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奶源国疫情严重,到底需不需要囤奶粉?
2020-04-01 09:17

欧洲奶源国疫情严重,到底需不需要囤奶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 赵晓娟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目前,中国市场进口奶粉供给仍然可以满足需求。而长远来看,供应链上游的养殖业,可能将蒙受全球奶价进入下行周期的阴影。


家住武汉光谷的年轻妈妈葛思思在3月中旬屯了几箱美素佳儿奶粉,她告诉界面新闻,因母婴店的销售员前几天组织了一次团购,理由是,欧洲疫情开始严重,不得不考虑宝宝的口粮。


但葛思思很可能被带入一场奶粉团购的心理战。实际上,进口品牌的奶粉在渠道的表现并没那么紧张。


界面新闻从湖北和山西两家婴童连锁店获知,目前目前店渠道的进口奶粉进口基本正常。


“现在货品齐全程度比2月份好很多。”武汉贝贝屋合伙人尹建峰告诉界面新闻。之前缺货的爱他美卓萃1、2段和美素佳儿2段也都供应上来了,他每10-15天去总仓补一次货,“物流已经通畅,各家经销商的货都很足。”


山西爱亲母婴店一名加盟主称,目前并没有听到经销商要求压货的现象,自己也不愿意压货,因为压货同样有风险。


葛思思购买的美素佳儿奶粉由荷兰菲仕兰所生产,菲仕兰中国告诉界面新闻,其通过海陆空运输方式,保障其产品在中国的供应充足。


目前,疫情对于中国奶粉市场的影响仍然在可控范围


事实上,中国市场上的奶粉越来越依赖进口。


这是由于奶牛养殖成本高于发达国家,使得中国的生鲜乳生产成本相对偏高,加之奶牛规模化养殖发展极不稳定,导致奶价在国际市场不具竞争力。为此,从乳企生产成本角度,进口乳品一直呈增长趋势。


由于成本低廉,奶粉大包粉原料的进口量近几年持续增加,即便在2017年配方注册制实施期间淘汰了一部分奶粉企业,减少了一部分需求,中国奶粉企业对于原料奶粉的需求并没有减少。而且,在三聚氰胺事件之后,进口奶源也成为了诸多品牌让消费者安心的标志之一。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1-11月份,中国进口大包装原料粉和成品白奶进口量分别为92.1万吨和81.5万吨,同比分别增长24.4%和35.4%。其中,进口大包装原料粉被应用于乳制品企业生产中可替代鲜牛奶的部分。


而目前受到疫情影响最大的环节,出现在运输流通过程。


这也让一些奶粉企业感到压力。恒天然新闻发言人对界面新闻表示,由于港口的集装箱处理速度在疫情期间有所放缓,他们正在管理产品进入中国的流程,以避免造成产品积压。海关和检疫官员对我们产品的清关工作一直在持续进行中。


而拥有爱他美、诺优能等多个奶粉品牌的达能,则加大了空运力度,虽然这多少会增加物流方面的成本。


一些依赖海外原料的国内奶粉企业也提前进行了筹备。目前排名第一的国产品牌飞鹤在最新的财报中提到,在原材料如脱盐乳清粉、脱脂乳粉、乳糖等方面,与供应商签署长期优先供应战略协议,期间采用增加订货量、提前安排发运、调整运输方式等多种方式保障供应。这家公司称,目前原材料库存储备充足。


“疫情在今年1-2月的爆发期时,海外疫情并不严重,因此拥有海外产能的企业已经开始增加产能,可能提前准备供应一年的量,所以甚至很多工厂目前产能已经过剩了。”乳业分析师宋亮向界面新闻分析称。


而随着奶粉产品的正常进口流程,奶粉全球供应并不存在问题,更主要是物流、检疫速度变慢导致的集装箱堆积。


“一些经销商甚至会担心库存积压,才人为地制造了恐慌。”宋亮说。


事实上,海外疫情区的奶粉工厂,从生产工厂的先进化程度来讲受疫情影响的概率极低。


多数奶粉生产工厂与牧场紧密衔接,牛奶从牧场到工厂有严格的防护措施,高自动化的工厂并不需要太多人工,而且车间工人的防护都是GMP(药品)级别的,只要不是原材料或者运输物流影响,工厂生产几乎不会受到影响。


更为重要的是,龙头企业工厂的布局依据奶源地、消费地特点往往分散于各地。


比如惠氏、达能、美赞臣等国际性奶粉品牌和企业,在美国、欧洲、澳洲、中国均布局有工厂,如果其中一个国家出现疫情,产能可以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工厂,因为按照中国进口奶粉的规定,同一个集团公司的不同子公司之间可以互相替代生产。


海外奶粉工厂


海关数据截图


界面新闻查询中国海关总署披露的《2019年12月进口主要商品量值表》发现,中国在2019年1-12月累计进口各类乳制品306.1万吨,金额达809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11.6%、15%,其中奶粉(备注:这里的奶粉实际上是作为奶粉主要原料的大包粉,商品奶粉是涵盖在乳制品大类中)进口数量为136吨,比去年增长20.8%。


到了2020年1-2月,乳品进口数量是62万吨,同比下滑1.3%,金额156亿元,同比增加5.7%。其中奶粉进口33万吨,金额112.4亿元,奶粉进口数量同比下滑9.2%。


“海关的统计数据按照到岸数量统计,这其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奶粉因疫情影响造成运输延期,很多本应到岸的产品可能还处于拥堵状态,金额上涨则基于过去一年海外奶价上涨的因素。”宋亮向界面新闻分析称。


虽然目前来看,奶粉工厂和供给受到疫情影响的情况在可控范围内,但是上游乳业则没有这么乐观的情况。


欧洲奶业联盟(The European Milk Board)3月19日就开始向欧盟委员会提出了奶牛联合进行牛奶减产的建议,因为牛奶目前产量过高,而市场加工和消化能力因冠状病毒蔓延而无法跟上。


彼时,意大利现货牛奶市场也出现了大幅降价。与2月份相比,3月下旬的价格已经缩水了近7%。欧洲能源交易所(EEX)的奶制品期货价格也跟随同样的趋势大幅下跌,5月的合约价下跌5.7%。


美国食品饮料媒体Food Dive援引了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的一份新报告佐证了上述情况。该报告称,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乳制品价格处于上升轨道,但由于冠状病毒爆发,这一价格在2020年停滞不前。


尽管全球牛奶产量正在上升,但中国进口减少、供应链中断以及出口地区奶制品顺差(过剩)增加,将在2020年前给全球市场带来下行压力,乳制品的价格也将进入下行周期。


此外,物流运输的时效性、进出口产品的安全性以及检疫时间的不确定性都有可能严重损害乳制品的消费,并进而影响整体的加工,生产和进口环节。


荷兰合作银行预计,到2020年下半年,中国的消费者购买将正常化,一些供应链已经出现改善。中国经济复苏延迟的风险,对荷兰合作银行目前的全球乳制品预期构成了重大的价格下行风险。


宋亮对此表示,这种提前到来的下行趋势将对中国的奶牛养殖和牛奶原料工厂带来一定冲击,奶牛养殖行业本身已经在此次疫情中遭遇了一轮打击,如果海外奶价持续下滑,会对国内奶牛养殖形成二次打击。


尽管目前这种影响还未波及至依赖原料奶的奶粉企业,但长远来看,随着疫情推进带来全球性的原料降价,进口奶粉的成本优势或将进一步凸显,这对国产奶粉可能并非好消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 赵晓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