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的童年,快要无书可读了
2020-03-17 17:57

00后的童年,快要无书可读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陈臻臻


煲剧杀时间几乎是每个大学生咸鱼的日常,追cp、圈地自萌、追同人,为无聊的日子增添一点偶像剧的底色。


很难想象,前述的煲剧三板斧可以溯源到我们的童年,对cp的痴迷已经植入我们的灵魂,甚至可以消弭时间的障碍。


前段时间,社交网络上疯传《淘气包马小跳》出大结局的消息,马小跳最后和安琪儿在一起,张达和夏林果成了一对,激起了一众马路党和马林党的意难平,也引爆了90后的回忆杀。


怎么也想不到,马小跳会和安琪儿在一起!/微博


既然马小跳有结局了,那吴缅和冉冬阳呢?笑猫找到虎皮猫了吗?戴安和李小俊呢?


最后,出版人金波出来辟谣,《马小跳》没有结局,他们会一直活在童年,不会长大。


马小跳们以琥珀状凝固,成了永恒的小孩,而90后们跨过成年的大门,回望童年,他们不禁老泪纵横,那是回不去的童真年代。


“杨红樱不写书,我们卖什么?”


哪个90后没羡慕过马小跳自由自由的童年,在《男生日记》和《女生日记》纷乱的感情线中拉郎配、站cp呢?


创造了这一世界的杨红樱,可以说是一众90后的童年记忆。


杨红樱19岁便走上了儿童作家的道路,在1981年,她在《少年报》上发表了第一篇童话故事《穿救生衣的种子》,随后陆陆续续出版了一些短篇和长篇的儿童小说。


《马小跳》系列大获成功,并被影视化。/《淘气包马小跳》连续剧截图 


其他作品如《男生日记》、《女生日记》等也连带着成为儿童小说榜的座上客,同时被各家影视公司青眼相看,陆续走上了影视化的道路,形成一个强大的杨红樱ip宇宙。


杨红樱取得商业成功不是没有原因的,在某种意义上,她书写了主流话语体系有意无意规避的青春期真实面貌,开门见山地谈论那些难以启齿又亟待解决的成长困惑。


生物课跳过的两性知识,杨红樱写;家长学校讨伐的“早恋”,杨红樱谈,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的青少年拥趸。


谁的青春期没有小鹿乱撞过?/《圣中学日记》截图


杨红樱在商业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成为文学界的一大奇观,一些书商直言:“杨红樱不写书,我们卖什么?”


然而,商业的成功不等同于文学的硕果,在学术界引发了一场关于“杨红樱现象”的讨论,在这些讨论中,批评的声音居多,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杨红樱的作品是“非文学的畅销,而不是文学的畅销”。


商业性过强一直是杨红樱饱受诟病的弊病,自从中国儿童文学在新世纪刚刚步入商业化的变革,商业早就一步步挤占文学的话语空间。


在业内,关于商业和文学的争锋交手了成百上千遍,杨红樱成为众矢之的,不过是一次”枪打出头鸟“的集中爆发。


那时,是儿童小说的黄金年代


新世纪伊始,中国儿童文学井喷式发展,产出了大量优秀的儿童作品,一些新晋儿童作家,如前述的杨红樱、阳光姐姐伍美珍、辫子姐姐郁雨君等纷纷崭露头角。


出版社也开始引进国外的儿童作品,《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冒险小虎队》以及《窗边的小豆豆》等等持续霸占书榜榜单,出现了“西风劲吹”的现象。


第四代儿童作家余温未了,童话大王郑渊洁以及动物小说家沈石溪等儿童作家也延续着他们在儿童文学领域的影响力。


这两代中国儿童作家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与之前的儿童作家相比,他们的销量更高,商业化也更彻底。


2012年,郑渊洁登上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后辈杨红樱捷足先登,早在2010年登上作家富豪榜榜首,赚得盆满钵。


商业带给儿童文学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经历了这阵动荡的冲击波后,传统的儿童文学走入黄昏,当它以全新的面貌呈现给读者时,传递的是一种全新的阅读体验。


此前,中国儿童书籍的消费对象一直是成人家长,家长掌握着挑选儿童图书的角色,儿童是一个被动的阅读者。


随着儿童文学商业化,虽然财政裁决权依然掌握在家长手中,但儿童书籍的内容悄然发生变化,成年作家们在书中代替孩子们说出他们的心声,看上去童言无忌的幻想,实际上引发了儿童读者的共鸣。


比如,郑渊洁曾在书中写道:“100分把童年变成100岁”、“未成年人的父母(监护人)必须和子女平等,父母不得利用年龄和辈分优势不公平地对待子女”。


郑渊洁笔下的主人公常常是不走寻常路的差生,借助人物之口鞭挞僵化的教育制度,吐槽大家长的爹味教育。


无独有偶,杨红樱的小说主题和郑渊洁的离经叛道有异曲同工之妙,无论是《淘气包马小跳》系列,还是校园小说系列,“向往童真,斥责压抑”一向是杨红樱的母题,而她本人也自诩为“一个为孩子写作的人”。


少年儿童作为儿童文学的服务对象是至高无上,在商业社会中永恒的箴言:顾客是上帝,这句箴言也可运用在走向商业的儿童图书领域,即儿童读者是上帝。


当儿童是上帝时,父母和学校便是臣民,这种刻意拔高儿童读者地位的操作,很容易将儿童文学推向献媚讨好的极端,这也是业内对商业童书的批评。


而儿童与成人观素来是国内外儿童作家面临的一个难题,当一个成年作家书写儿童的命题,必须拿捏好成年人与儿童的尺度,如果操作不当,写出来的儿童小说往往成人化或者幼童化,变得不伦不类。


儿童小说异化得不伦不类自然是儿童作家的失败,而创作作品同质化也是国内儿童出版界不得不面对的困境。


仅仅在2015年,全国大约有90%的国有出版社出版了少儿读物,这些少儿读物内容大同小异,借鉴了市面上火爆的作品如经久不衰的《哈利波特》系列,拿走其魔幻主题的皮毛,四处拼贴,一本儿童小说便诞生了。


头部的儿童作家也身陷内容同质化的焦灼,前述的郑渊洁和杨红樱,他们近年来的作品与黄金时期的作品相比,几乎没有太大的突破,依旧是围绕着之前的母题进行写作。


有些作家面临灵感枯竭,还有一些儿童作家受到内容是否真实的指控。


小说家沈石溪撰写了一系列以动物为蓝本的儿童小说,深受好评。他笔下的动物被高度人格化,而自称“一切真实”的部分动物描写也被证实纯属虚构,这引发了业内关于小说要虚构还是真实的热议。


比如在小说《象王泪》中,沈石溪虚构了一个以雄象为王的象群,殊不知,象群是母系社会,雌象才是象群的首领。


小朋友们不知道,他们对威风凛凛雄象的崇拜感动,是来自于反常识的谎言。


除了违背自然天性,沈石溪的小说立意常常自相矛盾。在《王妃黑叶猴》中,有只雌猴为救出王妃的幼子与黑尾蟒搏斗。作者认为动物一切行为都以自身利益出发,不可能舍己为人,雌猴与蟒蛇搏斗也是为了自己。


在《一只猎雕的遭遇中》,沈石溪自打嘴巴,金雕巴萨为了救出主人,情愿奉献自己的生命,这种行为难道不是舍己为人吗?


这种将动物道德化的说教,不但与动物科学出入甚大,自相矛盾之处也很多。


中国儿童读物在新世纪伊始迎来高潮,当潮水退去,礁石裸露,那些尚未解决的问题依旧存在。


90后儿童读者长大成人,那些儿童读物封存在他们的记忆中,泛上一层怀旧的滤镜,新一代的儿童读者登上舞台,儿童作家炒冷饭般产出作品,重复着上一代的阅读体验。


00后的童年,还读书吗?


新生的00后没有重复上一代的阅读途径,对于与互联网共生的Z世代,读纸质书已经不过瘾了。


随着4G网络的普及,线上出生的网络文学恰好契合了00后的互联网属性,成为最受00后欢迎的阅读品种之一,根据2015年发布的《少年儿童数字阅读状况的九大发现》,有60.3%的少年儿童阅读过网络小说。


在少年儿童的阅读领域,出现了网络小说与传统儿童小说分庭抗礼的奇观。


网络小说出身草莽,特别接地气,大多是连载小说,篇幅短,节奏快,读者在评论栏催更吐槽,讨论剧情的走向,间接参与了作品的创作,这极大突破了以往作者主导的写作习惯。


网络文学的作者更在意读者的想法,懂得读者的嗨点,简而言之,将“为读者服务”发挥到极致。


网络小说虽是新新事物,内容上还是取材现实世界,而00后读者们在浩瀚的网络小说中挑选时,一般喜欢阅读贴合自己经历的题材,比如,被吐槽矫情的网络青春文学,试问谁没有在青春岁月中,感时花溅泪一番呢?


在网络小说中,最热门的小说无疑是魔幻修仙小说,如《斗破苍穹》《武道乾坤》《盗墓笔记》等,这些魔幻修仙小说同样步入影视化、IP化的快车道。


网络小说ip是正在进行时的红海市场。/《斗破苍穹》截图


前述的修仙小说原先在网络文学网站连载时便人气爆棚,点击量上万,它们的出版量以十万计,改编上映的电视剧播放量更是以亿为单位,网络文学似乎占据了00后阅读的半壁江山,新世代的阅读习惯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除了网络文学,互联网无限的阅读资源扩宽了00后的阅读选择,在00后的阅读世界里,大众的儿童读物变得少见,其阅读生态是圈层化的,每一个阅读圈层都有自己独属的景观。


2015年发布的《少年儿童数字阅读状况的九大发现》的数据显示,46.3%的少年儿童读者喜欢科幻类网络小说,有36.7%喜欢励志类书籍。


在另一份广东省青少年事业研究与发展中心发布的《广州00后最喜爱的100本课外书排行榜》中,上榜的既有诸如《三国演义》《金瓶梅》的传统小说,也有当代的《嫌疑人x的现身》《暮光之城》等。


互联网的出现,就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打乱了少年儿童阅读的既定轨道,在丰富了00后精神食粮的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了过度娱乐化的威胁。


毕竟,刷某音吃鸡比看书需要的专注力,比读书可要少的多。


当90后自以为00后从小读的书,不过是在重复上一代人的路时,00后已经开始看和“前辈们”一样的书籍了。真正面向儿童的文学,反而在早熟的00后群体中遇冷。


不用质疑从小和手机一起长大的00后,到底读不读书,恐怕他们读过的书,早就是过时如你的知识盲区了。


参考资料:

1. 形象全面升级:“淘气包马小跳”新篇<樱桃小镇>出版,新浪读书,2019.9

2.杨红樱:给小读者制造阅读障碍是一种罪过,杭州网,2013.9

3.杨红樱作品销3000万册却争议不断,引书业界反思,中国读书报,2008.10

4.新时期以来中国儿童文学的成长主题研究—以曹文轩、郑渊洁、谭旭东的作品为中心,郝研,2019.6

5.简析郑渊洁儿童文学创作特色,大连教育学院学报,张辉,2003.3

6.儿童图书市场“西风劲吹”现象透析,中国图书评论,罗映纯

7.广州“00后”最喜爱的100本课外榜单出炉,<三国演义>占据榜首,金羊网,2019.4

8.2018年00后阅读趋势报告,掌阅,2019.1

9.论沈石溪小说动物意识真实性,大众文艺,郑钰 岑雅婷,2019

10.Z世代与网络文学,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孙涛,2020

11. 论沈石溪动物小说的真实性问题 宜春学院学报 杨伟 2012年3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陈臻臻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8
点赞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