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主:延期复工不该交违约金
2020-03-05 07:29

中小企业主:延期复工不该交违约金

文章来自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ID:ChinaEconomicWeekly),作者:陈一良,原标题为:《中小企业老板:既然是不可抗力,延期复工就不该交违约金》。


3月2日上午,杭州火车东站。


企业主王涛迎来了公司最后一个返岗员工,但他却谈不上高兴,甚至有些焦虑。


今年38岁的王涛在杭州经营一家小型建筑装饰企业,从业超过10年,公司有30多位员工。


早在2月3日,也就是正月初十,王涛就带着家人从老家匆匆赶回杭州。


王涛的公司原定5个装修项目在正月十六开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5个项目都必须延期开工。


春节期间,王涛和5个项目的业主方做了沟通,其中3家可以接受延期开工,但有2家不同意,还认为不能按时开工是违约行为,要求赔偿5%的违约金,王涛急忙赶回杭州和对方解释。


“我们行业的复工时间在2月20日以后,我2月3日提早回来,一方面是想和延期项目的业主当面沟通,争取对方的理解;另一方面是想多做些准备,尽量早点复工,减少疫情对业务的影响。”王涛说。


回到杭州整整一个月后,王涛发现,受疫情影响,新订单大幅减少,而在手订单的施工阻碍颇多,企业生存压力陡增。


一、延期开工,失去订单


首先让王涛感到压力的是,今年准备新开工的2个项目由于受疫情影响,延期开工,可能会产生14万的赔偿金。


“客户认为这次疫情不算不可抗力,延迟开工是我违约,要求根据合同每延迟1天赔偿合同金额的千分之五,这两个项目合同一共280万,我最多要赔5%的金额作为赔偿金,一共14万。”王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这次疫情是否可视为不可抗力因素?王涛咨询了律师。


律师告诉王涛,本次疫情构成不可抗力情形,王涛和业主方均可单方解除施工合同,且不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律师建议,王涛可与业主方沟通,延期履行施工合同,或解除施工合同。


然而,王涛显然比律师更了解自己的客户。


“我和这两家客户都做了沟通,一家其实是想趁这次机会让我降价,但是这单生意本来就没有利润,如果再降价,我就要亏钱了。另一个是项目,对方不想装修了,近期装好了也没生意可做,想找个借口解除合同。”王涛说。


经过考虑,王涛决定和这两家客户解除合同,“合同原件寄回来,预付款原路打回去,不用赔偿,也不用打官司,但这两个订单算是黄了。”


二、受疫情影响,员工险些无处可住


刚刚解除了两个项目的“违约”风险,王涛又面临返岗员工可能无处可住的尴尬。


2019年,为了提升员工待遇,留住员工,王涛在杭州西湖区的仁和街道租了一幢农民房作为集体宿舍,共有10余间房,月租金12000元。


2月5日,王涛返回杭州刚好两天,他就接到房东电话,“房东告诉我,受疫情影响,2月份房子将停租1个月,3月份视疫情情况再定,房租也免了。”


“我也理解房东,现在疫情没有得到完全控制,我们20多个工人如果在他的房子里出现疫情问题,房东的责任也很重,但是你说我这么多工人住哪里?”王涛说。


此前,受疫情影响,杭州发布公告,2月10日起,含市政重点工程、亚运项目、省市重点工程等重点民生工程、一般民生工程可分类分区分时段复工,具备条件的其他工程,需2月20日以后方可申请复工。


2月中上旬,想着早日让员工返杭、尽早申请复工的王涛多次找房东沟通无果,“我去他们村口看了一下,确实是没办法,不是本村人,连村子都进不去。”


无奈之下,王涛通知员工暂时不要返岗。


由于住处无法落实,员工不能返岗,王涛的企业一直无法复工,在手订单无法施工,也不敢去揽新订单。


转机发生在2月26日,房东在当天通知王涛,社区发了复工要求,允许租户回来入住。


住处有了着落,王涛马上通知所有员工返岗。


王涛的大部分员工来自重庆和安徽。


“我们是小企业,不可能包车接员工回来,好在大家都跟着我干了很多年,接到通知后都想办法尽早赶回来。”王涛说。


三、在疫情中“消失”的订单


员工都回来了,但王涛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很多订单都“消失”了。


“春节过后是装修市场旺季,我原本预计2月份应该有5到8个项目可以开工,从实际情况来看,只有2个开工了,一些员工无工可做,根据往年情况来看,这个阶段的新订单也应该有10到15个,但受疫情影响,我们只接到5个订单,比较急的单子倒是有,可我不敢接,这段时间业务不好,上半年肯定要出现亏损。”王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春节后往往是当地装修企业最忙的时间,“我们一般要赶在江南梅雨季节前,把项目的水电工和基础泥工做完,尽量减少梅雨季施工,容易发霉。”


王涛告诉记者,除了取消的订单,很多在手订单在施工中也受到很多限制,导致项目停滞,收不到进度款,因此,在王涛看来,这些订单也近乎于“消失”。


“我们有个沿街店面装修的项目,其实完全可以施工,但实际操作比较难,因为这个施工要政府部门审批,要求我们施工方签担保书,担保内容包括施工安全、粉尘处理、疫情防控责任等内容,我们拒绝了。现在客户自己也要求把施工停掉,因为客户准备做餐饮,现在餐饮店开门就是亏损。”王涛说,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两个商场店铺的装修业务上,客户也同样考虑到近期店铺经营困难,要求暂停装修。


王涛向记者表示,手里一些需要进入住宅小区的家装项目也暂停了,“小区物业允许我们员工凭身份证和健康码进入小区,但不让带施工工具,也不让施工,因为目前很多小区业主都在家办公,我们施工噪音大,投诉太多。”


其实,2019年以来,王涛就感到订单越来越少,工人也在流失,中小型装修企业在行业内越来越难以生存,此次疫情对他来说可谓“雪上加霜”。


在王涛看来,装修订单减少的原因,一个是很多房子本来就是精装修的,哪怕二手房转让,也不需要做太大的改动,装修需求少了;再一个,杭州现在要求新房精装交付,新房批量装修业务被行业内的大企业拿走,中小企业很难与之竞争;还有就是杭州这几年来房价上涨很快,客户买房负担重,但客户的收入并没有明显增长,装修的投入和以前比自然变小了。


“再加上这次疫情的影响,很多客户日子也不好过,都在缩减成本,原本准备启动的项目十有八九都暂停了,装修订单自然也少了。”王涛说。


四、企业生存压力暴增


疫情之下,随着业务的减少,王涛感到企业的生存压力大大增加。


王涛的团队包括设计师、财务及施工工人在内,共有32位员工,每月人工成本超过30万,加上办公场地租金、员工宿舍租金等开支,每月总开支大约35万元。


“我们行业一般是多劳多得,2月份没活干,只能给员工发底薪,施工工人3000元,设计师6000元,财务4000元,但哪怕只发底薪,外加社保和房租开支,我们单月也要亏损17万,从目前在手订单数量和项目进展情况来看,三月份的亏损可能还是会超过10万,估计全年也很难盈利,但是员工跟我这么多年,我也不能裁员,只能硬扛了。”王涛说。


王涛向记者坦言,新的订单接不到,在手的订单不是丢了,就是无法推进,“从业10多年,第一次遭遇这么严峻的外部形势”,而对于员工来说,收入也受到很大影响。


据王涛介绍,在杭州当地,装修施工工人月收入过万是比较正常的。


有一定技术的油漆散工,一天工钱在350元左右,月收入可近万元,如果包活(承包),一个平方米的油漆价格在28到30元,一个月完成400平方米的工作量,月入能达到12000元左右。


而贴瓷砖、砌墙的泥工收入更高,泥工一个平方米的施工价格大约60元,每月完成200平米的施工任务,月入也可以达到12000元左右。


“从目前情况来看,员工收入下降的情况也比较严重,特别是20多位施工工人,本身年纪大,上有老下有小,家庭经济压力大,如果下半年业务形势不能好转,我可能会解散团队,或者带大家去投靠大型装修企业,大企业的处境比我们好一些。”王涛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王涛为化名)


文章来自公众号:《中国经济周刊》(ID:ChinaEconomicWeekly),作者:陈一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