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7 09:56

裁员之后,纽约最著名的独立书店何去何从

#人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单读(ID:dandureading),作者:许知远


新冠疫情让处在寒冬中的书店产业雪上加霜。一些独立书店在疫情中遗憾倒下,留下来的书店也艰难求生。3 月 23 日,纽约文化地标 Strand 书店宣布裁员 188 名员工,仅留下 24 名员工。今天,我们回顾许知远与 Strand 书店的第三代店主南希·巴斯(Nancy Bass)的一段访谈。这次对话发生在 2016 年,彼时,Strand 书店已经或正在经历包括 DVD、连锁书店、电子书的时代,店主南希自信地讲述着书店如何从一次次冲击中活下来。而今,随着新冠疫情到来,这家纽约最有名的独立书店何去何从?


让好书到达每个人的手里

许知远 x 南希·巴斯


许知远:你是在 Strand 书店长大的吗?


南希:是的,我在这里长大,我的父母一有机会就会让我在这里做事情。我在收银台工作过,也当过停车场、地下室的管理员,还做过电话客服,5 岁的时候我就在这里削铅笔。这些经历很有趣。


许知远:你可以描述一下在你小时候,Strand 书店里的氛围吗?


南希:Strand 书店在纽约格林威治村的中心,离联合广场很近。我成长在 70 年代,那是一个充满摇滚朋克运动的时代,我经常被周围人五颜六色的头发、身上的铆钉装饰、随意剪裁的 T 恤所吸引。那时的氛围非常激进,充满自由思辨,对于书店来说那是完美的潮流,可以吸引到许多有独立精神的人。我们的书店距离一个叫书廊(Book Row)的地方只有半个街区,那里大概从 19 世纪 50 年代逐渐成型,持续到到 20 世纪 70 年代,在它的黄金时期里最多有 48 家书店,这些书店沿着第四大道,从联合广场一直延伸到亚斯特坊广场,所以那里成为了非常重要的出版商聚集区。这一整个区域,在出版商领域,有着非常悠久的传统,很多作家住在这里,至今如此。


Strand 书店外景


许知远:在这 25 年间,你认为书店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南希:首先是连锁书店的出现,大型董事会的出现。像巴诺(Barns & Noble)书店等等。甚至好事多(Costco)商店里,还有山姆会员店(Sam’s Club)这样的购物俱乐部里,也都在卖书。而且,网络书店也出现了,大家可以把书放在网上,这对我们倒是有利的,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读者能够找到我们。在网络之后,电子书则成为最新的事物。


许知远:在你们书店里,来自国外的顾客占多大比重呢?


南希:如果你去店里走一圈,会发现大概有 25% 的人是来自国外,这真的很多。此外,在我们书店的网站上,可以购买到我们所有的书。除了卖书,我们也卖用来装书的手提包。有很多作家来这里做活动,同时帮我们设计布袋。我们也有自己的设计公司,设计出各种各样图案的手提包,诸如一间爬满猫的图书馆,一个幻想中的维多利亚时期的纽约人读书的场面。我们还有很多有趣的创意产品,冰箱贴、袜子,马克杯、明信片、邮票等等。


许知远:我想你一定在这家书店里遇到过很多有趣的人,有没有一些特别有趣的故事分享给我们?


南希:我有一次特意为迈克尔·杰克逊开了店。那是一个中午,我接到电话,对方告诉我某位 VIP 要来,希望我们能把闭店时间延迟到六点半。但他们还是迟到了,不得不重新联系我,让我来开门。他那次还把他的孩子带来了,他一边哼着歌一边挑选书,孩子在周围玩耍,一切都充满了欢乐。他的读书品味很好,对艺术十分了解,也找了一些关于民谣音乐的书,还有一系列童书。当然,书店门外也聚集了一群围观的人。


Strand 书店内部


艾伦·金斯堡曾经也经常光顾我们书店。此外,还有很多电影明星是我们的常客。


许知远: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们书店的哲学理念是什么?


南希:让好书到达每个人的手里。我认为我们这里是一个发现之地,人们在此读书、思考,传播思想。


许知远:20 世纪 70 年代至今,顾客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南希:人们的购物方式大不一样了。以前人们通常是独自来,他们的目的非常严肃,当然现在也有一部分这样的顾客,他们专门来找很具体或很学术的书,发现藏在书架里的宝藏。现在更多是成群而来的顾客,一家人,一群朋友。在我小时候,书店里没有那么多畅销书,现在有很多了。如今人们更愿意追最新最好的东西,购买最多的是虚构类作品。有一点不变的是,人们会一直购买那些经典作品,比如哈珀·李的《杀死一只知更鸟》。在 Strand 书店里的 80 年代书籍区,那里都是顾客喜欢购买的书。过去没有的是,现在有很多同一个作家创作的虚构系列作品。


许知远:当你的祖父创立这家书店的时候,阅读可以说是大家最主要的娱乐活动,但现在有很多东西分散人们的精力,你会担心在不久的将来,书籍变得不再重要了吗?


南希:这是一个讨论了很久的话题。DVD 出现的时候,人们说 DVD 会“杀死”书籍,好像任何事物出现,似乎都会“杀死”书籍。其实,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书店,我们的工作也越来越有激情。我认为,把一本书拿在手上的那种触觉体验,是任何事情都无法取代的。我看到有研究说,电子化阅读的效果不如纸质阅读好,我也从来不给我的孩子买电子书。确实,电子书产业一直发展平稳,就像数据显示的那样好,所以我(实体书店)反而更要存在。


人们总是希望超越自己,学到更多,这是天性使然。因此人们更愿意来 Strand 而不是 Barns & Noble,因为只有在 Strand 才能遇到许多不同寻常的书,Barns & Noble 只卖新书,也不太有折扣,我们有珍品书、签名书、初版书、二手书、小推车上的折扣书,品类比连锁书店丰富得多。我们店内的氛围也很活跃,不沉闷。还有一点,作为一家营业 80 年之久的书店,我们已经是纽约市历史的一部分。在这里,很多人包括我们自己的员工,都遇到了人生的另一半,结婚生子。这里不仅是书店,也举行过很多像婚礼、订婚仪式。应该说,很多人不仅喜欢这里的书,也喜欢这里的人。


Strand 书店内部


许知远:在你的想象中,这家书店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南希:我想我们不会有太大变化,我们在百老汇和十二街的街角,在一片伟大区域的中心,人们曾预言胶片唱片产业会消失,现在它们又回来了,我想书店也如是,未来和现在不会有太大变化。


Strand,18 英里书廊的求生之路


“Strand 书店的书摆在一起究竟有多长?”许多年前,一名记者向当时的书店主人 Fred Bass (Nancy Bass 的父亲)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Fred 自己也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随即让书店员工进行测量,最终得出了 18 英里(约 28.9 公里)这个答案。


——这便是书店的宣传口号“18 Miles of Books”(18 英里书廊)的来源。



Strand 书店诞生于 1927 年,位于纽约的黄金地段——第五大道和东 60 街的转角。经过逾九十年的经营,让 Strand 成为纽约重要的文化地标。


2020 年 3 月 23 日,Strand 书店通过官方推特宣布,书店受新冠疫情影响,将进行 Strand 书店“历史上第一次裁员”。目前书店已经解雇 188 名员工,仅剩下 24 名员工。在声明中,他们强调裁员是暂时的,等到重新开业后,会将每个人重新雇用。


声明同时提到:“从大萧条到 9·11, Strand 曾幸免于难,度过书业中许多艰难时刻,许多人预测疫情将使我们破产。经过一个世纪的磨砺,我们现在不会放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单读(ID:dandureading),作者:许知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