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致青春”
2020-04-02 12:19

罗永浩“致青春”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郭晓康


在介绍完首次直播带货的最后一块产品某品牌的剃须刀后,按照既定的桥段,罗永浩要刮掉自己留了多年的山羊胡,镜头拉近后,我们清楚的看到他倔强的胡须中长了几根不争气的白毛。


老罗说,“我们在直播电商界是一个新人,进入一个行业需要有仪式感,告别昨天,洗心革面,从刮胡须开始。”正当他准备用极其伤感的情绪执行刮胡须的桥段时,场边导演提醒他可以再多宣传会儿剃须刀。


伤感的情绪被打断,老罗起身说,“我去做一会心理建设。”走的时候听见老部下朱萧木说“这款剃须刀特别好”,老罗仰天大笑。


老罗做完“心理建设”回来后,继续未竟的刮胡须事业,他不停地念叨,“有点古怪,有点舍不得,但还是要和过去说再见”。随即老罗说这么悲壮的事情怎么不配点应景的音乐,过了好一会,直播间手机外放的“悲凉音乐”响起。


老罗艰难地把一撮山羊胡刮完,确保所用的镜子没有商标漏出后,揶揄自己像是一个“精神老小伙”,毕竟,今年老罗已经48岁了。


当老罗推介小米手机时,卢伟冰笑盈盈的走上台,与老罗并肩而坐,两人世纪同框,相互寒暄。



老罗调侃卢伟冰,“最近你好像老吵架,具体也没细看,我离开手机圈后就不怎么吵架了是吧,所以别人以为我喜欢吵架,其实是那个圈子它逼着人吵架。”卢伟冰:“所以你体谅我吧?”罗永浩:“非常体谅,因为我也是从这个噩梦里过来的。”


卢伟冰全程堆笑,揶揄老罗,“我看你介绍小米的时候,离开一年有点生疏啊。”老罗往上推了推眼镜解释道,“个别元器件的术语念起来没那么溜了。”


曾经的“友商”,现如今的“直播带货伙伴”,谁又能想到稍微年轻一些时候的罗永浩也是一枚不折不扣的米粉呢?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在决定踏上直播电商这条路之后,罗永浩重新拾起了他网红的身份,而且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第一代网红”,这个东西不是瞎说,2005年中国网络红人排行榜上,罗永浩位列第七。


老罗重提自己“网红”的身份也不难理解,毕竟要端起主播直播带货的饭碗,那气质上就不再是一名新东方的老师,也不是一名公知,更不是一家手机品牌的CEO,而是有着敏锐网感的网红。


身为一名网红,就要接受网友的各种调侃,老罗的粉丝和网友们给老罗起了很多外号,包括“罗太君”“公孙永浩”“罗玉龙”“龙哥”等,其中老罗很喜欢“罗玉龙”这个称号,还经常用“玉龙”二字自居。


我们都知道,中国大部分网友看待“凤姐”罗玉凤是一个“网丑”的形象,罗永浩同样也姓罗,所以网友为了编排他,给老罗起了个名字叫“罗玉龙”。但老罗似乎很受用这个名字。


他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那些笨蛋说我是罗玉凤的哥哥罗玉龙,以为这会恶心到我。但他们不知道我一直很尊重罗玉凤(如果你看过她的凤凰专栏,你也会,除非你是个价值观有问题的人),后来我就索性自称罗玉龙了,再后来大家就叫我龙哥了。我很喜欢这个称呼,这个国家最好的两个软件产品经理(即便不是这个世界最好的两个)都叫龙哥,我很开心。”


作为中国第一代网红,老罗语录甚至被粘在了很多男生宿舍的床头,但最出名的还是那句“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那时候的老罗人生有多彪悍呢?


镜头一:高中肄业的罗永浩为了实现经济独立,先是去建筑工地筛沙子,然后摆过一段时间的地摊,又开过一家二手书店,跑到韩国去卖了一段时间壮阳药,倒卖走私汽车。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但是没有求助过曾任延吉自治州州委副书记的父亲。


镜头二:为了应聘新东方的英语老师,把自己关在家里背了两个月的单词,报了新东方的GRE住宿班,在北京鹫峰山封闭培训了一个月,还在北京郊区租了一间农民房,昏天暗地地学习英语。当然有原因是新东方的工资给的高,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的新东方到处宣扬理想主义,这让20多岁的罗永浩心之向往。


镜头三:在新东方授课期间,他在课堂上痛斥一些社会丑恶现象,宣扬民主和自由的理念,大骂日本鬼子。


镜头四:虽然在新东方年薪几十万,但他越来越觉得新东方与他理想主义情怀格格不入,所以罗永浩毅然辞职。


镜头五:离开新东方,罗永浩创办了牛博网,与当时良莠不齐的小网站不同,牛博网只做严肃内容,不搞低俗营销。所以,其网页很干净清爽,没有那些耸人听闻的标题党、半裸照片和暧昧的性暗示。有人曾经建议炒作罗永浩和芙蓉姐姐的恋情,来为牛博网营销,被罗永浩严辞拒绝。


把罗永浩早年到现在的镜头连接起来,你会发现他不只是把情怀挂在嘴边,打着理想主义旗号为自己站台。财经作家吴晓波评价罗永浩的时候也用到了“个性散淡狷介”的词语,逍遥自在却性情正直。


后来老罗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其实那句话是我随口说的,像我们这种人很痛苦,随便说句话就成了一代年轻人的座右铭。”


从前初识这世间,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不做教师,牛博网式微乃至关停后,老罗摆脱了网红的标签,他想改变世界,他发现最好的方式不是教书育人,也不是当个公知,而是利用科学技术改变世界,就这样老罗走进了手机行业。


可谓“一入手机深似海,从此金钱是路人。”


其实刚进入手机行业的时候,依靠着老罗的个人魅力,还是有不少人买单的。但营销的成功却掩盖不住生产的失败。最终,T1手机,只卖了25万台。而那一年,被罗永浩无限鄙视的小米手机,出货量是6112万台。此前,罗永浩曾经夸口说,“锤子手机价位如果低于2500元,我是你孙子。”后来为了促销,他把价格降到1980元。


T1手机的失败,只是开始,此后的T2、M系列、坚果系列,都是开始轰轰烈烈,后来一地鸡毛


供应链始终是一个大问题,但并非全部问题。罗永浩粗暴的管理风格、死抠非关键细节的作风、口无遮拦造成的恶劣舆论环境、不断遭遇的资金危机,都使得锤子科技举步维艰,隔三岔五就传来要倒闭的消息。


为了挽救公司,罗永浩又推出了TNT工作站、空气净化器等多元化产品。


不幸的是,TNT沦为一个笑柄。在鸟巢的发布会上,产品的演示失误不断,完全是一个灾难,罗永浩遭遇了人生最尴尬的时光,在几千人的注视下,他神色茫然而焦躁,汗水从脑门上哗哗地往下流。而寄予厚望的空气净化器,则遇上了北京空气质量最好的一年,无人问津。


子弹短信的短暂辉煌就像是昙花一现,改为“聊天宝”后,那金元宝图标,也不知道自诩工匠精神的罗永浩是怎么忍受的。当然,该产品最终也销声匿迹。


后来,就连他辛苦张罗的锤子科技核心团队也分崩离析。再后来,连锤子科技部分业务都卖给了字节跳动,包括手机研发团队,但人家唯独没要罗永浩。


老罗曾在一次发布会上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怎么评价罗永浩会被钉在中国IT的耻辱柱上这个观点?”答:“这是耻辱柱的耻辱!”


纵观罗永浩的创业史,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一个成功创业者的连续失败”。难能可贵的一点是,在罗永浩的自白里,他坦言,锤子科技一共有6个亿的债务,其中他签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目前已经还了3个多亿。


不申请破产,这是一个被现实侵蚀的体无完肤的理想主义者最后的倔强。


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


不过,在锤子科技部分业务被字节跳动收购后,老罗自己也投靠了字节跳动。


按照老罗自己的说法是,“起初我认为直播电商是零和游戏,不创造任何新价值,但是看到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调研报告后,我决定做电商直播了。”


我们也研究了一下这份报告——《直播电商三国杀,从“猫狗拼”到“猫快抖”》。报告的主要观点是:后电商时代,电商研究从互联网思维向零售思维转变,平台电商变现方式从流量变现向效率提升转变。


根据对产业链上下游及互联网巨头分析,我们认为直播电商作为电商代运营的一种方式,平台最先受益,其次由于产业链上下游分散且充分竞争,具有供应链优势、规模人设打造的MCN或将胜出。


如果按照报告的解读,老罗应该是想成为头部MCN,打造属于自己的产业链。可老罗的过往告诉我们,如果整个产业链由他掌控,会死的很惨,牛博网是如此,锤子更是如此。况且老罗此次带货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知名品牌,他只是处于产业链中游,并不是报告所说的有产业链优势。


所以老罗在鬼扯,这个报告不是他进入直播电商界的原因,而是个借口。他真实的原因有且只有一个,就是缺钱了,要还债。报告中有一句让老罗两眼放光——“2019年直播电商总GMV约超3000亿元,未来有望冲击万亿体量,同时MCN机构快速发展,目前市场规模超100亿元,未来有望加速放量成长。”


一边是万亿体量的大蛋糕,一边是每晚都萦绕在老罗床前3个亿的债务,老罗是个实诚人,不赖账,就是“卖艺”也要把钱还上。


老罗“卖艺”首秀宣布后,网友看衰老罗之声甚多,其中比较主流的声音是“老罗自降身价去做主播,我对老罗很失望,他堕落了,再也不是那个理想主义者了。”


针对这些话,向来嘴上不饶人的老罗也给了回应,“我在想各种办法赚钱还债啊,做主播赚的又不是脏钱。我对自己很佩服,不想还好,一想就肃然起敬想求签名那种。有些人认为网红主播没有手机公司老板牛x,手机公司老板没有愤青知识分子牛x,这些都是他们主观的感受,跟我没关系,也无关是非。”


“每次我被迫换一个赛道,就有一些笨蛋说,‘老罗终于活成了他自己年轻时最讨厌的样子’。其实,如果非要谈谈我讨厌我自己什么,那就是,因为工作职责的关系,我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能直接干这些笨蛋的xx了。”


骂归骂,该做的正事还是要做的。


4月1日晚八点,很多人早早的守在老罗抖音的直播间,想看看这个肥胖油腻的中年男人是如何让网友“买买买!”的。当然我也陪伴老罗看完了全程,并且没有睡着,这很可贵。


这场长达三个小时的直播吸引累积4800万人观看,成交额超过1.1亿,按说一个直播电商的主播首秀这样的成绩可以说惊为天人了,可鉴于罗永浩团队长达数十天的营销,抖音不遗余力的推流,网友的差评如潮,这样的成绩显然并不让人满意。



有网友表示,“这是史诗级无聊的直播卖货。”从直播开始前的背景音乐《卡农》,就散发着一种悠然和老年的气息。


而接下来的带货过程更是不如电视直播购物,老罗每次介绍一款产品时都要拿着几张人造PPT,故作悬念,墨迹半天才会拿出实物,再墨迹半天才喊出价格。乃至于他在介绍小龙虾的时候讲起了自己的过往,直播间直接流失了几十万的观众。


大家关注的是什么?价格,价格,还是价格。啰里啰嗦讲半天,还不如直接喊“不要998,不要698,只要98!”但号称全网最低的价格,在罗永浩直播之时,淘宝、京东等店铺出现了很多“比老罗更低价”的商品,还没结束就被疯狂打脸。



除了直播效果,老罗首次直播也翻车频频,比如把极米投影仪说成了坚果投影仪,经工作人员提醒后,老罗不停的念叨,显然他对这种低级错误感到焦虑和羞愧。


随即,老罗认真地公开向极米客户道歉,希望看在自己秃了的头皮的份上,能够体谅。然后我们就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倔强的“地中海”。



在直播的三个小时里,老罗因为沉浸于产品的讲解,乃至于忘记提示商品上链接,几次之后,工作人员不理他了,在他讲的时候就上了,这让老罗很欣慰,“感谢你们的不信任。”


“年纪大了,老糊涂了。”这句话老罗说了不下三遍,毕竟48岁的罗永浩不像35岁的薇娅,也不如28岁的李佳琦那样精力十足。


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


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想必老罗已经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在下播之前,老罗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初期是周播,然后是一周三播,最后是日播。”


虽然第一场效果不尽人意,但有抖音平台扶持,自带网红体质的老罗还是有相当大的试错空间的。我们乐见跟过去“刮胡告别”的老罗能在直播电商这条路上走的别那么悲壮,但其实也没什么,如果不行,还可以换赛道的嘛。


毕竟老罗说,“按我的年纪,再创业五六次也问题不大。如果把那些体力消耗不大的创业也算进去,十次也没问题。”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郭晓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