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新冠肺炎疫情真的失控了吗?
2020-03-17 14:28

英国新冠肺炎疫情真的失控了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安光系


每天早上醒来,微信上都会有几十条甚至更多留言。因为英国首相宣布了看似被动的防疫措施,国内的朋友都会担心和关切。


这些留言集中在三个方面:


一、求证英国首相说“群体免疫”,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二、表达关心,提醒我们注意安全;


三、孩子在英国的中国父母询问我,是不是应该离开英国,保护自己。


对我在伦敦是否安全,朋友们都非常紧张。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图/网络)


前两天,一位朋友得知我和爱人在附近的公园散步时,她近乎愤怒地丢了一句话:“你们心大,硬是不晓得这病毒的狠。你去吧。”


我被弄得有些紧张了。


仔细想想,这两个多月在新冠病毒的阴影下生活,即使是在伦敦,也有许多不一样的感受。自己的生活,因为疫情也有许多改变。


01 怀疑自己“中招”,我去了一趟英国医院


2月5日上午,我直接闯进了附近的一所英国医院。


高烧、咳得厉害、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已经连续两天都是这些症状。每次用国内媒体上的数据检测,结果都提醒我快去医院,说是“疑似”。


最初我不太相信。我离开中国回到英国,是去年12月29日。一方面,几个月内我并没有去过武汉,另一方面,我离开中国的时间早就超过14天。


但躺上床上被折磨得有气无力时,人总会想很多。网上铺天盖地关于此次病毒的信息,让我几近崩溃。我想了很多,甚至想到了后事儿,想到了假如自己离去,这个家会如何支撑。


英国实行免费医疗,我提醒自己得主动些。不去看病,死在家里,为英国政府省钱但也没有人心疼。得去看看,如果真感染了,至少可以及时救治。如果不是,至少让自己的心理负担没那么重。


英国实行分级医疗诊治。打电话给当地的社区医生,最快也要一周之后才能看上病。管不了那么多,我直接闯进医院的急诊室。


我第一次去医院时的隔离室(摄影/安光系)


预约慢,但英国的医疗体系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任何时候,你觉得不对劲儿,都可以直闯任何一家医院急诊室


不过要说明的是,那时英国还没有设立专门的新冠肺炎专线。按现在的规定,我应该在家里打专线,不允许直接去社区诊所或医院


到了前台,还需排队。几分钟之后轮到我。


当我表明怀疑自己患了新冠肺炎时,工作人员立即站了起来,走到另一位工人作员面前,说了几句话,很快给我找来口罩,并将我带到一间单独的房间里隔离


同时,递给我了纸和笔,让我把姓名、家庭住址、出生年月及手机都写下来。这是来前台登记的必要信息,有点儿象我们的挂号,这样系统会自动核实,所有的看病也不需要另外支付费用。


没过多久,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询问我的相关情况:何时离开中国?发烧最高到多少度?咳的时候是否有痰?是否跟一些新冠肺炎患者有过接触?这样的症状持续了多长时间?


之后,便让我在房间里继续等。


大约十分钟左右,又一次来电话通知我说,根据判断,我不是新冠病毒的感染者,我不用再在这个房间里呆了,可以直接出来在大厅里候症,医生会按正常秩序来喊我的名字。


两个小时左右的等候,医生把我带到房间。医生最初并没有戴口罩,直有最近距离检查时,他才戴了口罩。检查完毕,医生跟我说是正常的感冒,可以吃一点儿抗生素药。


同时他还交待说,不舒服的症状还会持续一周,这一周内不适,都是正常的。但他也同时交待,如果症状特别明显,也可以直接到医院里来。


看病免费,但药钱需要自己付。回到镇上的药店里拿药,9英镑(约合人民币81元),几天之后,我恢复正常了。


02 儿子突然发烧,我又去了一次医院


没想到,这两天又去了一趟医院。


上周六,儿子突然发烧,咳嗽,喊肚子痛。早餐几乎没吃,午餐也没吃。


熬到下午快两点时,我们觉得不对劲儿,就喊了辆出租车,再次来到家附近这所医院的急诊部门。


在车上,孩子吐了。人没有力气,一点儿精神气也没有。进入急诊室,爱人去前台登记,我一直抱着他。


两三分钟后,前台把一个门打开,让我们进入儿童候诊室,整个房间就我们一家人。儿童候医室里布置得非常温馨,墙上画满了各种漫画。地上也有许多玩具。


儿子一进去,就开始玩自己的了,似乎忘了自己不舒服。


儿童的候医室(摄影/安光系)


不到十分钟,工作人员把我们带到更里面的一间房屋。里面只有一张病床,孩子躺下后,两名女工作人员进来给他测体温,并询问了很多细节,包括:是否跟新型冠状肺炎患者有接触,是否刚从意大利回来等。


此外,还问了孩子是否对食物过敏,是否有其它疾病等。问得很细,让人觉得英国的医院还是非常严谨的。


之后,一名女医生进来,又给孩子做了一次检测,也问了许多问题。女医生人很和蔼,不停地跟儿子之间形成互动。她的语气,不仅儿子喜欢,任何一个孩子应该都会喜欢这样的医生。不知不觉中,听诊、口腔也都全部检查完毕。


这次和上次我看病不同。英国医生和工作人员身上,全部身着口罩和防护服。为了不让我们产生不舒服的感觉,在我们刚进房间时,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用歉意的语气跟我们解释说,这并不是针对我们的,而是医院的要求,所有工作人员都必须这样穿。


他们每次检查完毕,都会把防护服扔掉,部分工作人员也会在房间里当场洗手后再离开。


折腾了一下午,给孩子喝了些退烧药后,孩子很快退烧,并无大碍。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医生通知我们可以离开医院了。


儿子正在做检查(摄影/安光系)


走之前,女医生到房间里交待说,给我们写了一封信,我们一份,通过电脑系统给我们的GP(社区医生)传了一份。如果孩子接下来有什么不舒服,可以直接再到医院里来。


她还交待说,根据当下的规定,孩子需要在家隔离7天才能去学校。“但这个时间也可能改,你们随时关注一下NHS(英国健康医疗系统)网站”。


这意味着,尽管不是新冠病毒,儿子有发烧经历,也需要在家隔离七天


这也许有两个考虑:要么是防止他有可能是病毒携带者,有可能感染别人;要么是怕他体质太差,被其他病毒携带者感染。


无论如何,在英国的医院看病,可以对医院和医生极其放心。这不是一次看病的经历,而是我们在英国生活了整整九年所得出的结论。


我们通常说便宜无好货。但是在英国,医疗是免费的,但得到的医疗服务,至少从我们一家人这些年的经历来看,都是让人安心和踏实的。


所以,医生的话,我们更愿意相信。


03 朋友不相见,社交不得行


春节前,国内两个朋友说要来英国。


我打心底高兴。两个朋友,都是以前一个部门的,我在这个部门负责多年,彼此关系都很融洽。他们两个,一个是全家人一起,带孩子来英国申请学校。另一个是带着全家和两个老人,来英国旅游。


我们约好三家人在春节期间见面,在我家里过个春节。


没想到,约好之后,国内形势越来越紧张。每天醒来,手机上满眼都是病毒传染的消息。看着让人感觉越来越怕。


挣扎了几天,最终还是跟大家说:算了吧!为了各自的安全,这次在伦敦,咱们就不见面了吧!


两位同事通情达理,他们说:行。等疫情过后,你再回到中国时,我们开车去看你。


04 英国一些大学要上网课,还有家长让孩子请假在家


女儿在英国的其它城市读大学。她是否会安全?


上星期,我们通了电话,她说他们学校也准备改成网课了。学生既可以在教室里上课,也可以在家里上课。


英国一些大学暂停上课(图/网络)


她问我们要不要回来?


回来吧!防病毒是一回事儿,跟爸爸妈妈好好相处一段时间,也不是什么坏事儿。以中国家长的心态,让她跟我们守在一起,总觉得更安全。


我们让她买了最贵的火车票,这样可以确保人少。选择了中午时分到达伦敦的火车站,那个时候车站和回家的地铁上人不会太多。


至少守着她,我们心里会多一份安全感。


6周岁儿子的小学二年级家长聊天群,也有些炸锅。


学校在家长群里提供了一个英国的网站,可以免费让孩子在上面学习一个月。互联网教育的一些商家,也在伺机寻找各种机会,进入校园。


有的家长在群里跟老师留言,说孩子要请假呆在家里。老师问理由,那位家长直接说,怕染上新型冠状病毒。


但也有家长的态度不一样。


今天(3月16日),我妻子到小学给孩子请假的时候,发现另一名家长跟学校发生争执,原来是这名家长的孩子有些咳嗽,学校希望家长把孩子领回家,但家长很不乐意。


儿子班上有一个孩子,已经有几天没到学校来了。据儿子说是回印度了,爱人肯定地跟我说:应该是担心病毒,不让他去学校。


还有的家长,不停地在群里发与新冠病毒有关的消息。儿子的班上,除了我们一家是华人,其他都是英国人或来自其它国家的外国人。


学校教室的门上,已经贴着跟防疫有关的告示和提醒。孩子们也都知道“新冠病毒”这个英语单词。有一天放学,儿子很兴奋地说,其他同学说他身上有这样的病毒,他也很肯定地说,自己身上有。


他哪里知道,这是别人对我们的歧视啊!


05 总得囤点什么吧?


外面的人挺担心,但镇上和市内,火车和地铁上,似乎一切都很正常。至少,生活依然平静,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随着英国患者不断增多,我也提醒爱人该准备些东西。去了附近的两家大型超市,明显感觉到尽管英国人没有疯抢物质,但囤积食品的势头已经很明显了。有一些货架上,已经空空荡荡。我们买了些米、肉和蔬菜,把冰箱塞满。


超市里空荡荡的货架(摄影/安光系)


之后想想,还是应该再买些米和面粉及洋葱之类耐放不易坏的菜,做些储备。


口罩是买不到了,只能用去年从国内带回来的几个。


英国人都不戴,街上几乎看不到什么戴口罩的人。好在英国的房子密度不大,多数人都是两层小楼加上一个院子(整个伦敦11层以上的高楼也不过几百栋),家里活动和院子里活动,都没有太大问题。


超市里空荡荡的货架(摄影/安光系)


即便是散步到公园,路上也遇不到几个人。


英国没有小区,更没有小区大门,所有的伦敦人组成一个小区。所以,中国式的隔离方式,在英国也许并不适合。


06 工作方式发生了改变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一下子失去许多工作机会。但冷静下来,很快调整。


因为疫情,我又获得了通过互联网进行教育的商业机会。失去的,在另一块儿得到了补偿。


此外,我还在中国的一所大学教书。这段时间,本来应该在中国的大学校园里,因为这场疫情,把教学改在了互联网上。这对我和国内的学生们来讲,也不失是一个重新接触互联网教育的机会。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很难安心在家读书备课,很难在家陪伴爱人和孩子。


几乎从来不做饭的我,偶尔也会享受烹饪的乐趣——做饭不再成为负担,而成了改善家庭关系的一种手段。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很难静下心来,去思考人生接下来要做什么样的事情。


07 公共卫生发源地的英国没那么白痴


英国首相最近的言论,成了国内关注的焦点。


我想说,依我自己在英国生活将近十年的经历,更应该相信英国人的举动是依据科学行事,而不是迎合百姓的表面呼声而做出的举动。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


有首席医学家、病毒学家和数学家参与的决策,至少对我而言,更放心一些。


这样的决定,一定是根据英国的国情、医疗资源、社会文化而做出的。如果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英国政府就成了傻子的所在地。


英国政府并没有不动,而是推出了包括经济等层面的全方位、更持久的举措和行动。


英国有能说话的媒体,有能代言的议员,有反对党的声音。这些,都可以保障英国政府的决策,不是不顾一切拍脑袋的决定。


英国首席医疗官克里斯·威蒂


既然新型冠状病毒不可避免,伤亡不可避免,如何减少伤亡,如何更持久地打赢这场抗疫战,当是英国政府所考虑的。


科学的决定当然比冲动的决定重要。作为公共卫生的发源地,相信英国人不会那么白痴,我们静候结果,不必要太早去下结论。


全世界已经成为一个家庭。在过去二三十年,中国人在全球移动的范围和速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新型冠状病毒已经成了全球面对的共同敌人。相信这场灾难过后,相信中国与世界的合作,以及整个人类之间的合作,也会更加紧密。


但当下,我要做的,是储备好物资,保全一家人在英国的安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安光系(当过警察、记者、摄影部主任,现居伦敦,专注于博物馆讲解和媒体专栏写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