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5G传播新冠病毒烧基站,是什么造成西方大众的无知?
2020-04-15 16:10

怕5G传播新冠病毒烧基站,是什么造成西方大众的无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ID:zhczyj),作者:千里岩 ,编辑 : 李雪,原文标题:《害怕5G传播新冠病毒,所以烧掉了3G和4G基站…… 是什么造成西方大众的无知?》,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近来,英国各地有几十个通讯基站被人纵火,起因是一则离奇的谣言——“5G可以传播新冠病毒”。


英国国家医疗服务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主任史蒂夫·鲍伊斯对此表示十分生气,他在电视节目中愤怒发声:


“这个关于5G的谣言是彻底胡扯,毫无根据,是最恶劣的假新闻!”


并且,耐人寻味的是,纵火者似乎根本不认识5G基站——此番遭殃的多为3G和4G基站。


1


谣言如此荒谬,为何还有这么多人相信?


那么,这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谣言是怎么来的呢?


有不少网友追溯到了一位名叫托马斯·考恩(Thomas Cowan)的美国医生。3月12日,此公在美国亚利桑那州举办的健康峰会上声称:非洲没有5G,所以非洲没有新冠肺炎患者;武汉是全球首个商用5G的城市,所以首先大规模爆发了新冠肺炎。


他说:1918年大流感是因为人类开始大规模应用无线电;2003年,3G开始应用,非典爆发;2009年,4G面世,猪流感爆发;2020年,5G面世,冠状病毒爆发……


若按他的思路推移,人类没发明无线电之前感染的天花、鼠疫和霍乱等该如何解释?非洲确实没有5G,可是埃博拉怎么算?


这番荒谬的言论让库叔不禁想起1854年的伦敦。


1854年,伦敦爆发霍乱,一位医生被政府派去调查疫情。当时,显微镜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仅凭肉眼观察,无法获知霍乱弧菌这个病源的存在。怎么办?他认真地在地图上统计疫情分布地点和死亡率,发现贫民聚集的东区发病率最高,富人住的西区鲜有病例。


如果按照考恩医生的逻辑,似乎是贫穷引发了霍乱疫情。还好,这位英国医生保持了理智,没有成为谣言制造者。他继续进行实地调查,发现贫民区卫生条件差,尤其是供水系统相当糟糕,而且,某几个水井周围的住户发病率明显高于其他地段。


最后,他根据自己的种种调研结果作出了判断:霍乱应该是通过被病人污染的水源传播的,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改善城市供水和排水系统。


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


同样是医生,一位通过调查、考证得出科学结论,一位胡乱联想、不负责任地向公众传播谬论,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然而,就是这样经不起推敲的言论,在推特和脸书上疯传,甚至衍生出“5G网络能够扩散病毒”的谣言。更惊悚的是,不少人居然对此深信不疑,以至于以身试法、纵火破坏基站。



最耐人寻味的地方在于,这件事情居然发生在21世纪的西方发达国家英国。在很多人的眼里,欧美教育体系发达,民众受教育程度高,不会如此缺乏科学常识。


其实,问题就出在了他们的教育体制上。


2


“公学”与“公立”,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众所周知,美英等西方发达国家教育普及率很高,然而,普通老百姓能够接受到的公办教育和有钱人家享受到的精英教育,二者之间有天壤之别!


在英国,有的学校顶着“Public School”的名头,比如所谓的九大“公学”,这些名校为英国培养出大量各界精英,其毕业生基本都会成为英国政商文教圈的名流。


据1952年统计,大约有87%的将军、83%的主教、67%的高级官吏、82%的殖民地总督、85%的法官、95%的高级外交官和88%的大使,都曾在公学学习过。


要注意的是,虽然叫“公学”,但是顶着这个名号的其实是私立贵族学校。Public所指的“公”含义为“公众”,与当年教会开办的大学相较,“公学”(Public School)的办学经费主要源于个人或团体捐款,因此得名。


伊顿公学


这些私立的“公学”招生规模小,一般不过千人,收费相当昂贵,一般家庭消费不起,因此,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来自达官显贵或富裕家庭,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英国的王子们。


“公学”不仅校园环境优美、设施齐全,师资力量也是超强。这个“超强”不仅体现在教师过硬的水平上,其教学模式也让普通学子艳羡不已。这里的师生比例通常是1:4,每个班学生数不过十几,是真正的小班教学、精英式教育。


真正的英国公立学校叫“State School”。这些学校不仅不收学费,还免费向学生提供午饭,大多数英国家庭的孩子都是在这种学校中求学。然而,一所学校往往有几千学生,师生比例约为1:40,一个班五六十人很常见,硬件设施根本无法与“公学”相比,似乎只要确保学生具有识字和算数等基本能力就好。


不同的培养目标、教育模式和投入水平,得到的结果肯定不同。英国的高考有两种模式——GCSE和A Level,私立学校学生拿到A*的比例高达47.9%,超过公立学校学生的5、6倍!

 

“公学”不仅校园环境优美、设施齐全,师资力量也是超强。


当然,并非英美等国所有的公立学校都很悲剧。某些学校所在社区中产阶级以上的居民较多,总体纳税额度较高,因此资金相对充裕,这样的学校教学质量倒是也还可以。


不过,为了子女教育,许多家长努力地搬到这个社区来,结果导致房价一路飙升。


这就是“洋学区房”的由来,外国的家长们压力也很大。


3


“快乐教育”,教出缺乏常识的多数


在这些国家,许多家长在抱怨:目前的公立学校简直就是个全天托管班。


更重要的是,自从民权运动兴起以来,“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这句话在公立学校里异化成了“快乐教育”,认为学生是否学得到知识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让他们的校园生活充满快乐。


如此一来,教学内容和考试不能太难,否则太多孩子不及格会产生挫败感,影响他们的快乐体验。举个例子,在英国小学里,到了四年级都不用背乘法口诀,而是专门有一套让学生用手指头算加减法的教学方式。

 


考试儿戏之甚,从试题中就可以窥见一斑,“一车水果卖掉后得到100磅,种植水果成本是70磅,运水果的运费10磅,最后赚20磅。”学生只要在20磅下面划线就能得分。


不光是数学课,其他科目一样让人目不忍视。


在私立学校的学生忙着学习几门外语、科学、礼仪、骑马、击剑的时候,公立学校里的大多数同龄人只求几门必修课混到及格。


著名“无厘头”电视剧《无耻家庭》对公立学校校园中的学生生活描绘得更加堕落——学生担心的问题不是能不能拿A,而是自己是不是怀孕了、去哪里找点大麻……


美加等国的情况差不多。在持枪合法化的美国,不少学生甚至扛着枪去学校混“社会”,最后,政府不得不立法禁止这种行为,并且在学校设立安检系统。相比之下,那些忙着参加篮球队和橄榄球队的学生已经算是很有上进心了,他们希望借此出人头地、免费上大学。


对此,一位美国大学教授称,“多数美国孩子在中小学学到唯一的东西就是社交而已。”


这些学生长大之后,就成了缺乏常识的多数,比如:经常有媒体惊讶地报道,一大堆美国人喊着“韩国是我们的盟友”,然而,他们根本不知道韩国在哪里,甚至无法在地图上找到韩国;


格俄战争时,很多美国人惊呼“俄罗斯为啥要侵略我们的佐治亚州?”真相是,他们并不知道地球上还有一个国家叫“格鲁吉亚”,而二者的英文名恰好都是“Georgia”。


于是,“缺乏常识的多数”听说一个拥有“博士”(Doctor,跟医生一个词)头衔的人提出来“5G网络能传输病毒”,就信了——他们不会去考虑科技是不是发展到了电磁波能传输实物的地步。


我们知道新冠病毒主要通过飞沫传染,他们很可能不知道,也不会多想,只需要听“专家”说就够了。


4


人人平等?被隐藏的阶层固化


这里必须强调一点,“快乐教育”似乎只是人数众多、软硬件都较差的公立学校在提倡,在私立学校里,这种模式恐怕是不存在的。


私立学校纪律相当严格,堪比军营;每周课时要比公立学校多出数个小时,教学内容和作业难度也高出许多;老师对学生的管理程度以及跟家长沟通的力度,等等,不知要甩出公立学校多少条街。



为什么会存在如此之大的差异?


这就是美英政治体制的奥秘所在——“阶层”固化,在西方不是没有,只不过是被文雅又秀气地包裹起来了。


前文提到,私校的学生来自于上层精英家庭,他们会被培养为下一代精英,将来要作为这个国家的统治阶层发挥效能。对他们进行严格教育,学生个人是否能理解身上的使命并不重要,因为家长们一定是理解的。


公立学校的学生来自于普通大众,他们的培养目标基本就定位在卡车司机、木匠、水管工……学校教育他们快快乐乐地接受现实,之后走向社会,成为一个快快乐乐的体力劳动者。


在那个网红美国法官弗兰克·卡普里奥(Frank Caprio)判案子的视频里,一个美国人说“我成功了,终于当了卡车司机”,就是这种“快乐教育”的产物。


笔者并不是在贬低体力劳动者,无论是司机、木匠还是搬运工,他们在各自岗位上尽职尽责,都是值得尊重的。这里要强调的是,在英美等国,孩子们在进入学校之时就已经不平等了。


对已经站在金字塔上方的精英而言,为什么要花大成本、用严格的纪律给自己的下一代培养出来一批竞争者甚至挑战者呢?


让他们乖乖地“听专家说”就够了。需要体力劳动者和技术工人?公立学校就够了,教育他们快快乐乐的工作,不要揭竿而起去造反。


美英体制不是总在标榜“人人平等”吗?没错,他们讲求的是“机会平等”——人天生就有智愚、贤劣、穷富的差异,非要他们后天平等那才不公平,给每个人同等“机会”就是“人人平等”,至于能不能抓住则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实际上,这个概念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逻辑——你出身于上层社会,那么,你抓住“机会”的概率自然要远远大于底层家庭的孩子。


当然,如果你很幸运地是一个超凡脱俗的天才、个人能力能够补齐阶层差距,精英群体也偶尔接受新成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ID:zhczyj),作者:千里岩 ,编辑 : 李雪,原文标题:《害怕5G传播新冠病毒,所以烧掉了3G和4G基站…… 是什么造成西方大众的无知?》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