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大学生网课代理:低价卖盗版课,靠差价月入三千
2020-04-13 08:07

起底大学生网课代理:低价卖盗版课,靠差价月入三千

作者:许伟,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段时间,伴随在线教育的火热,网课代理也开始大肆活跃在大学生群体中。


只要缴纳几百元的代理费,来自文都、粉笔等大量知名教育机构的考研、考公课程随便享受不说,将这些课程拆开卖给其他人还能收回成本,甚至可以借此赚取不少差价。


毫无疑问,这种既能低价学知识,又能赚点“零花钱”的特殊资料获取方式,很快就俘虏了不少大学生的“芳心”。


然而,他们却鲜少思考,为什么正版成百上千的课程可以用这么低的价格拿到手,未得到正版授权的情况下参与倒卖网课资源会有怎样的法律风险......


从自用到成为代理商


 “四六级、计算机二级、教师资格证、考研、考公......大学生需要的资料太多了。”在读大学生王子栩(化名)最开始接触网课代理,只是为了利用代理提供的有偿网课资源,让自己的疫情宅家生活过得更加充实,“相较于那些知名教育机构动辄几百上千的网络课程,从代理手上买课又齐全又便宜,感觉超值。”


了解到只要缴纳520元代理费,就能享受包括粉笔公考、新东方等知名平台的网络课程,还能通过卖课、拉新代理的方式回本,王子栩的买家身份发生了转变,“我找的是之前买网课资料的上家,在成为汇智学院的代理后,除了一些加密课程需要单独购买,其他的课程都可以免费使用,还能拆开卖给其他人。”


汇智学院部分课程目录


王子栩对锌刻度表示,其实做网课代理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毕竟身边都是具有同等需求的同学、朋友,完全可以从身边已有的资源做起,“大学生身边需要网课资源的人很多,做代理相对于其他群体更容易开发这个市场。”


因为客户都是认识的人,王子栩不太好意思卖高价,不过就算是在低价卖课的情况下,他也只用了两个星期就回了本,“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给自己挣个零食钱也是很好的。”


同样也是在疫情期间加入汇智的黄雅琪(化名),看待网课代理却并没有王子栩这么乐观,“最近在线教育那么火热,网课代理也跟着水涨船高,有想法是很正常的,我自己就是一时头脑发热加入的,但是如果现在让我说的话,我会告诉心动的同学,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黄雅琪告诉锌刻度,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在做网课代理,她一直是用小号做推广,但小号本身并没有多少好友,虽然用免费的资料引流了一部分人群,但这其中真正愿意付费购买其他资料的人却不多,“最开始做的那几天比较有激情,很快就新加了200多个好友,不过真正的有购买欲望的人不多,而且最开始我也没有考虑好课程定价,送的课程多过卖的,就回本了几十元。”


之后不久,因为要上网课,黄雅琪没有多余时间再做细致的引流工作,转而通过咸鱼、贴吧等渠道进行推广,“咸鱼非资深用户没什么曝光度不说,隔不了多久还会被删帖。而贴吧那些贴吧超话里几乎全都是卖资料的,发的贴不一会儿就会石沉大海。”


折腾一个多月后,黄雅琪放弃了,“普通课程就直接送吧,那些比较高端的课程也打算半卖半送了,我现在只想回本。”


卖课+拉新收益不菲


作为已有一年多代理经验的老手,从代理费699元的最强渠道,到代理费520元的汇智学院,再到代理费328元的一二三学府......当初为了考研继而加入资料团的李芸做过不少平台的代理。


相比王子栩、黄雅琪这类入场新人,李芸(化名)更加明白什么才是网课代理真正的赚钱之道,“首先应该考虑怎么做到投入少、回本快。”


通过对比,李芸发现这些大大小小的网课代理机构,除了部分小代理确实资源没那么全,大部分代理机构的资源多少、更新速度等条件基本差不多,那么就性价比和回本难度来看,自然是代理费越少越划算。


更何况,如果是选择代理费相对更低的平台,李芸认为人脉因素对代理商的影响相对而言会更小,“各大学校贴吧、豆瓣关于学生类的小组、qq的学校群、微博校园类,这些都是学生流量比较大的线上场所,只要和学生挂钩的地方都可以去发广告做推广。广撒网,多敛鱼,总会有几个感兴趣的人,现在每天大概都会有十多个人过来找我咨询课程。”


因为课程售卖价格完全是由代理商自定,通过不断试验,对于有买课需求的客户,李芸逐渐琢磨出了一套比较适用的价格标准,“课程价格一般分为两种,普通课程50元一科、考研课程80元一科,这样最多只需要几个客户就可以轻松回本了。”


李芸告诉锌刻度,既不能设定太高让客户被价格劝退,又不能设定太低让回本变慢打击信心。而这个度,恰好是新人难以把握的。


卖课之外,王子栩、黄雅琪还不曾涉及到的拉新,更是李芸的拿手好戏,“不同平台的拉新制度不一样,比如一二三学府的标准代理价是328元,新人代理费中的30%直接属于拉人代理;而乐恩学知的永久代理费是358元,拉人代理只要给自己的管理(上级)40元就能将剩下的新人代理费全部包揽。”


乐恩学知拉新的分成制度


这些代理机构有一个共同点:拉新代理价格不得低于平台设定的标准价格,违反则双踢。


当然,代理机构也允许代理商将拉新价格设定高于标准,换句话说,代理费设定的越高,拿到手的利润越多。不过李芸通常还是按照标准价格拉新,只是将之作为吸引新人的一个亮点展示。


入场以来,看着利润从第一个月的一千五百元逐渐稳定到每月三千元,李芸上大学后期的生活费借此完全实现了自理,而等到毕业的时候,李芸的存款也攒到了五位数。


因为自身经历,李芸如今最常对客户说的一句话就是,“早点加入才能早点开始赚钱。”


倒卖盗版网课是违法行为


当下,已有不少大学生如李芸一样将网课代理视为一条赚钱的好路子。不过,锌刻度调查发现,他们参与倒卖的网课中,有一些极有可能是盗版资源。


根据王子栩提供的一份汇智学院课程目录,课程涉及粉笔公考、新东方、文都、学而思等多个知名在线教育机构。李芸表示,市面上主流的代理机构,提供的课程往往都是大同小异。


那么,这些大张旗鼓低价贩卖网课的代理机构,到底有没有获得课程版权方的代理授权?


带着这个疑问,锌刻度致电了粉笔公考和学而思,相关工作人员均对锌刻度表示,目前没有对外开放过代理途径,所有的课程只能通过官方渠道购买。


对于泛滥于各大代理机构的网课资源,学而思相关工作人员直言,“那可能是他们自己偷摸录制的。”


学而思没有开放过代理加盟


“我们一直都有收到学员反馈,说别的机构在使用我们的课,我们会根据反馈让公司的法务部门去处理。”粉笔公考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其他机构使用粉笔课程比较多,这种情况也不是都能处理完,“比如有一些地方上的小机构会比较难缠,法律流程就更多,所以这种耗时就久一点。”


既然代理机构并没有获得代理授权,这种倒卖行为自然将担负法律风险。“售卖盗版网课侵犯的实际是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一位法律界匿名人士如此表示。


该人士告诉锌刻度,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他人作品,应当取得权利人许可,并支付报酬。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未获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侵犯他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应当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还规定了行政处罚。一旦违反该条例的规定,有相关侵权行为的,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但在锌刻度与李芸等大学生代理的交流过程中,问起他们是否想过会因盗版问题引发法律风险,他们大多表示并不担心,“主要是这种东西也不是你去录的,你拿的也不是一手资源,所以我觉得应该还好。”


而事实上,从法律角度上看,不光代理机构有侵权行为,李芸等参与售卖盗版网课的大学生代理群体也在面临同等的法律风险。


一道暂时无解的难题


大学生和粉笔公考这类持有网课版权的在线教育机构,原本只是单纯的买卖关系,但在网课代理机构的介入下,大学生代理和在线教育机构已经逐渐演变成了一种特殊的竞争关系——从身负需求的买家,到与网课版权方争夺客源的卖家,之间只隔着几百元代理费的距离。


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相较于正版课程成百上千的购买费用,代理渠道流通的课程因低廉的价格对用户具有绝对的购买优势。这也是网课代理行业近年来得以繁荣发展,最根本的原因。


即使版权方可以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但他们仍然面临追责难点。重庆佳昂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律师赵凌飞对锌刻度表示,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要能够证明自己享有该作品著作权。


在享有版权的情况下,首先要做的是保存对方侵权的证据,比如通过公证机关做好网页公证,这是最稳妥的一种证据保存办法;其次是举证对方因侵权行为所得利益是多少,以及因对方的侵权行为导致己方的损失是多少,然而这两者的具体量化颇有难度。


很显然,在代理机构贩卖盗版网课已经蔚然成风的大背景下,追责成本高、诉讼周期长是版权方通过法律手段维权的致命伤。


而成为代理机构最佳“助攻”的大学生代理,他们对版权问题的不以为然,也暴露出在线教育行业发展多年的另一大漏洞——对于著作权的保护市场氛围还未能形成。


归根到底,代理机构只是钻了市场漏洞的空子,把握住了用户对低价的偏好。这个伴随在线教育市场发展起来的行业,或许只有等到市场真正完善起来的那一天,才会走向覆灭。


而现在的它们,正活跃在贴吧、微博、知乎、小红书等多个互联网平台,疯狂地攫取着并不属于它们的利益。      


作者:许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