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的另一个面孔,另一个战场
原创2020-02-24 09:11

华为的另一个面孔,另一个战场

一般消费者认识和接触到的华为,很多时就只有华为手机。但很多人也在国际新闻接触到华为,却又不太清楚,为什么华为会卷入国际政治之间的角力?这是因为华为除了卖手机、研发手机芯片 5G 基带之外,还有一项不为一般用户注意、但又极度重要的业务,那就是俗称“基站”的移动网络基础设备 (Mobile Infrasture)


早前,华为在伦敦发布了新的基站设备,现在就让我们通过这些基站设备,了解目前手机移动网络基础设备事业的情况,以及背后的各种风波。


移动网络基础设备是什么?


为什么我们在没有网线、没有 Wi-Fi 的情况下,能单单通过手机,就能在任何地方都能上网?这是因为手机通信运营商,在我们身处的环境里部署了大量的移动网络基础设备,手机才能通过无线电波,连接到全球互联网。


想像一下:你现在身处的小区、路经的马路旁、乘坐的地铁里,都有大量与家中 Wi-Fi 路由器原理相似的“基站”,当然,基站的发射和接收能力,远比路由器更强,而且数量更多、分布更广。



手机的无线通信方式,与家中 Wi-Fi 的布局有一定的相似。“基站” (Base Station) 接收了手机发射出来的无线电波后,解码后再送到机房,调频后再送到运营商的骨干网络,接入互联网。而在互联网传来的信息,也会在机房调频后,送到基站里转换为无线电波,发送到你的手机里(图上)


而这些在手机后面的网络设备,包括基站里的无线电波系统,或是机房内核心网里的信号调系统,均属于“移动网络基础设备”。



为什么 5G 网络难以普及化?我们在高通发表 X60 芯片时就提到,部署 5G 网络的难点之一,是我们为了要提高基站传输速度、以及让基站同时与更多设备连接,所以必须用耗电量更高、无线传输距离更短的高频无线电波。结果,基站的信号幅盖范围变少了(图上)


由于信号幅盖范围变小,运营商必须大幅增加基站的数量、以及通过新的天线阵列优化范围、或是增大基站的发射功率,来改善移动通信网络的幅盖范围。但无论是那一种方式也好,也会导致运营商需要更多移动网络基础设备、而且设备耗电量也会大增。因此,运营商在部署 5G 时需要的时间和成本,远远比 4G 时代要多。


由于 5G 部署的难度如此巨大,也为移动网络基础设备供应商,带来了巨大的商机。这些供应商也在不断改良相关技术,以争取运营商的订单,当中就包括瑞典的爱立信 (Ericsson)、芬兰的诺基亚 (Nokia)、以及中国的华为。


极简的 5G 部署方案


华为在这次伦敦发布的,就是 5G 相关的移动网络基础设备,主要是在基站上的接入网 (RAN) 系统,包括了使用大规模多进多出天线 (Massive MIMO) 的 5G 有源天线单元 (Active Antenna Unit, AAU)。


看不明白也不要紧,反正 Odin 无意在这里详述整个系统的技术原理,重点是华为这套系统的精华,是为运营商提供极为简便的部署方案。



以其 5G Massive MIMO AAU 系统为例,它的第一大卖点是轻。根据欧洲监管的规定,如果移动网络基础设备重逾 25kg,就必须由最少 2 名工程师安装,但新型 5G AAU 仅重 25kg,1 个工程师也能安装(图上),就能大幅简化运营商的部署工序。


5G 布署的另一难点是频谱太碎片化。不同的国家,使用不同频段和制式来传输无线信号,导致目前全球共有 10,000 种的频段组合。但目前运营商的 AAU 带宽不足(图左下),无法复盖所有频段,因此,运营商需要通过更多基站设备,才能复盖需要的无线频段。



但 5G Massive MIMO AAU 有单个模块就能支持 400MHz 的超大频宽,只需一个模块,就可以把各个运营商在400MHz以内的离散频谱都利用起来(图右上),并通过载波聚合来打通所有谱段,增加各个频谱之间的传输效率。运营商就能以较少的设备数量、使用更多的频段,藉此简化了网络站点的部署,同时降低购买、使用和运营成本。



此外,以往的 5G 天线与 4G 天线,需要分别设置(图左上),占据大量的基站部署空间。但华为的 5G Massive MIMO AAU 提供了一个能支持所有频段和制式的刀片 AAU,能将 2G、3G 和 4G 等无源天线模块,全部集成在一起,并将总高度控制在了 2 米左右(图右上)。因此,运营商就能直接以 5G 模块取代 3G/4G 天线,大幅节省基站空间,也缩短站点安装时间和部署的周期。


因为,华为运营商业务集团 (Business Group) 总裁丁耘,在会里表示:


华为的端到端 5G 解决方案,比友商领先一年。


诚然,目前几乎没有几家中国企业,能有底气说出自家技术比起欧美友商领先一年--即使是华为的芯片部门或手机部门,也不例外。但华为的运营商业务能说出这样的豪语,确有其自信所在。因为运营商普遍认为,华为的方案更方便、更低成本。


网络基础设备作为钥匙


去年年初,英国运营商接受美国 BBC 采访时就如此表示:“与其他供应商相比,他们(华为)拥有更多的研发工程师,他们凖备为特定的客户群创新。”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 Jonathan Hillman 也曾表示, 华为的诱惑难以抵挡:现在就能用低成本建成下一代电信系统。”可见华为的方案,对运营商实在有不少的吸引力。


2018 年网络基础设备生产商的市场份额。图片来源:IEEE ComSoc


跟据华为提供的数据,到目前为止全球已经有 91 个运营商,与华为正式签署5G商用合同,当中最少有一半以上 (47 家) 是欧洲地区的运营商。虽然华为所签的协议,并不一定具有排他性,运营商也有可能在与华为合作的同时,也采购其它供应商的方案。但是根据少数公开的网络基础设备市场研究(上图),华为在 2018 年就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基础设备供应商。


华为以网络基础设备作为钥匙,打开了由欧美科技业巨头所把持的通信产业大门。


而欧洲的运营商,正好是这个大门的门锁所在。


图片来源:Markets and Markets


首先,华为的崛起正好遇上智能手机大爆发的阶段、以及运营商部署 5G 的时间点,5G 网络基础设备的成本,又远比 3G 和 4G 更昂贵,所以网络基础设备成为了一盘巨大的生意。要知道高通 2019 年全年收入,约为 243 亿美元,但根据 Markets and Markets 的调查资料2027 年全球的网络基础设备市场,合计约有 478 亿美元的规模,而当中超过一半在欧洲(上图)


此外,华为也能通过欧洲运营商的合作关系,能在被欧美科技巨头牵头下的通信标准制定机构里,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并进一步增加取得 5G 的标准通信专利的机会。通过取得更多的 5G 标准通信专利,华为不但能在专利费用上取得不少优势,也能通过专利与其他巨头角力,避免重蹈当年诺基亚和国产手机公司,被高通的专利逼得无处容身的尴尬局面,更可以反用专利战攻击竞争对手。


其次,华为能通过作为网络基础设备供应商,就能快速地与欧洲运营商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并通过欧洲的运营商作为销售渠道,在欧洲地区大规模销售智能手机。2019 年第三季度,华为通过欧洲运营商的助力,取得欧洲智能手机市场的 22.2% 份额,超越苹果成为欧洲第二大手机生产商--当季度欧洲市场占了当季苹果业绩的 23.3%,也是苹果继美国之后最重要的市场,而华为的在欧洲的市场规模,不会比苹果要少。


此外,通过大量取得欧洲市场的份额,华为也能在手机作业系统安卓 (Android) 上取得更多的话语权。尽管中国手机生产商早已占了安卓手机市场超过半数的份额,但绝大部份国产安卓手机,主要集中于不重视谷歌 (Google) 服务的中国市场,因而向来被谷歌所忽视。但欧洲市场上占了巨大份额的华为,其手机里面大多使用着谷歌的服务,所以早前华为被断供安卓系统后,谷歌也站出来游说美国政府,希望停止或暂缓禁制令。


焦虑与不安全感的由来


福为祸所依,祸兮福所倚。


华为在欧洲市场的领导地位,也让他们锋芒太露,成为了众矢之的。虎嗅早前就曾报道,美国除了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之外,更不断向欧洲运营商施压,要求他们不要采用华为的移动网络基础设备。


爱立信认为自己才是 5G 专利上的领导者。图片来源:爱立信


如果只单凭华为在 5G 专利上的优势,是不足以让欧美列强所太担心。虽然美国已经无法在 5G 时代保持以往的领导地位,但是华为在 5G 专利上的领导地位,仍然有不少争议,爱立信就认为自己才是 5G 技术的真正领导者。况且,即使华为 5G 专利真的有优势,最多也仅属稍为领先,而不是像高通在 2G/3G 时代一样,能轻松通过垄断通信标准专利市场,掌握整个产业的生杀大权。


欧美国家真正让担扰的,是他们无法不依赖华为移动网络基础设备。


尽管华为多次重申,自己的设备并没有安全问题,但对正如先前所说,任何手机运营商也必须要通过网络基础设备才能上网,这就等于把运营商的的命脉,一整个绑在华为身上。


事实上,欧洲运营商的 4G 网络,早就离不开华为。BBC 引述英国运营商说法指:没有 4G 根本就部署不了 5G,如果真的要把所有华为的 4G 设备换掉,运营商部署 5G 的时间会延迟 12-18 个月,成本也会大幅增加。但排除了这一点,欧洲运营商仍然无法拒绝把命脉押在华为身上。先前 BBC 的报就指出,运营商普遍认为,华为早就远远领先其主要的欧洲的竞争对手。


要知道华为在网络基础设备方案上的最大对手,并不是来自美国,而是欧洲。


曾几何时,美国是最大的电信基础设备供应商。全球第一家电话公司“贝尔电话公司” (Bell Telephone Company),是现在美国第二大运营商 AT&T 的前身,而全球第一个无线电话,则来自美国的摩托罗拉(Motorola) 公司。但根据金融时报的资料,美国在 1996 年推行美国电信法 (Telecommunications Act) 后,永远改变了美国电信业的发展。


结果,AT&T 把基础设备分拆为朗讯 (Lucent),后来被法国电信公司阿爾卡特 (Alcatel) 并购后,2016年,阿尔卡特再被诺基亚所收购。而摩托罗拉也在 2011 年也把分拆电信业务分拆出来成为摩托罗拉方案 (Motorola Solutions),其基础设备业务也在同年卖了给诺基亚。


诺基亚收购了大部份美国的移动网络基础设备产业。图片来源:Klew TV


你没有看错,美国的移动网络基础设备产业,大部份都已落在欧洲人手里。所以,欧洲的网络基础设备供应商,是美国最后的护城河,但眼看欧洲的基础设备供应商,同样无法抗衡华为。因此早前就有消息指,美国政府就曾考虑收购诺基亚或爱立信,藉此对抗华为的势力。


基础设备是全局支点所在


虽然,华为的身影已遍布整个通信产业。他们除了已经在全球的移动网络基础设备上领先之外,根据 Counterpoint 的数据,华为也已经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生产商,而在 5G 基础专利上,也取得了不容忽视的地位。


移动网络基础设备,正正是华为整个通信布局的支撑点所在,也正正是传统科技巨头的弱点所在。但也正正是这一点,把华为扯进没完没了的政治角力之上,如果这个支点被攻了下来,也可能影响华为未来的布局。


移动网络基础设备发展,很可能是未来通信产业的的角力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8
点赞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