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之狼:郑梦九
2020-02-27 10:44

首尔之狼:郑梦九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李一帆


82岁的郑梦九终于“退休”了。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现代汽车集团执行副董事长郑义宣,将于下月接替其父亲郑梦九,担任现代汽车董事长。


3月16日,将是郑梦九在董事长席位上的最后一天。


这个曾经让现代汽车绝处逢生,坐稳韩国第二大财阀的“野蛮人”,即将从自己亲手缔造的企业王国正式退位。



无巧不成书,郑梦九接任现代汽车集团会长的1999年,恰逢韩国电影史上里程碑的一年。


那一年,姜帝圭执导的《生死谍变》以620万的观影人次打破了1998年《泰坦尼克号》的观影记录,成为韩国电影史上最卖座电影, 由此,开启了韩国电影的大片时代。



正是从《生死谍变》开始,“韩国电影走了十多年,到如今,已经形成了完备的电影工业,有了自己的民族特色,在商业电影领域走到了亚洲甚至全球前列。”


于是,有了《熔炉》《釜山行》《辩护人》……还有刚刚在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中摘得4项大奖的《寄生虫》。


1999年到2020年,整整20年,韩国电影完成了从《生死谍变》到《寄生虫》的华丽蜕变。


这20年,也正好是郑梦九执掌现代汽车的20年。20年来,郑梦九带领现代汽车完成了韩国汽车的振兴之路。


虎狼对决,王子上位


郑梦九本来没资格执掌现代。


现代集团创始人、郑梦九的父亲郑周永更偏爱的儿子,是五子郑梦宪。朝韩关系史上著名的“黄牛外交”,就是郑周永和郑梦宪一手策划的。


1997年前后,郑周永各给了郑梦九和郑梦宪一个“现代集团联合董事长”的头衔。1999年,郑周永又让郑梦九做了现代汽车的董事长。


那时候的现代汽车只是现代集团的子公司,虽然也是极为优质的资产,但体量远不如现在。而且,盈利的建筑、钢铁、电子等业务都归属于现代集团。


郑周永的想法很透明,先把郑梦九分流出去,再把现代集团交给郑梦宪。


这让郑梦九坐不住了。他的野心,岂能被老父亲限制?


2000年,郑梦九瞅准了郑梦宪出国公干的时机,将郑梦宪最得力的亲信降职,让自己手下顶替,并在几天后,自行住进了郑周永的清云洞老宅,试图用这样的形式“登顶”现代集团。


想也知道,回国后的郑梦宪勃然大怒,直奔郑周永住处,来了场“促膝长谈”。出来后,现代集团宣布了新规定:免去郑梦九的董事长职务,现代集团董事长由郑梦宪一人担任。


故事没有结束。


两天后,郑梦九自行召开了记者招待会,说父亲已经撤销了对自己的免职决定,自己仍然是现代集团的董事长。一边说,还一边掏出了一份有郑周永签字的撤销文件。急得郑梦宪在一旁大骂:“文件是伪造的!”


韩国舆论瞬间炸了锅,迫于压力,第二天,现代集团召开了总裁会议,会后郑周永正式宣布:郑梦宪是现代集团唯一的董事长。


这场闹剧,就是韩国商业史上著名的“王子之乱”。



2001年,郑周永不幸去世。而后,郑梦九为了报复,宣布现代汽车、现代钢铁正式脱离现代集团。其六弟郑梦准也一同宣布,自己执掌的现代重工业集团不再受现代集团管控。


临走前,他们留给郑梦宪的,是巨额债务和一地鸡毛。


面对被资本蚕食后的巨大财务危机,2003年,回天乏术的郑梦宪选择跳楼自杀。几乎成为“空壳”公司的现代集团变成了无主企业。


带走了汽车和钢铁业务的郑梦九,由此开始,回到了自己想要的起点,也逐渐开始展露狼性。


辣手摧花,绝处逢生


能从权力斗争中上位的,一定是红与黑通吃的狠角色。郑梦九也不例外。


如果没有郑梦九,现代汽车不会走到今天。


郑梦九接手现代汽车的1999年,正是现代汽车最糟糕的一年,10亿美元的市值,66亿美元的负债。


那时候,现代汽车已经在韩国国内销量领先,也早在80年代就凭借廉价车Pony Excel打入了美国市场。


但因为会生锈、打不着火等质量问题,现代汽车饱受诟病。消费者把二手车卖掉,拿到的钱甚至连剩下的贷款都不够还。愤怒的消费者没少找现代汽车理论。


在美国,现代汽车更是被抨击得一塌糊涂。


1998年,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戴维·莱特曼的两个段子非常有名,一个是“想吓唬宇航员,直接在航天飞机上贴个现代汽车的标识就行了。”另一个是“世界上最倒霉的十件事,其中第八件,就是坐现代汽车。”


观众们还会起哄:“现代汽车,只有推它才会动,而且是在下坡的时候。”


这些质量问题触及了郑梦九的底线,他当即告知所有高管,生产一款有质量的产品要比生产很多廉价产品有意义得多,“只有把质量提高到丰田的水平,现代汽车才能生存下去。”


郑梦九“新官上任”后的第一把火,至今仍被媒体讲得有鼻子有眼:


上任还没几天,郑梦九就去生产车间视察。看到发动机舱盖里各种线路乱七八糟,螺钉五颜六色,郑梦九脸色铁青,开始咆哮:“线路全部排列规整,螺钉全部涂成黑色,车间不整齐一辆车也不许下线!”


有传言说那几年现代新员工入职培训,老员工都会给他们讲这个故事,以示质量的重要性。


回到现代汽车总部,郑梦九针对质量问题先后发了几项规定:


其一,采购汽车配件“两个不准”,不准郑家的人造配件,不准现代汽车员工的家庭搞配件。


其二,成立了拥有一票否决权的质量控制委员会,成员有100人;每逢质量问题报告会,所有成员不得缺席。


其三,向全世界消费者承诺现代汽车10年10万英里保修期。这是当时市面上最长的保修期,绝大多数品牌,都还停留在3年3万英里。


为挽救信任危机,郑梦九甚至不惜让生产线停产、让新车延期上市。


2003年,因为起亚OPIRUS齿轮箱总是发出噪音,郑梦九要求生产线停产两个月,全力纠察问题所在,助理提醒他“两个月,我们的损失会非常大”,郑梦九却说,“如果是因为质量问题,没关系。”


2004年,新索纳塔都快要上市了,郑梦九又发现变速箱挡把的设计不够完美,于是再次决定延期两个月,将挡把改到最好再上市。


郑梦九对质量的执念,从源头上改变了整个公司对质量的态度,也让现代汽车终于回到了正常品牌的发展轨道。


2001年的J.D.Power质量评估报告中,现代汽车排在末尾。2004年,现代汽车上升到了第二名,与丰田并列。同年,索纳塔,更是被不接广告的美国《消费者报告》评为信任度第一的车型。


2004年,是现代汽车发展的分水岭。


黑金丑闻,黄金时代


郑梦九接二连三的铁腕政策,让现代汽车在2004年后正式步入了黄金时代。


质量问题解决后,郑梦九重新启动了现代汽车的全球化进程。他延续了此前的低价策略,在美国、欧洲、中国等市场均为索纳塔定出了比凯美瑞、雅阁低得多的售价,然后凭借性价比迅速走俏。


2004年,现代汽车在美国销量41.9万辆,在欧洲销量30万辆,对比1998年,分别增长了360%和21%。2005年,现代汽车成为继丰田之后,第二家海外销量超过1000万辆的亚洲汽车厂商。


美国《时代周刊》以《现代的崛起》为标题对郑梦九进行报道,评价“郑梦九对品质的追求,是现代起亚集团飞速发展的最大原因”。



2006年,也就是郑梦九执掌现代汽车后的第七年,现代的集团总销量已经达到了376万辆,由一个韩国地域品牌,旋风般成长为了全球第六大汽车厂商。


丰田副会长彼时不无危机感地多次评论:“从汽车的后视镜里,我们能看到现代汽车正以飞快的速度在追赶。”


但就在郑梦九一骑绝尘,并说要在2010年之前成为世界前五大汽车厂商时,意外发生了。


2006年,因为被扒出通过中间人向政府官员“黑金”行贿,让其为现代并购起亚放行,以及为现代债务问题、项目问题等提供方便,郑梦九被指犯有侵吞罪和渎职罪,涉案金额高达1000多亿韩元。


一年后,郑梦九被首尔高等法院以挪用公款等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


这是当时震惊韩国内外的“黑金丑闻”。



彼时,外界认为失去“庇护人”的现代汽车或将就此失速,韩国商界一片看衰。


哪成想,法院紧接着又宣布,由于现代汽车集团对韩国经济的影响巨大,若判处郑梦九实刑,将对现代汽车和国家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所以决定让郑梦九通过服务社区,外加捐款8400亿韩元的形式,免除实刑。


2008年,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又宣布了万人特赦令,郑梦九名列其中。


足见当时郑梦九的影响力与地位。


摆脱“黑金丑闻”阴影后,现代汽车开始以更快的速度狂奔。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郑梦九敏锐地察觉到,中国是能让其尽可能减少损失的大市场,于是,火速将全年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中国。


据媒体报道,“2008年9月,郑梦九接到汇报称起亚在中国无法完成销量目标,当天,他就做出了让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高玉锡走人的决定。”这时距离高玉锡上任,仅仅10个月。


在郑梦九不留情面的狼性管理下,2008年全球车市一片低迷,但中国的北京现代,却实现了27.4%的销量增长。


而真正让现代汽车在全世界消费者心里竖起全新形象的,是郑梦九在美国的营销。


由于金融危机带来的失业风暴,美国车市惨不忍睹,连创新低。


这时候,郑梦九亲自前往美国,一拍桌推出了“失业回购保障计划”,包括“车主1年内失业可退车”、“失业3个月内公司替车主还贷”和“固定油价担保”三大举措。


这项营销的精明之处,一是给担心失业的潜在购车者吃了颗定心丸,二是让正在崩溃中挣扎的经济型消费者产生了被关怀的情感共鸣。


2009年,美国汽车销量1043.15万辆,同比下降21%,通用、丰田、福特、本田、宝马等热销品牌全部下滑,只有现代汽车创造了9%的同比增长,尤其在2009年12月,增长高达42%。


后来,“失业回购保障计划”在美国被其它车企竞相效仿。


同年,郑梦九终于实现了自己三年前定下的目标,现代汽车全球年销量达到463万辆,超越福特,成为了全球第四大汽车生产商。


急流勇退,权力交接


但是,郑梦九一直有一个未竟的梦想,那就是进军高端车市场。


过去的郑梦九总被外界说任人唯亲,“亲”指的是亲信。后来,为了让现代汽车改头换面,郑梦九一反常态,重金引入外来人才,2005年从宝马挖来托马斯·伯克尔,2006年从大众挖来明星设计师彼得·希瑞尔,再后来现代新车的大部分设计都来自欧洲和美国设计中心。


有时候为了改善设计,设计团队会和工程师团队各执一词,郑梦九往往选择支持设计团队,因为在他看来,想往高端走,设计是建立形象的基础。


正是在那几年,现代汽车的设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全新形象、大排量的高端车型劳恩斯/捷恩斯和雅科仕,分别在2008年和2009年相继推出。劳恩斯/捷恩斯目标锁定奔驰E系、宝马5系;雅科仕目标锁定奔驰S级、宝马7系。 


其中最成功的,是2010年上市的ix35,定价16.98~24.68万元,直接摆脱了现代汽车的固有价格区间,一度成为现代汽车最走量的车型之一。


2012年,彼得·希瑞尔被郑梦九直接升任起亚汽车社长,成为了起亚汽车创立以来的首位外籍社长。


ix35的成功让郑梦九下定决心将品牌高端化提上日程。2015年11月4日,现代汽车宣布将捷恩斯车型独立为全球豪华车品牌。


然而,事情并非总如人愿。


2017年,捷恩斯因为三年来在英国只卖出了50辆车,被迫宣布退出英国市场。因为相似的原因,捷恩斯在中国市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即便在销量最好的美国,捷恩斯也称不上站稳了脚,2019年,捷恩斯在美国豪华品牌销量榜排第11,而豪华品牌总共就那么些个。


然而,郑梦九从没想过放弃,2020年捷恩斯重回欧洲、中国市场,是他在2019年定下的新的挑战。



不过,韩国汽车要想真正进击高端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9年,凭借719万辆的全球销量,现代汽车依然是世界排名第五的汽车集团,但未来仍旧难言乐观。高端化遇挫,最大的中国市场表现乏力,“新四化”火烧眉毛大集团纷纷联手,现代汽车却仍在单打独斗。


这是权力交接之后,留给郑义宣的挑战,和上升空间。


意料之中的是,退位前,郑梦九已经为儿子做好了新的规划。


2019年12月4日,现代汽车发布了“2025战略”,计划在2025年,跻身全球纯电动车及氢燃料电池车市场前三名,将利润率提升到8%,并拿下全球汽车市场5%的占有率。


为实现目标,现代汽车准备掏出61.1万亿韩元(约合514亿美元),来提升业务水平及开发新技术。


仿佛是拿着钱的郑梦九在对儿子说:“钱已到位,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咯。”


现代汽车的未来,已经交给了郑义宣。


但愿他的角质层下,郑梦九的战斗欲依然存在。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李一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