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深唱火的《达拉崩吧》是什么来头?
2020-04-03 12:00

周深唱火的《达拉崩吧》是什么来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御寒,题图来自:周深官方粉丝后援会


凌晨两点,ilem正在吃夜宵,突然收到了周深的微信,询问能不能在《歌手》上翻唱他的原创作品《达拉崩吧》。ilem欣然同意。


ilem是一位B站up主,长期活跃于二次元音乐圈,尤其在中文V家圈内享有极高的知名度。


所谓V家,指的是Vocaloid,也就是电子歌声合成(Singing Synthesis)技术,以及应用该技术的软件(形象化后一般称为虚拟歌姬)。日文V家的歌姬代表是初音未来,中文V家的代表是洛天依,最耳熟能详的出圈作品是《甩葱歌》和《普通DISCO》。


如今,这个短短的列表又可以加上这首《达拉崩吧》。


3月27日,在《歌手:当打之年》第八期的舞台上,周深演唱了重新编排过的《达拉崩吧》,用不同音色一人分饰五角,震惊四座并夺下当期冠军。节目播出之后,他的表演刷遍了微博和朋友圈,人们不仅被周深的唱功所惊艳,也对《达拉崩吧》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如此魔性的歌曲到底是什么来头?


“达拉崩巴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你可能从未见过如此丧心病狂的歌词:


“最后 达拉崩巴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他战胜了 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


救出了 公主米娅莫拉苏娜丹妮谢莉红


回到了 蒙达鲁克硫斯伯古比奇巴勒城”


用ilem的话来说,《达拉崩吧》完成了自己“某种恶趣味的理想”。


去年接受刺猬公社专访的时候,ilem提到了自己的创作理念。他对容易被复制的工作不感兴趣,而是一直在思考如何让人眼前一亮。


“有些人可能会受不了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但我的观念里对这个不太在意。好不好和一不一样是两件事,我可以和别人不一样,同时也不错。”ilem用做咖啡来打了一个比方,一般人会研究加多少牛奶、加多少糖,而他就会尝试往里面加啤酒,尽管在大众观念里这是错误的做法。


ilem的歌的确很有自己的特色:魔性洗脑风的《普通Disco》《达拉崩吧》《神经病之歌》,暗黑灵异风的《今天没吃药》《阴阳先生》《葬歌》,还有相对贴合大众口味的《勾指起誓》《大氿歌》等。这种“咖啡加啤酒”的做法,让他坐稳了中文V家的头把交椅,被粉丝尊称为“教主”。


风格多变也是V家音乐的一大特色。由于歌曲最终是由电子音合成的,V家创作比普通歌曲创作少了很多限制,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例如,虚拟歌手不需要换气,ilem在作曲的时候也从来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我好多作品有一个共通的问题,就是没有气口,经常出现那种二三十秒的杀人大长句,唱下来很要命。”


周深翻唱的《达拉崩吧》就是其中之一。



《达拉崩吧》的歌词讲述了一个勇者为了救公主和巨龙决斗的故事,2017年3月在B站投稿。歌曲特殊的地方在于拗口的歌词,尤其是歌里的人名地名,不仅长达十几个字,而且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光是三位主角的名字——“达拉崩巴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米娅莫拉苏娜丹妮谢莉红”——就重复了近二十遍。


这本是《达拉崩吧》的翻唱难点,ilem却要求翻唱者在翻唱时,人名和地名不能按照原歌词唱。这是他作为UP主个人的非硬性请求:“是为了好玩才这么说的,当然还是希望去遵守它。毕竟这种规则本来就是大家都遵守才会变得有趣起来。”


事情确实变得有趣起来了。


《达拉崩吧》的魔性曲风和改词要求激起了核心二次元受众的创作激情,为中文V家带来了一波魔改翻唱浪潮:史诗版,绝地求生版,流浪地球版,生物、化学、物理等学科版,以及巨龙、公主、王子等不同视角版本层出不穷。《达拉崩吧》也成了V家粉丝心照不宣的一种文化标识。


投稿40天后,《达拉崩吧》突破百万播放量,并成为中文V家第1首分享数超过10万的歌曲。在B站2017年度音乐大赏中,《达拉崩吧》获得了“年度V家原创”榜的榜首。


对于熟悉中文V家的粉丝来说,《达拉崩吧》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曲”;但在圈外,这首歌的知名度远远没有打开,直到周深在《歌手》上的翻唱。


此前,在江苏卫视2019跨年演唱会上,薛之谦曾和洛天依对唱过《达拉崩吧》。和薛之谦注重娱乐效果的表演版本相比,周深的翻唱版本则更注重演唱技巧,在编排中加入了音色变化、花腔、变速等特殊唱法。这不仅是他自己在《歌手》舞台上的一次突破,也让更多圈外人见识到了《达拉崩吧》的魔力。


《达拉崩吧》出圈得很彻底,那么歌曲原唱洛天依、言和,所有虚拟歌姬以及整个中文V家呢?


“我就是喜欢电子歌姬没有多余感情的声音”


大多数人可能没有听说过V家这个概念,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听过V家的作品。


2015年12月31日,李宇春在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改编翻唱了ilem的作品《普通DISCO》,让一句“普通的Disco我们普通的摇”红遍了大街小巷。2018年《歌手》的第二期上,汪峰也翻唱了这首歌,拿下了第三名的好成绩;随后,他还在演唱会上又一次演唱了本曲。


在李宇春和汪峰的推动下,《普通DISCO》成为中文V家的第一首出圈神曲。


2020年2月19日,《普通DISCO》在投稿1796天后突破了一千万播放量。在Vocaloid圈里,不同播放量级的作品有不同的级别称号,超过十万是殿堂曲,超过一百万是传说曲,超过一千万是神话曲。《普通DISCO》是中文Vocaloid中的第一首神话曲。


如今,《达拉崩吧》正在朝着千万播放量、第二支中文V家神话曲的目标稳步前进。


截至结稿,周深翻唱的《达拉崩吧》持续登顶网易云音乐飙升榜和新歌榜。同时,由腾讯综艺上传的周深表演视频片段,已经在B站上突破了900万播放量,获得了69万次点赞和56万次投币,霸占了娱乐分区和全站排行榜第一。



3月29日,在周深翻唱后的第三天,《达拉崩吧》原视频的播放量突破了800万次。从600万到700万播放,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而从700万到800万,仅用了56天。


随着B站从小众走向大众,很多属于B站的文化标识也从圈内走向圈外,洛天依就是其中之一。


2016年,洛天依与杨钰莹在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合唱,成为首位登上中国主流电视媒体的虚拟歌手。此后,她多次在湖南卫视金鹰节、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上登台,参加过许嵩的演唱会,还曾和京剧名家王珮瑜在央视节目《经典咏流传》上合作演绎了《但愿人长久》。


然而,这个出圈之路并不只是从B站走向卫视这么容易。很多人或许听过洛天依的名字,却不知道她具体是做什么的。正如很多人听过《普通DISCO》,却以为原唱是李宇春;喜欢周深翻唱的《达拉崩吧》,却不喜欢洛天依和言和演唱的原版。


优秀的V家原创作品往往能吸引大量歌手进行翻唱,圈内人将其视为对原版的认可和延伸,圈外人则更能接受翻唱版本。翻唱比原唱火的现象十分常见,V家粉丝只能为无人问津的原版扼腕叹息。


很多V家歌曲以人声版本走红网络,原版却鲜为人知。例如,在抖音上大火的《安娜的橱窗》既有封茗囧菌演唱的人声版本,也有洛天依演唱的V家版本,但大多数人只知道前者;《君临天下》原是由洛天依演唱的V家原创古风曲,原版的评论数和点击量却远不及各种翻唱版本。


对于V家粉丝来说,虚拟歌姬的电子音色是V家的特色,也是最吸引他们的地方:“我就是喜欢电子歌姬没有多余感情的声音”;但是对习惯于听真人演唱的听众来说,电子音是他们接受V家音乐的最大阻碍。


从洛天依的诞生日开始算起,中文V家在8年时间里仅有《普通DISCO》和《达拉崩吧》两首在三次元相对出名的歌曲,更多的原创歌曲依然只能在圈内小范围传播,可见破圈之难。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他们真的希望出圈吗?


打破那堵次元壁


在周深和《达拉崩吧》产生奇妙化学反应的同时,生米(周深粉丝)和V厨(V家粉丝)——两个不同次元的群体也进行了一场难得的深入交流。


《歌手》第八期播出之前,ilem粉丝在《达拉崩吧》原视频底下写了一条长评,向周深粉丝科普了V家圈内的规矩,也向V家粉丝强调了破圈时要注意的礼仪。总体来看,两边粉丝基本做到了彼此尊重,有人评价这是“两个几乎没有交集的圈子最友好和谐的一次交流”。




尽管如此,在QQ音乐上《达拉崩吧》原版下面,依然可以看到从翻唱版本过来的用户留下的“这歌手是机器人吗”、“果然还是周深唱得好听”以及“这首歌的原唱好像是薛之谦和洛天依吧”等评论。


类似的冲突也出现在李宇春和汪峰翻唱的《普通DISCO》,以及所有被真人翻唱过的V家歌曲里。


所有小众圈层的所谓“破圈”,更多时候发生在单一作品上面,而不是整个文化的破圈交流,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和不可持续性。因此,很多圈内人对“破圈”存在一定的抵触心理,圈外人则会将其解读为“优越感”,从而产生更大的隔阂、建起更高的围墙。


为了促进两边用户的互相理解、和平共处,B站和UP主们都做了很多努力。


2019年2月,ilem和B站联合推出了首张专辑《2:3》,这也是B站首次为UP主出品的原创专辑。专辑共收录了由ilem创作的7首原创歌曲,分为A、B两面,A面为二次元风格的V家演唱版本,B面则为三次元风格的真人演唱版本,共同组成了专辑名称中的“2”和“3”。


例如,A面中的V家版本《大氿歌》由虚拟歌姬洛天依演唱,B面中的人声版本则邀请了歌手戴荃来演唱,两个版本皆为原版。其他参与专辑演唱的还有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B站UP主三无、陈乐一、萧忆情、欣小萌、小可儿等。


ilem表示,如此设计的目的,不是让大家比较虚拟歌姬和人声演唱的好坏,而是要消除两边对彼此的误解和成见。“二次元和三次元看待对方都有认知不全面,符号化的情况……不论哪边,打动你的东西其实是一样的。由谁来唱就那么重要吗,重要的是情感本身,比出来的结果就是不需要比。”



从这个角度来考虑,所谓V家和人声、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的“壁”,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原版的《达拉崩吧》有V家的特色,周深翻唱的《达拉崩吧》也有自己的亮点,听众各取所需。


事实上,周深本身就是“打破次元壁”的典型。在参加《中国好声音》、进入娱乐圈之前,周深就开始在B站上投稿翻唱作品。他的B站账号是六位数,等级达到了六级,也就是说注册时间很早,并且使用频率很高。早在去年9月,他就曾在采访中表达了对ilem的喜爱。


人们开玩笑地形容他:在三次元风生水起的著名歌手,其实私下是B站上的“老二次元”了。


周深在节目上接受采访时说,他希望通过这首歌,让观众知道自己私底下是一位什么样的歌手:不仅拥有《大鱼》《缘起》《亲爱的旅人啊》里的空灵嗓音,也能一边唱《达拉崩吧》,一边跳《极乐净土》。


《歌手》第八期播出当晚,周深在ilem的微博下面留言:“记得咱们的约定”,ilem则回复说:“我知道了”,激起了两边粉丝巨大的好奇心。


或许还有什么更大的惊喜在等着生米、V厨,和热爱音乐的所有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御寒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