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了一整晚的明星直播卖货后,我更爱李佳琦了
2020-03-28 19:02

围观了一整晚的明星直播卖货后,我更爱李佳琦了

作者 | 小川 编辑 | 林默


1


亚马逊的蝴蝶扑棱了一下翅膀,得克萨斯州迎来了一场龙卷风。李佳琦喊出了一声Oh my god,两千多万人的家里,就会多出一份快递。


当明星们(含过气明星)听说这个C2C的商业奇迹时,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


但是,当他们听说李佳琦对着一栋价值1.3个亿的豪宅,“买它买它买它”时,明星们的内心,忽然就被震撼到了。



影视寒冬,爆发在春天的疫情,让艺人们收入锐减,可是那个网红,竟然买到了豪宅。


明星们看看镜子中的自己,中戏北电中传培养出来的嗓音和表现力,大银幕小屏幕检验过的颜值,时尚杂志加持过的品位,和经微博认证过的粉丝量。


这些先天优势,哪个不比从零开始的李佳琦和薇娅强?


“那个网红,他的豪宅,本来应该是我的”。


于是,明星们纷纷涌向了卖货的直播间,把影视寒冬留给同行们吧,我只想要1.3个亿的豪宅。


前两天,平台刚好做了一个明星直播的PK赛,歌手林依轮,快男吉杰,超女唐笑,主持人李静、大左、朱丹,演员伊能静,纷纷加入直播卖货的阵营里。



我围观了他们的直播卖货。


2


中戏的老师说,最好的表演,往往是从模仿开始的。


明星们一定是记住了老师的这句话。


来自安徽的主持人大左发挥了自己的专业优势,把李佳琦超快的语速和高亢的情绪都搬运到自己的直播里。


大左的模仿秀有多用功?连湖南人李佳琦特有的转音和鼻音,他都一并承袭了。



在模仿李佳琦鼻音这一点上,无人能出大左之右。


于是,其他明星在李佳琦其他的特点上下功夫。


比如,当品牌赠品量不足的时候,李佳琦的必杀技是对着小助理说:“现在就联系厂商,让他们加”。


吉杰就抓住了这个知识点。



但他只学会了台词,没有学会气势。


虽然吉杰的赠品,是那种在义乌小商品市场,也最多只能卖十块钱的。



吉杰说让厂商加送的时候,也显得底气十分不足,小助理的回答也很不确定。


但在吉杰的坚持之下,助理还是保证了小商品,哦不,是小赠品的供应量。


这卑微又坚持的一幕,无限拉近了吉杰和粉丝的距离。将近一千块的手表,也立马显示快要卖空了。


不过,当直播结束后,我发现这款手表备货量在两百支上下,且销量总共只有73支。



3


100场明星直播,你就能看到100场高仿李佳琦、山寨薇娅的超级模仿秀。


不同的人模仿着不同的侧面,但在一个环节上,所有明星都达到了高度的统一:“三,二,一,上链接!”



熟悉这一刻的朋友们都知道,在李佳琦直播间,这是拼手速和网速的一刻。以秒为单位每刷新一次,就多了几千甚至几万销量的一刻。


数字在这一刻被赋予了意义,全场气氛到达了高潮。


但在明星们的直播间会发生什么呢?当他们双拳举起,肌肉紧绷,两眼放光,高喊着“三,二,一”。


你点进去,有货。你再点进去,发现还有货。你再再点进去,依然有货。


明星排行榜第一的林依轮直播间,他已经推荐到第20款宝贝了。我把前面的每款都点了一遍,发现都还有货。


胡可在推荐完第26个产品之后,又回到头介绍第17号产品蛋黄酥。


在她直播间的商品列表里赫然写着 “断货王”的唇膏,我点进去看,并没有断货。



吉杰拿出了号称“断货王”的面膜。


上完链接之后,吉杰说我再给大家三十秒的时间,三十秒后抽一个礼盒。过了好几个三十秒,他又说再给大家二十秒。好几个二十秒过去了,吉杰大概也觉得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开始抽礼盒。


而此时,断货王,依旧没有断货。


数字在这一刻,和明星们在直播间里说出来的其他废话一样,都没有意义。


我点开了李佳琦的直播间,他正在卖理肤泉防晒霜。我每刷新一次页面用时不足一秒,销量就已经增加了一千。


4


明星当然有自己的优势,他们可以用自己的身份光环,让你们一直围观卖货。


有网友说想联线王一博,“曾经超女”唐笑爽快表示,《天天向上》的制片人是自己的铁磁,“我送两张《天天向上》的票给你们总可以吧”,因为王一博在这个节目里担任主持。


李静请来了我的童年回忆关凌,就是《我爱我家》里面的贾圆圆。关凌为了造势,还带来一只价值2800的包用来抽奖。



歌手林依轮选择在直播间里唱歌。



从很爱讲八卦的朱丹直播间里,我们得知,她的老公,周一围和她共用一瓶润肤油美容,就是她正在卖的那一瓶。周先生一个人能吃完一盆羊蝎子,就是她正在卖的那一盆。


周先生和朱丹真的很恩爱,她卖什么,周先生就爱什么。


这让我想起了我们公号狗经常说的,“我有一个朋友”。


即使在淘宝直播里,朱丹也保持了她一贯的主持风格,她把某品牌红肠一直错念成“哈尔滨红肠”。


李静的直播风格,和她的主持风格一样,永远在提问,“这个到底怎么拍?”,“这个是多少号链接?”“这个多少钱?”“一次拍多少包?”。


在迎来了关凌,并发觉关凌比自己有卖货天赋时,李静就像在饭局上一样,开始低头看手机。



说句老实话,当胡可在直播间推出一款饮水机的时候,未曾听过品牌名字的我,还是心动了。


直到她进入介绍产品的环节,看着她念稿的样子,我真的无法相信这款饮水机能对身体好。


不过,无论在介绍产品的时候,是怎么僵硬地在念稿,是如何尴尬地助理说一句,他们跟着重复一句,只要到了试吃试用环节,明星们都是真听真看真感受。


那丰沛的表情,满足的声音,舒展的肢体,都在告诉你,买它!



我第一次因为演技好这件事,对这个人推荐的产品产生了质疑。


不过以上所有明星和伊能静相比,都是无比敬业的存在。


网友点开了伊能静的直播间,只能看到她的助理一直在直播。而伊能静只出现在直播间的标题里。



这是卖得最差的直播间,您好歹AI技术换个头啊!


5


明星直播该卖什么?


国际奢侈品牌路易威登(俗称驴牌),史无前例地开了个直播,请来演员钟楚曦当模特,时尚博主程晓玥来当薇娅。



结果呢,无论是这个被网友称为“农民房”的直播间,还是主播们身上的春夏新款,都和品牌原有的形象格格不入。


听说第二天,这段视频在全网被删回放,我相信一定不是驴牌的公关干的。


唐笑说,贵的产品我这还卖不动。这句话基本说出了广大明星的心声。


虽然她在直播间里,为自己p上了闪闪发光的大牌,但她卖的货,却十分诚实。



据不太会数数的我粗略统计,明星直播间们弹出来的券加起来,应该比我的年收入还要高。


吉杰卖1899元的吸尘器,需要先领700块的券。大左的乳胶枕,领400元的券,券后只要99元,领的券能买四个枕头。李静推荐的保湿三件套原价998券后158。袁成杰直播室的护眼仪原价2680,券后1680,可以领一千块钱的代金券。


很多代金券的额度都大于商品本身的价格,以至于抢代金券的快乐,已经大于消费带来的快乐了。


廖一梅说,我的快乐,在通往快乐的路上,被消耗掉了。我现在对这句话有了新的理解——原来廖一梅也爱抢代金券啊。


差价过高,品牌陌生,大部分产品就和眼前的明星一样,让人产生了距离感。


从数据上看,尽管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是距离感是相通的。


我看了下当晚直播热度排名前五的明星们的热卖产品,第一名林依轮是自家的饭爷酱汁组合,第二名吉杰是麻辣小龙虾,第三名朱丹是无痕内衣,第四名李静是国产补水套装,周韦彤最热卖的是洗衣液。


林依轮卖Tom Ford的墨镜,月销15笔。挂在李静直播间的祖马龙香水,不是专门定制的链接,我看月销也只有80笔。


大家直播的产品里,一百以内,五十块钱左右的零食,是产品的主力军。


大左说,自己上个直播卖了某款麦片,店家后来把它卖货的视频做成宣传物料到处广而告之。毕竟直播带货,不能算代言。


不仅没赚到直播的钱,还被揩了代言的油。


主持人李静曾因《美丽俏佳人》这档节目的火爆,从节目主持一跃成为女企业家,打造了自有护肤品牌,最辉煌时期还创办过一个美妆垂直电商平台乐蜂网。2014年,唯品会宣布以1.125亿美元现金战略入股乐蜂网,占股75%。


当晚她的直播间里的护肤、美妆类产品的品牌分别是:祖马龙,露华浓,KIKO,完美日记,一叶子,苏秘。三个国外小众品牌,三个国产品牌。


同晚,隔壁直播间的李佳琦在卖:倩碧,理肤泉,MAC,Fresh,美即面膜,勃朗圣泉,薇诺娜,美加净。


辉煌停留在了过去,留下一副皮囊还在继续前进。


这副皮囊,用力给自己塞满了李佳琦的台词,惦记着轻松溜达进1.3亿的豪宅里。


他们想以自己的方式,绕过别人的过去,走进别人的现在。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