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太升火了,毒舌是提升综艺热度的法宝吗
2020-03-07 15:30

丁太升火了,毒舌是提升综艺热度的法宝吗

文 | 张娜

编辑 | 何润萱


丁太升又火了。


音乐类综艺《天赐的声音》播出三期后,和《歌手》正面相逢,虽然播出热度不足后者,却多次凭借丁太升在节目中毒舌点评的片段屡屡登上微博热搜。在这些破圈的视频片段中,他先是点评萨顶顶的表演僵硬、 矫揉造作,之后又称王晰的低音rap是在土味喊麦等等,辛辣毒舌的点评语丝毫不留情面。


丁太升点评萨顶顶的表演僵硬、 矫揉造作


就在外界对此众说纷纭时,毒眸留意到,这并不是丁太升第一次作为评委在综艺里掀起舆论的浪花。在去年暑期的爆款综艺《乐队的夏天》中,他也作为专业乐迷评审团批评过吴青峰的歌词写得并不好,现场与歌迷互怼。


其实不只是他,回看选秀类综艺的出现与繁荣,评委总能成为了继选手之后的又一具有话题性的焦点。从《超级女声》里的柯以敏、杨二车娜姆,到《舞林大会》里的金星,以及去年在《演员请就位》里的李诚儒等等,都被外界冠以“毒舌”的标签。


《超级女声》海选时柯以敏毒舌评论选手


这些毒舌评委的表现方式,在不同时期表现也不完全相同:早期娱乐环境管理尚未趋严、互联网文化处于发轫期,毒舌评委更多是通过偏激的语言博出位;如今综艺节目监管更严格,评委们不会在语言上剑走偏锋,往往是在专业意见上“挑战”大众的通俗审美来传达自身的专业性。


在充斥着饭圈溢美之词的环境下,人们对于偶尔直言敢说、言词犀利的评委有过一些新鲜感。不过,也有人认为这只是综艺里的刻意剪辑,一切都是为了制作话题,并非评委们的真实用意。即便出现了种种不同的评价,但综艺里似乎从不缺少这些“狠面孔”。


“别唱了,滚吧”


回顾2005年的夏天,选秀类综艺《超级女声》在诞生的第二年就迎来了高光时刻——总决赛的收视率高达11.65%,不仅刮起了一阵全民短信投票的热潮,也将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新人推进了娱乐圈内,后者们至今也是炙手可热的歌手。


当观众还在为心中的选手争先投票时,另一边,作为评委的柯以敏在比赛期间,直言周笔畅造型要好好设计、告诉张靓颖学她如何飙高音等等,都曾引起不少观众和粉丝的不满。


由于当时的互联网在平台搭建和网民数量上都正处于发展阶段,这场舆论最终没有形成风口。而继柯以敏之后,在2007年,杨二车娜姆作为《快乐男声》的评委也经常语出惊人。海选期间有的选手只唱了一句,就被她按下铃声叫停表演;点评时也会直言“这又不是脱衣舞比赛,太难看了”等话语,激起了不少观众的愤慨。


杨二车娜姆


不过这一次,诸多媒体也注意到了毒舌评委背后的问题。资深娱乐策划人张一一在文章《杨二车娜姆的大红花和龙丹妮的小算盘 》中发声,称要警惕一些节目和评委在自我炒作的嫌疑。


到了2011年,《超级女声》的系列选秀综艺在造星能力和影响力上已经开始逐渐下滑。这一年总决赛收视率仅为2.96%,没有重现2005年的收视风潮,而比赛第一名段林希的知名度至今也不温不火。


同一时期,其他类型的选秀类综艺却在层出不穷,更多的业内人士走上评委的位置,并通过辛辣的点评屡屡在网上走红。金星先后担任音乐类《非同凡响》和舞蹈类《舞林大会》的评委,在节目中大胆质疑节目赛制,而且对选手直言“要边唱边跳,做得不好我用高跟鞋踹你”等辛辣的言论,让自己的“敢言敢说”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同时,韩红作为资深歌手在担任《中国梦之声》的评委时,同样以敢说的标签,引发了关于评委是否该毒舌的热议。在海选时面对一位唱歌发音不准的问题,韩红在多次纠正无果后拍案而起说,“滚!”“我去年买了个表”。这一视频片段在微博上流传开来,有人认为评委不该骂人,但也有人认为,评委只是在用专业技能公平地选拔选手。“无论是韩红还是金星,态度严厉和出发点都没错”,一位业内人士就这样告诉毒眸。



不过,随着进入移动互联网普及的时代,人们对于评委的要求越来越高,毒舌评委们也并非总是能“一帆风顺”。2016年柯以敏再次担任了《超级女声》评委,在海选期间关于她点评的一段视频在网上快速流传开来。画面里一位选手上场时说“自己有点重感冒,可能声音会有点问题”,结果却被柯以敏粗暴打断,直接对选手说“好了,不要唱了,滚吧。”


这些片段遭到了网友们的一致声讨,人民网也在文章《毒舌评委,为何不愿意好好说话》中强调,“娱乐节目中的毒舌当家,是娱乐商业化过程中无底线的一种变态诉求。”对此,湖南卫视也发出声明称会停止对柯以敏的邀约,最后的结果以柯以敏道歉为止。


而时至2019年,除了丁太升之外,综艺节目中总是不乏毒舌评委的身影。在综艺《中歌会》里,评委贺冰新吐槽一位选手在唱歌时吐字不清,并称其是否受到周杰伦的影响,“我喜欢周杰伦的作品,但是不喜欢周杰伦唱歌。”此话一出,这位新晋的毒舌评委也遭到了歌迷的怒骂,并极力抵制这种为节目制造话题的炒作手段。


贺冰新点评


网友评论贺冰新的点评为炒作


此外,最引人注意的毒舌评委还有凭借《演员请就位》里的点评话术引发争议的李诚儒。他在观看郭敬明同名小说《悲伤逆流成河》改编而来的表演片段时,发表了一段自己看得如坐针毡、如芒刺背的点评语,顿时让现场的气氛骤降到冰点,让这一片段也多次登上了微博热搜。有不少人纷纷拍手叫好,称李诚儒的点评只是揭露了行业里很多演员缺少了演技锤炼的现实;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李诚儒不该恶语相向,而且也对青春小说带有着一些偏见。

 

李诚儒的经典点评语


随着外界对李诚儒的毒舌评语看法不一时,同样在《演员请就位》里,郭敬明和陈凯歌、赵薇等人坐在一起点评时,丝毫没有露出门外汉的胆怯,在专业技能虽然经受争议,但温和的态度和替演员抗下批评的做法,除了让众多网友表示“被郭敬明圈粉了”之外,也有声音不断传出:什么样的评委才是综艺所需要的?


评委身份变迁史:从毒舌到特色


当毒眸梳理综艺发展的脉络后发现,评委们身份的变化与内容时代的变化密切相关。


在《超级女声》的时代,造星机制还是传统的大公司模式,评委在海选阶段也拥有绝对的去留权,他们也大多由已经出道的歌手,或知名音乐制作人担任,具有很高的专业门槛。因此在观众和一些草根出身的选手眼里,评委即使偶尔冒出一两句辛辣的点评,也在可容忍范围之内。


曾多次担任评委的包小柏就对外表示,自己的毒舌是在对选手负责,而他们需要真正专业的人士给出意见,“我不是毒舌,我只是认真而已”。


包小柏


不过,之后随着时代的变革和网络文化的兴起,综艺节目渐渐从标准造星到包容式造星。为了吸引眼球和关注,综艺的评委也不再局限于专业之内。2017年国内首档嘻哈竞技综艺《中国有嘻哈》横空出世,评委中就出现了在当时处于顶流的明星导师吴亦凡。


消息一出,外界率先质疑的是吴亦凡担任评委的资历——比如吴亦凡在说唱方面的实力一直受到诟病,音乐博主耳帝曾认为他的唱功在“归国四子”中垫底,网易云音乐上一度出现《diss吴亦凡合集全收录》歌单共收集超过200首对吴亦凡的diss曲目等等。


网易云音乐上的“diss吴亦凡合集全收录”歌单


随后《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火爆,也让评委的资历进一步弱化,反而是个人特色在进一步强化。如张艺兴、王一博、徐明浩等明星的加入,外界已经从起初的抵制到如今的接受。由于大多数比赛结果都是由观众评审决定,明星评委的职责只是在帮助选手在比赛中获得更亮眼得表现,或者通过自身热度增加节目曝光,更是没有必要依靠毒舌而剑走偏锋。


在这一阶段,人们观赏综艺节目的心理动机也从审丑、专业转变成为欣赏多元化的能力,因此对毒舌评委们的“需求”似乎不那么高了。而在节目中,一些温和的评委已经成为大众所愿意接受的样子。即使平时以冷面示人的黄立行,在担任《创造营2019》的评委时,也会在节目中和选手开起玩笑。苏有朋担任过多档综艺的评委后,在《天赐的声音》里遇到“挑刺”的丁太升,也会进行了反驳,受到了网友的追捧,并评价为“暖心导师”。


在这种对比之下,毒舌评委们在舆论场里就容易走红、吸引大众的注意力。比如早期在圈内一直被称之为“毒舌”的金星,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曾经因为毒舌上过七次热搜,被人们热议为毒舌女王。


金星回应“毒舌”‍


她后来认为自己多年不大愿意当评委,就是看不得一些选秀虚假、玩猫腻的评委。在她眼里,只要做到了评委的位置,起码应该做到“诚实、言之有物、说人话”,才是真诚的态度。丁太升在接受《GQ报道》的采访时也认为,其实自己可以做到只说一些片汤儿话,谁也都不得罪,“但我只是想说一些真话,对得起我的职业操守”。


自由表达还是综艺需求?


如上所述,在如今的审美下,毒舌评委们其实并不再是一剂万能灵药,但为什么还有丁太升这样的角色存在?


这还要从当年的《超级女声》说起。当这部综艺开启了全民选秀时代后,更多的内容制作方纷纷抢滩登陆,舞蹈类、音乐类等选秀类综艺节目之后层出不穷,在类型上和内容上已经逐渐出现同质化的问题。以《中国好声音》为例,第一季的总决赛收视率高达6.101%,一跃成为国内的现象级综艺,到了如今的第八季时,豆瓣评分早已从7.8分下滑至4.7分。


随着综艺竞争出现白热化,如何在播出期间增加节目热度,辛辣的点评也就成为了最快的捷径。


比如跟随丁太升的毒舌言论在微博上走红的《天赐的声音》,虽然力邀了张韶涵、王力宏等诸多知名歌手参加,但在口碑上一直处于下跌的态势,如今的豆瓣评分只有3.6分。而根据云合数据显示,当丁太升凭借辛辣的点评先后在2月16日和23日两次登上微博后,引发了网友们群情激昂讨论的同时,节目热度也有了相应的提升。


截图自云合数据


丁太升并不是个例。“好几个台希望我当评委,但是他们都希望我说话比较犀利,最好当毒舌”。演员王姬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就对外表示,很多找她的节目希望可以用毒舌作为话题,来提升收视率。即使在节目里饱受争议的丁太升,也曾在采访中提及,不管是现场还是后台采访,评委们都要说很多话,节目组会根据自身的需求呈现他们想要呈现的内容,只是借评委的嘴说出而已。


一位业内人士就告诉毒眸,有的节目组会特意邀请毒舌评委,甚至剪辑出一些矛盾和冲突,增加节目的戏剧性。在常见的选秀类节目中,在面对一期长达七八小时的录制时间里,每一期只能剪辑出最精华的一个半到两个小时,因此在编排节目的故事逻辑时,一定会考虑如何增加矛盾点吸引更多的观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毒舌评委们更像是担任节目中点燃话题的“炮捻子”。无论是被骂出圈,还是能直戳行业问题,其实都踩在了观众的兴奋点之上,提升了观看节目时的娱乐性。当金星在诸多节目中以犀利著称时,除了节目火爆之外,她的一些略带刻薄的调侃和风趣直白的言语,在网上也以毒舌语录迅速传播开来。


2019年综艺霸屏排行榜


但在内容领域,一档节目最能吸引观众的还是制作本身,毒舌评委只能是一味辅料。回看2019年综艺霸屏排行榜里,排名前列的都是《王牌对王牌》《奔跑吧》《极限挑战》《向往的生活》等节目,它们的优点是在内容制作上更贴合当今受众的娱乐需求,而非暴躁的毒舌语录。至于毒舌评委们,也许未来他们也不会在节目里消失,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会再是节目唯一的流量担当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