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邻国口罩、单方面封边境:当“散装”欧盟遇上新冠危机
2020-03-17 14:16

扣邻国口罩、单方面封边境:当“散装”欧盟遇上新冠危机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作者:钱伯彦


多边协商与交流曾是欧盟立足于充满矛盾的世界上的最大招牌,但在大难临头之际这块招牌却不见了。


一方面是搭载着31吨医疗物资和医护人员的外援飞机降落在意大利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另一方面则是同为欧盟成员国的德国因医疗用品禁令下令扣压了83万只从海外购买的口罩


这正是饱受新冠疫情冲击的意大利处境的真实写照。北部的疫情重灾区医疗系统接近崩溃,总理孔特已经宣布封锁边境并关闭全国除药店、超市等所有商铺。而作为“中央政府”的欧盟以及欧盟成员国迄今为止给予意大利的帮助却了无踪影。


这并不是意大利人第一次感到被欧盟抛弃。早在之前的利比亚难民危机时,地中海上的难民黑船以及来自德国和北欧国家的志愿者们将大批难民送至意大利。意大利既没有像土耳其那样拿到欧盟60亿欧元的难民基金,在时任副总理萨尔维尼于去年夏季对难民船宣布关闭所有港口之后,意大利又沦为了欧盟诸国口诛笔伐的对象。


意大利的遭遇只是“散装”欧盟的一个注脚。


从2010年的欧债危机到2015年的难民危机,再到2016年的英国脱欧,短短十年之内欧盟这个准联邦国家就连续三次遭遇了凝聚力大幅下滑、甚至联盟解体的严峻挑战,而现在的新冠病毒或许就是欧盟的又一大危机。


是像欧债危机时那样团结一致地对抗疫情,又或者是像难民危机时那样各自为战?


迄今为止,似乎欧盟各国选择了后者。


除了像德国一样扣下紧缺的医疗物资之外,作为意大利邻国的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也同样在第一时间对补刀,率先在未及时通知意大利的情况下,宣布单方面对意大利封锁边境。


“这绝不是欧洲团结的象征!”意大利驻欧大使马萨里(Maurizio Massari)就公开指责面对意大利向欧盟成员国发出的援助医疗物资的请求,无一国响应。


据《每日镜报》援引布鲁塞尔内部的消息称,欧盟层面统筹医疗物资的谈判如此艰难的关键依然是抢口罩的德国人


“单方面的行动只会引发欧盟内部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并影响医疗物资及时交到病人和医院手上,”即使是德国籍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不点名地批评了祖国。


在一份欧盟公告中,欧委会也正式警告道,如果有成员国故意限制医疗物资或药品的运输,将会面临法律后果。


在被公开批评并成为众矢之的后,德国政府已于13日宣布改变政策,放松对医疗物资的出口禁令,允许对欧盟伙伴的过境物资予以放行。德国经济部特别强调,保护德国人民的安全以及维护特殊时期的欧洲团结都是该部门的首要目标。


德国的医疗物资出口禁令出台于3月4日,之前还曾扣押过瑞士购买的24万只口罩以及奥地利的一批物资。当时面对欧洲同行抨击的德国卫生部长施潘曾将皮球直接踢给欧盟:“只要欧盟不出台全欧盟通用的出口禁令,我们的禁令就是合理的。”


不过,德国并不是唯一一个“自私自利”的欧盟国家。之前法国就宣布将征用所有库存口罩归政府所有,之后捷克也同样宣布立即跟进并实行医疗物资出口禁令。


所有欧洲国家都清楚,如果无法迅速控制本国的疫情,那么该国可能一周之后就将是今日的意大利,因此尽可能地囤积口罩是无奈之举。


捷克卫生部长福尔切(Adam Vojtech)就曾在欧盟卫生部长会议上表示:“我们有着和意大利一样的问题,那就是医疗物资的需求远大于供给。如果物资富裕,我们可能会支援意大利。”而当时捷克全国确诊病例仅为12例,意大利确诊已经超过4000例。如今,捷克确诊病例数已经达到344例。


至于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率先对意大利翻脸的封锁边境问题,与目前每天在奥地利意大利边境布伦纳山口绵延数公里的待通关车流形成对比的是,3月6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卫生部长会议。


虽然那场会议开了4小时,比以往部长级会议时长延长了近一倍,但各国依然未能就任何具体的措施达成一致。各国唯一的共识仅是宣布将确保欧盟内部市场的人员流通,明确不封锁边境。奥地利卫生部长安朔尔布(Rudolf Anschober)更是高调宣布:“(另一个共识)就是对意大利的团结互助(承诺)不仅仅是修辞意义上的。”


讽刺的是,随着一个星期以来欧洲疫情的急剧恶化、16日欧盟宣布封锁全欧盟边境,以及各国对意大利的袖手旁观,3月4日会议仅有的共识也全部破产。


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在3月13日就明确反对各国单方面封锁边境,并担忧此举对边境地区居民造成的影响。冯德莱恩希望各成员国优先考虑在边境上设置体温检测点等柔性措施而非一刀切的封锁举措。欧委会内政专员约翰森(Ylva Johansson)也要求各国在封锁边境之前至少需要及时知会邻国。


但事实上,各国的封锁边境行动不仅不会及时知会邻国和欧盟总部,各国进入紧急状态的动向也同样不会及时通知邻国。


此前在3月14日夜间,法国总理菲利普就无预警地宣布法国进入流行病第三阶段,所有非必需品商店全部关闭。一时之间导致大量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的法国人涌入德国抢购商品。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居民以德语为主要日常语言,出入两国边境十分频繁,但与法国毗邻的德国巴符州却是德国三大疫情高发州之一。


多边协商与交流曾是欧盟立足于充满矛盾的世界上的最大招牌,但如今在大难临头之际这块招牌却不见了。


一种辩解是,欧盟的跨国家机能主要体现在贸易经济等领域。在欧盟条约中明确规定,卫生政策归各国自行处理,这才导致各国在处理疫情时各自为战。


不过即便是在欧盟最驾轻就熟的财政问题上,布鲁塞尔也没有为罗马提供太多帮助。


意大利总理孔特已在上周宣布将投入250亿欧元确保该国经济不至崩溃,并为停工企业和员工提供资助。但受限于羸弱的财政状况,意大利政府不仅无力推出之前孔特希望的750亿欧元一揽子计划,甚至连缩水的250亿欧元中的一半也需要欧盟帮助。


虽然欧盟第一时间就宣布放松对意大利的财政纪律,并成立了250亿欧元的欧盟专项基金(EU Corona Fonds)。但该数字与财大气粗的德国经济部在上周五宣布将为德国企业提供4600亿欧元的担保相比,并不值一提。


此外,意大利的利空消息还来自于欧洲央行。3月12日,在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宣布维持基础利率不变的同时,又暗示为成员国降低利息开支并不是欧洲央行的任务。该表态一度导致意大利国债利率上浮100个基点。


或许是意识到在疫情面前,欧盟有滑向散架的趋势,冯德莱恩以及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将在周二连线欧盟27国领导,敦促各国在物资运输上全面开放边境,确保各国已被抢购一空的货架的基本物资供应,同时尽力确保各国之间的医疗物资将根据疫情严峻程度得到合理分配。


问题则在于,确诊7461例的德国和确诊6633例的法国,还有余力拯救意大利甚至是西班牙吗?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作者:钱伯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