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佛系幻灭
2020-04-14 14:32

新加坡,佛系幻灭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原标题《新加坡,形势严峻》,作者:酸奶没泡沫


目前,亚洲新冠疫情确诊病例数已超过21万(不含中国数据),尽管个别国家新增案例有放缓趋势,但总体而言疫情并没有减弱的迹象。而具体到各区域来看,东南亚似乎正在成为继西亚、东亚之外的一个新疫情爆发点。


东南亚确诊超1000的国家,新加坡2532

鉴于新加坡的体量和人口,这个数可不低▼


在东南亚国家中,新加坡在前期凭着外松内紧的政策,将疫情控制在了可控范围内,获得国际社会一致赞誉和羡慕。但在最近,该国也出现了疫情加重的迹象,已超过2000例,前期努力几乎要毁于一旦。


而其中,底层移民工人给新加坡带来了最大的风险,而他们本身也是最容易受到伤害的脆弱群体。


这些人怎么样了呢?


新加坡的新苗头


在境外国家,新加坡一度是疫情防控的典范。在2月20日之后全球疫情已经开始大规模爆发之时,新加坡境内是相对安全的:截至2月29日,新加坡新冠病毒感染数102例,无一人死亡;自2月21日之后,这里多数日子也是治愈人数大于新增人数,治愈率全球领先。


似乎一切都要好起来了,人们的生活恢复到往常

但疫情一波未断,一波又要起了

(裕廊西/新加坡-3/30)

(图片来自GONGYU / Shutterstock.com)▼


新加坡前期优秀的防疫成果与该国有效的举措相关。


1月初,在我国武汉卫健委通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时,新加坡就已经给自己国家的医疗部门打了预防针,让医务人员留意疑似病患的出现,接着下达通知给各大机场,要它们监测来自武汉旅客的体温。


早做准备没坏处

(新加坡樟宜机场-2/9)

(图片来自Rajaraman Arumugam/Shutterstock)▼


1月23日时,新加坡就中断了来往武汉的航班,又从31日起对两周内去过中国的所有外籍人士实施禁止入境措施。


在这段时间内,新加坡也将国内的疫情警戒级别定为疾病爆发应对系统(DORSCON)中的第二级,明确告知大众,只需略微加强控制人员流动便能起到不错的防疫效果。


二级警戒(黄色)对此时的新加披已经算是高防范了

(图片来自:MOH 卫生部)▼


这一轮管控虽然强度不高,但出手颇为及时,展现了新政府的施政水平。


自2月7日新加坡首次出现本土病例,新加坡的应对措施也相应强化。在检测上,新加坡遵循的是“不放过一个疑似病例”的原则,追根溯源;在隔离上,要求有不舒服情况的民众以及曾在过去两周内到访过中国内地的民众自2月18日起实施居家隔离 14天,违者将受惩罚;在信息透明上,通过多种途径明确告知民众疾病风险和防疫措施,最小化社会恐慌。


每年春节期间牛车水都聚集着大量华人

庆祝新年,购置年货

今年因为突发疫情,少了那份人潮拥挤的烟火气

(2/12 图片来自Alena Buckthorn / Shutterstock.com)▼


由于3月后期疫情数字有反弹的苗头,新加坡再度加强管控措施,如规定民众要在公共场合保持1米的距离,违反规定者将会被处最高7007美元的罚款,以及最长6个月的监禁。一批批措施的生效让新加坡的疫情发展维持在总体可控的范围内。


在全球疫情日益严重的大环境下

岛国新加披有必要采取严格的管控措施

(图片来自kandl / Shutterstock.com)▼


然而最近,无孔不入的病毒还是打了新加坡一个措手不及。该国的病例数在3月底4月初迎来较快增长,也终于促使政府呼吁民众带上口罩。


最初政府在发放口罩时也提示没有症状就不必戴

后来一个个短暂接触的感染案例证明

健康的人戴口罩能大大降低感染病毒的风险

(图片来自huntergol hp / Shutterstock.com)▼


而近几天,新加坡的新增案例增速更快。截至4月12日,新加坡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从2月29日的102例上升到了2532例,同时8日至9日也记录了新加坡最大的单日增幅:287例。就在这单日新增中,就有284名属于本地感染,多数来自现有的移民工人宿舍感染群。而在所有移民工人宿舍中,榜鹅S11宿舍感染人数最多。


新加坡“佛系”抗疫,面临巨大挑战▼


不知不觉中,移民工人已经成了新加坡的高危群体。


脆弱的底层外来移民


在移民国家新加坡,其劳动力的38%是移民工人,其中低薪移民工人约100万,几乎占新加坡总人口的六分之一。这些工人在新加坡的建筑、环卫、家政服务等部门中发光发热,拿着比平均更低的薪水过活,甚至有人为了保住工作而背上巨额债务。


干着最累最脏的活,拿着最低的工资

但还是比在家乡好多了

(图片来自AhXiong / Shutterstock.com)▼


对于低薪移民,新加坡的态度不算特别友好,一直将他们与当地社区区分开来,将他们视为“临时工”。无论他们在新生活、工作多久,都与新加坡公民有区别,而新加坡公民也并不太待见这些外国人。


菲佣们每周休息一天却无处可去

她们常常相约在公园,商场等

(图片来自joachim affeldt / Shutterstock.com)▼


疫情防控期间,新加坡本地公民就有权利获得国家供应的免费口罩和洗手液,然而外来民工却只能依靠爱心团体获得。这看起来很不公平,但在资源紧缺的情况下,也可以说是一种政府的无奈选择。


同时,这些外来打工工人的居住地对防疫也并不友好。


根据法律规定,女性移民佣工必须住在雇主安置的住所中,而男性移民工人很多被安置在散布在岛上的各处宿舍中,据估计共有20万人。这些宿舍由政府专门为移民建造,每个房间可容纳12~20人,睡觉、吃住、如厕空间全部共享,毫无隐私可言。


用来隔离的简易住房,很容易出现聚集性感染病例

(图片来自:MOM 人力部)▼


在这种拥挤的环境中,工人们即便在疫情期间收到了“应该与人保持社交距离”的提醒,实际却是很难实施的。这无疑也让这一人群面临着更高的人传人和本地传播风险。


“当我们的房间传出第一名感染者时,我们整日担惊受怕。房间住着12个人,共用一个厕所,即便我们每天打扫两遍,还是感觉不安全,”一位马来西亚打工者如是说,“甚至有时候是能看见蟑螂爬动,马桶也会溢出。”


人力部快速制定了改善外籍工人隔离条件的政策

(图片来自:MOM 人力部)▼


除了担心自己被感染,工人们还担心自己因与病毒关系密切而被雇主减薪或解雇。据新加坡经济学家根据以往危机时期的失业情况估计,本次可能会有15万至20万人失业,而其中移民劳工首当其冲,尤其是在服务业工作的。


对于并不富裕的他们而言,任何形式的降薪都会对自己及家人生活产生重大影响,更何况饭碗不保。


棘手的群体


面对底层移民工人在疫情中的困境,新加坡政府也推出了应对措施。


对已有病例的地点,要将其隔离。新加坡已将出现多个病例的榜鹅S11宿舍、Westlite Toh Guan宿舍以及Toh Guan宿舍设为隔离点,要求20000余名相关工人在此地隔离两个星期,并为其提供每日三餐,和每日约70美元的补助。


但隔离宿舍内也是多人一屋

单人单间不现实

(图片来自:MOM 人力部)▼


不过根据传染病专家的说法,理想情况下,所有密切接触者、即使是没有症状的个体,也都应该被单独隔离。


目前,实现这一点还比较困难。“临时工计数”(TWC2)和人道主义移民组织(HOME)等新加坡的移民权利组织已经着重指出,移民工人宿舍拥挤狭窄和较差的卫生条件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防疫的隔离需要了。


疫情把外籍工人的宿舍条件暴露在大众面前

这迫使新加坡不得不采取措施

(图片来自HOME singapore / twitter)▼


针对在卫生方面的质疑,新加坡人事部也在4月6日表示,已经加强了宿舍的清洁工作,卫生部也已在宿舍设立医疗站,可为身体不适的工人做出健康检查,这些人也将被与室友分开安置;不过对于居住面积问题,目前尚未有完美的解决办法,毕竟新加坡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新建一座方舱都很困难,人力部部长只是承诺将为解决宿舍的生活水平做出更多努力。


多多消毒吧

(图片来自:MOM 人力部)▼


接下来是移民工人们担心的工资问题,政府也给了一些解决办法。在疫情期间,低收入工人将通过“临时救济基金”(Temporary Relief Fund)和“19新冠病毒支持补助金”(COVID-19 Support Grant)项目得到援助


还是有发达国家的底子

钱这方面,新加坡还是比周围的邻居高出几个等级

(图片来自:新加坡政府)▼


临时救济基金保证了低薪移民工人们将可以从4月1日起得到最多两个月工资的补助(上限4600美元),支持补助金将从2020年5月1日起,向符合条件的新加坡人连续三个月每月提供约合560美元的资助。


但他们也很难买到或者有资格领取防护用品

(新加坡-3/13)

(图片来自ZDL / Shutterstock.com)▼


除了政府,社会活动团体也有人伸出援手。他们向社会各界号召募捐,并公开了捐赠的物品或数额,其中一个名为Porject Chulia Street的组织将向农民工们发放38000个护理包,其中包括购物充值卡、洗手液等援助用品;专注于让移民工人读更多书的“一袋一书”组织和新加坡移民作家们也正在共同努力,为他们提供基本防疫用品,创造更多与他们的交流途径,为他们提供隔离期间的心理健康支持。


(图片来自Porject Chulia Street /facebook)▼


新加坡疫情期间做的这些还远远不够,新加坡的低薪移民拿着低薪为新加坡创造了巨大的财富,确实应该得到更好的保障。


当然,新冠肺炎在移民群体重点爆发并不意味其余公民就安全了。


疫情面前人人平等,病毒的传播也不分国籍或公民身份,正如新加坡当地一名非政府组织医疗机构的医生所言:


“如果他们(农民工)存在更高的感染风险,那么我们面临的风险也越高,因为应对大流行病时,最薄弱的环节决定了整体的治理水平。如果我们不对其加以关注,我们将共同付出代价。”


当局和志愿者在积极保障被隔离工人的正常生活

(图片来自:MOM 人力部)▼


希望一度是优等生的新加坡不会再走一次回头路。全球化的今天,疫情拖延最久的国家同样决定了全球从疫情恢复的时间,这些底层劳工的健康也与你我息息相关。


参考资料: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268828

https://thediplomat.com/2020/03/amid-covid-19-crisis-southeast-asias-migrant-workers-fall-through-the-cracks/

https://www.scmp.com/week-asia/health-environment/article/3078684/singapores-cramped-migrant-worker-dorms-perfect-storm

https://www.eco-business.com/news/covid-19-measures-leave-southeast-asias-migrant-workers-exposed-lay-bare-their-living-conditions/

https://www.straitstimes.com/politics/parliament-more-income-relief-for-lower-wage-workers-during-covid-19-crisis-says-zaqy

https://www.humanresourcesonline.net/singapores-latest-covid-19-measures-support-for-seps-virtual-career-fair-and-more/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0/04/singapore-migrant-workers-front-line-coronavirus-shutdown-200408014452630.html

https://www.lowyinstitute.org/the-interpreter/covid-forces-singapore-confront-conditions-its-migrant-worker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酸奶没泡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