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完成剧本才可立项,IP乱象或将终结?
2020-02-25 18:28

编剧完成剧本才可立项,IP乱象或将终结?

作者:武怡楠,题图来自:《花千骨》。


2月6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广电发【2020】10号。《通知》主要从剧本创作、集数和片酬三个方面做出了新的规定。



而其中,最惹人注目的就是第一条“承诺已基本完成剧本创作”的规定。这条规定的出台,意味着一个网络电影、网络剧或网络动画片项目,必须要完成剧本之后才能申报立项。原来拿着几千字的故事大纲就能开机的日子,便也一去不复返了。


同日,北京广电局紧跟着下发《关于临时变更重点网络影视剧备案材料报送方式的通知》。《通知》要求,被抽到的项目须发送电子版故事梗概及完整剧本(word格式)到指定受理邮箱。文件名统一格式为“剧本抽审(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片名+申报公司”,并在邮件中注明联系人姓名、联系电话。


2月14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进一步明确了审核要求:备案申报需同时提交《重点原创网络影视剧规划信息备案表》和《完成剧本创作承诺书》,而原来只需提交《重点原创网络影视剧规划信息备案表》。据编剧余飞在《“完成剧本承诺书”与“人狠话不多”》透露,据可靠消息,电视剧项目也会照此办理。


图源自网视互联


这一系列动作,会对行业造成什么影响?已经处于回调状态的影视行业,是否会迎来一些新的转机?毒眸对此,采访了一些业内人士,根据反馈,受到影响最大的可能还是编剧行业。当然,根据二八定律,这或许又是一个有人哭亦有人笑的开端。


IP乱象或将终结


某影视公司编剧告诉毒眸,新政出台后,虽然不确定未来的工作压力,但编剧的地位无形中被肯定了——感觉“要尊重剧本和编剧”这句老生常谈的口号,终于有落到实处的希望了。


正如这位编剧所言,在毒眸的采访中,大部分受访编剧都认为,新政背景下对完整剧本的要求,可以淘汰掉一批“僵尸剧本”。而“一剧之本”重要性的回归,或许也将是近些年来IP乱象即将哑火的信号。


要知道,唯IP是瞻、对IP改编作品的追捧“高烧不退”,一度是行业发展的一大顽疾


2015年大热的IP剧《花千骨》


电视剧《猎场》中有一场戏,某网剧剧组的女二号因故拍了三天就退组,制片人找新的女演员救急,而该剧组虽然已经开拍,却只有故事大纲。新找的女演员的经纪人要求看剧本,却被告知:“看什么剧本啊,现在不都闭着眼睛瞎拍吗?” 


这样的情节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确确实实在影射当时的行业环境——回顾“IP热”最疯狂的2014-2016年,有不少项目就是如此草草开拍的。


著名导演汪俊在接受采访时称,仅有少量剧本就开机的状况在业内十分普遍:“《我的儿子是朵奇葩》开拍时剧本不到15集,这已经是比较好的状况了。” 知名导演郑晓龙也曾吐槽过,很多电视剧,剧本还没弄完就开拍了。


有从业者告诉毒眸,此前几年影视行业泡沫较大、资本较热,加上爱优腾等大平台刚进入、资金充足,很多出片方都会以天价请流量来做大IP。很多大IP+流量的项目,甚至仅靠一份PPT就能拿到投资,而没流量、非IP的项目,都很难找到钱。


也正因如此,彼时很多影视公司不愿意尝试原创剧本。毕竟签一个编剧的合约耗时太长,一稿二稿改来改去,时间成本太大。行业普遍对现成知名小说的变现能力更有信心,他们直接购买IP、省略剧本创作的过程,把大部分制作成本用在请“流量”上,而在制作过程上粗制滥造,接大量植入广告挣快钱,最后在网络播放量上“造假糊弄投资方。


回首2016年,网络播放量过百亿的电视剧一共有16部,其中还不乏网络播放量超过两百亿的电视剧。有网友调侃道:“中国7亿网民已然不够用了!”


央视曾曝光IP剧注水的情况


这样不健康的“IP真人化”,无疑扰乱了影视制作的正常秩序。


而很多从业者相信,“IP热”直接或间接导致了行业内的几个现象:第一,很少谈剧作,都在谈IP;第二,很少谈创作主体(即编剧),只谈用户体验;第三,回避原创,都在信奉数据;第四,搁置了对文化经典的追求,主要看的是利润的增值。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5年中国网络文学IP价值研究报告》,仅是2015年8月份Top 10 电视剧当中,就有 4部改编自网络小说。那个夏天大火的《花千骨》,就是热门网络小说IP改编。


不仅如此,连业内龙头华策影视也在2015年推出了“SIP”策略,即以“超级IP、超级制作、超级明星”的现象级产品为核心,聚焦于头部内容,打造爆款精品。



所以那个时候,上门来找职业编剧的项目有六七成是IP项目。知名编剧束焕就曾经透露,某影视公司曾花50万购买了一个女作家的网络小说,最终却根本不用这个故事,“他们要的就是那个名字,故事是什么都不重要。”


对此,知乎上有编剧答主曾回答道:“其实娱乐工业本身就该是取悦人的,现在的麻烦就是我们只被允许用一种产品来取悦观众,最后观众只剩下一种,愈加只需要一种产品,而其他的人简直不像活在同一个国家内。”


如果说曾经的“IP”热,会导致原创作品数量的下降,同时会流失一大批在原创方面努力的人群,使得影视产业倒退。那么如今新政的出台,无疑为忠于原创故事的编剧们打了一针强心剂。正如前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曾经说过的,“不能拥抱时代变化是刻舟求剑,只有好故事是王道。”


同样的,对于编剧联盟、编剧协会、编剧经纪公司等组织,新政是一个利好消息,因为政策会倒逼剧本的出产更严格。所以,不少编剧经纪的从业人员表达了对新政的支持。


著名制片人、编剧、导演白一骢在接受采访时便表示,新政如果能够将行业导向精工细作而非粗制滥造,一定程度上来说对于编剧就是有帮助的。“至少大家必须要认认真真看剧本了。”


而知名编剧余飞则同样提到,新政将对编剧行业带来巨大利好。因为“完成剧本”这一硬性指标,使得编剧需完成的工作大大增加,对编剧的需求增加,编剧的收入也会更加客观。


隐隐的担忧:编剧的尾款风险和影视公司的“生存战”


这个行业的政策大多可一体两面地来看,毒眸在采访中了解到,虽然新政增加了对剧本数量和编剧工作量的需求,但是也有部分从业者表达了他们的担心。


有相识的编剧告诉毒眸,这项规定对新人编剧很不友好。因为广电审核的主体从大纲变成了整体剧本,那么影视公司就可能会选择有经验的编剧来完成剧本,避免承担风险。这对新人编剧的冲击最大,而腰部编剧的需求量会增大。


某影视公司的编剧则认为,新政会加紧闭环,使得影企与相熟的编剧合作,而没有业内资源的编剧的日子会更加艰难。不过对于知名编剧,制片人化也不妨是一条出路,越来越多的编剧能从“写字的”,转型掌握更多创作之外的资源关系。


《密战》《我的博士老公》的编剧梁振华,第一部试水制片人的作品是《冰与火的青春》,而他担任总制片人的最新作品,是正在热播的《艳势番之新青年》。前文提到的白一骢,也是编剧出身,后逐渐转型成为导演和制片人。

还有从业多年的职业编剧向毒眸吐槽,新政鼓励了资金到位,筹备成熟的项目,但编剧所挣的钱,很大一部分是不那么成熟的项目。如果影视公司做项目都变得愈发谨慎,那么项目越来越少,其实压缩了编剧的工作机会。


整理包含剧作业务的公司可以发现,除了新丽、华策、欢瑞、慈文这些老牌影视公司外,出品了《小欢喜》等热门剧集的柠萌影业发展势头喜人,另外“青春剧第一厂牌”小糖人,《陈情令》二番出品方新湃传媒等也是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


不过,市面上像这样有姓名的剧作公司不过四五十家,实际上这个行业内做相关工作的公司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大部分“没有姓名”的公司和编剧,未来会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


除了创作空间和发展路径,不少编剧最担心的,还是尾款比例的问题。


按照原先的行业惯例,制片公司打给编剧20%的款项作为大纲定金;而从初稿到开机期间,会陆陆续续给到编剧80%-90%的款项;在杀青后,再付剩余的20-10%的尾款。有兼职编剧认为,新政会改变现有的付款方式,影视公司可能会将风险成本会转移给编剧,整体付款比例都会被压缩。比如减少定金的发放,在合同里说明立项甚至拍摄后再付给编剧款项的大头。


类似的担忧不止于此,某位资深网剧编剧指出,或许将来会存在这么一种可能,那就是影视公司前面给编剧很少比例的款项,让编剧出完整剧本,等过审了开机了才给尾款。但是编剧已经完成创作了,所以反而单方面承担风险——“如果有完整剧本才能立项的话,甲方会因为这个坑你钱骗你剧本”。


对此,余飞他在《“完成剧本承诺书”与“人狠话不多”》中提到,新政将对编剧行业带来严重挑战,可能会改写编剧行业的规则。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是尾款的比例会增长,从原来的不到30%大幅增长,从而使编剧的收入风险增加。


截图自《“完成剧本承诺书”与“人狠话不多”》


问题是,编剧能否承受住尾款比例提高这样的风险?毒眸了解到,一个新人编剧最快也要拿4-6个月试错一个12-30集的网剧剧本,而有的剧本甚至需要筹备几年。如果制片方不先垫付剧本的钱,对编剧来说,前期的时间成本和收入风险都很大,生活很可能难以为继。


不过,也有不少编剧认为,目前影视公司一般还没正式开工,而因通知刚刚出台,一系列行业的既定规则还没因为这个变动过。因而这个政策对合作方式的影响,可能要过一段才能显现。


接受毒眸采访的一位编剧表示,她最近和某电视频道合作的一个剧本最近正在立项,流程是看完剧本全本、上会通过、最后筹备立项。她所收到的前期剧本费用依然是由制片方垫付的,不过她也不确定这是否是处于交接期的风平浪静。


而对于影视公司来说,新规恐怕和行业现状也有不符之处。毒眸了解到,现在依然有一些项目剧本才写到10集就开机,编剧在组里边写边拍,俗称“飞页”。如果将来都是先有完整剧本再开拍,习惯“飞页”的剧组们,也需要花一段时间适应和调整了。上述受访编剧就称,“大前年有一个爆款剧就是进组了还各种赶本子”。


未来,影视公司要考虑的不仅是剧本的完成度,还需要考虑如何策划项目题材。“我记得前几年压了一个创业题材的剧,那个赶的是多年前一个电影的热度,但压了四五年吧,整个社会氛围变化就挺大的。” 一位编剧在接受采访时称。


所以在一个影视项目的策划阶段,就需要由文学策划想好故事主题,究竟如何定位,并由项目经理来进行项目筛选,“这个就需要公司有一个很强的文学策划和项目筛选能力了”,才能制作出更能经受住市场考验的项目。


随着制作周期的调整,更加考验各类影视公司是否储备有好的文学策划和项目经理等人才资源。有资深人士表示,国内好的文学策划其实非常稀缺,优质文学策划的隐形门槛很高。


在这些短期影响基础上,新规甚至还可能涉及到某些公司的命脉。


鲲池影业联合创始人、资深监制翁志超就认为,新规会直接影响到很多的制作机构的现金流。正如前文所说,前几年有很多制作机构是拿5000字到10000字的故事大纲去进行拍摄立项备案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炒作题材的公司,先获得炒作出来的IP和项目的立项权,再对外出售,最后赚取中间差。


翁志超指出,在新规的限制下,这些不合理的操作将无处遁形,从而挤出影视行业不健康的资金——“挤压影视市场里残余的泡沫,使得是真正热爱这个行业的人才愿意留下来专心做内容。”


关于新规影响所有影视制作公司的现金流的观点,某一线影视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问题对于自家公司来说其实是不太成立的。因为头部公司的项目一来有平台垫款,而来有成熟的制作班底提前开发,相对来说受影响不大。真正受到影响的是小型影视公司。


不过,也有其他策划人员告诉毒眸,另外一家知名影视公司,本来应该是各平台的座上宾,但开工后因为疫情一直原地待命,如果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在新规面前,或许一线公司的优势也并不明显。因为越是大组,每天的开销越大,可能多达上百万。


总得来说,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新规都会给行业带来一定的影响,至于究竟是往哪个方向,推进,还有待时间检验。余飞认为,新规给影视行业带来的长期改变,主要体现在没有实力、没有能力、没有创作经验的“三无”小公司的生死存亡;一位影视公司宣传叹息道,小公司遇到新政,确实是被逆向淘汰了;但也有手握原创剧本的编剧对新政十分欢迎,认为行业终于要回到正常的轨道上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