众参与春季健身万人长跑的活动。


来源:《信息时报》


这种防疫抗疫的气氛下,广电总局大约在4月底5月初,才口头提出了“慎重建组,推迟开机”的8字原则,既非正式文件,也非强制要求。

 

所以非典期间,仍有部分影视项目建组、拍摄,但各地情况均有不同。

 

当时章子怡主演的《茉莉花开》在上海拍,进度基本不受影响。主演之一姜文,那年正好担任戛纳评委,4月底完成拍摄飞往了法国。(当时姜文处于《鬼子来了》后“取消五年导演资格期”,他那段时间还演了《寻枪》《天地英雄》《绿茶》)


《茉莉花开》侯咏执导


北京则是重点疫区,一些项目因此转到了青岛,包括冯小刚的《手机》。

 

4月24日,《手机》剧组进入青岛,当地有关方面给汽车消了毒,剧组成员也接受了体温测试。进入青岛后,剧组又立刻到医疗机构做了体检。

 

但青岛市民依然强烈建议剧组成员就地隔离14天。

 

据冯小刚对媒体讲,《手机》在青岛的所有戏份集中于一家酒店,除了酒店内景,就是酒店停车场。


《手机》剧照

 

今日武汉人、湖北人遭遇的歧视和孤立,当年的北京人也遭遇过。

 

傅彪拍摄《恩情》,也从北京转战青岛,乘出租车时,不敢暴露北京口音,讲了一口蹩脚的山东话,但被司机识破

 

司机坚决地说“你换个车吧”。我很无奈地反问了一句“那我换什么车呢”。司机却不客气地说“救护车”。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孤立与恐惧。


傅彪(1963.09.27-2005.08.30)

 

也有一些项目拍摄不得不延期,因此出现阵容等变动。

 

《隋唐英雄传》计划3月在广州开机,但因非典延后,扛到了5月中旬悄悄开机,原定主演赵文卓换成黄海冰。剧组还请了一位护士给全体演职员天天量体温。

 

《神探狄仁杰》计划4月在无锡开机,据制片人张文玲回忆说,“当地领导四大班子组成临时工作组,对我们下了严厉的最后通牒,要求我们立即解散剧组,接受隔离观察。”

 

张文玲看了《新闻联播》,借用胡总书记发出的指示“一手抓非典 一手抓生产”写信,并请中央电视台领导出面(该剧有央视参与),最终剧组未解散,原地待命,至6月开机。

 

滕文骥导演的《末代皇妃》4月下旬在北京办了小型开机仪式,但到5月中旬才开拍,邀请周迅饰演婉容,最终错失


《末代皇妃》蒋勤勤、李亚鹏、黄奕

 

《大唐双龙传》本由TVB和中央电视台合作,全程在内地取景,后因非典,央视退出制作组,剧组到7月份非典扑灭后才赴大陆开机

 

万幸,各大剧组均未出现非典病例。

 

有一位不在剧组的导演感染了SARS——61岁的谢飞导演,在地坛医院治疗了20多天后康复出院。他的同事黄丹介绍,谢飞可能是在做例行保健治疗时被感染的。


媒体拍摄的谢飞导演出院的照片

 

虽然咬紧牙关也能拍,但非典对影视和娱乐行业影响是巨大的,到了6月份才真正好转。

 

2003年6月11日,30多个香港明星齐聚广州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为港剧《功夫足球》宣传造势。

 

成为非典后,广州乃至全国首次盛大的明星聚会,仅记者就近200名。当时的媒体在报道中写道:“闷了几个月,很久没见过这么大的排场了!”



02

贯穿整个非典疫情,《水月洞天》怎么安全拍完?

 

跟其他延迟拍摄或尽快杀青的项目不同,《水月洞天》系列的拍摄,几乎贯穿了整个非典疫情。

 

此系列分为《水月洞天》和《灵镜传奇》上下两部,是当时周易影视“不计成本”的项目,投入巨大



在春节前(2月份之前),美术、服装、道具等已经进组工作,特效部门也已经介入,和李达超在动作场面和动画设计上做了充分沟通。

 

刚过完年(2月9日正月初九左右),剧组陆续抵达取景地苏州胥口镇。

 

但2月10日,一切突然发生变化。广东省政府新闻办首次发出新闻通稿,正式公布非典型肺炎

 

此前的种种传言瞬间爆发,当日板蓝根、白醋的抢购达到高潮,多地人心惶惶。


李桂杰《不会尘封的记忆:百姓生活30年》

 

从天而降的、来自五湖四海的、200多人的剧组,也在苏州引起了争议。

 

“当地的群众是有情绪上的东西,(他们觉得)你们一搬过来,会不会把病毒也带过来了?”导演李达超回忆,剧组包下了整个酒店,当地有传言说:“那里是专门关非典病人的。”

 

当时能看到的疫情数字并不严重,广电和政府没有新的通知和指示,李达超和周易影视的两个老板商量,决定还是拍。

 

剧组立刻和苏州政府进行了沟通和协商,为了确保安全,200多名剧组成员去医院进行了各项检查,并在酒店自主隔离了15天,每天测量体温

 

确定无人感染后,才在3月份正式开机。

 

受限于疫情,剧组不得不调整计划,集中优先拍摄内景戏份,像水银池和大蟒蛇是搭景棚拍,御剑山庄和龙宅的戏份都是苏州园林的内景。



这样避免了剧组人员和外界的接触,也未出现群众围观的情况,一部分外景戏份也转化成了内景拍摄。

 

剧组也做了相应的防疫措施,但整体氛围没有那么紧张。

 

“消毒是有的,但我记得戴口罩的人并不多。因为好像整个苏州市只有1例非典(后经化验排除。当年SARS最主要流行的地方在香港,内地还是比较少的。大家不出去,也不会有非典进来,在封闭社区里面是相对安全的,跟现在这个肺炎是不一样的。”

 

天气转暖,疫情减弱后,剧组开始逐渐拍摄外景和大场面群戏

 

转战无锡影视城拍摄街道的场面,在诸暨五泄风景区拍摄瀑布和山水画面。

 

等到剧组杀青,非典也基本消失。


诸暨五泄风景区


03

8.2分的玄幻里程碑,周易巅峰难再有

 

《水月洞天》拍摄的时代,是21世纪初,也是国产剧和周易影视的黄金时代。

 

《走向共和》《大宅门》《大明宫词》《血色浪漫》《重案六组》,以及张纪中版的《天龙八部》,众多国剧经典,都诞生在这一时期。

 

题材多样、类型丰富、表达多元,称得起是百花齐放的创作时代

 

那时候的周易影视,最重剧本,短短3年就异军突起,拿出了《青河绝恋》《武林外史》《穿越时空的爱恋》《李卫当官》《少年王卫斯理》和《萧十一郎》,每一部都是口碑上佳的热播作品,且开创性极强。

 

《水月洞天》则让这个“童年神剧制造厂”达到了巅峰。



在这之前,李达超已经和周易合作,担任《少年王卫斯理》的动作指导。他曾经连续三届拿下香港武术全能冠军,有功夫底子。不仅全权负责打戏拍摄,有时也会指导文戏。

 

而且他深度参与的《风云雄霸天下》(刘伟强执导)是华语电影第一部CG奇幻武侠片,深赴大陆取景,特效场面“开天辟地”


《黑客帝国》的拍摄经验,也让李达超在特效领域别有积累。


李达超还在《风云雄霸天下》中出演步惊云的手下麻鹰


周易的老板蒋雪柔想在玄幻武侠的领域发力,李达超是不二人选。

 

当初的创作欲望,大家是一致的。他们想做玄幻,但当时市场上擅长的导演不多,所以我们刚好合到一块去。那时候《水月洞天》这个名字还没有,还叫《神龙传说》。他们很兴奋地说了很久,剧本挺好的,我就答应了。”

 

特效是最难的部分,那时候特效动画跟组是极奢侈的配置,周易提供不了,李达超只能在拍摄前和动画部门商议,现场灵活拍摄。

 

“挺傻的,大蟒蛇自己会走、会跑,但我们哪有一个可以这样动的东西呢?只能吊着一条绿色的代替物,最后给特效看,我想这条蟒蛇怎么样,跟演员的对戏是怎么样。会比现在……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反正我们当时是良心制作。”


2003年《水月洞天》的特效


在那个黄金时代,也还保留着编剧跟组的传统

 

周易的金牌编剧陈曼玲全程跟组,在开拍前完成了20多集剧本和后续的大纲、设定,进组后边写边拍


当时媒体的描述是“主线统领下边拍边写,既观察演员的戏路,也充分利用吴中山水的外景,'看菜吃饭',度身定制,也使整部连续剧戏内外都充满悬念”。


才女编剧陈曼玲


这部剧也是为周易三位武术演员于波、杨俊毅、张晋量身定制的。

 

于波在钓鱼台干过4年警卫,是正儿八经的“中南海保镖”。杨俊毅16岁就被评为国家武英级运动员,擅长枪术和剑术。张晋更不用说,9岁习武,一路替过章子怡、杨紫琼、甄子丹。


左起:张晋、杨俊毅、于波



《水月洞天》不管是人物性格,还是动作风格,都各具特色。主题曲也大气抒情,至今毫不褪色。


但周易影视很快盛极而衰,2005年后作品数量和影响力锐减,在2010年拍完《七种武器之孔雀翎》后无官宣停业

 

到今天还会有观众问,另外六种武器在哪里?李达超说:“六种武器没有了,消失了。”

 

关于周易影视的离开,外界有种种分析,但跟周易合作最多的李达超有完全不一样的看法。

 

“被市场淘汰,外界可以这样去说,但它自己是不是呢?其实也并不是。你对作品是有野心、有冲动的,一家公司再出名,都拍不过《水月洞天》,都没有能力去超越自己以前的作品,那就算了,干脆别拍了。”

 

以当下玄幻剧的制作模式看,《水月洞天》实难超越。

 

不借助任何IP,纯粹的原创剧本,在前后两部60集内,创造出完整的玄幻世界观,和十余个性格迥异的主要角色。今天的国产剧,几乎没有这样拍的。

 

“从技术和制作上来说,《水月洞天》只是在当时是超前的。但可以这样说,剧本是非常好的。譬如童博、豆豆的感情,还有陈法蓉(尹天雪)跟杨俊毅(童战)的那一段,都非常立得住脚的,所有东西都是为剧本、为他们服务的。

 

现在很多剧本没抓好,就匆匆上马,拍出来炒一炒IP,给那些喜欢的人去说说,当然是不过关的。”



李达超说:“这(些炒IP)只是过眼云烟,但现在很多人都是做这些事情。”

 

他自己在《水月洞天》后,有不少电视剧的合约要完成,拍了《美人为馅》《华胥引》《皓镧传》,制作规模、技术水准不断提升,也都有相当不错的收视成绩,但没有哪部的口碑能媲美《水月洞天》。

 

现在,他决定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电影上。

 

本来计划今年春天,去东北的雪地拍人生中第一部电影,但碰到了新冠肺炎。

 

假如疫情幸运地被扼杀在夏天,那北方的雪已经融化殆尽,李达超的电影,还要等待下一个春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