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是遗传更好的一半?
2020-04-14 18:00

女性是遗传更好的一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WeLens(ID:we-lens),作者:Lens,题图来自IC photo


虽然新冠病毒的数据还在变化,但有个现象是确定无疑的:病毒对男性的影响相对更大


在纽约,死于该病毒的男性是女性的两倍(数字据《纽约时报》)。同样,西欧所有冠状病毒死亡中,有68%的是男性(数字据WHO欧洲官网)


再往前,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团队对中国新冠感染者的调查也显示:男性不仅比女性更容易感染,而且感染后症状更严重。


插图:@edmon_deharo


为什么会存在这种差异?


一种观点认为是和男女生活方式的差别有关。比如:男性烟民比例高,这会影响诸如心脏病、慢性肺病和癌症等疾病水平,被新冠感染后容易加重;男性也更容易违反社交隔离的规定,忽略洗手、消毒等健康习惯;男性在患病后更容易讳疾忌医,不愿意求助,等等。


插图:@naomi_elliott


但更根本的解释,是认为女性的免疫系统更强大


这种强大覆盖了不同的病毒,比如:SARS期间,男性死亡率比女性高50%,MERS上,男性死亡率也高于女性。就连平时的感冒中,男性都会比女性感觉更难受,恢复期更长。


牛津大学免疫学教授菲利普·古尔德说,“男性相比,女性一生中对疫苗和感染的免疫反应,更具攻击性,效力也更长。


这种生存差异也覆盖了不同年龄,比如:超过110岁的老人中,有95%是女性;同时,在世界范围内,能活到一岁生日的,也是女孩多于男孩。


此外,女性患癌的几率更小——据JAMA oncology的数据,男性一生患癌几率为 1/3,女性为 1/4;女性在受伤后恢复更快。


即使扩大到更多物种,澳大利亚研究人员也发现,从大象到狮子,从逆戟鲸到海豹,大多数雌性哺乳动物的寿命都比雄性更长。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女性,是遗传和生存意义上更好的一半吗?


@cinematic_for_you


医学专家沙龙·莫勒姆(Sharon Moalem)的新书就以此为题:《更好的一半:女性遗传优势》,他提到,长期以来,我们认为男性早逝主要是一些行为上的原因(通俗点说,就是容易作死)。但事实上,无论教育程度、经济状况,还是烟酒毒品的消费情况,女性都体现出了明显的生存优势。


几年前,沙龙·莫勒姆和妻子一起遭遇了车祸。两人受伤程度差不多,但妻子却更快就复原了,这刺激了他对女性强大的生存优势展开研究。


答案则要从染色体水平开始说起,也是我们生物课上都学过的:


女性细胞中有两条X染色体——一条来自母亲,一条来自父亲;男性细胞中只有一条来自母亲的X染色体,还有一条Y染色体。


X染色体十分强大,它帮助我们构建、维持大脑和免疫系统


如果一个X染色体有缺陷,就可以使用备用的X染色体,所以相对来说,女性不容易患上色盲等疾病。


@tobycoulson


在对付病毒上,染色体又是怎么工作的呢?


沙龙·莫勒姆解释说,如果一条X染色体的基因能够更好地识别入侵病毒,比如新冠病毒,使用该X染色体的免疫细胞就可以专注于这项任务;而使用另一条X染色体的免疫细胞则分军出去,专注于杀死感染病毒的细胞,两个X一起干活,对抗病毒的效率就大大提高了。


相比之下,男性只能依靠他那一个X染色体,病毒杀进来时,只能用一个X孤军奋战。


总之是大战来临时,女性手有余粮心中不慌,而男性光靠咋咋呼呼的孤胆英雄做派,自然难以走远。


在与恶性细胞和微生物的入侵战斗时,女性的免疫系统不仅效率更高,动员能力也更强


这是因为:性染色体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们的性激素——这也给女性带来了遗传优势:“更高水平的睾丸激素似乎会抑制免疫系统;雌激素能够刺激产生更强烈的免疫反应。”


性激素和免疫系统相互作用,就使得女性比男性更少受到病原体的侵害,受到伤害后,也能更快地恢复。


当然,有利就有弊。女性免疫系统太过强大,这些系统也更有可能攻击自己,从而患上一些自身免疫性疾病。比如类风湿关节炎、多发性硬化症、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干燥综合征和狼疮,这些都属于女性高发、男性比较少得的疾病。


@thatch.rchkm


沙龙·莫勒姆说,在临床医学实践中,对性别之间的这些生理差异的理解和应对,还存在不足:“医学界的疾病诊断,主要是针对男性的特征做出的,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基因女性的染色体上、激素上和解剖学上的高度独特性。”


简单点说,就是存在用对男性身体的了解,来给女性治病的情况


这种疾病上的“偏见”并不鲜见。去年有一本书叫《看不见的女性》(Invisible Women:Data bias in a world desingned for men),作者卡洛琳·克里斯多·佩雷斯罗列了很多现象:


比如,英国研究发现,对女性心脏病误诊的可能性要高50%,因为医学上对心脏病特征的描述,是以男性身体为基础的,而女性发病时的特征不尽相同。


还比如,女性对疼痛的敏感度高于男性,患偏头痛是男性的三倍,但男性对此知之甚少,疼痛中的性别差异研究仍然不足。


沙龙·莫勒姆也提到,早在20年前,美国国家科学院药学研究中心就呼吁说:“性别是重要的基本变量,应纳入考量。”但20年下来,这方面的医学实践进展缓慢


“女性是更好的一半吗?”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是很重要,基因早已经写就,谁也不能逆天改命。重要的是,更科学地认识它,减少各领域的性别偏见,更好地保护自己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410/coronavirus-men-women/

https://longreads.com/2019/06/21/yentl-syndrome-a-deadly-data-bias-against-women/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WeLens(ID:we-lens),作者:Len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