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剧情发展,可能轮到我们给日本捐口罩了
2020-02-21 08:54

看剧情发展,可能轮到我们给日本捐口罩了

文章来自公众号:DT财经(ID:DTcaijing),作者:爱看J联赛的DT君。


2月20日下午,日本媒体报道称,厚生劳动省和内阁官房分别有1名职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从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到现在,34天内,新冠疫情已经在日本蔓延开来,甚至连首相安倍晋三也有被感染的风险。


在这34天的时间里,从“可防可控”到终于“已经开始人传人”,从全民疯抢物资到把乳酸菌当作“神药”。


如今,钻石公主号邮轮还停靠在横滨港。在网络视频的爆料里我们被告知,船上的状态已经失控,但厚生劳动省的官员在电视前咳嗽着告诉大家:这都是假话,厚劳省没有隐藏事实,并妥善应对了船上的情况。


这一系列情节到底孰真孰假,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从对公开报道的梳理来看,DT君合理怀疑,甚至还有点担心,我们接下来可能要给日本捐口罩了。


一、新冠疫情在日本本土扩散


从新冠肺炎在日本本土的发展时间线里,大家应该多少能体会到日本的“淡定”。


1月16日,日本国内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出现。一名中国籍男子从武汉返回日本神奈川后,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他自称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但家里的父亲却患有某种不明类型的肺炎。


这时候,钟南山还没有发表关于“人传人”的论断,所以,虽然出现了首例确诊病例,当时的日本也并没有特别紧张。这期间,横滨港上一艘名为“钻石公主”、载有超过3500人的邮轮按时起航,开始了预定的旅途。


接下去的8天内,日本没有再出现新的确诊病例,但日本政府开始有了一些动作。


1月21日,日本召开内阁会议,厚生劳动省决定在所有机场和口岸测量旅客体温,并要求来自武汉和上海的旅客填写个人健康状况卡。外务省对中国内地发出第1级感染症警告(最高4级),要求日本人特别注意。


紧接着,日本大分市作出反应。1月23日,大分市宣布:原定于2月8日举办的大分武汉结为友好城市40周年活动,将被推迟至3月举行,届时再邀请武汉市部分领导干部参加。


但从日本本土的防控措施和氛围来看,大家对新冠肺炎还没有紧张起来,日本向湖北支援物资的新闻几乎每天都有。


1月25日,日本民间捐赠100万只防疫口罩驰援武汉;1月27日,日本大分市将防灾仓库中储备的3万只口罩捐给武汉……再加上中国消费者/代购在日本抢购口罩,这直接导致日本本土口罩限购——直至脱销。


1月29日京都市某便利店,每个家庭限购5包口罩


也就在这期间,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开始在东京市、神奈川县、爱知县等多地出现。


1月29日当天,厚生劳动省表示,新冠肺炎已经在日本人传人。截至当天24时,日本本土已出现8例确诊病例,其中包括6例系输入性病例。这时候,湖北已经“封城”6天,中国内地已有累计7711例确诊病例。


日本政府终于做了两个决定:从武汉包机撤侨,于2月1日起在日本各机场口岸禁止湖北及有湖北滞留经历的旅客入境。


从1月30日起到2月12日的又一个14天周期里,又有3架包机从武汉带回了557名日侨,1名负责撤侨的官员在1月31日深夜坠楼身亡,首例“假阴性”确诊患者出现,首例病死病例出现……此时,日本累计确诊病例数从8例攀升到29例。


从2月13日开始,日本疫情的发展速度有加快趋势,日本政府继续升级对潜在输入性病例的管控。在禁止湖北及相关滞留经历的旅客入境的基础上,日本也对浙江籍和有14天内有浙江滞留经历旅客关上了国门。


这时候的动作还是晚了。2月16日,厚生劳动省大臣加藤胜信宣布,新冠肺炎已经开始在日本流行。


危机之下,今年天皇诞生日一般参贺活动临时取消。该活动上一次被取消,还是在24年前。当时,包括驻秘鲁大使在内的政、军、企各界近百名日本人,在秘鲁庆祝天皇诞辰时被挟持为人质。


2月18日,事态开始变得紧急。当天,日本共同社有10名工作人员因疑似病例被要求隔离。这10人中,包括1名负责日常采访首相安倍晋三的女记者。


截至2月19日24时,日本本土累计确诊病例达到84例。


但此时,日本全国范围内的确诊病例已经达到705例。因为那艘在1月中旬出发的邮轮上,也出现了621例确诊病例。


二、是邮轮?还是病毒培养皿?


1月20日,世界前15大邮轮之一的“钻石公主”号邮轮驶离横滨港,开始了既定的航行。当时船上载客2508人,工作人员1063人。当天,有一名来自中国香港的80岁老人也结束了在日旅行,准备乘船回港。


1月25日,邮轮抵达香港启德邮轮码头,老人上岸。但在5天后,这名老年旅客开始发热,并在2月1日确诊新冠肺炎。香港卫生署估计他的发病日期是1月23日——当时他还在船上。


起初,老人的确诊并未影响邮轮的航行。在1月25日离开香港后,邮轮按计划驶向越南、中国台湾等航点,并于1月31日在台湾基隆港靠岸停留。当时,船上的旅客分别前往基隆、新北和台北市游玩。而后,邮轮经停日本冲绳岛那霸市,准备返航横滨。但在此时,这艘邮轮上开始不断出现发热、咳嗽的病人。


2月3日,邮轮靠岸日本横滨港,厚生劳动省上船。当时船上已有120名发热或咳嗽的旅客,共有153名旅客与前述老年港客有密切接触,他们都成了疑似病例。当晚,厚生劳动省在采验后宣布,“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出现了10例确诊病例。


2月4日,厚生劳动省宣布所有船上人员在船隔离14天。


这也引发了一阵不小的争议,或关于健康或关于人权。有报道称,1名日籍旅客以回家45分钟车程为由申请暂时下船,但也遭到了日方的拒绝。


从2月5日开始,“钻石公主”号邮轮上超过3500人,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


在此期间,累计确诊病例从10例迅速过百,再到218例、454例……截至2月19日24时,在船3000余人中,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621例,确诊率达到17.3%。


但到了2月19日,也就是隔离14天的期限一到,日本方面就开始疏散首批500名在船人员回家。


有评论认为,如果要保证这群旅客以及所有国民的安全,所有人员应该在下船后继续隔离14天。但日本方面给出的结果是:所有人下船后自行返回家中。于是,旅客在下船后或开车或乘坐公共交通分别回到住所。


昨日(2月20日),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NHK)报道称:2名在“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感染新冠肺炎的旅客死亡。这是“钻石公主”号邮轮上首次出现死亡病例,加上日本本土的1例病死病例,日本全国病死病例达到3例。


三、船上船下,一天世界


回顾梳理日本疫情的发展,我们不难发现日本政府动作的迟缓。


很多动作我们都觉得十分眼熟:从一开始日本官员称疫情“可防可控”,到后来民众抢购各种药品甚至是乳酸菌饮料。在2月16日前后,日本全国各地还举行了11场马拉松大赛,十几万人不戴口罩、淋着雨奔跑在日本的大街小巷——武汉百步亭的万家宴可能都自愧不如。


今天,日本媒体跟进报道称,内阁官房和厚生劳动省也相继有职员确认感染,进一步加深了疫情对于日本国家机器运作的阻碍。


厚生劳动省和内阁官房共2名职员确诊


日本现在的疫情发展走向,很容易让我们联想起武汉,这不由得让人有些担心。


新年钟声响起时,一亿多日本人共同期待着奥运年的到来。这个国家的人民希望这届十分节约、省钱——甚至用再生材料制作奖牌的奥运会,能够给这个经济30年停滞不前的国家以新的动力,同时够吸引来更多、特别是来自于中国的旅客。


但前提是,它可以平安撑过新冠肺炎这一关。


最新的消息是,中国已经紧急向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捐赠一批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虽然“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但我们真心希望能共渡难关。


文章来自公众号:DT财经(ID:DTcaijing),作者:爱看J联赛的DT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2
点赞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