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防疫成绩单,真的有看上去那么漂亮?
2020-03-27 08:31

日本的防疫成绩单,真的有看上去那么漂亮?

虎嗅注:3月16日,日本政府宣布成立政府紧急事态对策总部——这是颁布“封城令”、宣言紧急事态的第一步。自从奥运会确定推迟以来,日本每日检测的人数大涨,确诊病例也逐渐攀升。但是,日本的成绩单真有看上去那么漂亮吗?


题图来自IC photo,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原标题《推迟奥运的日本:低欲望防疫比封城还有效》,作者:晏非


东京奥运会延迟一年举办的消息,终于在3月24日得到官方确认。原定于7月24日至8月9日的奥运会,只能在2021年的夏天与大家见面了。


这是现代奥林匹克124年历史上,第一个延期的奥运会。对于满怀希望、想借此来重振经济的日本政府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然而这个消息,日本民众已经等了太久。


疫情之下,日本人还不忘拿修订章的梗来开玩笑。


自新冠疫情在日本出现后,先是有人挖出1988年的漫画《阿基拉》预言了2020年奥运会的中止,紧接着发生了圣火传递途中遭强风熄灭的尴尬,随后加拿大、澳大利亚先后宣布不参加奥运会,25日更被曝出参与圣火采集的职员确诊COVID-19……如今纷扰终于告一段落,原定于今年夏天的奥运还是暂且不办了。


疫情发展到现在,早已从中国的孤军奋战,演化为世卫组织口中的“全球大流行”。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系统科学工学中心(CSSE)于25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COVID-19确诊病例突破40万,几乎每个国家都报告了感染病例,全球死亡人数超过18000人。


3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新的冠状病毒感染正在大流行。截至3月17日,感染在欧洲的传播非常明显。/ 世卫组织情况报告


中国抗疫付出巨大的代价才初获成效,而一衣带水的日本看上去似乎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防疫道路。没有大面积封城、没有强制入境隔离、没有全面检测、没有全员戴口罩……对照本国经验,国内网友隔着海峡替日本人着急。


截至3月26日23:42(日本时间),日本累计感染人数为1401人,死亡人数为47人,累计治愈出院人数359人。对于这个人口为1.26亿的国家来说,这串数字看起来还不算特别严重。



另外一些征兆似乎也验证了日本的防疫成效。3月22日,上海市正式将日本从原有的24个疫情防控重点国家中调出,补上了菲律宾。只要是从24个国家入境上海的中外人员,都需严格按照规定隔离14天。


然而,日本的防疫成绩单,是否真的有看上去那么漂亮?


保医疗资源,高龄重症优先,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日本疫情,始于2010年1月16日神奈川县出现的第一宗确诊病例,而第一例死亡病例,也于2月13日发生在神奈川。1月27日,日本正式将COVID-19肺炎归入指定感染症的范畴。


包机撤侨、钻石公主号带来的感染者,各县的次第“沦陷”,让日本民众的恐慌情绪与日俱增。


早在2月1日,日本就禁止了持湖北签发护照的游客入境,3月9日起要求中国入境人员隔离14天,驻中国领事馆发放的签证暂时失效。


2月26日,政府请求全国活动中止或缩小规模;2月27日,政府请求全国中小学自3月2日停课至春假结束,次日便有文部科学省发出的全国临时停课要求。很快,日本各企业也纷纷推出远程办公制度。


直到3月1日,厚生劳动省发出呼吁,不要去“通风不畅、人多的地方”聚集。



在中国,一旦体温超过37.3°C,就会被建议去进行针对COVID-19病毒的检测。但日本的要求显然宽松得多。


官方认为,即便出现37.5°C以上的感冒发热症状,也要持续4天(包括需要持续服用退烧药的情况)才有必要进行相关的检测;老年人或患有基础疾病的人,出现相似症状持续2天即可就诊;如果有强烈的倦怠感和呼吸困难,则须立即就医。



在这样的要求下,许多轻症感染者其实是得不到检测机会的。


目前日本全国范围内PCR检测的能力已达到每天可检测7500个的水平,有望在月底达到8000个/天。


但日本卫生部的数据显示,过去一个月平均每天检测1190次,总计32125次,仅仅动用了检测能力的1/6。加上存在多次检查的情况,实际接受检测的人数只有16484人。相比韩国的20万次和意大利的8万次,实在是差距颇大。


对此,卫生部官员佐原保行(Yayyuki Sahara)的解释是:“没有必要对那些只是担心的人进行测试。(It isn’t necessary to carry out tests on these people who are justsimply worried.)



究其原因,还是担心PCR检测不够准确,导致医疗资源不堪重负。


圣路加国际医院QI中心感染管理室经理兼护士坂本史衣,在接受朝日新闻采访时回应道,PCR检测的正确率只有70%左右,存在未被感染却显示阳性、已被感染却显示阴性的情况。


日本医疗界认为,在感染COVID-19的情况下,会有持续一周的感冒症状,八成人能靠自身免疫力治愈,两成人会重症化。但早发现并不能抑制病情加重。到医院进行核酸检测,反而会面临更高的感染风险,进一步导致医院床位不足。


用CT扫描的手段检测肺炎。/zakzak.co.jp


相比之下,日本医生反而更信任CT的结果。CT可以直观地观察到患者是否患有肺炎(包含其他肺炎),经过CT检测再进行PCR检测,就能大幅提升准确率。


此前,自卫队中央医院接收了钻石公主号上的乘客。其3月24日发布的104名阳性患者的病例报告显示,有八成阳性感染者在住院时是无症状或轻症,但在CT检测下却有半数显示出异常肺部阴影。


防卫省的医疗专家认为,这正证明了CT在初期诊断的有效性。


加上日本是全世界CT拥有率最高的国家,数量高达107.2台/百万人,即便是在私人诊所也能见到CT仪器,非常有助于疫情下的检测。



种种迹象表明,日本的防疫思路很大程度上更接近英国。COVID-19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以及热带国家病例的上升,都证明了这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优先治疗重症、老龄患者,压低死亡率,让轻症患者自愈以获得对抗病毒的免疫力,尽最大可能保证医疗资源不被过度消耗,是这个资源小国目前的基本策略。



疫情之下,不知所措的日本人


或许是因为官方不温不火的态度,时至今日,没有危机感的日本人依旧很多。


有感于此,长居南京的日本人竹内亮,在经历了14天的隔离后,拍下了公交体温检测、外出堂食一人一桌、地铁扫码追踪行程、因无身份证被拒绝进入景区等经历,真实记录了自己由恼怒到理解的心理变化。


近日,这则小纪录片被上传到日本雅虎的首页,得到了数千万日本人的观看。而视频中所反映的在线授课,也给了日本人很大的启发。


《南京抗疫日记》


在日本国内,多数公共营业场所并未关闭,最多只是缩短了营业时间。大部分人还是该上班上班,该逛街逛街,日常生活似乎并未受太大影响。


2020年3月2日的东京品川站。有人将这张图命名为The Working Dead(行尸走肉的社畜)。


对大型活动的举办,也依旧停留在劝阻而非强制取消。往年赏樱季,上野公园都人满为患,疫情之下人数依然未见减少。园方只贴出了“禁止宴会(野餐)”的告示,并未限制人流。


在日留学生小原告诉新周刊,身边的集体活动确有减少,超市门口配备洗手液,店员也都佩戴了口罩。但留学生沐沐的室友,在前几天还去看了一场Live。在日华人何先生则认为,除了口罩、消毒水、卫生纸等防疫卫生用品短缺、限购之外,身边人的防范度似乎并不太高。



最令人震惊的是格斗大赛K-1大赛举办方,无视埼玉县知事的劝阻,按期举办现场观众多达6500人的赛事。要知道,观看格斗比赛多少都会高声欢呼,难免有飞沫传播。


日本专家曾在会议上公布了三个形成暴发性传染的关键条件:通风不良的密闭空间、拥挤的人群、短距离内的对话和发声。而K-1会场很可能把这三个条件都占全了。


比赛两天后,就有看了比赛的现场观众出现发热症状,接受了PCR检测,正在等待结果。这对其他现场观众的内心冲击有多大,可想而知。



日本亦不乏恶意传播者。爱知县蒲郡市一名50多岁的男子,在已知自己受到感染的情况下,依然在3月4日隐瞒病情到餐厅堂食,导致30多岁的女雇员被感染,餐厅被迫停业两周,而他本人也于18日去世。


在名古屋,有一名从夏威夷回来的60多岁女性于2月15日被发现感染了COVID-19,16日却还去了健身房,导致14个会员受感染,甚至连累了未到场但接触过会员的70多岁女性。



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远不止于此。幼儿园及中小学停课,导致托儿所的托管需求暴涨。加之年底有职员离职,现有人手不足,托儿所甚至发出了“希望在职父母把孩子留在家里”的呼吁。


从安全性考虑,这一建议确实值得采纳。毕竟3月7日就有幼儿园保育士被检测出阳性,导致园方不得不通知约100名幼儿监护人,要求他们对自家的孩子进行一天两次的健康观察。


但是不上学也未见得万事大吉。对于经济困难的单亲家庭来说,孩子在家不单闹腾,还要消耗掉更多食物,电力、暖气费用也随之上涨,这势必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经济负担。



但话说回来,即便是如此放任而绵软的管控,日本的疫情依然未到暴发期。这与其国民性格密不可分。


如今的日本,被形容为“低欲望社会”“无缘社会”,大多数人的社交意愿都非常低。独来独往,不愿意和他人打交道,习惯性沉默,不愿意给他人造成麻烦。


即便没有官方要求,也会自觉长时间在家窝着,出门更不爱聊天社交。在平日里,这样的人很有可能会走向“孤独死”的结局,但在疫情之下,反而让他们“失去”了很多感染的机会。


他们家庭关系也很疏远,所以宁愿挤爆托儿所,也很少请求祖辈带孙儿。夫妻之间同样冷漠,很多人常年分床睡、分开吃饭,以至于要感染都没什么机会。



从卫生角度来说,日本一直以来都做得很好。


街道一尘不染,不设公共垃圾桶,断绝了垃圾堆砌、助长病毒传播的可能。一些公共场所往往过度清洁,以至于经常泛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而日本每年春季的花粉症,以及不时发生的流感,让他们养成了常年戴口罩的习惯。在疫情来临之前,许多人已有一定的口罩储备,很大程度隔绝了感染的可能。


如果没有这样的国民,日本的政策或许也不一定会有成果吧。


连口气也能成为戴口罩的理由,日本人是真的很怕给别人添麻烦。/《粉雄救兵:我们在日本》


风雨中的日本,时刻准备着对抗


日本一直以来都是灾害频发的国度,地震、海啸、洪水、暴雨、台风、火山喷发……几乎地球上能遇到的天灾都在这里发生过。以至于他们每个家庭都配备了救生包,逃生演练更是从小抓起。


这样的忧患意识,同样会在新生灾害出现后发挥作用。


2009年,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北美暴发,祸及不少国家,同样包括日本。在当时的疫情中,英国和瑞典等国使用的ECMO机器(人工心肺机),成功让存活率达到了90%,但在日本只有30%。


为此,日本派出了数十名科学家,在疫情结束后前往瑞典,参加相关仪器的使用管理培训。


另外,日本呼吸医学会和日本临床工程师协会3月份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有超过1300台ECMO机器可用。相比中国所保有的400台,可以说是储备相当充足了。而全世界最知名的五家ECMO制造商,就有一家在日本。


唯一的问题是,在其他有严重心脏病或肺部疾病的患者有需求的情况下,如何协调仪器的分配、满足重症COVID-19患者的治疗需求。


接受了ECMO治疗的COVID-19重症呼吸衰竭患者共23名,其中12名治愈,暂无死亡病例。/日本集中治疗医学会


针对COVID-19的测验仪器和药物,也在加速研发中。


3月18日,东京大学医学研究所发消息称,原作用于治疗胰腺炎和肾脏疾病的萘莫司他(nafamostat),可能有助于抑制病毒入侵人体细胞蛋白质,从而达到治疗COVID-19的效果。


3月19日,日本长崎大学与佳能医疗系统、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联合研发出的快速检测套装,最快能在10分钟内检测出病毒是否存在。


在疫情中吸取教训,按道理说是十分应该且不容忽视的事,但执行起来却并没有那么容易。


疫情面前,所有国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即便是尽全力控制着死亡人数的日本,所面临的挑战也并不比他国少。


截至3月25日23:42(日本时间),东京确诊人数为259例。厚生劳动省群聚感染对策小组专家估算,东京确诊人数到4月8日可能会增加到530人。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于23日发出预警,如果发生大规模感染,将不得不采取封城措施。另外,政府也在寻求与私人医疗机构的合作,准备了4000张病床,以容纳正在增长的中症及重症患者。



而曾为友好城市无锡市捐出4500个口罩及防护服的日本丰川市,如今却面临口罩告急的危险。丰川市市长只得向无锡方面讨论“如果口罩储备充分,能否将之前捐的再送回来”。很快,无锡市便“反向捐赠”了5万个口罩。


灾难面前,所谓的历史偏见、歧视、仇恨,都不值得摆上台面。这是全人类共同的命运,身在其中的我们,没有资格为暂时的稳定沾沾自喜甚至幸灾乐祸。


最起码,学会吸取教训,才能称得上是承担起了生而为人最基本的责任。


参考资料:

世卫组织警告新冠疫情大流行加速了,小山,2020-03-24

世界の感染40万人突破 死者1万8千人―新型コロナ,2020-03-25

Japantesting for coronavirus at fraction of capacity, data shows,REUTERS

正しく知るPCR検査 「非感染の証明求め病院へ」ダメ,松浦祐子,2020-03-25

日本のCT・MRI・PET保有数は世界何位?|医療機器数ランキングを世界各国で比較,2018-04-30

新型コロナ患者発見へ「CT検査」が威力発揮! 普及率は世界一、肺炎確認後にPCR検査,2020-03-23

8割は無症状か軽症 CT検査で半数が異常陰影―クルーズ船104症例・自衛隊,2020-03-24

糖尿病 感染症は大敵 新型コロナでも重症化リスク,2020-03-24

<新型コロナ>集団感染「3条件」注意 換気悪く密閉・人が密集・近距離で会話,2020-03-11

ひとり親家庭を休校が圧迫 「食費切り詰めるしか…」,浦島千佳、小川崇、保坂知晃,2020-03-15

保育士が新型コロナに感染、発熱後も出勤 東京・江東区,藤原伸雄,2020-03-07

<新型コロナ>保育の現場 崩壊危機 保育士悲鳴「働く親支え、自分の子は家に」,2020-03-18

ジムの詳細公表で感染防げた可能性も…新型コロナ感染者41人は“全国2位” 問われる愛知県・名古屋市の姿勢,2002-03-04

「コロナウイルスをばらまく」男性が死亡 感染確認後に飲食店へ 警察が捜査 愛知・蒲郡市,2020-03-18

'Lastresort' COVID-19 treatment in short supply at Japan's hospitals,RYUSEI TAKAHASHI,2020-03-12

Japaneseresearchers to test blood thinner for coronavirus treatment,BLOOMBERG, JIJI,2020-03-19

東京都 最大4000病床整備へ 感染者の急増に備え,2020-03-23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晏非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8
点赞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