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变心”了
原创2020-03-11 07:41

支付宝“变心”了

作者|Eastland,虎嗅研究总监

头图|视觉中国


“支付宝是致力于提供‘简单、安全、快速’支付解决方案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这个词条要改了。

 

2020年3月10日,支付宝在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要做全球最大的数字生活开放平台”。

 

三个阶段的三种心法

 

不论学习、练功、修行,还是办企业、做事情,要想成功必须讲心法。稻盛和夫著有《心法》《干法》和《活法》三部曲,李叔同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对一家企业来讲,“心法”是价值观与特定时期内外环境相结合的产物,用于因时、因势地回答“我是谁,干什么,怎么干”这类问题。

 

2003年10月,淘宝网首次推出支付服务;2004年支付宝分拆成为第三方支付平台。早期支付宝的心法是:传统金融机构不愿去满足的用户需求,我们来满足。

 

2008年,支付宝发布移动电子商务战略,推出手机支付业务;2013年末,支付宝实名认证用户超过3亿,其中有支付行为的用户超过1亿,服务对象及内容超出电商范畴。这个时期支付宝的心法是: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试图在任何场景下提供与支付相关的一切服务。

 

纵观排名靠前的APP,比如微信、淘宝、百度地图、优酷土豆……安装的目的性、打开的必要性都非常强,而支付宝是个异类。


要知道,全中国的人手机几乎都装了微信并且7X24小时挂在上面,经过“打车大战”“红包大战”数以亿计用户绑定了银行卡。在众多线下支付场景,直接用微信支付比打开支付宝方便。


2016年改版时,支付宝添加社交及内容信息流功能,意图是增加用户使用频次及时长。没想到社交和内容没做起来,蚂蚁森林倒是缓解了这方面的焦虑,可谓无心插柳。

 

最终支付宝靠生态而不是借助社交、信息功能成为排名第二的APP。2019年1月,支付宝全球用户超过10亿;10月超过12亿,半年增长20%。

 

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透露,每10个支付宝用户中,有8个使用至少3种服务、4个使用至少5种服务,如支付、转账、消费贷款、缴费、信用服务等等。

 

2017年支付宝开放平台上线,按照“成熟一个、开放一个”的策略,至今已开放3000多个接口。2018年9月小程序上线,目前数量超过150万个,月活用户6亿,成为商家在支付宝生态中调用资源、服务用户的利器。


经过近三年的积累,支付宝“心法”水到渠成地升级为:打造数字生活开放平台。

 

国难是责任

 

2003年初,阿里从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寒冬活了下来,准备大干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使阿里濒临危机:5月5日一名从广州返回的员工被确认为“疑似”,8号确认为杭州第四例非典患者。


5月6日公司被隔离、全员回家SOHO。拍完下面这张照片,马云就被关在家里。门口挂着大锁,由社区、防疫站、公安的三位人员看守,防止他逃出家门。每天两次由穿着“太空服”的防疫人员,到家里喷药消毒。



隔离期间,阿里巴巴的服务没有一天中断,B2B业务增长超过50%。隔离第四天淘宝网上线,阿里正式涉足C2C。淘宝首页醒目地写着:“纪念在‘非典’时期辛勤工作的人们。”400多位员工远程举杯庆祝。两年后,5月10日被定为“阿里日”。

 

“阿里人在隔离中,创造出‘一天一百万’现金的骄人业绩。”马云在《隔离日子》中写到:“非典给我们带来的这场生死考验意义重大,它验证了我们年轻团队的使命感,验证了文化DNA的感召力。非典给阿里人带来的凝聚力,带来的这一切,比业绩翻五番更重要,比每天100万进账更重要。”


阿里巴巴前CEO卫哲曾经评论:“没有遇到‘非典’,可能阿里巴巴就没了,‘非典’给阿里巴巴做了最大的推广,当时是每个人被迫都必须要用互联网的。非典过后出去跑业务,只要说一声阿里巴巴,客户马上就明白是干什么的,沟通成本降低、成交率大幅提升。”

 

17年后的今天,中国早已深度互联网化,移动支付更是独步天下。2020年的疫情进一步推高全社会对互联网的依赖,网上购物、远程办公、视频会议、电子游戏、视频网站成为许多人生活的全部……不少人看到了机遇。

 

“非典”是阿里成长道路上最重要的一次机遇,但马云说“它不是你的机会,而是你的责任”。


如今,支付宝在这个时间点升级的逻辑,与马云当年的“心法”一脉相承。蚂蚁金服CEO胡晓明(孙权)透露,“准备了18个月,感觉还不充分”,但“疫情令我们加速推出支付宝的升级”。

 

把国难当机遇是投机思维,很可能沦为汪精卫、绝对成不了杨靖宇。话说回来,看到机遇总比悲观、唱衰强,比如有篇文章的标题是《为何要清仓A股》。

 

胡晓明认为“疫情之后,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会发生改变,“必须拥抱这样的变化,并且创造这样的变化,为线下经济提供更好的服务。”

 

创造“最大消费者剩余”

 

对互联网公司而言,生死取决于自有流量获取能力,“钱途”则由流量属性决定。美图流量不小,但用户总是迫不及待地去“晒”,谁会留下来看广告、买东西?所以美图流量的“含金量”很低。百度、微信都是“流量之王”,但前者的流量包罗万象、后者的流量社交属性过强,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流量变现的效率。

 

支付宝流量的特征是“含金量”高,因为用户为做与支付相关的事而来。另据支付宝官方统计,家政、维修、打印等生活服务类小程序转化率为18%~19%,一些电商业务转化率达18%~22%。

 

股市集合竞价按“最大成交量原则”进行。开放平台流量分配本质上是需求与供给的匹配,比股市要复杂得多,原则是“最大消费者剩余”。消费者剩余是消费者愿意为某商品/服务支付的最高价格与实际付出之间的差额。消费者剩余的增量就是平台对社会的贡献。

 

所谓流量分配无非是“人找服务”与“服务找人”相向而行的过程。

 

“人找服务”的主要工具是搜索栏。由于懒惰,许多人在PC端仍需通过百度搜索进入网页,而不是记住或收藏网址。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支付宝,数据显示,用户搜索中生活服务占六成。因此链接150多万个小程序的搜索栏被置于首页顶端。此外,用户可以将喜欢的第三方服务拖到“展示中心”的自定义展示位。

 

“服务提醒”是典型的“找人”,千人千面的生活助手信息流也是“找人”,“应用中心”第一排五个固定展示位也是“找人”。支付宝“墙裂推荐”的五大服务是:“外卖”“美食/玩乐”“酒店住宿”“电影演出”和“市民中心”(与国家政务服务平台打通,实现“百项服务一站办”)。

 

“服务找人”这个动作具有“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双重属性。“中心化”是支付宝平台根据用户习惯、地里位置及时间,运用算法进行推荐。“去中心化”是为商家主动运营、触达用户提供便利。

 

2019年,中国第三产业GDP达52万亿,美团、饿了么、携程、飞猪加起来不到第三产业GDP的5%。开放的数字生活平台将大幅提高供需匹配效率,创造更多消费者剩余。

 

孙权说:“希望支付宝战略升级能够帮助线下服务业把握住疫情中数字化升级的机会,帮助线下经济线上化。”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改版升级,说“变脸”、“变身”都不确切,支付宝“变心”了!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1
点赞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