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诞的先锋喜剧实验
2020-03-08 11:23

李诞的先锋喜剧实验

本文来自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思想漪;编辑:石灿,原标题为《李诞在进行一场先锋喜剧实验,但略显尴尬》。


李诞已经在上海的家里呆了一个多月。按照他的话说,已经穿着灰色线衣式的睡衣十几天没换了,两个后腮帮子,一吃饭“嘎吱”响,就算玩已经卸载两年的游戏《炉石传说》,他也玩腻了。此前在1月28日的时候,他发微博说,担心时间不够玩。


随着疫情的蔓延,李诞在国内以及日本、美国等地脱口秀巡演计划推迟或者取消,就连《吐槽大会》的2020年正常计划也无法推进。李诞只能待在家里,每天吃着父母做的从内蒙古老家邮寄过来的牛羊肉。


 但他没有闲下来。2月22日,李诞在快手上开启了“云上”喜剧节目《诞愿人长久》,号称是直播版的《吐槽大会》,每周六上新一期。


李诞的新节目《诞愿人长久》


节目名用了李诞最讨厌的谐音梗。据说,《吐槽大会》一直有一个明令禁止的规定:不允许脱口秀演员说“谐音梗”,否则,将受到相应的经济处罚。 


目前,《诞愿人长久》已经更新了两集,首集嘉宾是宝石Gem、老四、giao哥、CY、呼兰,第二集的嘉宾是朱一旦、二驴、浪味仙和王建国。


节目中,李诞穿梭在“脱口秀系”和“网络(搞笑类)红人”话语体系之间,官方宣称,“当脱口秀遇到快手红人生态,这将为娱乐、幽默提供了更多可能性与想象的空间。”但从节目效果来看,这种想象是有限的。


 在互联网的世界,搞笑类题材(直播、短视频、综艺节目、网剧、网大等)一直是最受欢迎的内容,但明显分隔成两大阵营,一种以恶搞、喊麦等为特征的“无厘头”“土”味喜剧风格;另外则是资本化、工业化为主要特征的主流喜剧阵营,比如“爱优腾”自制的脱口秀综艺以及喜剧电影和电视剧。 


《诞愿人长久》至少展示了这样的野望:尝试搭建起主流喜剧圈层和所谓“土味”“在野”喜剧派之间的对话,或者探索某种可能性。当下,两者依旧是割裂的。但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商业脱口秀喜剧演员,至少李诞的姿态是充满善意与平等的。


没有彩排的“吐槽大会”


在将近15分钟的PK聊天中,期待中的“幽默”碰撞并没有多剧烈,除了少数一两个时刻。 手机屏幕分成两半,一半是李诞,中国最成功的脱口秀演员之一,“不敢说排进前五名,但前20绝对没问题”;另外一半,是giao哥,头衔是说唱歌手、网络搞笑博主,以“giao”语、“我太难了”流行于互联网世界。


李诞与giao哥直播连麦截图


giao哥问李诞:“是不是在外界看来,我说唱的‘giao’是不是很Low,是不是登不上台面。”李诞一边模仿giao哥的手势,一边等giao哥说完,一本正经地说:“是的。”giao哥皱起了他那标志性的八字小眉毛。 


李诞大笑,说是玩笑。他补充说,《吐槽大会》可能不太适合,但《脱口秀大会》欢迎giao哥参加海选


最共情的地方发生了。 


giao哥问李诞:“你觉不觉得你是一个成功的人?” 


李诞思考会儿,“成功不成功我不知道,但我是一个幸运的人。” 


giao哥马上回应:“跟我一样,我觉得我也是一个幸运的人。” 


李诞马上接梗,“因为我们都能买到灰色的睡衣。” 


但giao哥不关心衣服,他表达了自己对“快手”的感激之情。“是的,但最幸运的地方在于我赶上了快手,要不然哪有现在的生活”。快手是串联起giao哥与李诞对话的组织者,这是他发段子、直播赚钱、登上微博热搜、养活一家老小的唯一支撑。 


李诞心领神会,就像他在《吐槽大会》在吐槽话头的“神转折”,为广告方和“金主爸爸”争取曝光一样。 


这是《诞愿人长久》直播喜剧的第一场。李诞和giao哥外形相似极了,直播PK时,两个人都穿着一件灰色的线衣,留着卤蛋头型,两个人都眯着小眼睛,脸盘上挤着小肥肉。 


当期被“吐槽”的主咖是宝石老舅。此前,老舅的神曲《野狼Disco》陷入“抄袭”风波。老四、giao哥、CY和呼兰每个人吐槽的点不一样。


李诞与宝石Gem连麦截图


老四说老舅装黑人,不好好当东北人,以老舅的人品,“不可能抄,不能够,你品,你细品”。而giao哥始终说,老舅一首歌,吃一辈子,自己在2019年发行了十四五首说唱作品,都没火,自己真正热爱说唱,而老舅就指着说唱赚钱。 


广东人CY则吐槽老舅的粤语发音不标准;呼兰则说老舅每次发呆,都在思考“东北文艺复兴”,老舅发在微博上写诗时,一般都在半夜发,装文化人。 


几个人交锋下来,以《吐槽大会》的标准来看,在近90分钟内,《诞愿人长久》槽点不够,火力弱,梗少,笑点门槛低。更重要的是,这更像是一场没有经过预选“写稿”“编写段子”“策划梗”等流程的现场发挥直播,像极了直播的原始本质:无排练、现发挥。而《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是有专门的班底去策划,去“攒段子”,是一种标准、程序化的专业表演。 


《吐槽大会》是喜剧表演,《诞愿人长久》更像是一场秀场主播PK赛,重在“秀”而不是“喜剧”。 


两者的分隔就像李诞和giao哥直播PK巨大的分差一样:40万+ VS 2万+。giao哥败,但他真的羡慕李诞,说他是真正靠嘴吃饭的人,这是一种喜剧功底;而李诞也夸赞giao哥的舞台感和表现力,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看giao哥。


脱口秀演员直播的“水土不服”


有时候,脱口秀演员切入直播江湖,也必须面对“大门派”掌门。 


当李诞遭遇主播“二驴”,他的气势与话语权落到了下风,他第一次在直播PK赛中输掉了比分。 


2019年12月,李诞上许知远的《十三邀》,他跟许知远推荐“二驴”,“他们很聪明,你跟他们聊天肯定能聊出东西来,他什么才艺都没有,就会聊天。他很有幽默感,我很喜欢他。”


李诞与快手“二驴”连麦直播,香港影星陈小春参与打榜


2月29日,《诞愿人长久》第二集上线直播,或许是感觉到“《吐槽大会》”分主咖和嘉宾的模式走不通,第二集改成了“不吐不快”,类似美国脱口秀节目《鸡毛秀》的经典环节“明星朗读恶毒推特”,让每一位连麦的嘉宾朗读“黑粉”的评价。 


当天,李诞连接到了在快手拥有4000万粉丝的“二驴”,后者被视为直播江湖的“大佬”,有三绝技,点关注、跨冰箱、《主打歌》喊麦。


“如果你要入驻快手的话,我就把‘最丑主播’的称号让给你。”“二驴的”对“李诞”说。


李诞无语,说,“这个称号为什么要让给我。”


“二驴”悠悠地接话道:“实力不都写在了脸上了?” 


没有一个直播主播是一天练成的。他们几乎面对着全网的审视、打量,比如苛责、谩骂与纷争。“二驴”曾被平台官方封禁一年,直到近期才被解封。这是一个充满沉浮的江湖,冯提莫从斗鱼转战几家,最终着陆B站;也比如,MC天佑或者显赫一时的直播主播,最终结局被封杀。 


当李诞尝试着以“脱口秀”的方式切入直播赛道,带着“舞台”套路和这些直播“老铁”连麦时,尽管挟带着官方背书,但有时也会落入下风,被对方带着节奏走。 所以,“二驴”才会教着李诞要学会“感谢傍一榜二的大哥大姐,大家点点关注”;也让李诞在观众刷上“火箭”的时候吼上一句“感谢****老铁送上的穿云箭”。


李诞展示和朱一旦同款的“劳力士”


和“浪味仙”连麦,李诞以“网友”的姿态问其性别,浪味仙以一句“关你屁事”了当。随后,在“不吐不快”环节,也有网友提出了“看你外貌,像个女孩子,但又长得很丑,又是男孩子的长相”。浪味仙回顶一句“关你屁事”。 


如果是在《吐槽大会》或者《脱口秀大会》的现场,浪味仙的回应会稍显冒犯,甚至有点蛮横。但在浪味仙的直播间,不少人在屏幕上,打出了那几个字,“关你屁事”,以表支持。 


但李诞显然有点不太适应这样的节奏。在脱口秀里,除了现场麦很讲求临场应对之外,所有的“吐槽”或者“梗”大部分都是事先写好的,在合适的时机“抖”出来。同处一个地理空间的观众在一个“精神空间”达成某种“共识”,在特定的节点获得某种愉悦。 


在直播的场域里,“弯弯绕”和“梗”变得无足轻重,没有肉眼可及的观众与演员共情,只能自己对着麦克风、手机屏幕与屏幕上的数字、弹幕,甚至需要主播自己创造一种共情。语言的艺术魅力被降到了最低处,只剩下某种狂欢,蜕变为打赏、霸屏与粉丝(关注)


脱口秀演员的“必由之路”


尽管直播未必是脱口秀行业的最佳选择,但用线上方式反哺线下演出已经成为这个行业的共识。 


脱口秀演员群体是个小众群体,据数据统计,以北京为例,能够稳定接商演的演员不超过50个,加上常跑开放麦的演员,大约有二三百号人。他们的表演舞台常常也是在拥有一二百个座位的小剧场进行。


在开发出“云蹦迪”“云上课”之外,走到线上,已经成为不少脱口秀演出团体的选择。


2月26日,笑果文化联合腾讯推出全国首档脱口秀专场演出节目《笑场》。据说,这档节目在2018年完成录制,如今拿出播放。 


除了李诞在快手推出的《诞愿人长久》之外,在抖音,李诞也在3月1日直播了一场“欢乐Dou包袱”。但截至目前,仅有一场直播。 


北京单立人喜剧旗下脱口秀演员刘旸教主在优酷开播单口喜剧专场(录播)《庄谐不二》,定价12元,48小时内随意观看。 


为什么都是录播?只是因为对于“脱口秀”行业而言,一个“梗”或者段子,只要在网络上看过相似或者相同的内容,绝对不会付费去看线下的演出。


线下演出始终是脱口秀行业的追求目标。 


虎嗅曾有一篇报道《李诞恰上饭了,他们呢?》。文章说,一位名叫付航的脱口秀为了能继续自己的脱口秀生涯,陆续把自己的演出视频上传到了 Bilibili,“如果我不传这个视频,以后可能再也没有别的演出机会了。” 


短视频、综艺或者直播、电台都会成为“脱口秀”行业探索发展的“新路径”。可能对于手握《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一线IP和李诞等当红演员的笑果文化而言,“云上的生活”似乎没那么迫切,但对于一些小公司而言,这样的多元化尝试却变得不可或缺。 


2020年,对于线下演出行业而言,可能只有半年的窗口期,这扇窗户可能会变得越来越窄小,但“线上”,可能仍会是另一扇天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