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华为年报的主角,并不是 2019 的业绩
原创2020-04-01 06:09

这次华为年报的主角,并不是 2019 的业绩

华为刚刚公布了自己在 2019 年全年的业绩后,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发布会接受传媒采访时表示:


我们在 2020 要力争活下来,力争明年还能发表年报。


请不要误会。2019 年华为的业绩不但不差,根本是十分亮眼。而且最特别的是,华为不但不是躺着收钱,而且是在美国全面而不讲道理的禁令下,仍然取得非常出众的业绩。但尽管如此,这次华为年报发布会的焦点仍然不是 2019 年的业绩,而是 2020 年。


因为在贸易战和疫情下,连徐直军自己也承认、2020 年将会是华为最艰难的一年。


去年华为业绩亮丽


为什么这次华为年报发布会的焦点,不是 2019 年的业绩呢?这并不是因为 2019 年的业绩并不重要,而是大家早就知道,华为本年度的业绩一定很好。


在去年年中,虎嗅曾经报道过华为 2019 年上半年的业绩发布会,当时我们就已经提过,华为尽管在美国的高压力之下,业绩仍然保持增长。但在 2019 年下半年开始,华为正式启动了“渡江战役”,大幅加强国内市场的促销,不但弥补了海外市场上遇到的困境,更因为中国手机市场上的份额暴增,收入因而大幅增长。



2019 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 8,588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19.1 %。此外,华为的净利润 627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5.6%,经营活动现金流 914 亿元,同比增长 22.4%。消费者业务领域保持稳健增长,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 2.4 亿台,实现销售收入 4,673 亿 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4%。


华为在最近十多年来,仍然保持每年增长的势头,而且在最近的 6 年,一直保持双位数字的增长。



与此同时,去年华为在研发上花了 1,317 亿元人民币,占全年收入的 15.3%,并带来了 16,243 个专利,成为了 2019 年欧洲专利申请者的第一名。而且这些专利当中,有 54% 是在欧美地区成功申请。


国内海外的此消彼长


由于华为本季业绩,与他们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大丰收有着莫大的关系。所以,坊间也十分关注华为在 2019 年财报里国内国外业绩的。结果一如大众所料,2019 年华为的中国区业务,急增 36.2%,但海外业务,却反跌了 -1.6%。


有趣的是,华为近年的业务无疑全赖在中国市场上急速扩张,但出乎意料地,即使华为去年在海外遇上不少麻烦,但欧洲、中东、非洲地区 (EMEA) 以及美洲的收入,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小升了 0.7% 和 9.6%。海外业绩下降的地区,就只有收入减少 13.9% 的亚太地区。



为什么去年华为在欧洲地区的业绩,并没有因为实体清单而下跌?根据徐直军的说法,华为的海外业务在去年上半年其实快速增长,是去年 5 月 16 日后美国实体清带来的限制,影响了华为在海外发展,更导致业绩大幅倒退。


在运营商业务上,华为有部份合作伙伴因为美国的压力而停止合作、或是部份区域不再合作。而在消费者业务方面,由于欧洲手机用户非常依赖 GMS 的服务,但谷歌由于实体清单的问题,无法继续为华为提供 Google Mobile Services (GMS) ,导致华为手机在欧洲的销量快速下滑。虽然在去年第四季度,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情况才有所改善,但仍然对其消费者业务,带来约 100 亿美金的损失。


欧洲市场与 HMS 的重要性


虽然中国市场对华为的重要性日益增加,中国市场在去年更占了华为业绩的 59%,但,年报里仍然可见,欧洲地区仍然占据了华为业绩的 1/4 (约 24%)。欧洲市场虽然不够中国的巨大,但其体量仍然不小(下图),一定程度上能让华为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但去年华为在欧洲市场上,却开始受到 GMS 的问题所影响。



由于 GMS 对华为的欧洲市场如此重要,所以,作为 GMS 替代品的 HMS,变成了华为未来市场策略上的发展焦点。徐直军表示,他们仍然希望华为智能手机可以继续使用 GMS,但决定权不在华为手上,他们所能做到的,就是构建 HMS 生态和 App Gallery,来年的 5G 手机能在海外大卖,取决 HMS 生态的建设。


因为,他表示尽管再艰也好,但也只能在国外全力打造 HMS 生态。而且,徐直军更表示,尽管华为目前无法使用 GMS,但仍然期待谷歌应用在 HMS App Gallery 上架,共同帮助消费者获得更好的应用,让华为在海外的手机,都能享用谷歌的服务。


应付逆境的新业务


况且,无论是运营商业务也好、消费者业务也好,华为在 2020 年要面对贸易战的挑战之余,也要同时面对疫情带来的需求下降问题。徐直军指出,华为不能预计到新冠疫情的出现,带来一连串问题:华为运营商业务受到贸易战影响而放缓,而且疫情在欧洲漫延,肯定延后了欧洲各国布署 5G 的时间,而消费者业务,也难免受到全球经济衰退导致的需求放缓所影响。



但从去年的年报可见(上图),华为近年除了消费者业务增长急速之外,其企业业务也有急速的增长,其中一个原因是企业版块里,包含了华为近年几个重点发展的项目,包括:华为云、AI 等相关项目。在 2019 年,华为成立了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消费者业务之外的第四极业务板块:云 & AI BG


在近年,微软在推动 Windows 平板和手机愈来愈困难的情况下,渐渐把业务重心由系统转移至云服务,并因而取得很好的成绩。而苹果早前也因为手机业务增长乏力,开始通过发展“服务”板块,开拓新的营收渠道。这对于华为来说,更为重要。


在海外而言,华为手机没有 GMS,必须要搭建自家的服务,才能收复失地。即使在国内,华为近年致力推笋 1+8+N 全场景智慧战略,也需要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配合。但是,构建一个生态系统并不容易,微软花了多年时间,无法推动 Windows Phone 的生态,华为在贸易战和疫情双重夹击下,是否能完成这个高难度任务?


突然暴增的的库存量


在本年年报里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华为的库存突然飙升。在 2019 年,华为和小米在国内市场斗得你死我活,当时小米的卢伟冰就曾在微博上正面刚华为,直手指华为库存过剩,积压了千万余台手机,所以说华为的手机库存,是否反映产品其实并不受欢迎?



华为库存的情况无疑相当严重:库存增加了 73.8%,库存周转天数也由 2018 年的 77 天,急增至 2019 年的 111 天(上图),代表了华为产品从进仓库始起,需要花上 111 天的时间,才能成功售出产品。要知道卖硬件为主的小米,库存周转天数为 68 天左右,所以,华为库存量急增,真的等于手机卖不好吗吗?


华为受到实体清单限制,也可能是华为库存量急增的另一因。徐直军表示,2019 年是华为最具挑战的一年,但他们仍然有大量的储备来应付客户的需求。他更表示华为被拉进实体清单后,大量的供应商无法供货,华为需要以生存为第一目标,牺牲利润率来重构供应链,把洞补起来。


因此,去年就有消息指华为应对突如其来的“断供”,囤积了一两年或更久的货。更曾有内存条代理商表示,2018 年内存条严重过剩,导致不少压了不少货的时候,华为却在 2019 年 1 月,一次性买了数百万条国外品牌的内存条。



制裁可能带来的毁灭性影响


然而,内存条能囤,但芯片不好储备,特别是手机的 SoC 芯片,更不好备货。但早前路透社消息指,美国打算收紧对华为的限制,打算逼使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厂台积电,停止为华为芯片代工。


徐直军被问及相关新闻时,表示如果美国真的这样做,中国政府应该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如果中国别无选择,就只能对美国公司采用同样措施,例如网络安全原因,禁止美国公司的 5G 芯片、带美国芯片的基站、智能手机和各种智能终端在中国使用。


如果美国对中国实施贸易限制,可能导致的结果。图片来源:BCG


相反,如果美国政府任意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会为科技产业来严重的连锁反应,毁掉的可能不只是华为一家企业,全球产业链玩家,都很难独善其身。徐直军在采访里提及波士顿咨询集团了 BCG 的报告,该报告内容指美国如果对中国实施贸易限制,韩国可能会在几年内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半导体领导者,中国也会长期获得领先力。


一旦美国失去其全球领导地位,这种动力就有效地扭转了该行业的良性创新周期,并使美国公司陷入竞争迅速下降,市场份额和利润率下降的下行漩涡,带来毁灭性的结果。但徐直军标示,相反华为还可以从三星、联发科、展讯等公司购买芯片来生产手机,就算华为因为长期不能生产芯片,未来中国大陆的芯片企业也能成长起来,和韩国、日本、欧洲、中国台湾芯片制造商目前提供的芯片,来研发生产产品。


技术不是答案的全部,但是答案的根本


徐直军在发布会曾说,全球繁荣与挑战的本源,都是技术创新;要寻求答案,依然要靠技术创新,彻底解决技术创新的挑战,首先要依赖技术创新。技术虽然不是答案的全部,但是答案的根本。


因此,无论我们喜欢华为也好、讨厌华为也好,我们仍然希望华为的成功,是基于他们的技术能力比别人强大,即使大家想见到华为失败,也仅仅单纯是华为技不如人。我们希望技术的问题,能通过技术解决,而不是通过扭曲的政治手段,才能在技术上或市场上取得取得优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