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买到“过期药”,到底谁错了?
2020-03-24 17:58

疫情期买到“过期药”,到底谁错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孙妍,编辑:挨踢妹,题图来自IC photo


“我怎么敢吃?”药盒上标注的有效期是2021年12月,但扫描药品电子监管码却发现,同一批次的10盒药全部显示已过期13个月。


2月12日,安小姐在健客网上买了10盒药,为了疫情期间预防和治疗呼吸道感染。


作为一名医学生,安小姐很有意识地扫描药盒上的电子监管码,发现药盒与电子监管码平台显示的产品批号、生产日期、有效期都不同,她第一时间询问健客网客服,并要求退货退款,但没有协商一致。


当药品包装盒上的生产日期与电子监管码显示有出入时,到底哪个信息是可信的?这到底是不是过期药?


315期间,《IT时报》报道了该案例,记者发现,药品监管的乱象,在疫情期间再次显现


就在3月11日,国家药监局在官网连续发布包括《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和生产企业追溯基本数据集》在内的五项信息化标准,并宣布自发布之日起开始实施。


问题出在药上还是码上


就在《IT时报》315报道《创始人实名举报“卖假口罩”?调查:健客网部分口罩厂家资质存疑》发布后第二天,时隔首次投诉一个月,健客网客服首次主动联系了安小姐,并发来了该药生产厂家广东彼迪药业有限公司(下简称“彼迪”)出具的《关于药品电子监管码及有效期的情况说明》(下简称“情况说明”)


《关于药品电子监管码及有效期的情况说明》


根据安小姐提供的药盒上的查询电话,《IT时报》记者多次致电彼迪,对方表示,根据生产批号、电子监管码等信息,这10盒药确为彼迪生产,生产日期与药盒上标注的一致,还在有效期内。


“我们没有资格直接向健客网这些医药电商供药,健客网应该是在我们的大批发商处拿的货。”彼迪质检部门回应。


关于药品电子监管码平台显示已过期的问题,药厂的解释是,该平台在2017年7月27日就已终止运行。当年11月,就已经无法登录该平台查询药品的流向信息。


该平台停止运营后,消费者无法通过网络查询到带有电子监管码的药品信息,所以彼迪在包装盒上印刷了查询电话,以便消费者来电咨询。


“如果电子监管码平台已经停用,药厂为何不直接停用这个码,或者扫码后显示追溯码异常,反倒不会让消费者产生疑虑。”安小姐提出质疑。


安小姐在健客网购入的彼迪左氧氟沙星片


对此,彼迪表示,药品包装是在药品生产前印好的,所印的电子监管码由国家监管平台分配到企业,企业再委托药品包装的印刷厂家成批印制。


“之前下载的电子监管码还没用完,电子监管码平台不能用了,我们就没有再向平台上传信息,所以会出现错误信息,但我们的数据库里还能查到准确信息,消费者可以打电话查询验证。”


《IT时报》记者致电健客网提出采访需求,截至发稿前,对方的回应是,已与消费者沟通,正在协商中。


由此,健客网和彼迪的回应都是“问题出在药品电子监管码上,而不是出在药上”。


抽样扫码30余种药品,未发现信息不一致


虽然彼迪在情况说明中的时间略有出入,但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药品电子监管平台确实已于2017年3月1日停止运营。


既然停运,那么药厂也不会再投入成本维护电子监管码,这是否意味着,安小姐的遭遇是常态?


3月16日,《IT时报》记者在其他医药电商平台购买了同一厂家生产的该药品,3月18日收货后扫描电子监管码发现,生产日期、生产批号等信息都与药盒上标注的一致。而且,记者购入的药品生产日期为2019年10月13日,比安小姐购入药品的生产日期还早一个多月。



对此,彼迪质检人员解释:“我们也用支付宝等扫过仓库里的药品,有些显示正确,有些不正确。”


根据健客网客服对安小姐的回应,健客网仓库里存有该药厂4批该药品,前3批药扫码后显示生产日期不一致或追溯码异常,只有第4批是一致的。


到底是彼迪存在大量电子监管码异常的问题,还是所有药企普遍存在这一问题?


《IT时报》记者抽样调查了市面上30多种药品,其中只有5种药品没有在包装盒上标注电子监管码,其余电子监管码与药盒标注信息均一致,这5种没有标注电子监管码的药品多为中医医院开具的中药、中成药等。



部分抽样调查截图


其中,哈药集团自建了产品追溯码,只能通过其自己的App扫码,才能看到药品生产、运输、销售等全程追溯。所有药品在电子监管码平台上,只能显示生产批号、生产厂家、批准文号、生产日期等基本信息。


药品电子监管码重启


电子监管码相当于药品的身份证,可以杜绝假药、问题疫苗、过期药等问题,方便消费者甄别,但其推行过程一再受阻。


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码始建于2005年,由当时的国家食药监总局和中信21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合建,后来,阿里巴巴成立阿里健康,正式接手药品电子监管网。电子监管码在推行过程中,遇到了设备费用昂贵、工作量大等问题,也引起行业内极大争议。


药品电子监管网


湖南养天和大药房、老百姓、一心堂等药企联合发表声明,占据全国药品销售终端份额80%的医院并没有实行药品扫码管理,却没有任何惩罚,只占据终端份额20%的零售药店销售的药品,不扫码就要取消经营资格,严重缺乏公正性。


据了解,一家药房在接受药品电子监管码管理后,需要购买扫码枪、数字证书、管理软件等首期投入费用三千余元,还有后续维护等。这些投入并不能带来利润,只带来成本增加。


但引发多家药企联合发起声明停用该平台的,还是因为他们嗅到了阿里健康的动作。其独家运营电子监管码平台,又频繁投资并购药店,已不再是完全独立的第三方。


最后,此事件以阿里健康发表声明澄清未从中获利,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宣布暂停电子监管码终结。


2018年8月24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公开征求《关于药品信息化追溯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当时正是长春长生问题疫苗事件的发酵之时。业内人士认为,正是问题疫苗的曝光,才推动了电子监管码的重启。



彼迪表示,他们在2019年12月1日接收到了明确的重启信号,国家在新药品管理法中明确“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生产企业、药品经营企业和医疗机构应当建立并实施药品追溯制度”。


当时,彼迪就开始使用“码上放心”药品追溯码。安小姐所购药品虽然正好卡在这一重启时间点,但包装盒早就印刷好了,所以使用的仍是老码。


2020年3月11日,国家药监局在官网连续发布包括《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和生产企业追溯基本数据集》在内的五项信息化标准,分别针对5个主体以及药品上市、生产、经营、使用、消费5个环节,分别做出了明确的规范性要求,在权责分配方明进一步清晰。


阿里健康也回应《IT时报》,将积极参与国家药品信息化追溯体系建设,配合政府构建药品信息化大数据监管体系网络,赋能药品行业参与者进行药品信息化追溯体系建设。


电子监管码重启后,老问题如何解决?无论是自建药品追溯系统,还是采用第三方技术提供的追溯系统,打掉垄断质疑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曾公开表示,无论自建还是与第三方合作,核心是源码的开放,“此前运行的相应源码数据应该同步放开,有利于节约成本,如果不放开,很多企业可能还得被迫跟个别机构合作,因为没有几个第三方能做这个系统,这让企业也很难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孙妍,编辑:挨踢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