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改期,火炬手志村健却离开了我们
2020-03-31 13:56

东京奥运会改期,火炬手志村健却离开了我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WeLens(ID:we-lens),作者:lens,头图来源:八点!全员集合

           

据日本TBS电视台今日消息,东京奥运会改期至2021年7月23日开幕,对于这则消息,或许没有人比志村健更遗憾。


2020年3月20日,日本“喜剧之王”志村健紧急入院,23日检测新冠肺炎病毒阳性,29日夜晚11点10分,在东京都内的一所医院去世,享年70岁。

     

       

生前很少自夸的他,唯独喜欢高兴地跟人讲自己要当东京奥运火炬手的事情,2016年因肺炎紧急住院以来,更是果断戒烟,同时减少喝酒频率,要知道他以前可是一天抽60根烟、从前一天晚上喝到隔天早上6点的潇洒大叔。


如今奥运会已经改期,这位火炬手再也不能完成自己的心愿。


1


知道志村健去世的消息后,木村拓哉在微博上发文表示悼念,“从小就让我笑了很多,为志村先生祈求冥福。”


       

此外,渡边直美、水原希子、松井珠里奈、松本人志、X JAPAN的YOSHIKI等艺人都表示哀悼。

      

近藤春菜早上在节目中痛哭失声


志村健在日本演艺圈是泰斗级别的人物,是国民级别的主持人,更是收视率的保障,被誉为“日本最重要的演艺人员之一”。


作为日本老牌艺人,志村健主持过许多节目,其中较为著名的有《天才!志村动物园》和《志村之夜》等节目,所以被粉丝亲切地称为“园长爷爷”。此外,《志村健的笨蛋殿下》(志村けんのバカ殿様)《志村大爆笑》(志村けんのだいじょうぶだぁ)等更是进一步确立了其搞笑的风格。


  《笨蛋殿下》节目截图


他骨子里流淌的喜剧血液,早在年少时就看出端倪。


志村健原名志村康德,据说这是由于父亲的殷切期盼,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像德川家康一样的大人物。


志村健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小学教师,父亲严厉而母亲开朗,他是家中的第三个男孩。两个哥哥大学毕业后都成了公务员,但志村健从小就有自己的打算。


     

他发现每天都板着脸的父亲只有在观看搞笑节目时会露出笑脸,于是对喜剧的世界兴趣渐渐浓厚,立志成为一名搞笑艺人,高中毕业前成为了《The Drifters》节目组的一名工作人员,22岁时与加藤茶以搞笑组合“マックボンボン”为名出道。


注:漂流者(日语:ドリフターズ;英语:Drifters),原为日本乐队,后成为以演出短篇喜剧闻名的组合


横空出世的志村健获得了许多观众的喜爱,就连北野武都被他征服。


在一档名为《我们搞笑一族》(《オレたちひょうきん族》)的节目种,主持人北野武说:“我们的节目是一个完全与 Drifters 对立的节目,我自己也想要一个像 Drifters 一样的团体,于是才开始了北野军团。”足以见得志村健小团体当时的国民度。

       

  2015年志村健与北野武在东京电视台特别节目《作为日本人应该知道的战后51人》中出演


随即,1986年富士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志村健的笨蛋殿下》开始播出,这是志村健的第一档冠名电视节目,有趣的是,人们都很喜欢这个把自己的脸涂得惨白的傻乎乎的殿下,这个任性无能的好色君主,瞬间为他招揽了极高的人气。


志村健曾在2006年自己主演的舞台剧《志村魂》中对于笨蛋殿下如此受宠爱的原因进行了分析,“笨蛋殿下虽然像笨蛋一样,但是其实还是有很认真地做事的。家臣的意见也听取,不过是小孩子的心理,或许正是这一点不错呢。”

       

       

到1987年,富士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志村大爆笑》开播,节目诞生了一个有名的角色“怪大叔”,志村健标志性的搞怪语调“奇怪的大~叔”莫名戳到了很多观众的笑点,成为了他标志性的台词之一。


他凭借出众的喜剧才华和好人缘屹立演艺圈40多年,到后来,很多日本明星都以客串志村健的节目为荣。


不过令人心痛的是,就在志村健确诊新冠的前几日,他还在认真工作,《志村大爆笑 笑一笑加油吧日本special》在3月4日播出,志村健与当下热门的搞笑组合牛奶男孩一起创作的漫才(注:日本的一种类似于相声的短剧)才刚刚在节目中首次发布。

        

       

更令人遗憾的是,志村健出演的NHK晨间剧《加油》(エール),也将于3月30日,开始播放。


但他再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演了。


2


志村健在鱼龙混杂的娱乐圈以人品好著称。


多年前,志村健的一位后辈曾向他借钱,称自己的女儿生急病需要300万元的手术费,“我一定会还给您的!”


“那就等你出名了还给我吧,”志村健先生给了他1000万。


后来这位艺人在与其他人交谈时,不小心透露出自己完全是在说谎,这个故事传到了志村健的耳朵里。


后辈不得已去谢罪,志村健却说,“这么说女儿没事啦?太好了,这我就放心了。”面对完全没有责怪自己的前辈,这位后辈心里十分后悔,一边说“我这就把钱还给您”一边要起身,志村健制止他说,“钱是在世界不断循环的东西,不用在意”,后辈艺人当场哭出声来。


1974年3月,志村健先生(后排左二)的加入会见后,摆造型的 the drifters 成员


2001年,曾经和志村健一起主持过《志村大爆笑》的田代政,因为偷窥同事洗浴以及持有兴奋剂被捕。


消息传出后,作为田代政长期搭档的志村健毫不留情地指责他:“这个人做了最糟糕的事,应该要滚出演艺圈。”


志村健这种不怕得罪前同事的做法,在当时受到了很多网友的赞赏,纷纷称赞他有艺德,也在娱乐圈起到了表率作用。


虽然志村健三观正、品德受称赞,但这不代表他有着“完美无瑕”的“明星人设”,他的感情生活就差不多可以用“风流”二字概括。


志村健曾和飯島直子一起逛士林。


2019年2月时,志村健曾受邀参加日本著名访谈节目《人生最棒的餐厅》,结果这位69岁的老人在节目上毫不避讳地对自己的感情经历侃侃而谈。


在节目中,他说:“我从19岁、20岁左右开始不断交女朋友,共交过16个女友,差不多3年换1个。”


换做别人口出此言,也许是证明自己“有魅力”的谎话,但是放在志村健身上,则是风流倜傥的演艺圈美谈。


他不仅和石野洋子传出过绯闻,还传出和小自己32岁的女优朝美穗香闪婚的消息。


一时间舆论哗然,因为两人之间年龄差距极大不说,志村健能够接受朝美穗香的职业,也让不少人感到震惊,不少日本网友随即送上了祝福。


但就在大家以为好事将近的时候,两个人的恋情却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在《人生最棒的餐厅》中,志村健给出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答案——“我也很想拥有自己的小孩,但始终没能如愿,没有小孩的话,就没有我存在的价值了。”


       

也许正因为在圈内名气够大,志村健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被死亡”。


1996年时“志村健的死亡消息”尤其甚嚣尘上,死因也是五花八门:“在群马县的高尔夫球场因急性心肌梗死”,“吸烟过量导致肺癌,在栃木县的癌症中心死亡”,“在栃木县的国道上遭遇交通事故”等,各种小报传闻络绎不绝,有的甚至有理有据,写出《志村健因黄金时间段节目全部结束而自杀》一类的文章。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The Drifters 的成员高木给出的理由让人哭笑不得,据他说这是因为志村健和一位住在北关东的先生同名同姓,于是这位先生的讣告就被安到了他身上。


死亡与喜剧勾连紧密似乎成了他的宿命。

       

       

得知志村健的死讯后,于公于私都与他有着深厚友谊的艺人中山秀征说,“难以置信,(难过得)无话可说。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是我的导师一样的存在,在他身边让我学会的事情,除了感谢外再无言辞。他曾经说‘因为有哀愁才会展开笑颜,’这句话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无独有偶,志村健节目《天才!志村动物园》里的一位常驻主持人相叶雅纪也说过相似的话。


在一次活动中,台下学生提问他“这么辛苦的话,你没有想过退出吗”,一向把笑容挂在脸上的相叶雅纪思考了一下,然后严肃地回答,“我觉得是相反的吧,并不是因为快乐而保持笑容,而是保持笑容才会有快乐的事情发生。”

        

       

不能说是谁影响了谁,但是不管是搞笑艺人还是偶像,他们工作的特殊性在于给大众带来希望。


或许正是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他们才能做到努力工作的同时又能保持笑容,而大概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作为昭和时代的艺人,志村健深知自己的本职工作是搞笑艺人,禀着“手艺人”的精神,即使面对一众电影向他发出邀约,他都一概拒绝。


但是这个原则终于被打破了,能让回心转意的人就是高仓健。


1999年上映的电影《铁道员》由高仓健主演,剧组向志村健发来邀约,他一开始也是直接拒绝,但是有一天高仓健忽然直接联系他,请他出演。


志村健被打动了,于是答应加入,这成为他出演的第一部电影,以此为契机,之后高仓健也在志村健深夜节目的VTR里现身,两人的交情越来越深。

       

《铁道员》中的志村健


距离这部电影上映的21年后,志村健即将迎来他的第一部主演的电影作品——由山田洋次导演的《电影之神》,在得知他的死讯后,山田洋次说:“志村健先生是日本喜剧界的瑰宝,太遗憾了,太遗憾了。”


《电影之神》原定3月下旬开机拍摄,后因志村健入院而延期,作为志村健首次担纲主演的电影作品,没迎来开始,却已等到了结束。


回看志村健“喜剧之王”的这一生,他风流倜傥,极致搞怪,游戏人间,最后突然起身离开,再舍不得他,也终有一别。


感谢这些年他为观众带来的无尽欢乐,愿天国没有新冠,只有笑声。

       

       

参考资料:

https://news.livedoor.com/article/detail/14021088/

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ZO57387450Q0A330C2CC0000/

https://dot.asahi.com/dot/2018022600067.html?page=2

https://windy-windy.net/shimurakenn-kekkonn

https://www.tv-tokyo.co.jp/information/2015/12/14/184138.html

https://www.huffingtonpost.jp/entry/story_jp_5e814529c5b6cb9dc1a28177

https://k.sina.com.cn/article_1260430664_4b20a54800100mn27.html

https://mp.weixin.qq.com/s/6gjG4_9EXwxCVWrPckDl8A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WeLens(ID:we-lens),作者:len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