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合伙人被抓,创业者再无勇气直面竞争?
2020-03-13 21:55

Soul合伙人被抓,创业者再无勇气直面竞争?

本文作者:李觐麟,编辑:星晚


“跟随灵魂找到你”的那个Soul,出事了。


多家媒体报道,Soul的运营合伙人已被批捕,原因是“熟悉的骚操作”——涉嫌故意在竞争对手的APP上散布有害违规信息,“设局”进行恶意举报。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消息一经爆出,业内大V、资深用户等多方人士纷纷表示,“这种操作太熟悉了,早就发生过很多次了。”


的确,在互联网行业多年的大浪淘沙里,创业者们屡出险棋,能在九死一生的创业泥潭中生存下来的,都不简单。可如今,总是在竞争中对竞品下手,而非修缮自身,这背后是不是创业者们已经丧失了迎头正面竞争的勇气了?



Soul三年来多次萌生恶意举报念头


“设局”恶意举报的恶性竞争手段在互联网圈中并不少见,只是Soul与uki此案或许是被公布的第一起。


据上海普陀区检察院透露,2019年7月,嫌疑人李某发现uki与Soul的产品功能类似,于是授意下属范某收集uki上的有害违规信息。


但在此举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之后,李某下了另一步险棋:“如果在uki上找不到违规内容,就用自己注册的账号在他们平台上发布违规内容,然后再截图。”李某授意范某这样做。


此外,更有前员工爆料:恶意举报对手的想法,2018年就有了。


该员工介绍,2018年9月Soul第一次因为违规被下架,当时公司正处于增速最快的阶段,增速对于公司后续一轮轮融资估值起着决定性因素。


一次交流会中,有高层直接提议去举报对手,让对手也陷入下架风波,一同陷入增长下滑的困境,实现“共同退步”。但很快这个提议被不少员工所反对,最后并未提上议程。


对此,锌刻度也就该员工的爆料向Soul求证,但截至发稿时间,尚未收到回复。


上一次的计划搁浅并未使得Soul放弃此举,最终uki因此被应用商店下架处理三个月,损失约500万新用户、公司增长几乎停滞、业务被严重危害。


如果不是东窗事发,也许uki就成为了社交赛道“被凉凉”的又一炮灰。所谓“又”,是因为不少人都提到“即刻”APP也曾遭遇Soul的黑手。


时间线拨回2019年7月,即刻突然宣布将进行“技术升级”,但却并未表示大约何时会升级完成。当时就有很多人担忧,“即刻是不是回不来了。”


即刻的确一直没有回来,不过中途却疑似通过“Jellow”这个马甲重回战场,也被指收购了另一社交产品“一罐”来“复活”。但无论如何,即刻受到的影响已经难以湮灭。


有人说,社交赛道的天花板很低,竞争尤为激烈,过去的一整年更是成为社交赛道的重要分水线。


在移动互联网用户增长速度逐渐放缓,企业们不仅要竞争增量,还要竞争存量。而不论是阿里、字节跳动这样的巨头企业,还是Soul、即刻、uki这样的垂直赛道竞争者,都呈现出了不同程度的焦虑。


但他们之间的纷争也泾渭分明,同类型圈子的相互较量才是重头戏。也有人疑惑,Soul作为社交领域的一匹黑马为什么要出此下策。


一罐创始人郭子威发微博称:“实际上Soul和那些被举报者的日活有5倍以上的差距,领先如此之多还玩下三滥,只能说管理层基因优良。”


据锌刻度观察,Soul通过前期“灵魂交友”的定位的确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不过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也很快暴露出了问题。“如今的Soul早已不是曾经的Soul,最初真的是一个很纯洁的APP,但变味之后只能说金钱至上、吃相难看。”一位使用Soul两年时间的用户对锌刻度表示。


同时,启信宝数据显示,Soul、uki、即刻的最后一轮融资时间分别是2018年1月1日,2019年8月23日和2018年2月8日。对Soul来说,也许后来者的持续发力让它无从招架,又或许它只想要及时压制对手,避免日后的正面较量。


一罐创始人郭子威微博内容


恶意竞争就像悬顶之剑


类似的操作其实不仅出现在社交领域,去年与字节跳动的多闪、罗永浩的聊天宝同日打擂的“马桶MT”,则是出自快播创始人王欣之手。这个巅峰时期拥有3亿用户的软件,也经历过类似事情。


2014年4月22日,快播涉嫌传播淫秽信息遭警方调查。同年6月26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正式对快播公司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


两年后的 1 月 7 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快播涉黄案的庭审实行了网络直播,快播公司及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等出庭,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原本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但在庭审时,王欣却多次暗示这背后是有其他对手在恶意竞争、恶意举报。有用户也评价称:“快播其实属于中立播放器,只是模式损害到了其他人的利益,所以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但无论如何,王欣和快播已经因此退出了舞台,王欣出狱后的互联网世界,已经不再如初。


教育领域也不例外,2017年,作业帮也曾小猿搜题发生类似纠纷。事件重点与“Soul一案”、“快播一案”如出一辙,先是猿题库中的小猿深夜问和小猿搜题相关板块的用户评论内容存在不良信息。


随后,小猿搜题召开媒体沟通会指控这是作业帮的恶意行为。猿辅导创始人李鑫甚至声称,“这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卑劣最肮脏的事件,是一场自导自演、蓄意栽赃的阴谋。”


再后来,作业帮也回应称小猿搜题的指控是诬告,将借司法维护权益。


如此种种,互联网行业中的恶意竞争多年来一直存在,而这样的危机也是时刻悬在创业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们不得不担忧危险是否会到来?何时会到来?


王欣庭审时曾暗示对手恶意竞争


让创业者找回勇气


包括恶意举报在内的恶意竞争行为,对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就像是毒瘤一般。如何肃清这种乱象,是几乎所有互联网从业者的心之所往。而此次,对Soul的处罚或许代表着多年乱象之下的一次爆发 。


据锌刻度了解,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已经通过《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并在2020年3月1日开始施行。


其中,第四章第二十四条更是明确指出: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不得通过人工方式或者技术手段实施流量造假、流量劫持以及虚假注册账号、非法交易账号、操纵用户账号等行为,破坏网络生态秩序。


Soul通过注册账号发布违规信息的方式进行恶意举报,无疑撞在了枪口上。而未来,这或许能还互联网一片清净。


与此同时,发人深省的是,在这无休止的恶意竞争背后,是否也意味着创业者们的焦虑与不自信?


相比于正面较量需要付出的资源、技术和人力,背后恶意竞争所需成本低,成效显著,面对这样的诱惑,不少企业开始丧失最初创业时的初心和勇气,开始铤而走险。


“也许从短期来看,出此下策的企业能够坐收渔利,但若丧失了正面竞争的勇气,这些企业前进的步伐自然也会放缓,这对行业的长期发展来说百害而无一利。”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对锌刻度表示。


对每个行业而言,优胜劣汰都是适用的生存法则,于任何一个创业者来说,真正的胜者都是有智慧的勇者。正如那句话:“不要害怕竞争对手,有竞争才证明你找对了地方。”


本文作者:李觐麟,编辑:星晚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1
点赞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